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六十九章 吞噬心灵的绝望

    五十步的距离很快便缩小到了二十步,萨卡拉看起来非常的兴奋,阵斩敌将的大功劳就在面前,尤其是对方还是一个汉室的高级统帅,这远比杀小国数十统帅更让他振奋。

    强大的汉室,这等头颅所能证明的功勋,就算是萨卡拉都莫名的有些振奋,尤其是于禁当前像是傻了一般伫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像是等着他们过来收拾一般。

    至于危险,历经战事的萨卡拉并没有发觉,对方的淡定在他看来不过是装腔作势而已。

    这时汉军战线已然和贵霜本阵彻底搅合在一起,靠着最低的组织力,以及于禁在阵后督战的威慑力,勉强保持着完整的军势,没有彻底崩溃,但云气已经消散了个七七八八。

    “这就是你们的最高水平?”于禁冷漠的神情上带着一抹嘲弄,他基本确定,哪怕是今天自己没有走出死胡同,对方也打不赢自己。

    之后于禁根本没有等对方继续怒吼爆发,只是以一种沉稳的气度缓缓的抬手,给自己加了些许的动作之后,全力绽放了军团天赋。

    伴随着于禁抬手,汉军原本散乱的云气,就像是时光倒转,战线奇迹一般,瞬间恢复了过来,而之前因为追击围剿汉军,同样散乱的贵霜云气则是被恢复过来的汉军云气快速的碾碎。

    那一瞬间原本气势如虹,即将摸到胜利的杜尔迦等人猛地感受到自身力量的消退,而汉军气势则像是爆炸一般疯狂的攀升。

    云气压制着所有人的发挥,而现在这种压制对于贵霜军团来一个极限的放大,失去了大部分自身云气保护的贵霜士卒面对汉军瞬间恢复过来的云气,直接被砍掉了大半的加持。

    这一刻不管是萨卡拉,还是杜尔迦,但凡陷入汉军之中的贵霜士卒都有些手脚冰凉。

    所谓“当你注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注视着你”,同样战场也是如此,当你冲入敌阵击杀对手的时候,你也陷入了对方的阵型之中,双方的差别不过是谁更占据主动而已,而很明显这一刻局势反转了。

    前一刻占据着绝对优势,处于战略攻势的贵霜士卒,这一刻被砍掉了半数甚至更多的加持,从个体的实力上已经不再具备压倒汉军的基础,更何况,于禁一手反转,断掉的可不仅仅是加持,还有那必胜的信念和冲霄的士气。

    然而就算是一招反转了整个战局,于禁也没有任何的笑容,神色依旧沉稳,但看向杜尔迦等人的时候,却明显出现了一抹恶意。

    “说实话,我还没在别人面前展露过这种能力,你们是第一个,希望你们喜欢。”于禁这一刻再一次变成了那个八卦闷骚男,然后以杜尔迦等人眼花缭乱的调度快速的组织起来了一支精锐,速度快的就仿若原本就有那么一支精锐在那里等待着于禁的召唤。

    “我所选定的第二精锐天赋,应该就是这些了。”于禁平淡的语气,让深陷大军之中,自以为胜利即将到来的萨卡拉头皮发麻。

    伴随着于禁的开口,被调度组织起来的新本部,快速的形成了第二精锐天赋,统合于禁自身军团天赋乱阵,第一精锐天赋乱战的新精锐天赋压制直接显现。

    伴随着新精锐天赋的诞生,贵霜士卒清楚地感受到他们自身原本因为云气解除而削弱的力量,再一次被大幅消减,以至于普通士卒硬生生被压制到了杂兵的程度。

    甚至就连萨卡拉率领的刹帝利武士军团的士卒,也被压制到常规正卒的水平,除了组织力相对较高,其他方面几乎已经彻底被扒掉了。

    所谓的时感扭曲,所谓的神足通,面对解除云气之后,直接压制天赋效果的精锐天赋,直接被砍掉了绝大多数的效果,甚至达到了安息燃烧天赋都不能达到的恐怖程度。

    “啧啧啧,就剩下组织力度了,呵,刚好我的第一精锐天赋还带解除组织力度,我看看砍了云气,没有庇护,砍天赋,没有了加持,之后再砍掉组织力度,砍完,这些你们怎么打?”于禁一脸恶意的用他心通珠子将话传递给所有的贵霜将帅。

    于禁那不加掩饰的深沉恶意展现出来的那一瞬间,所有的贵霜将帅都感觉到心口一堵,谁能告诉我,我军被解除了云气,压制的精锐天赋,砍掉了组织力之后该怎么打!

