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五十一章 以身入局

    要说到了那个时候竺赫来能不能看穿这是一个计谋,就郭嘉现在从纸面上了解到的竺赫来的智慧,毫无疑问,竺赫来绝对能做到一览无余,但看穿了,这件事也挡不了。

    韦苏提婆一世的表现,就郭嘉的感官来说,算不上太优秀,但确实能称之为中兴之主,有魄力,有勇气,也不缺乏决断,这些性格都属于非常正面的霸道之主的性格。

    而一个霸道之主,不可能突然变成一个卧薪尝胆,忍辱负重的枭雄,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

    因而郭嘉很清楚,他这个计策,其实有非常简单的一个破解方式,那就是韦苏提婆一世看完那封信,笑着问关羽一句,“我倒是不介意这件事,问题是给我个公主啊。”

    要是这么一个回答,那么不仅仅是郭嘉这波算计完蛋,连当前进入贵霜腹地的三万人也基本注定全军覆没,到时候怕是能躲过一劫的就只有那几个屈指可数的内气离体了。

    没办法,这种计策毕竟是谋算人心的计策,一旦对方反其道行之,那真就没办法对抗了,诸葛亮送司马懿女装,司马懿直接给你穿上,回头还表示衣服不错,这种忍辱负重的心态。

    说实话,遇到这种人,郭嘉这一策不仅没有效果,反倒还会将自己这些人全搭上,不过很明显,韦苏提婆一世不是这种人。

    有了这么一个判断,后面所有的走向都会无比清晰,同样竺赫来的应对,郭嘉也会有非常明确的猜测,对方会随军,因为劝不了韦苏提婆一世,而且也不能劝!

    在棋局下到自己只能按照对手留下的道路往死局去走的时候,对于自己有自信的智者很有可能以自己为棋子,在死局之中下出一条生路,而郭嘉估摸着对方和自己一个层次,那么亲自随军,就基本上是接下来注定的结果。

    毕竟往下的道路已经注定通往了陷阱,由自己来把控的话,不管是某寻生路,还是勘破死局,反杀对手,都比将一切压在其他人身上靠谱,智慧者,都有着自身自负的一面。

    【竺赫来啊,到时候见一面也好。】郭嘉翻了翻自己手上的各地区地图,缓缓放下,毕竟是由他自己做出来的计划,他可是很清楚的,后面可没有任何的谋划,而是赌博,赌关羽此战必胜。

    【我并不清楚你的智谋到底有多高,但是已经到了这一战的节点,我又何必与你拼计谋,我用你竺赫来的谋算来完成这一战,既然你会将自己作为棋子亲自过来,那就让我借用一下你这枚主帅。】看着帐中油灯的郭嘉,眼中闪过一抹厉光。

    而随着郭嘉的梳理完这一切,他的双眼猛的炸裂了一圈血丝,额头的血管也猛然凸了出来,左手捂住自己口鼻,血滴一滴一滴的滴落在了几案上。

    头晕脑胀,眼冒金星,但是郭嘉的右手死死的按住几案,指节甚至为之青白,勉力保持着自身颅脑的清醒。

    【不可能有人在智计上赢过我的,不管是文和,还是公达,亦或者是其他任何人,毕竟我已经站在了最顶层,面对我们这等级数,只要是单挑,胜率都在五五之间,而我可绝对不会在这个程度输给任何人!】郭嘉靠着自己的意志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棋子就要有棋子的觉悟,竺赫来也罢,其他人也罢,就算你算好了一切,但只要你以自己为棋子,这一局我就不可能输!】郭嘉掏出酒囊,恣意的将那加了加了五石散的毒酒朝着自己的嘴里灌下去。

    “华医师,五石散这玩意真有毒吗?”郭嘉如是问道。

    “嗯,有毒,但也是药。”华佗随口回答道。

    “是药啊!”郭嘉笑嘻嘻的说道。

    “是药三分毒。”华佗侧身冷冷的说道。

    “这药治什么?”郭嘉询问道。

    “让人在短时间精神集中,体力强健,可以压制一些身体内部的不良症状,但是久食成瘾,而且会伤元气。”华佗继续自己的工作。

    脑海之中这些话浮现了一瞬,郭嘉便将酒囊之中所有的毒酒喝了下去,然后很快就便感受到了身体的变化。

    【现在这个状态,比我正常极限状态还好,果然就算是毒药也有正确的用法。】郭嘉感受着自己清晰振奋的思维,感受着身体各处传来的力量感,嘴角不由的上划,接下来就是等关羽回来。

