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五十三章 局外局中

    关羽遥遥听到了些许的声音,但是耳边纷杂的马蹄声让他并没有听清楚韦苏提婆一世到底说了点什么,不过这并不重要,他已经完成了任务,埃克纳特率领着王庭护卫军追在关羽的后面。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关羽的大脑无比的清晰,他清楚的知道,这不是全部的追兵,后面还有,但关羽对此不仅没有畏惧,反倒升腾出来了更多的兴奋,青龙偃月刀在轻鸣,身后的对手可堪一战。

    竺赫来和韦苏提婆一世将兵权交割之后,就率领着王族护卫军那接近两万人的精锐从白沙瓦南城门冲杀了出去。

    这两万人皆是骑马,但真正的骑兵只有五千,剩下的大半其实都之中骑马的重步兵,只不过出身于月氏,马术并不算差,至少仅仅是驾驭战马的话,对于这些人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

    所有的士卒在夜色之中狂飙了出去,而韦苏提婆一世也不断的派遣麾下士卒往贵霜南北通传自己之前的宣告。

    白沙瓦之中三家的据点之内,不管是荀祈,还是陈忠,亦或者是装死的司马彰皆是目瞪口呆。

    “韦苏提婆一世智障了吗”荀祈喃喃自语的说道,甚至连话都直接说出了口,足可见之前的宣告到底有多惊人。

    “韦苏提婆一世,这是被坑死了吗这到底是谁的算计这么厉害,竺赫来所有的谋划都崩溃了。”陈忠目瞪口呆的望着城墙的方向,硬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听到这句话时的心情。

    “韦苏提婆一世怎么会宣告这种东西,他就算是上头了,想这么干,也不应该直接宣告,他不应该是这样的皇帝吧。”司马彰倒是冷静,但这种已经传遍四方的宣告,由不得他不信。

    诚然韦苏提婆一世的宣告如果成功完成,绝对能让贵霜释放出这个国家大多数的潜力,但这种社会性变革,怎么说呢,在整个国家不管是生产力,还是执行力,公信力都没有达标的情况下,只能完蛋。

    君不见,商鞅变法,从树立国家公信力,到完成变法花费了多少年,而当时秦国又陷入了什么样的情况,孝公又下多少的力量在维持这个国家,韦苏提婆一世一项都没有。

    而且当年秦国多大,现在贵霜多大,秦国内部的矛盾有多少,贵霜内部的矛盾有多少,单就最简单一点,韦苏提婆一世的宣告到底触碰了多少人的利益。

    或者更简单一些,韦苏提婆一世的宣告,到底有多少人会和韦苏提婆一世站在一条战线上,三成有吗没有的。

    这个宣告,除了第二条还算勉强能执行下去,第一条得罪了北方贵族和南方刹帝利这两个军事集团,第三条得罪了掌握着拥有最广大人口和最多土地的婆罗门。

    在这种情况下,韦苏提婆一世不亚于自绝于天下,诚然如果能执行下去,贵霜二十年后浴火重生也不是说笑,问题是怎么执行,怎么让下面人知道第一条第三条。

    别都不说,就说一条,韦苏提婆一世如何让其他地方的人知道这三条宣告,所有的官方渠道只要不脑残必然会抵制,在这样的情况下,韦苏提婆一世如何保持执行力。

    社会变革这种东西,可不是说说,喊几句口号就能完事,其间涉及到的方方面面足够让人头皮发麻,光想想陈曦怎么干的,就知道难度有多高,要知道陈曦当年的想法可是整体替换整个官僚体系。

    然而看现在的情况就知道了,想着想着,最后做出来的东西完全不是一个,更何况这还是陈曦自身具备非常可怕的内政能力,具备独立撑起国家经济发展体系,在握着财权的情况下,才搞到这一步。

    贵霜有这个资本没有!

    作为司马家这种已经身经百战的上一代人,处在局外人的情况下,一眼就看出来,韦苏提婆一世毫无疑问是被汉室算计了,而且手段之高妙,怕是后面还会有更多的招数。

    “贵霜完了。”荀祈在之后听到巴里坤所言的王族护卫军和王庭护卫军皆是追出去之后,荀祈便明白了那个不知身份的汉室军师的算计,对方这次真捅到了贵霜的死穴了。

    “完了,啊啊啊,这怎么办,居然完了!”另一方面陈忠在收到情报之后,也是一脸崩溃,作为局外人,而且是知道双方大致框架的局外人,陈忠同荀祈一样猜到了结果。

    然而相比于荀祈的淡定,陈忠这个时候已经抓狂了,他们家努力提前偷跑出来,为的不就是捡漏吗结果现在刚扎根,什么都没摸到,贵霜就翻船了,他们怕是撑死拿到点残羹剩饭了。

    “这可真是……”司马彰的脸皱成了菊花,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太清楚不过了,随着那两个韦苏提婆一世最精锐的军团杀出去,贵霜就基本走上崩溃的道路了。

