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六十四章 我还有点余力

    这种顺天时而为的方式其实是李优研究出来,和普通的变天有很大的不同,虽说发动缓慢,但就感觉而言,更像是天象的自然发展,至少完全查证不出来其中精神量的作怪。

    徐庶早在十几天之前就开始这么干,因而最近每天早上都会自然的形成晨雾,加之印度这边最近湿度较高,本身就容易自然产生晨雾。

    杜尔迦又靠着某种方式确定是自然效果,所以也就如徐庶所估计的那样,再看看情况,如果可以就会选用晨雾作为掩护。

    毕竟先前赶过来的的斥候已经侦查的差不多了,也靠着神佛观想的方式勉强让婆罗痆斯城收到他们这些人赶过来的消息。

    当然也和徐庶估计的另一点一样,那就是杜尔迦是真准备明天一早就袭击,毕竟他们的人真不少,足足有三万人,杜尔迦,萨卡拉,加尔斯,维卡斯等人都过来了。

    这么多人,哪怕是离得远,也不是不存在暴露的危险,因而杜尔迦在下午率军赶过来之后,直接做出了下午休整,晚上休息,早上趁晨雾弥漫的时候直接袭击汉军营地的打算。

    毕竟这要是暴露了,那真就不知道结果如何了,哪怕杜尔迦已经收到了一些汉军兵分数路,全面开战的消息,但他相信,在婆罗痆斯这里的绝对是一路主力,毕竟婆罗痆斯城里面的尼兰詹可不是水货。

    孙观对这些并没有太多的想法,眼见徐庶询问自己,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攻城,还是等对方来打,其实都没有什么差别,多一两万信徒乱军被裹挟冲击我军防线,对于我们来说其实没有任何的影响。”

    “这样吗”徐庶闻言安心了很多,哪怕他本身也不准备启用这么一个浪费人力资源的计划。

    “是的,和大多数兵种不同,对于盾卫来说,低于我们这个级别的精锐,除非是在数量方面真达到十几倍乃至二十几倍,能将我们累垮,否则打不穿防御,就是打不穿防御。”孙观点了点头说道,“这算是盾卫最大的优势。”

    徐庶思虑了一会儿,不由得哂笑,之前想了那么多,没想到,最艰难的一个问题,在当前这种情况下居然是最容易解决的问题。

    “和那些高攻击性兵种不同,防御兵种只要对手不具备打穿自身防御的能力,敌方数量的增加其实意义不大的。”孙观笑着说道,“对于我们来说,被一个对手打,和被五个对手打,其实没有任何的区别,打不穿就是打不穿。”

    “也就是说,你们打帕陀甲士,一比一最多是略有优势,但是反过来,帕陀甲士如果打你们的话,对方十比一,你们也只是略有劣势”徐庶一挑眉询问道。

    “嗯,虽说没有这么夸张,但确实是这么一个意思,实际上对于盾卫这种兵种来说,对手的数量意义远没有质量意义大,要对付盾卫要么是像帕陀甲士团这种能拖住,要么就更进一步,能直接击杀盾卫,否则的话,再多的数量也只是被用来刷战绩。”孙观略有自豪的说道。

    徐庶闻言缓缓地点头,他已经明白了孙观的意思,孙观就差直说,对面婆罗痆斯城所有敌军打出来和帕陀甲士团单独打出来,对盾卫来讲其实没什么区别。

    只要打不穿防御,那么再多的对手面对盾卫也只能像是长矛捅坦克一样,哪怕坦克没有炮弹,不能动,也只能一点一点的去磨。

    可以说只要军心不垮,打不穿盾卫防御的士卒就算是将盾卫淹没了,也解决不了盾卫,而盾卫的前身,靖灵卫曾经可是等同于军魂这个级别,军心怎么可能会垮,在战斗意志上他们可都是真正意义上顶级精锐,百战余生的说法对于他们来说可不仅仅是形容词。

    “各个兵种的定位不同,防御性兵种的定位就是生存力,拖住数倍己方,但是略弱一些的精锐,本身就是盾卫最初的定位之一。”孙观笑着说道,“如果是宣高的话,还会有其他的定位。”

    好吧,盾卫其实一开始是给臧霸准备的,但是皇甫嵩能勉强接受其他的黄巾,至少不会特意针对,但就是接受不了臧霸,哪怕臧霸表示自己这个身份和黄巾没有半点关系。

    可皇甫嵩直接挑明,我在你身上感受到了当年被我打死的某个玩意儿,那种势不两立的感觉,离我远点,别逼我弄死你,要不是我见过张角,我都怀疑你是张角本人,其他的黄巾都可以饶恕,你不行!

