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五十四章 一切尚在预料之中

    毕竟竺赫来这个人属于非常靠谱的角色,在股身入局之后,就已经决定在接下来为韦苏提婆一世带来一场盛大的胜利,并以此拉开韦苏提婆一世对汉室宣战,以及对贵霜社会和政治变革的帷幕。

    嗯,竺赫来,并没有反应过来,在他放下身段,以身入局的时候,他所谋划的一切,就已经被郭嘉所操控。

    贵霜的奔袭速度很快,汉军毕竟已经疾驰过来了一遍,按说应该花费不了太多的时间就能将之追上,然而处于贵霜将校的谨慎在超过一定追击距离之后,他们的精力都会自然的放在伏击上。

    毕竟能坐到这个高度的将校,都不会是蠢货,汉军打不下白沙瓦这一点所有人都知道,而打不下白沙瓦还要来激怒韦苏提婆一世,只要有点脑子就知道,这里面有阴谋。

    而最直观的阴谋便是汉军这群人只是诱饵,来引诱贵霜将校出击,然后靠着伏击击败他们,这一点最现实,而且最容易实现,至于说平原怎么伏击,嗯,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有可能完成。

    埃克纳特虽说在冲出去表忠心的时候看起来非常的蠢,但是不得不承认,这货其实是有脑子,毕竟掌握着贵霜皇帝最重要的一支军团,这可不仅仅是只有忠心就能完成的。

    除非是贵霜皇帝非常的昏庸,然而怎么说呢,贵霜皇帝虽说有点作死,但怎么说也算不上昏庸,自然埃克纳特这个人就能力和心性而言还是非常靠谱的。

    因而在追击超过两刻钟,未能追上关羽之后,埃克纳特便调整了阵型以更为稳重的状态去追击关羽,两翼也进行了加厚,避免汉室突然出现的伏击将他们麾下的士卒重创。

    也正因为这种思维模式,关羽麾下的骑兵反倒不那么担心,开始如郭嘉当时宣称的那样吊着对方。

    另一边,已经睡醒过来,吃了晚饭,营地已经开始了全面巡逻和调整,各部将校随着郭嘉的安排也已经进入了各自的位置,郭嘉用特意加固过的辎重车在八门天锁的生门又搞出来一个车悬阵。

    一个算是玄襄军阵,但并非是顶级玄襄,真要说还属于那种有很大弊端的军阵,但这个军阵属于特化性,专业用来压制骑兵的军阵。

    然而两个军阵在这一刻却完美的嵌套在了一起,云气的流转也显得非常的流畅,真正意义上宛如一个军阵。

    “万法归元这个概念能不能达成不说,但确实非常有参考价值,如果没有那个提点的话,恐怕这种任何阵势都存在那一线生机,现在的话,基本相当于可以将之掐灭了。”郭嘉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当然这种做法并不意味着就很好,很多阵法一旦掐了那一丝生机,也就相当于掐了自己的活路,不过郭嘉也不在乎这种方式,他又其他的方式能将这一线生机补回来。

    “军师,这个应该是生门吧,为什么我看着有些不对。”正在调整营防布置的关平路过这里,看到郭嘉这边的情况,不解的询问道。

    “嗯啊,这里确实是八门天锁的生门,但是我在生门里面挂靠了其他的军阵,毕竟万法归元,一就是万,万就是一。”郭嘉嘴角挂着一抹难以琢磨的笑容说道。

    “呃……”关平看了看之后,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军阵这种他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这东西的学习太过于依赖资质,而关平的资质还算不错,只是要学到郭嘉这种程度,大概需要换个脑子了吧,也许……

    “我想说的是,玄襄越接近某个程度,其威力就会越大,但是怎么说呢,越接近玄襄极致,就会越难以调动啊,这种规格的军阵我们真的能指挥吗?”关平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自己一直的疑惑询问了出来,毕竟郭嘉一直以来麻爪的位置就有军阵指挥。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这一次并不用指挥。”郭嘉笑了笑说道,看起来中气十足,“会有辅助指挥的方式。”

    “那好吧。”关平闻言点了点头,虽说不知道所谓的辅助指挥在哪里,但是对于郭嘉他还是愿意信任的,毕竟信任军师,是任何一个优秀将帅都应该具有的品格。

    “去做准备吧,我估摸再有一会儿贵霜大军就应该来了,这一战,就看贵霜到底有多少本钱了,一个帝国的禁卫军啊,我们现在可战之兵也就两万九千,对方前后怕是要有五万了。”郭嘉带着思虑说道。

    “不是说王城最多有四万吗?”关平不解的说道。

    “是啊,王城禁卫军最多只有四万,但是还有我们早上面对的贵霜军团,他们不是瞎子的话,他们肯定会跟过来的。”郭嘉不爽的说道,“顺带一提,早上的军团并不弱。”

