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六十三章 敌军将至

    时间略略后退一些,在尼兰詹偷袭了于禁之后,于禁将自家营地直接迁移到了婆罗痆斯城头能看到营地的位置。

    之后于禁便率领着精锐本部试探性的进攻了几次婆罗痆斯,确定了这座城确实不是说拿下就能拿下的。

    于是后面便组织了大量的伽蓝神狂信徒对婆罗痆斯城进行了狂攻忙占,丢下了大量的尸体,至于自身到没有什么损失,当然军心和民心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多的是为了伽蓝神燃尽一切的狂信徒。

    不过打了几次之后,于禁也就消停了,开始变成每天周期性的攻击,做出一副打持久战的态度,毕竟攻城的损失实在是太大,就算是于禁也不愿意做这种一看就是弊大于利的事情。

    说来倒不是伽蓝神的信徒死光了,其实于禁要是愿意的话,能拉回来更多数量的伽蓝神信徒,毕竟利达斯和张任等人搞的场子非常大,每天都有大量伽蓝神信徒从东边跑过来投靠。

    不过人力资源也不是用来填攻城这么一个大坑的,打了几次之后,徐庶也觉得不划算,更多是将这些伽蓝神的狂信徒送往东边,东边地广人稀啊,伽蓝神需要你们种田啊,赶紧去种田啊。

    总之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徐庶现在已经转变策略,开始吸纳人口,从长远的战略层面来思考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

    就这样,很快十数天就过去了,一直大脑紧绷的徐庶也终于在远程特殊的观察方式下,找到了营地后面大约二十里极限范围游曳的贵霜士卒,瞬间徐庶就反应了过来,他一直等待的东西终于到了。

    “呼,终于来了,如果再不来的话,那真就要出大事了。”徐庶看着光镜影像之中边缘位置再一次出现的贵霜士卒安心了很多,等待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杜尔迦那些家伙。

    “你在这里继续盯着,我去通知于将军,巡营保持小心谨慎,不需要出十里的范围就是了。”徐庶带着笑容说道,杜尔迦他们来了,也就意味着他的所准备的计划基本上就没太大的出入了,接下来就等决战时刻的到来就是了。

    等到徐庶将杜尔迦即将到来的消息告知于禁的时候,于禁这边也刚刚验收地道回来,不得不说,那群盗墓贼确实是专业人士,至少这个地道搞的确实是非常不错,就算是于禁也没有什么好挑刺的地方。

    顺带一说,地道另一端的开口就开在应斌当时说的那个井里面,不得不说应斌确实有那么点本事。

    “哈哈哈,双喜临门,这可真是双喜临门。”于禁大笑着说道,“接下来几日就由我亲自坐镇后军本阵,率领我麾下的精锐等待着对方的到来,元直,你坐镇中营,胜败在此一举。”

    “嗯,中营和前营交给我,这一战的主要就看你了。”徐庶郑重的看着于禁说道,“刹帝利武士军团,还有杜尔迦的精锐本部,他们花费了这么长时间才过来,应该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胜败方面,不出意外的话,在他们下手后不久就会奠定。”

    “放心,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于禁深吸了一口气,无比果决的说道,他敢揽这个活就做好了和对方一战分生死的心理准备。

    于禁很清楚刹帝利武士军团,还有杜尔迦挑选出来的精锐绝对不差,而他手上最强的盾卫需要拉住婆罗痆斯城的大军。

    可以说这一战,实际上就是于禁一个人率领他麾下的本部去面对婆罗痆斯城以东贵霜士卒最后的反扑。

    “那就说好了,你小心,我问过仲台了,他确定盾卫哪怕是面对尼兰詹加三个刹帝利军团基本没有什么问题,所以你大可放手施为。”徐庶点了点头说道,他能看到于禁的犹豫之色。

    于禁闻言面色沉稳了很多,徐庶明摆着是给他一个全力施展的机会,而于禁也觉得自己确实到了需要这样一个机会去验证自己道路的时候了,练兵练兵,到了最后这一步,不战过一场,谁知强弱!

