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六十一章 出来混的,终归是要还得

    竺赫来昏迷过去之后,已经了解到形势的禁卫军统帅皆是头皮发麻,能作为禁卫军的别的不说忠诚度还是有保证的。

    在竺赫来让罗罗说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众人皆是大惊,贵霜的情况比郭嘉预料的还要糟糕,大月氏是草原民族,贵霜虽说历经了百年时光,成就了帝国,但是看看北方贵族的血性就知道,贵霜骨子里面其实还流淌着草原民族的那一套。

    也就是所谓的强者为尊,杀戮和掠夺有理。

    如果过汉室那边变法革新还有那么一点温情,贵霜这边,借皇帝人头一用,竺赫来都不觉得有什么夸张。

    安息和贵霜这两个从游牧和半游牧发展过来的帝国,最糟心的一点就在于弑帝,频繁弑帝,拥有资格进位为皇帝的人,只要弑帝成功,并且成功坐稳帝位,那他就是皇帝。

    甚至就当前四大帝国之中的安息帝国来说,沃洛吉斯五世就是弑帝上来的,对于游牧民族来说这不算什么大事,贵霜虽说沉淀了百年,但骨子里面还有这种思维模式,那么反过来讲,这个时候有人登高一呼,直接弑帝,会发生什么?

    战乱,可能会有,但只要实力够强,身后的势力不弱,登基的可能性并不小,在这种情况下,禁卫军继续作战,就算能赢,又有什么用,关羽军团就表现而言并不弱,禁卫军打赢回去,能不能有五千人,竺赫来都要掂量一下。

    五千人能稳住国都吗?不能,你连傀儡都没资格做。

    而所有的禁卫军统帅得知消息直接放弃,回军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身家性命都压在韦苏提婆一世身上,韦苏提婆一世要是倒台了,他们可真就一朝天子一朝臣,甚至可能得变成逆贼,并且株连全家。

    能坐到这个位置上都不缺政治敏感性,最多是没想到,被人点透之后,所有人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打赢了一无所有,还有九成可能将全家上下几十口的性命搭上,只要不蠢都会知道接下来该如何选择。

    撤回去拱卫韦苏提婆一世继续共患难也罢,倒向其他人也罢,都不会比在这做一场,然后看韦苏提婆一世没有人拱卫,连带着他们这些无用棋子随手被人弄死的差,因而明白了结果的他们根本不会丝毫的犹豫,毕竟都不蠢,面子没有身家性命重要。

    诚然帝国的颜面很重要,但是且不说打脸的是汉室这个专业屠杀帝国的强悍帝国,就算是一个小国,这个时候已经关乎到整个国家未来的时候,主要脑子不犯蠢就都会做出选择。

    实际上和郭嘉估计的贵霜没有经历过变法不同,贵霜在大月氏时期是见证过变法的,嗯,老上单于的非汉即胡,仔细想想也是不分贵贱,纳天下非汉人并入自己的体系之中。

    效果不用多说,效果极强,无数小国,小部落投靠进入匈奴体系,势力大增,让匈奴快速的从东亚扩张到了中亚,整体实力爆炸性增长,然后军臣单于上台的时候,汉室七国之乱的时候,军臣单于在干什么呢,嗯,也在平乱……

    老上单于强不,很强了,军臣单于强不,打到甘泉宫,当然也不弱啊,然而这种强人该病逝的被病逝,该平乱的被平乱,自己死了之后儿子都没办法继承单于大位,啧啧啧。

    当年的匈奴,堪称天下无敌,都落了这么一个下场,竺赫来想想韦苏提婆一世的宣告,和老上单于当年非汉即胡的宣告,貌似后者激进一些,问题是比地盘,比实力,比军事政治,说句实话,匈奴虽说死了,但那几个大一统时代的单于,可是真强!

    想想被病逝的,叛乱的,五个月前还和汉室动手,之后就莫名其妙的死了,儿子还被驱逐,到了汉室,没过几个月也死了,竺赫来脑子转了一遍,心就凉了。

    自然在这种情况下,贵霜残余的精锐在竺赫来倒下之后,没过多久就在枪盾兵的断后下快速撤退,而关羽带着已经不足一千的残部,追了大约有五里之后便也撤了回来。

    贵霜撤退时留下了大量的战马,毕竟一开始来的时候快有三万人,而回去的时候连一半都不到了,自然留下了大量的战马,如果从缴获和结果看来的话,这一战毫无疑问是大胜。

    然而看着那满地的尸体,就连郭嘉也显得无比的沉默。

    哪怕在率兵过来的时候郭嘉就知道,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毕竟推测出竺赫来的天赋,算定竺赫来的会孤身入局之后,郭嘉实际上已经提前知道了结果,只是这种惨烈的局面,就算是郭嘉也倍感沉默。