    “嗯,这个我们知道。”关平点了点头说道。

    “三万左右的帝国禁卫军加上一万多早上的精卒,说实话,硬碰硬我实在是没有什么自信。”郭嘉带着叹息说道,“三河五校的情况,我们现在都知道,贵霜这次来的必然是这个级别,我军真正能在这种规格军团面前占优势的只有一个,关将军的本部。”

    关平闻言,面色沉静,隔了一会儿也承认了这一事实,关羽军团的其他组成部分虽说也很强,但要和三河五校比起来,确实有差距,而他们现在要打的对手不出意外就是这样的精锐。

    一个数千万人的帝国,其国都最核心的精锐,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水准,关平其实也是懂的。

    “所以接下来的这一战非常难打,按说我们应该用设伏的方式去进行,然而我想了想,设伏这个,不大可能成功,竺赫来,很谨慎,就算是遭遇地下坑道设伏,也不会重创到。”郭嘉带着惋惜说道。

    “贵霜这一次派遣过来的,不说其他方面,必然会有重骑兵,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平原设伏,也很解决的问题。”郭嘉远望北方带着感慨说道。

    “所以,您选择了壕沟这种方式?”关平一挑眉说道。

    “嗯,算是一部分原因,不过壕沟并不可靠,如果能挖到非常大规模的时候还行,现在的话,对方依旧能冲过来的。”郭嘉摇了摇头说道,“其实这些壕沟与其说是为了阻挡对方,还不如说是为了阻挡我们自己。”

    “阻挡我们自己?”关平不解的看着郭嘉,这是什么逻辑。

    “兴霸当初回来的时候给我们介绍过一种贵霜海军的作战方式,将云气固化扑在脚下,形成一种平面,直接用骑兵的作战方式。”郭嘉望着侧首看着关平说道。

    关平目瞪口呆,但作为将校的直觉,瞬间就明白了这一方案的恐怖,这可是真正意义上将骑兵开上天的作战方式啊。

    “这意思是对方的骑兵在展开这种技巧之后,其实我们绝大多数的对骑兵防御工事,诸如壕沟,绊马坑什么的都没用了是吗?”关平吃惊的看着郭嘉询问道。

    “嗯,确实是如此。”郭嘉点了点头说道,“不过这种技巧我们见到之后,也曾试着开发过,怎么说呢,这个技巧有两个弊端,一个是云气的问题,云气在下的话,压制能力会下降。”

    “能解决骑兵在战场上存在的地形问题,牺牲一部分云气压制效果其实是可以接受的。”关平非常理智的说道。

    “我们也是这么考虑的,所以这个技巧我们也会。”郭嘉笑着说道,“不过这个技巧我们除了上述这个弊端以外,还有另一个弊端则是维持时间,没有储备云气这种能力维持的时间不长,用精神量加固可以延长这个时间。”

    “多久?”关平当即开口询问道。

    “全骑兵情况下,对方投入所有的云气,应该是在一个时辰左右,而我们能好点,一个半时辰。”郭嘉笑着说道,关平闻言一愣,他已经明白郭嘉说这些的意思了。

    “对方出现之后,拼命的时间段只有一个时辰是吗?”关平看着郭嘉询问道,郭嘉笑着点了点头。

    “我这就去重新布置营防。”关平有了确定的答复之后,兴奋的离开,临走的时候,看了一眼郭嘉笑着说道,“军师,您今天看起来明显的亢奋了很多,看您的情况,我这边更自信了。”

    目送关平离开之后,郭嘉摸了摸自己的面颊,五石散的药效已经开始发作了,他的脑袋明显比正常要清明的很多,而且脑子也比其他时候更为振奋,身体各处也都远比正常更在状态。

    【这一战可不好打,按照我的估计,竺赫来会亲来的,作为这等最核心的文武,肯定会有一些特殊的东西,而从白沙瓦出兵,对方带来的不用说都是最顶级的精锐,要赢可不是那么简单啊。】郭嘉抬首远望明月,原本因为服药而躁动的心灵,平静了很多。

    【必须要赢,这波走到这一步,已经是奇迹了,不知道韦苏提婆一世会做到那一步,不过竺赫来已经注定是我手上的棋子了,就看对方以自己为棋子能走到什么程度了。】郭嘉抬首远眺地平线,这一战决定着未来贵霜和走向,也决定着汉室之后战略的难易程度。

    【这可是我玩的最大的一次棋局了。】郭嘉安抚着自己内心的躁动想到,【志才,顺手保佑一下我。】

    等郭嘉祷告完毕,站立在车悬阵上远望的时候,眼睛非常好的斥候这个时候已经看到了当头冲过来的关羽军团。

    “击鼓,准备作战。”收到斥候的消息之后,郭嘉一直躁动不安的心情得以环节,无比平静的对着身边的鼓手下令道,今夜他的表现,将决定这个帝国的未来。

    伴随着遍传数里的鼓声,汉军一直静静等待的士卒全数进入了戒备状态,他们在下午已经休息过了,休息完也吃了晚饭,从天黑就开始等待着关羽的归来,所有人都知道今夜将有一场大战。

