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五十六章 容不下第二个

    关羽低沉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听出了那种自信和果决,而后伴随着一声咆哮,关羽再一次当先冲了出去。

    这一刻关羽身后的士卒虽说已经仅仅只剩下三千出头,但是随着关羽的策马奔袭,身后追随的士卒却像是泄闸的洪水,一个浪潮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朝着对面的王庭护卫军轰杀了过去。

    主帅尚且身先士卒,无有畏惧,我等又有什么理由不追随上去,关将军之忠义,汉帝国之养育,让我们无畏无惧的一战。

    从黄巾之乱,时至今日,已然十数载,幽州涿郡的青壮,弃暗投明的黄巾,从十八岁的青年到现在人生最巅峰的壮年,我等追随着关将军,可不会败于任何人之手,来吧,来战!

    纵使二十年前汉皇昏聩,现如今已有英豪重开日月,我等得以重整河山,开拓中原,区区蛮夷,今日让你必让你等得见汉家之豪迈。

    “来战吧!”伴随着关羽军团再一次轰杀在贵霜王庭护卫军身上,已经放下一切,全力一战的关羽本部在出手的那一瞬间气势直接拔升到了远超曾经的程度,什么束缚压制,凡挡在我面前者,死!

    伴随着校刀手大刀的麾下,原本萦纡在汉军周遭的压力,气势,束缚统统被斩断,而关羽身后的校刀手更像是明悟了什么一样,怒吼着朝着对面砍去,而这一次王庭护卫军真正意义上的失手了。

    不同于之前的攻击,这一次关羽本部斩断的不仅仅是有形之物,甚至连无形的气势,无形的心象,无形的压力统统斩断,管他是什么,与我等为敌,一刀下去只要砍成两段即可。

    “给我死!”关羽身侧的校刀手在对上埃克纳特的瞬间,直接咆哮着挥刀斩了下去。

    哪怕明知不是对手,那种奋死的惨烈之势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已经彻底放下生死,要和对面见个高下的士卒,就算是面对远远不及的将帅,也有奋死一击的决心!

    “咔嚓!”一声脆响,校刀手的刀刃直接磕在了对方的重枪之上,甚至削下来了一块,因为那种绝对的意志所形成的恐怖加持,哪怕是面对内气离体,只要怀揣着应有的觉悟,也会有斩杀的可能!

    一时间埃克纳特面色大骇,这和关羽一刀砍入他的重枪不同,这可是只是对方军团非常普通的一个士卒,尚且能一刀削掉他武器的一部分,王庭护卫军的士卒如何能抵抗得了。

    实际上埃克纳特猜的也没错,在关羽本部消除了后怕,放下了生死之后,关羽本部彻底放开了,原本已经达标的素质,配合上极限的意志,外加足够的觉悟,直接诞生了新的精锐天赋。

    不过和关羽当时估计的割韭菜不同,新的天赋直接并入了士卒当前唯一具备的精锐天赋之中,所谓的锋锐硬生生变更成为士卒当前最需要的天赋,也就是斩断束缚,斩断眼前阻挡,斩断未来的力量。

    与此同时关羽军团也成功成为史上最另类军团,驱除关羽加持,本军团只有一个唯心天赋,一个意志贯穿下去足以斩断面前一切的精锐天赋,这个天赋可以斩断一切有形,一切无形,只要认识到位,可以斩掉对于自身的负面,斩掉对面的加持。

    甚至只要觉悟足够,宿命所见到的未来,也可砍断。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刀下去,足够将对方砍死!

    拨转马头,关羽冷漠的看着对面,身后的士卒也都同样如此,他们如同关羽一般坚韧。

    这一刻他们很清楚,哪怕他们变强了很多,他们之中不少人也难免会在接下来面对死亡,但是他们依旧盯着对面的王庭护卫军,斩杀他们,他们必须死,因为这个战场容不下第二个三天赋!

    未来是什么,宿命是什么,不重要,就算是有那种必然的未来,也可以将之一刀两段,用手上的刀去斩却我等不需要的未来,我等的力量,我等的意志,将会直接斩灭掉所有我们不想要的未来。

    失败,绝对不存在的,只要斩灭所有通往失败的未来即可!

