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六十章 那一刻,我已经无敌

    结果现在郭嘉告诉关平,贵霜的三天赋出现了,那么之前他所想的一切,已然不切实际,甚至如郭嘉所说,全军覆没也不是不可能。顶点小说 更新最快

    “江宫,司马俱,带上各自部曲,随我一同冲阵!”关平只是思考了一瞬间,当即下定了决心,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那种危险的箭雨,要反冲锋强压一波,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好!”腾出手的江宫和司马俱当即组织身后的精锐准备冲锋。

    “廖化,准备强弩和连弩,不用保留任何的后手,这一波给我将所有的存货打光!”关平眼见郭嘉已经上马,准备追随他一起突击,便知道此战已到紧要关头,当即下令道。

    “是!”廖化怒吼道。

    和常规的混编军团配备弓箭手不同,关羽军团并没有专职的弓箭手,其实主要是也是因为弓箭手所需要的精锐天赋和正常近战士卒所需要的精锐天赋并不配套。

    加之一旦上升到双天赋的程度,天赋自身带来的加强,可能比一些百战老兵自身掌握的技巧还要恐怖。

    因而发展到后来,这种非专职的弓箭手在杀伤力上和真正的弓箭手差距实在是有些大,关羽便抛弃了弓箭手,转而使用弩箭,后者相比于前者最大的差别不就是前期投入吗?

    至于威力什么的,只要研究资金到位,威力追上精锐弓箭手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等到关羽抛弃弓箭手的时候,陈曦已经有钱了。

    廖化参与选拔赛合格之后,刘备便给补了一个军团的青州强弩兵,别的不说,一波爆发,距离不是很远的情况下,射穿正常版本的具装铁骑的板甲还是可以的。

    当然弱点也是有的,换装慢,弩的填装速度和弓箭填装速度差距太大,不过好处在于兼容性,是个人都能用,任何一个精锐老兵都能加装一柄强弩,保证能远攻能近战。

    不过后来发现这样零零碎碎也不好用,关羽就将所有的弩集中到廖化的后军,作为局势不妙时的保命撤退方案,嗯,实际上这是郭嘉的主意,毕竟弓箭这种东西不成建制,杀伤力实在是不够。

    “三,二,一!”关平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行为,以一种对面都能听清楚的声音进行最后的冲锋豆苗,随着“一”这一声吼出,廖化本部组织起来的爆裂的箭雨直接朝着前方覆盖而去。

    与此同时,关平怒吼着将手上的长柄大刀变成了门板大剑,身后的三百亲卫也皆是抬起大剑飞跃出去,司马俱,江宫两人也都高吼着率领着本阵精锐对着贵霜发动了反冲锋。

    爆炸性的箭雨直接覆盖了正面一百步乘一百步的范围,密密麻麻的弩矢钉射了过去,这等订制版本的大威力三发连弩,虽说不及李等人使用的那种单矢弩,但在五十步的距离钉穿正常的甲胄毫无问题,甚至理论上讲,在二十步的距离,可以射穿骑兵的板甲。

    因而随着这一波箭矢覆盖性的爆发了过去,代替禁卫骑的王庭护卫军甚至如同割麦子一样倒了一片,甚至手持大盾的禁卫,也有不少防御失措而被射杀。

    借此机会,关平怒吼着率领一千多精锐拉出了一个反冲锋的锋头,趁着贵霜军阵被弩箭袭击的时候,强袭了过去,一时间靠着爆发将贵霜禁卫打的懵圈,关平怒吼着率领精锐朝着竺赫来的方向杀去!

    与罗罗厮杀的瞿恭等人也都心有灵犀的朝着对方发动了强攻。

    “噗!”奋力扑向罗罗的瞿宫被对方一枪刺穿,但是在被对方刺穿腹部的瞬间,瞿恭怒吼着抓住枪柄,死死的不放手,他等的就是这个时候,而身边的杜远直接手持叉子朝着罗罗刺了过去。