    “你也小心一些,尼兰詹和三个刹帝利正卒军团,仲台那边有盾卫问题不大,我这边心里有数,但你那里一旦被人渗透就会有危险。”于禁放下内心之中最后的犹豫,心态变得无比的沉稳。

    “我到时候不行就会并入仲台那边。”徐庶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自己那略有些丢人的做法。

    “那就好。”于禁见此放心了很多,接下来的大战,他这边顾及不了太多,徐庶并入孙观那边也好。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估计对面应该和婆罗痆斯城已经联系上了。”徐庶带着思虑的神色说道。

    “你确定?”于禁闻言一愣,随后面色慎重的询问道,要是这么远的距离要是能联系到,那其使用的技术可就非常有参考价值了。

    “我猜的而已,之前我一直没有确定,今天确定确实贵霜士卒之后,想想之前几日我们的秘法观察台,总是在某几个位置发现对方的身影。”徐庶摇了摇头,然后指出其中的疑虑开口说道。

    前几天的时候徐庶用秘法观察的时候也注意到几个位置有人,零零散散的,但并没有成规模,现在想想的话,应该是提前赶过来尝试和婆罗痆斯城进行沟通的贵霜士卒。

    “唔。”于禁闻言缓缓点头,虽说这种事情说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但作为主将,在军师点出这一点的时候,还是很自然的逆推出来了一些东西,“唔,看来贵霜还是有一些干货的。”

    “我有个九成的把握。”徐庶带着笃定的语气说道,他虽说不知道对方用了什么样的方式达成了这样的效果,但是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对面绝对已经收到了一些消息。

    回想一下这几日徐庶用光影秘法大范围侦查时,所定位的那几个特殊的点,之前不能确定那是斥候,现在确定那是斥候,逆推回去的话,光想想为什么会在那几个位置,徐庶就有些猜测。

    同样还有就是,若是徐庶没有确定杜尔迦等人已经来了,婆罗痆斯城墙上的调动,以当前徐庶的水平很难发现问题所在,毕竟见微知著这种能力可真心不是说有就有的。

    不过现在徐庶已经发现了杜尔迦等人,从结果反推原因,一些很细节的东西在徐庶的眼中就被放大了很多,至少徐庶一眼就能确定对面肯定是收到了一些消息才会做这样的调整。

    毕竟战场上,徐庶这种家伙完全不会相信巧合。

    “我再去布置后营,如果你没判断错的话,也就这两天了。”于禁对着徐庶点了点头,直接离开了主帐。

    如果对方依靠某种不知名的手段通知了城内的尼兰詹他们即将到达,哪么必然就会有一个时间,这么一来最佳的时间点毫无疑问就是杜尔迦那些人到来后刚刚休整好的时候。

    徐庶点了点头,在于禁离开后便前往了前营,而孙观正带着盾卫在用三棱刺剑进行刺杀练习。

    “仲台,我估计也就这两天了。”徐庶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一战有两个绕不过去的地方,那就是前营的孙观和后营的于禁。

    “晚上?”孙观一挑眉询问道。

    “不,如果我预料不差的话,应该是白天,这一段时间晚上月光不行,而贵霜也不是所有的士卒都是精锐。”徐庶摇了摇头说道,孙观一愣神,瞬间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夜袭有一个潜在条件在于士卒必须要普遍具备夜视能力,精锐不用多说,不管是汉军还是贵霜,基本都不会有夜盲症,但杂兵就完全不同了,晚上看不到什么的,并不是完全不可能事件。

    虽说靠着月中那几天,月光明亮的时候,正常人晚上读书都没什么问题,只是以最近这么个情况,不可能了。

    就算是有恒河浮尸补充维生素A,但也就是遏制遏制,最近这几天的月光,可不是一句遏制就能糊弄过去的,因而徐庶估计,对方下手的话,怕是会选择他们某天攻城非常凶狠的时候。

    如果没有的话,恐怕就是某天天亮的时候进行了,毕竟杜尔迦和萨卡拉的大军已经杀了过来,这可不是一两个人,就算是谨慎,一直躲在汉军侦查圈外,以对方的谨慎也不可能按捺太久。

    毕竟这种事情,蹲点的时间越久,越有可能暴露啊!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做戏,来一场玩命攻城还是……”孙观看着徐庶询问道。

    “我这边有那么个计划,不过还是要问一下,你什么看法。”徐庶点了点头,但是并没有直接回答,转而询问道。

    这一段时间徐庶一直在增加空气湿度,靠着印度雨季九月末尾的湿度,每天都能自然生成一片薄薄的雾气,这种天时本身存在,徐庶只是顺手施为,想来杜尔迦等人已经屡见不鲜了。

    甚至徐庶估摸着,以杜尔迦的机智,应该已经寻思着用这层自然的晨雾来偷袭一下他们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