    总之原本最适合盾卫的臧霸,被皇甫嵩直接撵走了,要知道臧霸的军团天赋可是有一次绝对意义的刚性反弹,以及自然卸力效果,可以说是最适合盾卫的军团天赋。

    然而皇甫嵩对疑似黄巾大头目的臧霸非常不爽,所以直接将臧霸撵走了,不过现在这门手艺于禁已经学到手了,陈曦大手一挥,皇甫嵩就被丢过墙了,另外五千人就是臧霸的了……

    这些事情徐庶不太知道,但是孙观和臧霸关系非常好,当年在泰山伪装盗匪的时候都是一路人,自然臧霸没少给孙观倒苦水。

    “那婆罗痆斯这边就交给你了,尼兰詹的能力相当可以,莫要大意,后营于将军的压力非常大,虽说他已经有了觉悟,但关将军当时力压对方的时候,萨卡拉抬手反击的那一剑,我有些担心,能打碎曾经的束缚,可不会变弱啊!”徐庶对着孙观无比郑重的说道。

    “需要我支援吗”孙观闻言突然询问道。

    “……”徐庶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孙观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要对抗数万大军啊,你居然还有支援的余力,你不是在说笑吧。

    可能也是看到了徐庶不知所措的神情,孙观笑了笑说道,“我这边还能余下一千人的富裕,盾卫的防御能力你大可放心,前一段时间我不也拉住了十余倍的对手在厮杀吗,你不也见到了那一幕吗”

    “……”徐庶想想自己上次跟着关羽的时候看到的情况,略微有些呆滞的点了点头,上一次孙观一个军团可是堵住了十倍以上的贵霜大军,而且在堵住的同时还逆势反推。

    “上次没有帕陀甲士这种能和你真正意义上一对一的士卒,而且上次多是杂兵,而且军势已溃,这次还都是正卒。”徐庶想了想说道。

    “没有任何的差别,实际上帕陀甲士团可能还不如刹帝利武士军团的精卒,只是帕陀甲士团的防御达到了某个限度,让我们有些不太容易发挥,实际上真比实力,刹帝利武士军团可能比帕陀甲士团更强一些。”孙观摇了摇头,“算了,到时候我给你们留一千后备兵。”

    徐庶想了想之后,还是默默地点头,算是接受了孙观的好意。

    “让文则小心一些,刹帝利武士军团很强,虽说盾卫当时是压着打,但就我的感觉而言,更多是因为克制原因,而当时面对关将军那一击,对方心志怕是有所超越。”孙观眼见徐庶接受了自己的好意之后,安心了很多,不过随后还是不由自主的交代了几句。

    实际上对于孙观来说,帕陀甲士团威胁并不大,对方并不具备斩裂他们防御的能力,也不具备捕捉破绽的能力,只是因为防御达到了某个限度,不好下手击杀。

    刹帝利武士军团给孙观的感官则就不完全不同了,那是真正能抓捕盾卫破绽,实打实靠实力能击杀盾卫的兵种,双方如果将战场拉开,盾卫和刹帝利武士军团的战斗,真拼命的话,只会是两败俱伤。

    当然这是指双方都做好准备,带足武器的情况下。

    而对手换做帕陀甲士的话,那就完全不同了,盾卫之前打不穿对方更多是因为武器原因,而现在换了武器。

    说实话,盾卫杀帕陀甲士会比刹帝利武士更容易,毕竟帕陀甲士的士卒不可能有刹帝利武士军团士卒的灵巧和敏捷。

    这就是最大的不同,帕陀甲士面对盾卫能打出之前的成绩只是因为对方之前的形势更有利于对方,盾卫面对防御兵种没有做好应对的心态,而刹帝利武士军团则完全不是如此。

    “好的,我会记得通知于将军的。”徐庶点了点头说道,实际上没有亲自交手的徐庶很难理解帕陀甲士和刹帝利武士军团的不同,只不过孙观既然如此说,为了安全起见他也会将话带到。

    “从敌我对比上,我气势不太支持于将军以身犯险的做法,他的本部不够强,没有顶级双天赋的强度,这么干很容易失手的,虽说于将军自己的能力,加上他筛选出来的精锐天赋,能相互配合补充,但压制顶级双天赋,很难。”孙观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小声的说道。

    在战场说这种动摇军心的话,也就孙观跟随了刘备多年,功劳苦劳都不少,否则的话,这种话真不能乱说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