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五十九章 算到的,算不到的

    趁着关羽军团招架投矛的时候,巴拉斯勉力带领着不多的亲卫撤退出了关羽军团的攻击范围。

    “你小心……”巴拉斯捂着胸口巨大的伤口,声音低迷的回答道,关羽军团的本部差点将他击杀,“对方非常强。”

    “汉军!”盖文冰冷的看着关羽的方向,身后的骑兵如同潮水一般朝着汉军杀了过去,战争打到这种程度,双天赋也罢,三天赋也罢,军魂也罢,对于盖文来说已经无所谓了。

    至于说气势,盖文调头杀回来的时候,同样也是血气冲天,更何况看到自己麾下的禁卫军变成了这样,盖文已经愤怒到近乎想要生撕了对面的汉军,愤怒,羞耻。

    从发现王庭护卫军从正面作战转为游曳牵制,到现在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关羽军团硬是在后方拱卫弓箭手军团的枪盾兵防线上撕出来一条口子,然后靠着超越极限的爆发,直接突入弓箭手本阵,干掉了怕是有半数的禁卫弓箭手。

    “上,干掉他们!”盖文怒吼着率领着反身回来那不足四千的具装铁骑朝着关羽的方向直接冲了过去。

    关羽冷漠的看了一眼撤退的禁卫弓箭手,心知现在追上去,对面的禁卫骑绝对会衔尾追杀,加之之前只是杀穿了一个缺口,甚至连杀败都没有做到的枪盾兵,现在又尽力在收缩防线,拱卫禁卫弓箭手。

    这个时候若是不管不顾的杀出去,搞不好占不上便宜,还会造成损失,毕竟贵霜这些禁卫军当真没有一个是弱者。

    因而扫了一眼已经朝着枪盾兵方向撤退的禁卫弓箭手之后,关羽冷漠的率领着身后的士卒直接朝着禁卫骑飙了上去。

    关羽身后的本部精骑这个时候基本人人带伤,但关羽本部的气势却不降反增,哪怕是面对气势同样惨烈的禁卫骑,关羽麾下本部也没有丝毫的畏惧,已经杀到了这种程度,我们绝对不会输!

    盖文的双眼无比冰冷,关羽军团整体实力的残暴程度确实超乎了他们的预估,实际上禁卫军加上王庭护卫军的整体实力对于关羽军团近乎碾压,然而最大的问题是错估了王庭护卫军和关羽本部的对战。

    至于营地本阵由郭嘉提前布置的八门天锁和车悬阵,盖文承认非常厉害,无愧于汉室镇压四方的绝招,但是太仓猝了。

    加之他们来的时候就带来了洗地图级别的军团,打爆营地基本上就是时间问题,结果现在的局势硬生生被对方核心军团给反转了。

    实际上盖文现在已经反应过来,他们低估了汉军,或者作为一个北方贵族他们哪怕是做好了应对汉军的准备,汉军暴走时表现出来的战斗力也远远超过了他们的估计。

    盖文双眼冷厉的扫过关羽,这一次绝对不会再有任何的失误,他们不会再有任何轻敌的想法,既然是面对汉军,那就拿出最终极的实力硬碰硬就是!

    就算是再强,只要抱着牺牲的决心去战斗,那么就足够填平着沟壑,而面对汉军,盖文有这个觉悟。

    青龙偃月刀刀刃上那清冷的光辉带着血色,在月光下拉过一条血线,关羽身后的士卒怒吼着砍杀着对面的士卒,哪怕人数比对方更少。可是靠着更强的气势,靠着更高的素质,靠着一刀两断的恐怖杀伤力,在双手交手的第一时间便硬生生的将盖文的禁卫骑死死的压住。

    然而这种压制却并没有像关羽所想的那样,直接将对方压垮,甚至对方在撞上关羽军团之后,根本没有放手,死死的缠住关羽本阵,哪怕是面对那种堪称残忍的血腥暴力的攻击,也没有放手。

    死死的纠缠住关羽本部,靠着配合努力的绞杀着关羽本部,一如之前所见的禁卫弓箭手一样,哪怕这些士卒眼中依旧有着畏惧,但是在面对汉军的时候,流露出来的也是那种同归于尽的果决。

    只要还是人,那么必然可以被杀死,关羽军团就像是关羽本人一样,讲究的一鼓作气,将对方砍杀,用气势来决定战局的走向,而这一次却是少有的失算了。

    哪怕是关羽也没有想到对方会疯狂拼命的纠缠住自己的本部,以近乎以命换命的方式将关羽本部拉向毁灭。

    “去死吧!”盖文怒吼着砍杀着正面的士卒,结果这一次手上特质的长柄弯刀却被人架住,定睛一看才注意到那双怒焰滔天的双眼伽蓝神,盖文当即杀意四溢,没有死的觉悟,那就不要来战场!

