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六十七章 夹击

    第二天一早杜尔迦的强袭便出现在了汉军后营,趁着晨雾尚未消散,萨卡拉率领着近乎已经脱胎换骨的刹帝利武士摸了上来,轻易地干掉了汉军外围的哨兵,摸到营地外围。

    虽说有所戒备,但在做出决定的时候于禁就做好了部分士卒牺牲的准备,毕竟是作为诱饵引诱贵霜士卒来攻击,不可能直接表现出我早已经料定你们要来,因而外围于禁并没有进行通知,只是给了一个非常平常的军令,加强戒备。

    刹帝利武士军团靠着神足通带来的堪称诡异的敏捷和灵巧,以及时感扭曲进一步加强的效果,轻易得摸到了汉军营地的外围。

    然而就在刹帝利武士军团的士卒即将功成,准备代替汉军接管营地外围防卫的时候,汉军的巡营终于发现了已经靠近到营地的贵霜士卒,当即尖锐的警示声从营地边缘响了起来。

    于禁麾下的士卒毕竟也是经历过很多的战事,他们就算是因为长时间的巡逻确定身后确实空无一物之后有些松懈,但是在留意到外围哨兵没有按时交换信息之后,就进入了戒备状态。

    等到组织人手来到外围发现刹帝利武士军团之后,不管刹帝利武士军团有多强,都改变不了汉军已经发觉了贵霜士卒袭击这一消息。

    尖锐的哨声不仅惊醒了根本没有脱甲胄的后营于禁亲卫,也很快的让整个营地也都惊醒了过来,虽说从睡眠中惊醒这种事情,很容易让士卒变得暴躁,但对于有盾卫在前的汉军来说,并没有丝毫的动乱。

    与此同时在汉军后营之后的杜尔迦在听到这一声尖锐的警报声之后,便再无丝毫的犹豫,面色阴沉的下令所有的士卒发起强攻。

    说起来,如果萨卡拉真的运气极好杀入了汉军营地,移开了拒马那些东西,恐怕杜尔迦还会怀疑这是不是一个诱饵,因而运气太好了。

    虽说汉军所有的表现都非常符合一个谨慎有加的将帅,哪怕是后营也很自然的执行着巡逻命令,不管是巡逻的密度,还是派遣斥候,哨兵的密度都处于非常正常的状态。

    可仔细想想的话,杜尔迦觉得自己太好运了,带兵过来居然没有被汉军发现,虽说这也是一种概率很高的可能,加之有塞格迪谋划,完成这件事并不是不可能。

    可突入汉军营地那就完全不同了,杜尔迦可不觉得,汉军会松懈到被萨卡拉的精锐本部轻易拿下的程度。

    因为真要发生那种事情,那就不是一句大意能简单说通的,萨卡拉的刹帝利武士军团虽说进步了很多,而且今天又有晨雾遮挡,可就算是这样,要说己方能轻易拿下汉军的外围巡营和哨兵,那也太小看汉室了,之前对方可是在正面战场将他们按着锤。

    汉军所表现出来的强大,可不是一两句所能形容,那是真正意义上全面的强大,可这种全面的强大,在某一项基础上出现了缺失的话,杜尔迦真就不得不怀疑这是不是一个诱饵了。

    “看来,并不是诱饵。”杜尔迦嘴角带着一抹笑容说道,“各自率领本部,不要有任何保留,全力以赴的进行攻击,婆罗痆斯城就在面前,尼兰詹必然会来夹击,胜利属于我们!”