    完全匹配的三个天赋自然的形成了一层淡灰色的暮色,在很短的时间覆盖了杜尔迦麾下所有的士卒,也覆盖了所有的刹帝利武士,这一刻所有的贵霜士卒都清楚的感觉到了那种深沉的恐惧。

    那是力量被剥夺之后,面对强悍生命体,无力对抗时自然出现的本能,面对这种刻录在恐怖直立猿基因之中的本能,能将之遏制的也就只有那种真正意义上心智坚决之辈。

    “你们真的不需要这样惊惧。”于禁面上浮现出一抹是个人就能看出来的假笑,少有的在战场上用语言来动摇对手,看得出来于禁现在的也有那么点得意。

    “因为从一开始你们就没有可能获胜,四天前你们斥候出现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你们要来这一招,等着你们和婆罗痆斯沟通好,等着你们来夹击,当然我确实没有多做准备,不过你们放心,尼兰詹那边我们也会尽量给你们送下去的,送你们一起和梵天会面。”于禁那毫不遮掩的恶意直接暴露了出来,颇有些霸道总裁凌虐时的邪魅狷狂。

    这一刻杜尔迦,加尔斯,萨卡拉,维卡斯等人皆是愣神了一瞬,从一开始就遭遇到算计,枉我们当时还以为自己即将触摸到胜利的宝座,枉我们之前还以为对方不过是虚张声势,原来愚蠢的是我们。

    于禁那充满恶意的话音结束之后,看着那群面色青白,甚至出现些微颤抖的贵霜将校,安心了很多,这一刀捅在对方的心上,没有战意的恐怕就不仅仅是士卒了,将校大概连困兽犹斗都难以做到了。

    战争只要对方还有战心,那么谁都无法保证自己绝对的胜利,而只要心死了,这一战就稳了。

    只希望能逃过一劫的大军,和就算是死在这里也要拉你下水的大军,当然是前者好对付了,而于禁的恶意,贵霜在这一刻终于收到了。

    “放箭。”于禁将自己的恶意传达完毕之后,根本没有任何的停顿直接冷漠的下令道,刹帝利武士军团冲的这么近,就拿你开刀吧!

    飞蝗一般的箭雨直接覆盖了刹帝利武士军团,连弩的爆发性射击,在这一刻真正的展现出来应有的效果。

    被扒掉了时感扭曲和神足通的刹帝利武士军团,哪怕还有着相对不错的素质,但在这一波箭雨之下依旧倒下了三四百人,而后于禁的亲卫皆是怒吼着朝着萨卡拉冲了过去。

    在这种程度的压制下,别说是萨卡拉还只是一个内气离体的好手,就算是破界级,于禁麾下的士卒也能堆死。

    这一手惊人的反转,配合上最后那带着恶意的宣告,于禁基本上已经能保证接下来的胜利。

    伴随着汉军后营于禁亲卫的带头反攻,整个防线的士卒都展现出来了远超之前厮杀时的水平,士气也随着反攻的开始节节攀升。

    至于之前深入汉军本阵的贵霜士卒近乎待宰的羔羊一般,面对当前已经具备全方位压制能力的汉军根本无力抵抗。

    杜尔迦那惊人的复仇之力,面对于禁这种近乎碾压的绝对优势根本展现不出来任何的效果,之前如果还能靠着引动情绪更进步一步压制汉军,现在就差被于禁一波将掀翻的桌子扣在对面的脸上。

    反击?扼制士气,你现在的情况,你来一个事实,靠着诱导近乎解除了贵霜军团所有武装的于禁,今个就要表演,什么叫做一比一的情况下我战场不带作弊,全歼了对方。

    “维卡斯,加尔斯,你们两个撤吧,我殿后。”杜尔迦看着不远处近乎毫无反手之力的贵霜士卒,双眼已经升起了死志,他做出的计划,就由他自己来结束。

    果然,哪怕是之前已经尽可能的高看了汉军,结果到最后交手的时候也才发现,弱小限制了他们的想想,他们所能想到的最强大的程度,都无法比拟于禁带着恶意的笑容给他们展现出来的力量。

    你们很强是吧,到底有什么强的,云气加持强?精锐天赋强?组织力度好,好的,没问题,我上来给你把这三个解除了,然后我们再来打,请问,你还有什么强?

    这种被解除了自身一切依凭之后,面对认真起来的汉军的状态,杜尔迦只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绝望,那种深沉的绝望彻底吞没了他的一切,并非是他不努力,而是对方强的已经超越了他们的认知。

    这一刻杜尔迦真正的认识到,什么叫做非战之罪,什么叫做不可力敌,绝望吞噬者他的心灵。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