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七十章 奔袭将至的援军

    张任的闪金模式,关羽的气势压迫,于禁的凛然恶意,让杜尔迦终于明白汉军的强大到底是何等的程度。

    那不是一两个将帅的强大,而是全方位,多角度,近乎可以称之为无懈可击的强大。

    张任的时候,他们贵霜认真起来还能占据上风,关羽的时候,孔雀尚在,他们贵霜与之对立还能全身而退,而现在他们真的尽力,但是面对于禁,他们不得不承认,撤退对于他们来说都已经是奢望。

    这种深不见底的天渊,让杜尔迦第一次生出了挑战汉室是一个让人绝望的错误,不过随后杜尔迦就将之放下,不管是不是错误都不重要了,接下来,他将战死在这里,再也不会生出绝望。

    “杜尔迦,你带其他人速走,我来牵制住他们!”萨卡拉一身是血的吼道,连弩的箭雨,密集的就算是他也没有办法完全躲过。

    毕竟于禁之前那一手实在太狠,就算是萨卡拉也被砍掉了绝大多数的实力,以至于面对箭雨,身上三处被射中,在确定他已经不大可能杀出去之后,萨卡拉便已经做好了死的觉悟,他已经不准备撤退了。

    杜尔迦闻言,一脚踹开维卡斯和加尔斯,然后带着身后的亲卫以一种大无畏的气势朝着萨卡拉的方向冲了过去。

    与萨卡拉一样,杜尔迦同样已经有了死亡的觉悟,毕竟作为战术的策划者和执行者,被对手如此愚弄,甚至将大军带入到了几近全军覆没之中,死亡也该是他的归宿了,像一个英雄一样战死,这大概是杜尔迦所能想到的唯一一个能保留自己尊严的方式了。

    维卡斯和加尔斯见此,皆是想要随杜尔迦一同阻击汉军,但两人也知道,他们追上去也改变不了任何的结果,甚至不仅是他两人会死,身后的亲卫,身后的士卒也都会死。

    汉军现在已经是从所有层面全方位的碾压他们,哪怕双方都是乱兵的情况下,身后的士卒都需要两人联手才能应对一名汉军士卒,而当人数增多之后,汉军甚至能轻易的面对数倍的对手。

    这种宛如鸿沟一般的差距,让维卡斯和加尔斯清楚的知道,他们现在就算是追上去没有任何的意义。

    “撤!”加尔斯在那一瞬间,面色显得无比的狰狞,不过随后就尽可能恢复了正常,但是那眼中的血丝,无不说明他内心的愤怒,抛弃普通的士卒对于他们来说毫无压力,但是杜尔迦是他们的战友。

    调头离开的那一刻,维卡斯努力的靠着自己的神佛加持,保证士卒之间最低的组织力度,避免被汉军的天赋影响,然而面对现在已经气势如虹的汉军,这种程度的效果,也最多是让他们死的慢一些。

    于禁扫了一眼在阵中玩命的杜尔迦和萨卡拉,对于两人略有敬服,不过就算是要表示对于两人的尊敬,也得等到两人死后,现在敌人就是敌人,而后目光便落到了拼命往外突围的加尔斯等人。

    “呦,想走。”于禁看着加尔斯等人的身影不屑的说道,自然的抽调杜尔迦和萨卡拉位置的士卒朝着偏外围的维卡斯等人追去。

    毕竟杜尔迦和萨卡拉已经是案板上的肉了,现在不剁,等一会儿再剁也就那回事了,不用着急,可维卡斯和加尔斯这些家伙要是跑了的话,于禁就算是要追都有些麻烦,所以还是先弄死维卡斯他们在说。

    好在于禁毕竟占据着绝对的主动权,哪怕是压制范围并没有达到极大,但整体也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简单来说,哪怕是维卡斯等人现在已经努力跑出了于禁本部的覆盖范围,但自身实力也没有恢复过半,依旧被于禁麾下士卒压着打。

    在这种情况下,于禁随便组织点兵力就朝着维卡斯等人封堵过去,没说的,今天说全歼你们就全歼你们,等干掉这边之后,于禁决定再调头过去将尼兰詹一起干掉送给梵天。

    至于说尼兰詹信不信梵天,于禁是无所谓了,本身就只是要求这群人整整齐齐一路升天而已,信不信,送给梵天之后再说,梵天不要那就是梵天的事情了,这群人能不能整整齐齐,那是自己的事情。

    抱着这种充满恶意的想法,于禁抽调了一支千人队朝着维卡斯方向冲了过去,先弄死想跑的,再搞那群被自己围在中央的,嗯,完美!