    看着自己胸口上那道伤痕,埃克纳特少有的浮现了一抹愤怒之色,原本不管是狂怒,还是兴奋,至少双方的局势还在他的掌控之中,然而就在刚刚,汉军的士卒斩碎了他的心象,并且一刀砍在了他的身上,若非多年的战斗经验让他躲过了一劫,那一刀他会死。

    从当兵的那一刻开始,埃克纳特就做好了死亡的准备,而选入王庭护卫,埃克纳特便已经做好了为这个国家,为了韦苏提婆一世战死在沙场的准备,但就在刚刚他居然差点被普通的士卒杀死。

    看着身后的士卒,一波对冲,已经下降到了五千出头,而对方剩下的士卒怕是还有三千,如果说之前双方可谓是不分伯仲,从刚刚那一刀开始,对方军团已经骤然甩开了他们一个身位。

    关羽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东西,自身麾下的本部到底变强了多少,关羽自身很清楚,一直渴望的三天赋,他们已经登临。

    可就算是变强了这么多,可就算是直接在战场上变成了三天赋,现在关羽军团对上对面也不具备压倒性的优势。

    关羽军团其诞生的唯心天赋,极大的强化了自身的杀伤力,几乎可以从认知水平斩断面前对手的绝大多数防御,不管是认知性防御,还是真实防御,对于关羽军团来说意义都不是很大。

    可以说关羽军团在将唯心并入了锋锐之后,他已经是当前还活着的军团之中杀伤力最强几个军团之一了。

    只是关羽很清楚,他晋升的原因完全是因为打疯了,需要这样一份力量来击溃对方,实际上这足够连未来斩断的力量并不适合关羽的本部,强则强矣,但是却失却了最后一次补全自身的机会。

    走了这条路,也即意味着关羽军团彻底没有可能在补充一个防御属性属性了,因而关羽军团虽强,可是其自身的防御能力,其实也就精锐天赋加强之后,堪称恐怖的素质配合上自身真实的防御。

    要说的话,这个层次已经很强了,哪怕是在双天赋之中,都属于中坚那个程度,问题在于这个层次的防御能力,面对当前已经打疯了的埃克纳特率领的王庭护卫军根本没有什么意义,对方的攻击可以非常轻易地将之杀穿。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王庭护卫军是真正意义上距离关羽本部只有一步之遥的军团,不过一步的距离,在现在这种程度,可能会注定结果,毕竟关羽不傻,不会到了现在还给对方留下一条活路。

    “杀!”关羽调头的瞬间,便带着所有的士卒怒吼着朝着埃克纳特冲了过去,对方的实力极有可能暴走到和他们同样的高度,毕竟之前的表现已经说明了很大的问题。

    更何况走喜马拉雅山脉南侧的时候,那个老头也说了,这一战敌我一人一个三天赋,而现在他们已经三天赋了,而以场上的形势,最有可能成就三天赋的便是这个王庭护卫军。

    至于那个王族具装铁骑,靠着云气铺路,郭嘉的八门天锁和车悬阵也只能勉强压稳住,确实足以称之为强,但那种强,在现在的关羽看来也就是那样,对方的气势攀升的不够,甚至都没有突破自身的极限,而对于双天赋登临更高层次,做不到这一条,那就是做梦!

    关羽怒吼着身先士卒,率领着身后的亲军再一次杀向了埃克纳特的王庭护卫,这一次已经掌握了自身力量的汉军士卒,皆是模仿着关羽蓄势的方式,在面对对手的那一瞬间,将自身的气势拔升到最高点,配合上自身的唯心天赋,直接一刀两段。

    管他什么防御,这一刀下去,砍死你!

    恐怖的杀伤力在这一刻以震撼的方式爆发了出来,哪怕是如王庭护卫军这种顶级的精锐,在面对那种堪称血腥狂暴的方式,也不由得头皮发麻,鲜血与暴力,以一种疯狂的表现,震慑住了王庭护卫军。

    原本在关羽本部突破到更高水准,依旧追赶不休,拔升士气,无所畏惧的王庭护卫军,在这一次对冲之后,无极限攀升的气势终于戛然而止,甚至出现了少许的回落。

    再一次调转马头,关羽本阵的气势已经彻底压过了贵霜的王庭护卫军,这一刻关羽心知,如果对方没有如他那种让所有士卒觉悟的方式,那么对方通往三天赋的道路上便已经被他们所阻断。

    而且,就算是王庭护卫军这次有幸逃过一劫,没有被关羽覆灭,对方也基本没有可能抵达三天赋了,因为在这条道路上阻击对方的便是关羽及其本阵。

    不同于双天赋面对本身就是军魂和三天赋的军团,对于两个爆表级别的双天赋军团之间的战争,基本上没有退却的可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