正文 第两千七百七十二章 毅然决然

    “什么?”听闻此言,尼兰詹扭头回望了一眼城头,当即头晕目眩,婆罗痆斯城居然易手了,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回撤,不惜一切代价攻打东城门!”尼兰詹眩晕了一瞬间之后便反应了过来,婆罗痆斯城居然丢了,接下来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多下来,不管身后的危险,怒吼着指挥所有的士卒反身冲向东城门。

    与此同时,徐庶这边开始指挥剩下的一千盾卫走地道进入婆罗痆斯城,说起来他们这边要进城现在反倒比贵霜更容易,掌控着地道的他们,随时都能进入婆罗痆斯,而接下来只要守住婆罗痆斯城,他们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至于援军,确实是个麻烦。

    王族游骑兵暴走之后的速度近乎快摸到白马的水平,虽说完全控制不了这样的速度,但是现在已经玩命的伽却里也根本不需要控制,今天他们这群人就是全搭在这里,婆罗痆斯也必须要夺回来!

    狂飙的王族游骑兵,在刹帝利麾下正卒还没有成功退下来的时候,已经杀到了盾卫西北方位的战线前。

    面对慌乱的刹帝利正卒,王族游骑兵根本没有任何的停步,直接碾碎了过去,或者更应该说是他们已经完全控制不了自身的速度,不过既然控制不了,那么也就不需要控制了,先干死面前的对手!

    孙观这一刻脑子还没有转过来,眼见这一幕,面色不由得显得无比的凝重,原本他还以为对方会像白马义从一样进行绕圈高速斩击,结果对方直接直线朝着他们杀了过来,甚至在面对己方士卒的时候都没有任何的减速,何等狂野的姿态。

    那一瞬间孙观升起的第一想法就是,对面的统帅居然怀揣着这样的觉悟,贵霜也不全是不值一提之辈。

    伽却里这时已经完全没有操控自身骑兵的能力了,恐怖的速度,让他们想要扼制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做到的了。

    眼见汉军的列阵防线就在眼前,伽却里直接心一横,怒吼着身先士卒,以当前最高的速度朝着汉军冲锋了过去。

    既然刹不住那就不刹了,直接玩命,婆罗痆斯城被拿下,那么死再多人都要将之夺回来,北方精锐存在的意义,不就是为了这些吗?

    一时间伽却里直接下定了决心,而周遭所有的游骑兵也都随着汉军越来越近而有了决断,靠着婆罗痆斯城吃了几十年的白米饭,到了为了这里付出一切的时候,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抱着这种惨烈的觉悟,王族游骑兵头顶的云气甚至都出现了一抹血色,暴走到接近白马速度的游骑兵,在心知必死的骑手的操控下,直接抄起第二柄弯刀,双持重型弯刀怒吼着朝着盾卫冲锋了过去。

    孙观心知这时闪避也不太来得及,只能将希望寄托于自身那堪称恐怖的防御和稳固天赋带来的防御上。

    “投矛!”伴随着孙观一声怒吼,现存的所有的盾卫皆是怒吼着抄起三棱刺剑朝着王族游骑兵的方向丢去。

    本身设计的时候就有作为投矛的打算,顺手程度并不差,当场三千多根三棱刺剑在盾卫的发力下直接朝着正面飙来的王族游骑兵扎去,而这时已经接近到数米的王族游骑兵士卒根本无力闪避。

    这一刻孙观靠着内气离体的动态实力清楚的看到那群最前列的身穿皮甲的游骑兵,身中数根棱锥刺剑,甚至致命要害都被捅穿的情况下,依旧死死的抓住缰绳。

    血浆爆射,甚至染红了胯下的战马,但骑手就像是回光返照一样无比坚定的拽住缰绳,眼神之中的决然让已经反应过来这群士卒其实是控制不了自身超高速的孙观心头陡然一颤。

    不管是不是因为速度太高无法控制,看清对方觉悟的孙观清楚的知道他们将面对的是何等的对手!

    “咚!”沉闷的响声,自盾卫成军以来第一次在和敌人接触的第一时间就被撞飞了出去。

    大盾甚至都被王族游骑兵决死的冲锋直接撞的变形,重型弯刀在这种恐怖的加速下,由那些抱着必死觉悟的骑手操控,在不顾及反震的情况下,那一瞬间的切割,甚至足够在盾牌上留下一道不浅的刀痕。

    “去死吧!”已经不可能刹住的王族游骑兵,这时已然彻底将生死置之度外,他们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死的觉悟,现在不过更快一步的由外力替他们做出选择而已。

    既然命运已经替他们做出了选择,那么他们何必再思考其他,顺从着命运的选择,挥出自身巅峰的一刀即可。

    这一刻王族游骑兵近乎怒潮一样轰杀在盾卫形成的大坝之上,狂猛的速度和力量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算上骑手和战马比盾卫还重一半的骑兵全速撞在了敢于拦截他们的士卒的身上。

    这一刻伽却里没有任何的可惜,也没有任何的心痛,婆罗痆斯城易手的愤怒,足够让他生出包括他自己在内在场所有人战死在这里的觉悟,毕竟这里代表的不是一个人的口粮,不是一个人的利益,而是一整个北方所有人的生命线!