    “滚!”罗罗双手发力,长枪一抖,就想将瞿恭甩出去,然而纵使血肉飞溅,瞿恭依旧执拗的死死抓住罗罗的武器,以至于在罗罗看来随后就能抽出的长枪,硬是没有拽回来。

    而这么一瞬间的耽搁,杜远手上的长柄叉子便朝着罗罗的要害刺去,罗罗见此直接放开武器,闪身避开杜远的叉子,而在错身而过的瞬间,杜远反手朝着罗罗的太阳穴砸去。

    罗罗毕竟是破界级强者,哪怕是一时不察,也未受伤,不过招数用老,只能屈身闪避,然后杜远怒吼着发力将掏出来的板砖棱角朝着下方砸去。

    “啪!”一声闷响,之前一直在云气之下一挑四都能完美将对手反压,甚至没有见血的罗罗第一次见血,而且是脑袋开瓢。

    杜远全力的一砖直接将对方撂了一个趔趄,脑袋上溢出来的鲜血,顺着头颅流了下来,侵染着罗罗的面颊。

    被杜远温养了十五年有余的板砖一招见效,甚至罗罗挨上的瞬间都眩晕了瞬间,不过终归是破界级强者,实力暴强,只是晕了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可惜反应过来的罗罗已经脑袋开瓢,全然没有了半点之前的风度,被板砖一击撂了一个趔趄的他反应过来,就像是中了嘲讽一样咆哮着赤手空拳的朝着杜远打去!

    “去死!”杜远又是一砖砸在对面的脸上,直接将罗罗打的鼻血横流,用砖打架可是杜远十多年来积攒起来的经验,相比于其他人不熟悉这种模式,杜远打起来是真正的有章法。

    而罗罗脑袋上挨了两砖,哪怕是身为破界级也明显的出现了迟钝,而一旁的瞿恭这时也已经将那根将他刺了一个对穿的长枪拔了下来,打了一针之后,怒吼着持枪朝着罗罗扎去。

    可惜不等两人再创辉煌,罗罗身边的士卒便已经冲上来将罗罗保护住,尽可能的撤退了下去。

    “还行不?”杜远抄着砖,一身是血的询问道。

    “死不了!”瞿恭吐了两大口淤血,面色苍白的说道。

    “上,所有人跟我上!”杜远见此也不多说,直接抄起瞿恭扎在地上的战利品怒吼着率领着士卒朝着对面冲了过去。

    一时间靠着打退破界级的威势,以及将帅亲率士卒,奋勇当先的气势,杜远这边也硬是拉起来一个突进的箭头,在箭雨的掩护下将贵霜禁卫军死死的压制了下去。

    一百步的距离在这种情况下转瞬既至,郭嘉骑着的卢甚至已经杀到了最前列,而竺赫来虽说有心想退,但是在其他人都奋勇在前的情况下,他也不愿意动摇军心,因而当郭嘉策马到前线的时候,竺赫来距离郭嘉甚至已经不足十五步。

    “对面的棋子,你可好啊!”郭嘉爽朗的招呼道。

    如果是之前贵霜禁卫军将汉军压制的时候,郭嘉确实没有资格说这话,不过现在不同了,这一波无有保留的爆发,直接将贵霜禁卫军打的节节败退,郭嘉自然可以以这种轻巧的口气和对方打招呼。

    竺赫来听到这一声愣了一瞬间,不过转头便看到了郭嘉,原因很简单,画风完全不同,周围一圈全是铁血刚强的精卒,郭嘉一身轻甲,骑着白马,根本没有沾上一滴血渍,完完全全两种画风。

    不过竺赫来瞬间便明白对方是对自己说的,而棋子这个说法,竺赫来很清楚说的是自己,因为他就是无奈之下,自降身份贬为棋子,亲自入局的,而对方能叫出这一点,那么……

    “这一切都是你设下的?”竺赫来看着对面气宇轩昂,丰神俊朗,哪怕是万军之中也难夺其风采的男子,降世之辉微微一动,便有所猜测,毫无疑问,对方身上有着极大的谜团,因而本不应该说话的竺赫来,终归是按捺不住开口了。

    毕竟这种近乎直感一样的东西,警告着他,对方在算计自己。

    “然也,不过身为棋子的你果然有从无所知之中汲取所知的能力。”郭嘉啧啧称奇,清亮的声音,在这种嘈杂的环境之中居然能让竺赫来听的无比清楚。

    竺赫来神色不变,只是看着郭嘉,冷笑着说道,“你现在站出来,难道是想让我们放你一马?汉军,莫要自大。”