    实际上这个时候还愿意跟随杜尔迦的士卒,都属于真正信服,而且也愿意为之战斗的士卒,剩下的几十万信徒,在杜尔迦压制了一段时间之后,就将之抛下,让其自生自灭。

    因而这些士卒皆是很清楚自己此次杀过来的任务是什么,虽说士气并不是非常高昂,但战斗的决心还是具有的。

    徐庶在被惊醒的第一时间就启用变天,以出乎预料的速度开始解除晨雾,速度之快,甚至连杜尔迦等人都没有杀到汉军营地,晨雾已经被徐庶消除了,泛白的东方,这一刻看的非常清楚。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在乎这种美景,杜尔迦等人在晨雾消散之后并没有生出惊惧之色,汉军会变天这一点他们已经领教了很多次。

    虽说这一次过于快速的反应让他们有所吃惊,但汉军营地的反应让杜尔迦,维卡斯等人安心了很多,汉军并没有发现他们,虽说营帐之中杀出来的士卒皆是身披甲胄,但并没有成建制的大军进行围堵。

    这对于杜尔迦等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哪怕汉军是着甲出动,反应迅速,但没有成建制的大军,也就意味着汉军没有预料到他们,这已经是个非常好的情况了。

    “杀!”从营帐冲出来的于禁亲兵抄起自己的武器,以营帐为单位结阵,迅速的应对从后营突进来的贵霜士卒。

    这种惊人的反应速度,让杜尔迦等人不惊反喜,这种表现已经实锤了汉军并没有做对敌的准备,如果知道他们会来,那么必然做好防御的准备,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么一个情况。

    当前汉军在突发事件出现之后,反击的虽说非常犀利,但越是反击犀利,越能说明汉军的精锐程度,而越是精锐,越能说明汉军主将重点方位的方位并没有在自己的后方。

    毕竟这等能在己方被袭营后,不慌不乱以营帐为单位列阵进行方位的士卒,要是有所准备,那么他们面对的绝对不是当前这种程度的反击了,汉军虽强,不过还是大意了。

    在晨雾消散的瞬间,婆罗痆斯城上就看到了汉军后营涌入的大量贵霜士卒,当即尖锐的怒吼着通传城内,从昨天起婆罗痆斯便已经戒严,东城门也已经搬走了封门的巨石。

    当然城头的士卒也已经换成了紧急征召的青壮,至于真正的士卒则已经被尼兰詹召集了起来,等待着新的命令。

    伴随着城头尖锐的怒吼,尼兰詹近乎瞬间就落到了城头,然后死死的盯着汉军营地的变化。

    然后尼兰詹看到了汉军那种不慌不乱,以各个营帐为单位结阵披甲而出,应对从后营袭击进来的贵霜精锐,不由得大喜。

    与此同时汉军前营也如后营一般,皆是身披完整的铠甲紧急列阵,展现出来极其惊人的素质。

    若非尼兰詹已经经历了一次这种事情,他可能都怀疑汉军提前有所准备,然而经历过了一次之后,尼兰詹只能说汉军确实无愧汉军,每一个士卒都当得起精锐之名。

    “看来那些拿着大盾的士兵并没有去救援,而是列阵守卫前营,让中营和后营去处理后面的大军。”尼兰詹盯了几眼就发觉,前营的盾卫反应不对,按说以他们的反应速度,现在应该都已经调兵前往中营和后营了,然而对方依旧还在前营。

    “明智的选择,汉军不愧是汉军,不过区区五千人就想拦住我们?”尼兰詹冷笑着说道,汉军前营的选择确实非常正确,毕竟现在他们可是才婆罗痆斯城下面,要是全军去应对后营,很可能被夹攻。

    “开东城门,送汉军上路。”尼兰詹冷笑着说道,他在收到杜尔迦等人还活着之后,怎么可能不去思考接下来该如何使用这个情报,将杜尔迦和凯拉什两人的效果最大化什么的。

    因而早在昨日尼兰詹便已经清除了东城门和南城门封堵的巨石,他可是做了两手准备,而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先从东城门杀出去,将汉军剩下的士卒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