    以单列列阵的盾卫,五排钢铁城墙,伴随着最后一排的盾卫士卒倒飞出去,作为重步兵的另一个极致,盾卫第一次在战场上遭遇到了足以重创他们的攻击。

    恐怖的速度,配合上超越他们一半的质量,在拥有了面对死亡的觉悟之后,哪怕是盾卫也在第一时间遭遇到了堪称恐怖的打击。

    “走!”伽却里杀穿了盾卫,给孙观丢下差不多一点五倍于盾卫的尸体之后,头也不回的朝着于禁的方向杀去。

    一方面做不到控制速度调头,一方面重步兵也不是他能对付的,杀穿了盾卫之后,伽却里也冷静了下来,重步兵还是交给后面的枪骑兵和弓骑兵来联手解决,现在先去杀掉最容易解决的轻步兵!

    如果说损失,诚然王族游骑兵的损失更大,但是孙观却知道,对方这种决然的冲锋成功打断了盾卫攀升的气势,对方那明知必死也不闪避的决然,就算是盾卫也心有戚戚。

    伽却里凿穿孙观的那一幕,落在中营徐庶的眼中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当年白马义从赴死灭先登的惨烈。

    只要有着死亡的觉悟,轻骑兵的速度拉高到恐怖的地步,再强的重步兵,面对五六百斤高速轰杀过来的骑兵也会死。

    当然这种攻击近乎是自杀性攻击,毕竟选择了这种攻击模式,那么能不能撞死对方不知道,反正只要撞到了基本上自己肯定死了。

    这是真正两败俱亡的招数,而就在刚刚被贵霜王族游骑兵就那么毅然决然的使用了出来,这种军团,徐庶心下发寒。

    孙观看着弯曲的盾面,感受了一下左臂的伤势,面色无比的沉默,哪怕是他,被这种狂暴了骑兵从侧边查过,也受伤颇重,若非大盾给提供了足够强力的防御能力,又有大地卸力,孙观怕是真得死在这里。

    看了一眼倒在脚旁的战马,以及身体微微还有些反应的游骑兵士卒,孙观再次抬起头来,眼中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畏惧。

    “连岳,组织人手追杀帕陀甲士团!”孙观回望了一眼绝尘而去的王族游骑兵,对着自己的副官下令道。

    身侧的盾卫不自然的扫了一眼中央那条血路,战马的尸体,以及扭曲变形甚至破碎的士卒,就连身经百战的士卒也都是心中一寒,但随后便压下内心的惊惧,直接朝着帕陀甲士团杀过去。

    “于将军那边怎么办?”连岳一边整兵,一边反问道。

    盾卫的损失也是相当惨重,可以说是自组建以来第一次在短时间内造成了超越四百的伤亡。

    面对这种决死一般的冲锋,就算是连岳也有些心神动荡,孙观下令之后,连岳从这种震撼之中反应过来,不由得皱了皱眉,这种气势,他们尚且挡不住,于禁如何能挡住。

    “不用管,当年先登界桥破白马也是这种情况,对方不是白马,不可能调头了,我们这边远程攻击受限,只能硬碰硬,文则那边不缺弓弩!”孙观一边带兵冲锋,一边解释道。

    王族游骑兵终归是轻骑兵,抱着必死的觉悟确实能杀穿阻挡在面前所有的对手,但轻骑兵就是轻骑兵,当年界桥白马怎么死的,中原所有人可都印象深刻。

    当然决死的白马义从是如何击杀成就军魂的先登死士,孙观也同样印象深刻,但相对于后者那种苛刻的条件,孙观相信于禁还不至于被逼到那种程度,没有办法转头的轻骑兵,不过是靶子而已!

    就算是疯狂,就算是有着等觉悟,孙观相信,于禁也绝对不会倒在一群轻骑兵的马蹄下。

    连岳听闻此言再无疑问,直接率领盾卫朝着帕陀甲士团追了过去,作为重步兵,盾卫的速度和灵巧绝对是傲视同阶,堪称无敌,区区帕陀甲士团,想跑?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