    关羽看着远方的营地,嘴角不由得划过一抹笑容,越接近这里,他越是明白这一战意味着什么,那远处已经像是活过来的营地,让关羽无比的振奋,被追袭了这么久,也到了反击的时候了。

    关羽的身后是埃克纳特率领的八千王庭护卫军,而在埃克纳特后面不远处则是竺赫来和盖文率领的两万王族护卫军,这个时候双方都已经听到了远处遥遥传来的鼓声。

    “加速,追上去,前面就是汉军选择的决战点。”竺赫来在听到鼓声的瞬间便明白了过来,虽说不明白汉军是怎么想的,但是对方没有布置伏击圈,愿意放手一战,竺赫来也乐的陪对方一战。

    毕竟相比于提心吊胆,分出精力去应对伏击,面对面放手一战,对于竺赫来他们来说更有优势。

    伴随着关羽将本部拉到侧边自己孤身回营,贵霜所有的大军也已经抵达了汉军营地之前,攻营不是一个好选择,但是现在的情况,竺赫来必须攻营,哪怕是拼着一部分损失,他今天都要拿下对面的人头。

    “情况如何?”郭嘉看着回到营地本阵的关羽询问道。

    “什么情况?”关羽看了一眼外面的大军,我这不是将他们都已经给引诱过来了吗?还有什么情况?

    “你在白沙瓦将我给你准备的话说了之后,韦苏提婆一世难道没有怒火中烧的说一些别的话吗?”郭嘉不解的看着关羽。

    “那个时候我已经率军离开了,不过对方确实说了一些什么,只是我们有听清,离得有些远了。”关羽虽说不知道郭嘉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还是回想了一下说道。

    “哦。”郭嘉只是冷漠的哦了一下,就将此事揭过,关羽虽说没有听清,但是郭嘉基本已经猜到对方会说什么,毕竟对方是一个暴君,怒火中烧,上头了,而且离得很远还能听到,那么大规模的宣告会是什么,郭嘉用脚想想也都能想到。

    “有影响吗?”关羽眼见郭嘉神色不解的询问了一句。

    “没什么问题,要说的话,很好啊,他们所有的反应都在我们的估计之中,接下来这一战就靠关将军了。”郭嘉奸诈的像一个狐狸,实际上他基本猜到了所有的内容,计划比他想的还要顺利。

    “对方为什么不直接冲击?”这个时候有人询问道。

    “你傻啊,对面有一部分士卒一看就是步兵,不过是骑马过来,保证体力而已,连带着具装重骑兵一路追过来,现在肯定要换马。”黄巾时代的老兵侧头带着鄙视解释道,“这你们都不知道。”

    “那我们要不要冲出去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之前那个士卒询问道,眼见对方现在要搞这些,对他们来说这是一个机会。

    “他们是故意的。”老兵摇了摇头说道,“这个距离来不及,他们在营前调整,其实是故意给我们压力,不过这种东西,对于新兵还有点用处,对于我们……”

    关羽军团的士卒虽说是整个中原军团之中脑子平均水平最低的,但老兵的平均数量确实最高的,因而这种恐吓一般的行为根本没有任何的效果,反倒让汉军这边也有时间进行大战前最后的调整。

    “那边那支骑兵交给你,可以不?”郭嘉看着关羽询问道。

    “可以。”关羽点了点头,“不过这样的话,谁指挥?”

    “这一战不太用指挥的,放手反击而已。”郭嘉摇了摇头说道,“更何况我建设的壕沟和土坡,很大程度的制约了我们士卒的移动方式,他们只能顺着这些工事移动,而那些其实是军阵的脉络,到时候极致玄襄会带着他们往正确的位置走。”

    “……”关羽一愣神,隔了好一会儿询问道,“还可以这样?”

    “嗯,我们都在开发军阵,我也是其中之一啊,周公瑾的那册兵书给了我一个提示,其实军阵本身就是模版式的应对方式,而八门天锁已经非常高级了,高级到足够应对绝多数的对手,那么以此为模板运转的话,其实在一开始算好对手和我方,问题不大。”郭嘉轻笑着说道,他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

    “死阵?”关羽不解的看着郭嘉。

    “我还在阵中,当然是活的,最多不是非常的活而已。”郭嘉笑着说道,“他们快来了,关将军,哪一部骑兵绝对不能放进来,盯住一个具装铁骑,对于车悬阵来说已经是极限了,那一支骑兵,很危险,绝对不能放进来。”

    “放心。”关羽远远的扫过埃克纳特,“只要他敢正面对我,他就会死在这里。”

    说完关羽骑着卷毛赤兔,直接飞了出去,再次并入了营边的骑兵之中,而汉军营地头顶上的云气也自发的运转了起来,各样的加持缓缓地出现在了所有士卒的身上,气氛也变得森然了起来。

    同样对面的贵霜士卒,也开始闪耀着各种各样的加持效果,双方的大战一触即发。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