    关羽成功重创了盖文,也借此杀穿了盖文率领的禁卫骑,拨转马头整军的时候,盖文再一次站立在了军团最前方,不过这时他的长柄弯刀已经被丢弃,而是从护旗官那里接过了王旗。

    腹胸之间那道近乎能看到脏器的巨大伤口,已经让盖文失去了绝大多数的战斗力,甚至生命都因此而开始流失。

    那是关羽留下来的伤口,但是这一刻接过王旗的盖文却没有丝毫衰败的神色,反倒隐隐之间流露出来了一种振奋。

    身后那原本不足四千的骑兵,现在已经不足三千,但是盖文的面上却出现了那种近乎回光返照的光辉。

    “不愧是汉军啊。”盖文放开捂着伤口的右手,用沾满血的手抓住缰绳,另一只手稳稳的抓住王旗,腹胸间不断溢出鲜血,可这并不能改变他那笔直的身躯,这一刻作为主将的盖文,所表现出来的意志让所有的禁卫骑士卒皆是挺身立直。

    “一百年了,我们终于追上了你们。”盖文看着对面的关羽,上身像是旗杆一样笔直,“我等大月氏后裔为了这一天,等了一百年,来战吧!配与不配,让我们用刀剑,用鲜血来证明!”

    他心通珠子赋予的效果,让所有人的人都听到了盖文的话,而后手握王旗的盖文,则不再使用他心通,但其最后怒吼出来的话,却让关羽清楚的感受到了对方的意志。

    “耻辱唯有用鲜血洗刷!”哪怕是听不懂,关羽也明白了意思。

    盖文的声音浩浩荡荡的传遍了四野,一种恢宏的气势从禁卫骑的身上传递了开来,关羽的面色明显的变得难看了很多。

    第三天赋,唯心自证,于强者阴影之下蛰伏,不改初心,积蓄了百年,用鲜血证明了自身,意志的解放,将内心之中对于敌我双方实力的评判,转化为自身力量的精锐天赋,是强者恒强,也是超越自我。

    伴随着盖文麾下禁卫骑暴走登临更高层次的时候,银月之下,已经遥遥出现了奥斯文和迪帕克率领的三千骑兵。

    感受着风中传递过来的气势,车悬阵前的郭嘉叹了口气,果然,哪怕是算定了一切,最完美的结果,也还是没有办法达成了,基础实力不达标,那么就算是谋划的再好,也没有办法执行。

    “不过就此结束吧,现在的局势再打下去,全军覆没的恐怕会是我们了。”郭嘉带着叹息说道,贵霜禁卫军的战斗力确实没有辱没禁卫二字,强到关羽本营都很难对抗的程度了。

    “全军压上,反打一波,将对方压下去。”郭嘉神色冷淡的看着一旁的关平说道,当即关平一愣,虽说禁卫骑之中的大多数都退了下去,但是王庭护卫军却顶上来了啊。

    别看王庭护卫军因为和关羽一战意志动摇了,但他们还有四千出头的数量,而且之后哪怕是动摇了,也依旧在埃克纳特的率领下游曳牵制着关羽本部,现在最多只是交换了一下对手,王庭护卫军的实力对于当前在场的汉军依旧有绝对的压制性。

    “军师,我们现在压力太大,一旦冲出车悬阵,很快就会被对方压制,对方士卒整体水平比我们更强!还是等我父解决外围,与本营夹击对方吧,现在并不是好时机。”关平当即劝诫道,

    郭嘉不太懂指挥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不过以前郭嘉也从来不在指挥这种自己不擅长的地方发表感言,因而关平还真没有遭遇过现在这种情况,郭嘉抢指挥什么的,第一次见到。

    说来,从军制上来讲的话,关羽不在,郭嘉其实是具备指挥所有人这一资格的。

    “组织精锐,由内气离体带头,不冲的话,接下来我们就该全军覆没了,一百步,我只需要你一波反冲锋往前冲一百步,我会跟上去的,我需要和对方谈谈了。”郭嘉平静的看着关平说道。

    “什么”关平一脸吃惊地说道。

    “对方的三天赋出现了。”郭嘉平静的说道。

    关平闻言头皮发麻,这一战除了关羽本部和贵霜这群禁卫军算是一个级别,并且靠着爆发突破了自身的极限,占据了优势,其他军团基本上处于全面劣势的状态。

    在这样的情况下,关平本部一开始还遭遇了重创,到现在实际上更多是靠着营地的军阵防护,死死的拉住对方,等待暴走的关羽能削掉对方一个军团,然后和中营一起夹击贵霜禁卫军。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