    然后在汉军陷入前后夹击无暇他顾的时候,从南门杀出来的骑兵将给于汉军真正的致命一击。

    婆罗痆斯城可是有骑兵的,过了这个位置之后可就是贵霜的繁华区,真正能使用骑兵的地方。

    自然在婆罗痆斯这里,婆罗门为了束缚帕陀甲士团也是布置骑兵的,虽说数量不多,也就三千人,而且也不算是多好的骑兵,但在这个时候已经足够作为扎向汉军心脏的一支匕首了。

    伴随着尼兰詹的号令,贵霜的南城门缓缓地打开,尼兰詹率领着麾下的甲士,还有两万多人的贵霜南部的正卒,浩浩荡荡的朝着汉军前营发动了攻击,孙观看着这一幕,缓缓地拉下了面甲,今天这里谁也不能过去,于禁的战争由于禁解决,这里是他的战场。

    尼兰詹看着汉军前营那如同铁塔一半的钢铁堡垒,一句话也没有说,甚至若非刹帝利的正卒不怎么听他的指挥,他甚至不会让士卒放箭,对方那钢铁之躯,要过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叮铃哐啷~”箭雨扎在钢板上反弹的声音。

    所有的盾卫士卒就像是铁塔一样站在原地根本没有任何的动静,也没有任何的反击,但那种全身为铠甲所包裹,冷漠伫立原地的高大身型,在弹飞了箭雨,站立在原地的时候,让对面所有的刹帝利正卒都感受到了沉重的压力,我们要和这种怪物战斗?

    伴随着两拨箭雨全数没有建功之后,刹帝利率领的正卒已经有些心凉了,这怎么看都不是他们能对付的敌人吧,这怎么打,但是眼见帕陀甲士冲在第一线,刹帝利麾下的正卒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五十步的距离转瞬既至,在双方靠近到十步的时候,盾卫的士卒自然的抄起挂在后腰的短矛,怒吼着飙了过去,没有针对帕陀甲士团这种精锐,杀得就是刹帝利的正卒。

    如此近的距离,盾卫平直丢出去的短矛甚至在扎穿了刹帝利正卒之后,还有余力击杀另一个没有装备甲胄的士卒,靠着适应重量后丢出来的大威力的短矛,扎穿了对手之后,带着血浆染红了面前一片。

    刹帝利正卒近乎瞬间就被这种恐怖的杀伤力震慑住,而一直站在原地并没有动盾卫,在对方被一波血浆爆射的攻击震慑住之后,终于大跨步的欺身而进,最中央应对帕陀甲士的一千盾卫看着对面的就像是看死人一样,腰上挂着的大威力单矢强弩已经抄着手上。

    帕陀甲士团最前面的精锐士卒,这一刻未有丝毫的畏惧,有了上一次的对敌经验,皆是右手握住弯刀,左手搭在刀背,用左臂的小圆盾挡住预估盾卫的攻击位置进行格挡。

    然而这一次盾卫并没有使用常规的短矛,而是在对方即将贴身的时候掏出了强弩,“嘭~”一种皮革被打爆的声音,强悍的反作用力甚至让盾卫的右手都有些颤抖。

    这东西是当年李优找人研究出来给西凉铁骑配备的装备,威力强到,只要射中要害,就能一发钉死西凉铁骑,郭汜当年用这玩意没开云气的情况,贴身重创了内气离体,虽说有对方大意的原因。

    当然这玩意的坏处就一个上弦非常困难,威力太大,虽说是常规的单人弩,但要上弦也需要两人才好上,一个人的话,有空闲时间,慢慢来还行,可要在战场上,那就想多了。

    因而西凉铁骑用这东西,用完直接挂马背,开始杀人,基本没人能做到在战场上再填装一发。

    自然帕陀甲士团引以为豪的防御在这种东西面前和纸没啥区别实际上盾卫的防御,如果不拿盾牌挡的话,就身上的板甲,其实也是一发钉穿,这东西的杀伤力非常恐怖,可惜就是填装复杂。

