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六十八章 说到做到

    汉军后营的战争,伴随着于禁军团云气的散落变得更加的残酷。

    杜尔迦这一刻已经将代表着复仇女神的神佛加持推动到了极限,可以说这一刻足以称之为有史以来杜尔迦最为巅峰的时刻。

    原本仅仅只是以仇恨推动的力量,现在已经化作了近乎实质的怒焰,在灼烧自身的同时,给对手带来了远超对于自身伤害的极大损伤害,那种近乎无视实质性防御,带着渗透一般特性的复仇怒焰恣意的破坏着于禁建立起来的一道道的防线。

    “啧啧啧,这应该是我见过最诡异的类似军团天赋的力量之一了,怕是只有叔至的军团天赋能与之媲美了。”于禁冷笑着看向杜尔迦的方向,那种近乎实质的愤怒和怨恨,在情绪和意志的扭曲下,达成了仿若意志扭曲现实一般的效果。

    可惜这种效果在于禁看来终归是假的。

    不可否认,这种当前仅仅只是模仿意志扭曲现实的神佛加持,确实有可能在某一天达成真实,但其中的差距足够让人绝望。

    基于当前这种形势,这种名为复仇的神佛加持,形成的近似焚尽一切的怒焰,在汉军溃败的局势相当明显的情况下,确实能给于禁会下的本部造成相当的压力。

    毕竟这是足以引动对手情绪,消弭战心的神佛加持,在士卒本身就有问题的情况,确实足以造成极大的损失,但也就是这个程度了。

    要破解心灵上的压力,最简单的方式便是用更为猛烈的力量掀翻回去,将之扣在对方的头上,也许其他人想要做到这种事情有些扯淡,可对于现在的于禁来说,并不困难。

    “干得不错,你们。”于禁那近乎无有起伏的声音,在他心通的力量下,轻易地传递到了杜尔迦等人的耳朵之中。

    迈过这一步,于禁终于明白皇甫嵩,周瑜那些人为什么能在混乱的大战场之中,轻易的找到对方完全伪装成杂兵的军团指挥。

    只要对方还是指挥,就必须要调动大军,而大军调动的反应快慢,结合当前整体的局势,只要水平不差,很容易就能推断出来大致的位置,之后只要盯住那个位置,自然就能看出端倪。

    这种在没有达到水平线的将帅看来,简直是不可理喻的技巧,可对于达到水平的将帅来说,轻易就能掌握,当然像周瑜那种纯天赋党,其实没什么好说的。

    当然同样这种能力,对于关羽那种直接带兵刚刚刚的将帅来说其实没半点意义,毕竟他们这些人都是带头冲锋,是个人就能看到,根本不需要特意分析,不过怎么说呢,兵形势终归不是正常人能玩的。

    就像正史马超潼关将曹操吊起来打一样,说实话,曹操的战斗力就差是马超的十倍了,结果上去和马超对抽,差点没被马超抽死。

    这种无脑莽上去,和对方搅合在一起,然后靠惊人的战场直觉开始强攻猛干的做法,打赢了一般就够称之为了勇战派,如果双方战斗力差距极大还打赢了的话,就可以称之为兵形势。

    不过一般正常人连第一条都不过去,第二条的话,绝大多数过了第一条的人都翻船了。

    总之兵形势这种打奇迹的战术,其实可以称之为没有套路的套路,面对这种对手,一般不需要分辨对方的位置,一般敢这么干的,你发现了对方也不大可能打死。

    所以当正规的军团指挥面对这种人,一般都是尽可能围住赶紧打死,要是围不住,那就等死吧,面对兵形势的大佬,只要围不住,基本上你就可以乖乖等死。

    很明显杜尔迦,加尔斯这些人都是伪装自己是兵形势的兵权谋,吼的挺凶,其实也靠指挥调度来压制汉军,因而被于禁的传音点出来之后,都出现了明显的惊容。

    “确实打得很不错了,能撕碎我建立的防线,确实是有些出乎我的预料了。”于禁平静的看向那几个人的位置,然后抬头看了看已经散开的差不多的云气。

    杜尔迦等人虽说被于禁点出来了位置,莫名的有些惊讶,但是扫视了一下,看着阵线已经七零八落的汉军,以及已经占据了大优势的战局,最后看向站在原地神色坚毅的于禁,并没有任何的慌张。

    “杀!”萨卡拉全然不管于禁的话语之中的嘲弄,在他看来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的他们,根本无所畏惧,对方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萨卡拉身先士卒冲锋而起,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的贵霜士卒当即怒吼着朝着于禁的方向冲去,胜利就在眼前,哪怕是之前有所敬畏,现在也敢挥刀而上,没有什么比胜利更能鼓动士卒。