    关羽这个人,这三家还是知道的,作为刘备手下头号猛将,王族护卫军和王庭护卫军怕是要完的节奏。

    毕竟都知道刘备手下兵强马壮,关羽又是出了名的能打,贵霜那两个堪称禁卫军的顶级雄兵,哪怕是能赢,也会死相极惨,而没了这俩军团,韦苏提婆一世在动了这个国家七成既得利益者,还没有了军事实力的支撑,整个皇族都怕是要完啊!

    十八路诸侯进京勤王,三十六烟尘同起南方怕都不是说笑的了。

    “不过,竺赫来没不应该没发现啊。”荀祈,陈忠,司马彰三人在不同的地方同时发出了这样的疑惑之声。

    对于竺赫来,这三个家伙都非常的忌惮,在这三个家伙眼中,对方基本就是自家家主那个级别的人物,甚至可能都有些超出,属于非常危险的角色。

    “这不应该啊……”三人在确定竺赫来真率兵冲出去之后,皆是非常疑惑的自问道,然而都没有得出答案,但又同时生出了这里有问题的想法,只是碍于当前情况,三人皆是封门不出。

    实际上这次这三个家伙都想差了,竺赫来真的没有发现这一点,因为韦苏提婆一世几乎已经疯了想要冲出去的举动,过于影响竺赫来的思维,关心则乱是一种人类正常的状态。

    这种状态,并不会因为自身的聪慧而发生太多的改变。

    加之竺赫来当时身在局中,韦苏提婆一世的宣告在不提执行之前,对于初次听到的人来说确实是非常震撼,大致威力相当于秦孝公的招贤令,而且还是开天辟地第一回。

    哪怕是竺赫来这种智者,在经历了之前韦苏提婆一世的狂乱,又挨了韦苏提婆一世那王霸般气度的正面冲击,整个人从庆幸不已转变为心潮澎湃,加之有没有历史参照,一时间晕头转向,哪怕是智计超人也不可能如陈家,荀家,司马家这种瞬间反应过来。

    毕竟变法这种事情,在春秋秦汉,汉室这些传承下来的家族可是见得太多太多,同样其中血色到底有多厚重,啧啧啧,历史在看着我们,自然这些有足够参照的家伙瞬间就明白接下来有多危险。

    然而竺赫来虽智,但总归是缺了参照,毕竟这个时代有明确变法记载的,其实也就汉室和罗马,这两个国家对于这种事情到现在其实有些头皮发麻,因为变法这种事情,经历一次,后来者实在不会再愿意经历第二次,毕竟大规模的倒台啊!

    每一次变法,说的过分一些,直接就是国家层面的洗牌。

    而没有这种经历和记载的国家,光凭着想象,其实很难想象出变法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情况,反倒是变法开始的第一时间,所有的既得利益者都会清楚的感受到自身利益的变化,然后开始站队。

    贵霜没有过这种经历,甚至大多数的国家都不会有这种经历,他们的变法更多是在乱世连带着征服一起结束的,而不会是在国家还有活路的时候进行,因而竺赫来根本没有一点参考。

    如果说在正常情况下,竺赫来还可能会思考韦苏提婆一世这种宣告会带来什么样的负面效果,进而举一反三,顺藤摸瓜,摸到那个见鬼的恐怖结果。

    那么在之前那个时候,竺赫来别说是有心思思考这些东西,能保证自己不要因为劝告韦苏提婆一世成功,对方不仅改变了作风,还更进一步迈出了更为震撼的一步而心潮澎湃就已经是极限了。

    毕竟韦苏提婆一世在那一刻,所表现出来的气度,对于一个真正站在国家去思考问题的智者来说实在是太帅了,太能展现自身的气度了,完美的震慑住了所有人,将那种王的气度照耀到所有人的身上。

    之后更是不用多说,竺赫来随盖门率领王族护卫军直接冲了出去,毕竟已经明白了关羽是诱饵的他,很清楚对方必然在前方有着伏击,他必须要保持足够集中的注意力去分析整体的局势,根本无力去思考其他方面的问题。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