    “奉孝,到底是怎么回事?”关羽骑着赤兔马,整个人像是从血水之中捞出来的一般看着郭嘉说道。

    “我们赢了。”郭嘉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关羽看着郭嘉,扭头看了一眼身后只剩下**百,还人人带伤的士卒,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命令各部尽快收拾营地,治疗伤兵。

    “和你交手的那个军团怎么样?”郭嘉调整了一下心态询问道。

    “大概还有一千六百人左右,可惜没能杀了他们的主帅。”关羽也是第一次见到命这么硬的主帅,盖文居然战斗到撤退的时候都没有倒下,这种意志力,要不是对方还是内气离体,关羽都怀疑对方和他一样都是神破界了。

    “这样的话,第一个骑兵,八千算上你杀得部分,大概走了两千五百人,枪盾兵,我们打掉了一个军团,他们的禁卫军,步兵看起来是四千人的编制,近卫骑兵砍掉了三千五,弓箭手对方死了一半以上,再算算其他的……”郭嘉跟在关羽身后计算着战损。

    “对方走了怕是有一万四千人。”关羽回到营地,少有的带着一丝疲倦开口说道。

    “我们的折损也很大。”郭嘉带着叹息说道,“低估了禁卫军的战斗力,算上禁卫军的话,贵霜南北一共大约有九万出头的双天赋。”

    “我们的损失有多大。”关羽闭着眼睛询问道。

    “我们现在可战之兵大概剩下一万一千了,对方禁卫军的水准差不多相当于汉室顶级将校的本部。”郭嘉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损失比对方还大?”关羽缓缓地睁眼,双眼冷厉的说道。

    “嗯,除了你的本部,其他的士卒虽说也是双天赋级别,但还是有些差距,若非我们的装备比他们更好一些,这一次损失会更大,还有就是成建制的弓箭手军团的问题。”郭嘉将之前发生的一切大略的叙述了一遍。

    “奉孝,交个底,我们这一战到底是赢了,还是输了,我关羽没打过这么惨的战争。”关羽睁开双眼,锐利的扫过郭嘉。

    “赢了,接下来不管怎么发展,我们最低也能稳稳的占据婆罗斯以东,贵霜已经无暇他顾了。”郭嘉叹息着说道。

    “这样就好,至少我也可以给那些战死的将士一个交代了。”关羽低沉的开口说道,郭嘉也明显沉默了很多,心理准备做的再好,面对这样的局面,也很难将之当作为战略谋划的必要损失。

    郭嘉最后还是没有说出那句可惜还是实力不足,否则这一波足够将贵霜整个送到地狱,现在的情况,贵霜会乱,但要说送到地狱那就想多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直接将韦苏提婆一世暗杀。

    毕竟草原上强杀大君的事情也不在少数,韦苏提婆一世要是能被暗杀的话,这个国家一时半会儿怕是起不来了,只不过这种情况看起来非常的渺茫,韦苏提婆一世终归还是有人拱卫的。

    【可惜了,我并不知道韦苏提婆一世到底说了什么,如果知道准确的话,能确定的细节那就更多,现在也只能这样了。】郭嘉莫名的有些失落,不过随后就调整好了心态。

    接下来离开这里对于汉军来说就变得非常简单了,贵霜现在的主要注意力怕都落到白沙瓦上了,南方贵族,如果不傻的话,不会现在和汉军交恶,毕竟倒向汉军也是一种选择。

    不管是吹嘘的伽蓝神,还是真正展现在人间的实力,都足够让那些南方的婆罗门对于路过自己旁边的汉军视而不见,这不仅仅是卖好,也是一种可取的观望态度,毕竟现在的局势,可真的是波云诡谲。

    没有点水平的人,看不清楚也是理所当然的情况,甚至就连郭嘉都很难确定接下来贵霜到底会朝着什么方向发展。

    不过这并不重要,接下来贵霜国内停摆,政治斗争,甚至武力斗争爆发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等他们解决了这些问题,汉室应该已经在婆罗斯城以东站稳脚步了。

    郭嘉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先去收拾营地,然而迈步出去的那一刻,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地,关羽愣了一瞬间,当即扑过去将郭嘉提了起来,这才发现郭嘉已然昏迷,当即怒吼道,“军医,快来救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