    在这边关羽率领骑兵离开后不久,勉强撤退成功的贵霜溃兵在迪帕克和奥斯文的努力下也终于完全收拢了起来。

    “真的是糟糕啊,汉军确实是强的可以。”奥斯文清点着兵力损失,面色发苦,对方甚至都没有追击,就造成了这么巨大的损失。

    “确实强的让人头皮发麻,派人先去通知白沙瓦,将摩战死的消息告知陛下,让白沙瓦早做准备。”迪帕克想想关羽的威势也有些头皮发麻,之前那一刀确实很大程度的重创了贵霜的士气。

    “停下来整军吧,再继续这么撤退下去,一旦被追上,可能就会出事了,对方敢杀到这里,继续追杀我们对他们来说根本没心理压力。”奥斯文看着狼狈不堪的士卒说道。

    “也好,整兵也不会耽误我们的撤退,唉,早知道就不应该让摩单挑,没有他的瞬间阵亡,就算是硬碰硬,也不会输的这么快,汉军虽强,但也不至于差距这么大。”迪帕克一边整军,一边叹息着说道。

    奥斯文并没有反驳,汉军和贵霜精卒的差距,在之前的战争之中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汉军虽说很强,但贵霜的精卒并非是完全没有抵抗之力,毕竟这些士卒都是北方贵族麾下的精锐。

    “不过说起来,有点奇怪,他们在每一方面好像都比我们强一些,组织,调度,将帅,军团素质等等,他们的士卒和南方婆罗门一样,都有着相当高的内气普及率。”奥斯文隔了好一会儿开口说道。

    “……”迪帕克闻言沉默了一会儿,思考了一下交手时的感觉,默默地点头,汉军确实每一处都很强,基本没有任何的短板,“确实如此,不过至少比起我们想象的那种程度,并没有那么夸张。”

    奥斯文默默地点了点头,确实相比于他们印象之中将匈奴吊起来抽的卫霍,以及后面的窦宪,班超那些人,感觉也没夸张到前辈告诫的那种恐怖程度,还能打,虽说确实很强。

    “毕竟我们也为之奋斗了百年,不可能差距还那么大。”迪帕克隔了一会儿像是自问自答一样开口道。

    说来虽说战败了,但这些北方贵族的精锐士卒却没有任何的衰败,这种和汉军怒战了一波,哪怕是败了,迪帕克也觉得,汉军从神话遥不可及变成了望其项背这个程度,突然觉得几十年努力没白费。

    当然北方贵族的精锐士卒其实也是这么一个想法,毕竟打的是汉室啊,我们能打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听说以前我们被对方一比十的收拾,现在这情况,我们再努力努力,就能掀翻了。

    “那,那个家伙呢?”在迪帕克生出感慨的时候,奥斯文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关羽手起刀落砍死摩的那一刻,高天之上形成的自然投影,带着些许的叹息询问道。

    “算了,还是冷静点,以后还是别和汉室单挑了,再说我们本身就不流行单挑。”奥斯文此话一出,迪帕克周围一圈的内气离体都陷入了无言的沉默,隔了好一会儿迪帕克无奈的开口解释道。

    说来,到现在汉军和贵霜这边都已经不怎么流行致师了,虽说阵斩大将依旧是拔升己方士气,重挫对方军心的一种上好手段,但实际上现在已经很少有这种行为了。

    主要是战争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将胜败压倒将帅一人身上已经不那么流行了,虽说将帅依旧是军团非常重要的核心,但正因为是核心,才更不应该冒险。

    贵霜北部到现在基本已经抛弃了这种陋习,奥斯文和迪帕克这种实力不错,有心象加持的将帅走的都是统帅的路线。

    虽说不算是非常优秀,但是因为那种近似汉军的培养方式,指挥单个的军团还是相当不错的,再加上那种二三配合的方式,一般来讲北方贵族的精锐军团并不怎么容易被击溃。

    可以说要不是关羽一刀砍死了摩这个贵霜众所周知的半神强者,天威凛然直接截断了中军的气势,这一战贵霜不至于这么狼狈。

    毕竟迪帕克和奥斯文带兵过来阻击汉军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汉军非常强的准备,而且布置的也可以说是相当合理。

    不管是中军的精锐骑兵,左翼的突击弯刀手,还是右翼的重步兵其实都是相当不错的布置,而且应对的时候也没出现那种一面倒的惨败,相对来说都还算表现得不错,若非挨了当头一击,说实话,这群倒霉孩子就算是败,也不会这么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