    “你觉得我蠢吗?”郭嘉轻笑,但是莫名的竺赫来却看到了对方嘴角的那一抹讥讽之色。

    “你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棋子。”郭嘉带着一种让竺赫来烦躁的怅然低声叙述道,而后单手打开真正代表自身身份的乌木纹花扇然后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对面的答话。

    竺赫来看着郭嘉并没有答话,但是面对郭嘉那种神色压力暴增,他可以确定自己绝对疏忽了什么。

    隔了好一会儿,双方的战争从关平大优势,开始回落到僵持,郭嘉依旧不为所动,而竺赫来终于开口了,“你想要说什么?”

    “没什么,只是来看看我的棋子。”郭嘉平和的语气,近乎一种彻底握有了胜利的气势,这一刻汉军营中大军尽出,彻底进入不生则死的状态,双方的弓箭手已经失去了作用,战争已经进入了僵持。

    竺赫来从来没有这么烦躁过,他已经确定自己漏算了什么,拼命的回想却硬是没有想到任何的东西,直到罗罗一脸狼狈的出现在了竺赫来的身边,竺赫来瞬间面色大变。

    郭嘉看到竺赫来面色大变的那一瞬间当即笑弯了腰,而竺赫来的面色已然铁青,看着已经杀疯了,已经折损过半的大军手脚冰凉。

    “棋子呦,我的谋划如何?”郭嘉轻笑着说道,“或者说,你那种能从一无所知之中诞生认知的力量,撕碎了认知的阻碍之后,看到真实的结果是不是非常有趣。”

    说完郭嘉甚至不遮掩自己面上的神色,直接仰天大笑了起来。

    这一刻竺赫来明显的感觉到自己胸口一度,看着对面那丰神俊朗的青年人仰天狂笑的神色,眼前一阵发黑,他明白,自己已经输了,而且输的不再是一个人,而是这个国家。

    “你叫什么?”竺赫来艰难的稳住自己没有晕过去,双眼冰冷的看着郭嘉,那种恨不得将郭嘉撕碎的愤怒,在语气之中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一刻他的双眼如果能杀人,郭嘉怕是已经被切块了。

    “棋子呦,你居然质问我这个执棋人的名字,”郭嘉带着一种戏谑的口吻对着竺赫来说道,然后在竺赫来以为郭嘉不会告诉他名字的时候,郭嘉突然一抖绣衣,正色道,“吾名郭嘉!”

    “这一次是你赢了,埃克纳特,萨赫勒收缩防线,准备撤退!”竺赫来强忍着胸中的郁郁之气,让罗罗帮自己传音通知在这边指挥的两名统帅。

    “你觉得我会让你走吗?”郭嘉虽说没有听到竺赫来命令罗罗说了什么,但是看对方的神色,以及局势就知道对方想要干什么。

    “我可以在这里先杀了你们。”竺赫来面色阴沉的说道。

    “你做不到,棋子是不可能反驳执棋人,我当时让人带的话,其实并不仅仅是对你们的陛下说,其实也是对你们所有人说的。”郭嘉摇着头,无比平静的叙述道,那种口吻就像是在陈述某一个事实。

    竺赫来愣了一瞬间,眼前一暗,随后一口血直接吐出,当场坠马,罗罗伸手将竺赫来扶住,才免得竺赫来一头坠地直接摔死。

    “还需要我再说一遍啊?”郭嘉看着吐血坠马的竺赫来,眼中冷厉无比,他在诛心,等这一刻等的太久了,而现在终于等到了。

    竺赫来真的很厉害,那种从一无所知之中获得突破点的能力真的是非常恐怖,不过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无敌的力量,只存在无敌的人,而很不幸从竺赫来降格以身入局的时候,郭嘉便已经无敌了。

    竺赫来抓着罗罗的衣袖,他从来没有这么脆弱的时候,艰难的张口给罗罗说清,让他通传所有人撤退。

    “我说的不配,不是针对你们你们的皇帝,而是针对你们国家的所有人,嘛,毫无成就感的结局。”郭嘉那毫无起伏的平淡叙述传递了过来,竺赫来眼前一暗,彻底昏迷了过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