    同样杜尔迦等人虽说被于禁点破了身份,但是当前的形势可不是说穿贵霜统帅的位置就能解决问题的时候了,已经濒临防线崩溃的汉军,可完全不像是能组织一支精锐杀向贵霜军团要害的样子。

    就现在这个情况,杜尔迦等人自觉已经触摸到了名为胜利的宝座,毕竟尚且还在后营的汉军已然竭尽全力,皆是无法腾开手脚,哪怕是发现他们这些人,也不可能组织精锐给他们补上致命一击。

    而能被看到的要害,并不等于能能够伤到的要害,他们就在这里,只要汉军扭转不了劣势,他们的情况就不会有任何的变化,这里的汉军在他们看来已经注定败亡。

    唯一有可能帮助于禁的,在杜尔迦等人看来应该是汉军前营的精锐士卒,然而汉军前营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杜尔迦这边可是有着相对准确的猜测,毕竟之前他们交战后不久,后营就有士卒离开。

    以那时的形势判断,后营本身并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尚且调兵离开,只能说前营的形势更危机,而前营为何危机,还用说,以杜尔迦等人对于尼兰詹的了解,对方现在绝对是在玩命。

    事实在某些方面也确实如杜尔迦所猜测的那般,尼兰詹等人确实是在玩命,但并非是他们所想的那样——尼兰詹在玩命的拉住汉军什么的,而是尼兰詹在想尽一切办法在自保。

    这个时候尼兰詹甚至都想要弄死婆罗痆斯那群工匠了,说好了,三棱刺剑这玩意制作难度极高,不可能生产那么多,那么你们现在告诉我,汉军到底是什么个鬼情况,人手一柄,还带多余的。

    这一战比夜袭那一战更糟心的地方就在这里,夜袭那一战,可以说是双方都打不开攻势,强悍的防御力都让对方有些不好下手。

    而这一次,帕陀甲士团依旧拿汉军的防御没有任何的办法,但是汉军的三棱刺剑在手,只要实力不差,发力不出大毛病,基本已经能一剑一个将帕陀甲士团带走。

    毕竟三棱刺剑的锋锐和破甲程度不用多说,至少帕陀甲士团的士卒装备的铠甲肯定顶不住,这么一来也就剩下闪避和格挡两个选择。

    问题在于闪避这一方面,明显是想多了,具备自适应天赋的盾卫基本上可以说是重步兵之中最灵活的,虽说和刹帝利武士军团相比怕是连提鞋也不陪,但是和重步兵比,那就是大爷!

    只要你还是重步兵,你能闪开,那我就能更快的变更穿刺的位置和方向,至于格挡,这东西的穿刺威力可以说是当前最强的武器了。

    若非盾卫也没加强过短柄刺剑的训练,只能靠着老兵的本能和经验去使用,今个搞不好就是盾卫屠掉帕陀甲士团了。

    至于刹帝利麾下的正卒,那真是要战心没战心,要实力没实力,打酱油都不够资格,孙观基本抱着能杀则杀,不能杀就算了,追着尼兰詹极其麾下的正卒往死了打。

    毕竟对方的基础素质,以及各方面的经验,看起来也就比盾卫略差一线,若非因为装备原因,被盾卫完克,就算是盾卫要赢也不可能像现在这么轻松,因而这一次抓住机会,盾卫简直就是玩命的杀。

    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尼兰詹脑子过于清楚,知道慈不掌兵,也清楚这一战的核心在杜尔迦等人袭击汉军后营,前面的帕陀甲士团只要拉住盾卫,哪怕尼兰詹这边损失惨重,只要杜尔迦推平了后营,婆罗痆斯城的危机也会得以解决。

    加之盾卫始终是个麻烦,对于尼兰詹来说,已经坚持到这种程度了,放弃的话,整个战局都会被打乱,若非有这么一系列原因,说不定现在尼兰詹已经带人跑了。

    不过所谓苦心人天不负,尼兰詹可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汉军后营的云气在之前终于消散了,那种苦尽甘来的感觉让尼兰詹以及麾下的贵霜士卒皆是一振,再无丝毫的担心,怒吼着朝着盾卫发动了攻击。

    然而哪怕后营云气破碎的时候,尼兰詹率领着帕陀甲士团暴走了一下,也被孙观带人顶上去直接给镇压了,今个谁也别想从这里过去!

    我孙观说到做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