    就在于禁将劣势扭转为大优势,着手开始歼灭后营冲杀进来的贵霜大军的时候,姆昆达率领的三千骑兵也绕了一个大圈,从婆罗痆斯城南门杀出来,直插汉军后营而去。

    尼兰詹的长子姆昆达要说的话,也算是相当不错的将帅,至少当时身处婆罗痆斯城头,能看到汉军和贵霜军团整体情况的时候,姆昆达选择给于后营汉军致命一击的做法并没有错。

    相比于帮助前营的帕陀甲士,压制占据绝对优势的盾卫,姆昆达哪怕是有骑兵之利,也很难打开局势,对方那坚实的大盾,以及厚实的铠甲,以姆昆达的经验估计,强行挡住自己的骑兵冲击都没有问题。

    因而相比于去救助自己的父亲,姆昆达更倾向于给于汉军后营致命一击,将杜尔迦和萨卡拉的率领的精卒从汉军后营的僵持之中更早一步的释放出来。

    依着姆昆达的感官,盾卫就算是占据绝对优势,他的父亲也不是易于之辈,哪怕是被全面压制,但距离崩盘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既然当前的情况属于自己手上的力量哪怕是全部投入帕陀甲士团这一方面,也没有办法扭转局势,那么还不如让汉军后营的战斗尽快结束,这样至少能释放出更多的战力。

    不过按照姆昆达现在看到的情况来进行判断的话,姆昆达估摸着就算是自己将萨卡拉和杜尔迦等人释放出来,这一战也没有办法全歼汉军,甚至别说全歼,最后能获得一场像样的胜利恐怕都不容易。

    汉军前营盾卫的恐怖防御力,让姆昆达根本想不出来该如何应对,萨卡拉和杜尔迦的本部就算是能解放出来,恐怕也就是将对方逼退,毕竟以姆昆达的印象,贵霜应该没有可以应对这种军团的兵种。

    至于说胜利,姆昆达在城头的时候,可是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父亲麾下引以为傲的帕陀甲士团到底阵亡了多少。

    要知道现在还能拉住盾卫,避免对方分心去救援后营,更多还是因为帕陀甲士团的士卒玩命反扑,抱着不惜拉对方一起去死的觉悟和对方拼命才达成的,可就算是这样,帕陀甲士团依旧没能压制住对方。

    甚至站立在城头的时候姆昆达清楚的看到帕陀甲士团的士卒近乎玩命的抱住盾卫的腰,给另一个战友创造时机,但是面对盾卫那超乎寻常的自重,以及三棱刺剑的穿刺攻击,哪怕是帕陀甲士已经进入玩命状态也没有办法突破盾卫的防线。

    那一刻姆昆达深切的感受到了一支防御兵种的憋屈,作为一个顶尖的双天赋,真正的被对手完克了。

    如果这一刻帕陀甲士团是锐士那种强力杀伤性兵种,哪怕是自身损失惨重,至少也能和对方两败俱伤,而现在最多只能用性命拉住盾卫,不管是数量的优势,还是质量的优势,都没有办法发挥出来。

    这种让人心寒的惨剧,让姆昆达清楚的之后,到时候就算自己将杜尔迦等人从后营更早的释放出来,让自己的父亲和杜尔迦等人胜利会师,这一战怕也最多只是一个惨胜。

    【必须要组建一个能击破对方防御的军团,否则下一次我们还将遭遇到这等无力的情况。】姆昆达率领骑兵从南门绕了一个大圈冲杀向汉军后营的时候,神色显得无比凝重。

    “看来,我们是赢了。”徐庶看着后营防线翻腾滚动的云气安心了很多,这一幕出现基本就奠定了汉军的胜利。

    “军师,中营的侦查紧急通知,我军南侧和西侧皆有骑兵杀来。”就在徐庶安心的时候,在中营用秘法进行大范围侦查的士卒紧急送来了敌军进军情报,当即徐庶面色一沉。

    “南方和西方?”徐庶思虑了一瞬,当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再无之前的轻巧,开口追问道,“西方的大军是不是直接出现在光影侦查秘法的边缘,而南方是从婆罗痆斯城出现的?西边大致有多少骑兵?有没有旗号,装备如何?”

    “是的,南方的骑兵是从婆罗痆斯城南门杀出来,大概有三千骑兵,西边是突然出现在光影侦查秘法的侦查范围之内,大约有两万两千到两万五千人左右,装备非常完整。”侦察兵当即汇报道。

    这一刻徐庶就一个感觉头皮发麻,当即命令传令兵通知孙观和于禁,“速速前去通知孙将军和于将军,对方的援军即将抵达,对,还有让孙将军那边尽可能将战场引向婆罗痆斯城那边。”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