    不过要效果震撼的话,已经达到了,这一发强弩攻击,造成的震慑性甚至让帕陀甲士都驻足了一瞬,这玩意儿填装的弩矢并不算很大,但射中的效果却让人头皮发麻。

    帕陀甲士团的士卒哪怕是穿着板甲,也被这种规格的强弩直接钉穿,而且和普通弩箭射中最多是个眼不同,这玩意射中的效果都快跟弩机一个威力了,直接是个洞,一个枪头大小对穿的洞。

    面对这种玩意儿,错估了对手的帕陀甲士团,正面面对盾卫的那群士卒,不管是什么样的实力直接倒下。

    然后盾卫当场掏出了三棱锥刺剑,根本不看对手的反应,直接朝着被大威力强弩震慑住的帕陀甲士团刺去,五千多柄三棱锥刺剑掏出来之后,之前勉强躲过一劫的尼兰詹头皮都发麻了。

    汉军单就当前展现出来的强大,已经完完全全超越了当时帕陀甲士团偷袭时所展现出来的实力。

    【示敌以弱?】尼兰詹脑子里面闪过了这么一个想法,然后瞬间就打消了,那一次看起来并不是示敌以弱,而后尼兰詹便想到了另一个令人头皮发麻的结果,上一次其实是对方真正没有做好准备。

    “统统干掉!”孙观冷漠的下令道,他要单发强弩就是为了这个时候,和帕陀甲士团纠缠没什么意思,对方的防御达到了下限,他们要解决也不是那么容易,但战场有一种战斗方式,叫做夺其心志!

    伴随着孙观的命令,盾卫大跨步的迈步向前,手上的三棱锥刺剑直接朝着对方刺去。

    不管是刺中还是没有刺中,帕陀甲士都明显出现了凌乱,虽说依旧保持着战线,但那种敢于和汉军一绝生死的气魄已经消散一空。

    至于刹帝利率领的正卒,这个时候已经乱成了一团,盾卫展现出来的近乎恐怖的战场统治力,彻底压碎了原本就算不上多么精锐的刹帝利正卒的战心。

    前营的战局已经逐渐的彻底为孙观所掌握。

    【现在就看后营文则的表现了,我所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一波爆发将战斗层次拉到双方仰望都崩溃的程度,彻底掌控了战局的盾卫,就算人数只有对方的六七分之一,对方也不可能杀穿。】孙观这一刻显得无比的平静。

    毕竟跟着皇甫嵩鞍前马后那么久,对方也从手指间漏了不少的东西,孙观从中学到了自己最想要的东西,战术,战略这些掌握起来比较困难,但是摧毁战心的某些技巧,孙观是真正的学会了。

    中营的徐庶看了看前营的情况,安心了很多,孙观的表现远远超乎了他的预料,而后营,徐庶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没有什么好看的,后营那里,汉军的战线在杜尔迦和萨卡拉等人的努力,正在逐渐的走向散乱,但这种散乱就算是徐庶也很难说清楚到底是于禁故意为之,还是对方强而有力的攻击。

    “唔,看来局势还在于将军的掌握之中。”徐庶看了一眼像是溃逃了的赵恒及其麾下,以其他人的视角看来确实是溃逃,但以徐庶的眼光看来,对方是去夺城了。

    现在是婆罗痆斯城最为空虚的时候,赵恒麾下的部曲走地道,入城封堵城门,不出意外的话确实能将婆罗痆斯城夺下,甚至很有可能创造机会,让之后奠定胜利的汉军直接全歼了这波贵霜精锐。

    在于禁副手赵恒率兵离去之后,后营的战争真正进入了白热化状态,因为赵恒这种情况在杜尔迦等人看来明显就是前营遭遇到了尼兰詹的攻击,不得不两面作战导致的结果。

    再加上汉军后营当前面对杜尔迦等人的表现,诱饵这一怀疑,已然从杜尔迦和萨卡拉脑子之中彻底消除掉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