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四十七章 天地为之久低昂

    和李条那种纯粹暴力打法不同,其他当前还活着,并且有幸进入内气离体的黄巾渠帅,其实都是靠套路对战,比方说司马俱的疯狗打法接三招杀手锏,杜远的抗攻猛干,贴身一板砖什么的。

    然而也就这些了,这一套下去,对方没死,暴露了杀手锏的黄巾渠帅们基本也就没什么办法了,和李条那种云气压制之后,可以和夏侯惇那个层次厮杀的变态炼气成罡完全不是一个物种。

    不过李条毕竟是特殊形态,司马俱,杜远这些才算是正常的内气离体,靠着经验和实力的配合去战斗,而现在作为一个在沙场征战了十几年的杂兵,靠着直觉司马俱都能选择出正确的答案。

    司马俱怒吼着朝着前方冲了过去,直接带着自己身后的两个曲的人马,趁着自己将对面锋头打掉的时候,拉出一个锋矢阵,强冲猛干。

    靠着勇力强行搞出一波反冲锋,而王平见此也当即顺势压制贵霜重步兵,一时间两人相互配合,直接将贵霜侧翼打的连连后退。

    不过侧翼这边终归有奥斯文盯着,司马俱一波反冲锋确实打出了气势,王平的顺势而为也成功奏效,但要借此压垮对方却就有些想的太多,双方很快又陷入了僵持之中,只是之前的胜势已经积累在了汉军的气势之中,就等着时机到来,一波爆发,将之打垮。

    而这时,汉军和贵霜也才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全面接触,关羽的雁形阵属于那种深V型,不过由于是改良版本的,V型的底部垫了关羽的本部,也就是校刀手和精锐骑兵。

    实际上这个阵型不太适合用来正面对敌,尤其是非常不适合用来对抗骑兵,因为阵型的底部过于薄弱,很容易被对手打穿,而一旦被打穿,大军就会被打成两半。

    对于骑兵来说,一旦将对方凿穿,调头再补一下,就可以将对手踢到地狱,而雁形阵一旦被人从V型底部打穿,以骑兵的机动力分两部,调头就能将两个长蛇阵打断,因而这种阵型非常不适合面对骑兵。

    不过关羽属于艺高人胆大,雁形阵作为中原基础军阵,相信月氏这边肯定也懂,那么对方会做什么选择就不用说了,而关羽自信绝对不会有人在分兵压制两翼的时候,能从自己这里打过去。

    就算是军魂军团,关羽也有自信和对方两败俱伤,因为随着关羽将精锐天赋用自己的军团天赋并掉之后,他对于自身本部精锐的实力有了更明确的感知,这些士卒距离三河五校当年那个层次已经非常接近了,甚至可以说直接等于那个层次。

    关羽本身就是神修,对于意志最为敏感,他很清楚身后的士卒就差一场决胜的战争,就能突破当前的极限。

    这个时候如果来一支军魂军团,那么很有可能在他关羽的率领下,直接踏破现在这个极限,这也是为什么那个老头说是一战打出两个三天赋的时候,关羽没有反驳。

    因而很有可能,至少他麾下的士卒是非常有可能的那种,素质,意志全都达标了,但没有迈步上去,关羽自己也不知道原因,不过也正常,若是知道原因,他现在已经迈步而出了。

    自然,现在的关羽无所畏惧,别说对方率领的不过是五千精骑,就算是五千西凉铁骑,关羽都不会有任何的动摇,战场上畏惧不能挽回任何的东西,唯有厮杀,才能决定未来。

    伴随着汉军和贵霜侧翼的碰撞开始,战场的喊杀声越来越盛,关羽的双眼也缓缓睁开,带着一抹厉光扫过前方。

    贵霜的骑兵如同洪峰一样汹涌了过来,气势不断的攀升,和关羽估计的一模一样,对方懂雁形阵,因而对方以骑兵拉出了一个锋矢阵,不过这没用,不管是什么阵势都没用,这里没有人可以通过。

    汉军的骑兵随着关羽的加速也动了起来,两翼的战斗,双方都明白,胜败并不影响大局,唯有中军的排布决定着接下来胜利的走向。

    关羽冷漠的拉伸着阵型朝着前方冲去,V型的战线,朝着W型开始发展,而身后的骑兵速度也越来越快,保持着骑兵冲锋的超高速度,朝着贵霜中军飙射了过去。

    紫衣,紫袍,一身金色披褂,胯下卷毛赤兔,其人面若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贵霜远远一观,看其威仪,便知此人非同一般,毕竟行军作战,这么有特色还活的好好的,都非是常人。

    相向而行的汉军精骑和贵霜精骑,在这一刻皆是表现出来的惊人的素质,在各自统帅的率领下皆是气势如龙一般的朝着对方冲杀了过去,双方的距离骤然缩短。

    随着双方的距离缩短到某一个限度之后,关羽胯下的卷毛赤兔就像是明悟了关羽的想法一样,猛然加速,而关羽整个人也像是变成了一道紫青色的光辉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那一瞬间汉军正面原本已经非常惊人的气势,就像是解除了限制一样无极限的攀升了上去,甚至在这一刻,猛地突进出来的关羽,在贵霜精骑的眼中,已经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座通天的刀山。

    那气势如山岳一般坚不可摧,带着那种天柱崩塌,砸向人间,凡人不可力敌的恐怖朝着贵霜轰杀了过来。

    那一刻关羽一人的气势,直接破开了贵霜一整个精骑军团那如同洪峰一般倾泻过来,碾碎一切的气势,那种森然的天威,在关羽一骑飙出,半闭的双眼睁开的时候,贵霜正面应对的所有人,不分强弱,皆是感觉到了那种刀锋加身的凛然惊惧之感。

    没有多余的话,胯下的卷毛赤兔在这么多年早已领悟了自己背上的主人的意志,加速,更快的加速,如光如电,近乎瞬间就和其身后的大军拉开了距离。

    不过将帅和军团脱节什么的,对于其他人来说是一种危险,但是对于关羽来说,不必担心,斩杀了敌酋即可,这一战对于关羽来说只有一个对手,那就是摩!

    关羽那刀锋一样的气势破开贵霜本阵那洪峰一样的气势,直指摩而去,杀就要杀高手,就是你了!

    没有任何的交流,但是在那种如同死神将你的姓名写到本本上,顺带给你丢了一把死神之镰将你砍死的感觉出现的那一刻,摩就清楚的明白,对方已经和自己宣战了,那种刀锋加身的刺痛感,那种森然的天威,皆是让摩清楚了关羽的恐怖。

    然而面对汉军主帅这种一骑当千,直接冲上来,破开自己整个大军气势的举动,摩不得不应对,大军作战,一旦气势被压制,那么想要翻盘可真就困难了。

    因而摩虽说被关羽的气势一激,身上甚至浮现了鸡皮疙瘩,但在关羽气势直至自己而来的时候,当即不再躲避,正面顶住关羽的气势,一夹马腹,朝着对方冲杀了过去,踏破神位的他,也有着自己的骄傲!

    不闪不避,来,一决胜负!

    那一刻双方就像是心有灵犀一样,皆是将速度拉高到了极致,和身后的正卒脱节,然后朝着对面那个光点冲杀了过去。

    五百步,三百步,一百步,五十步,双方的气势皆是攀升到了极致,关羽半阖的眼睛在这一刻也如张飞的环眼一般圆瞪,死死的盯着对方,伴随着关羽完全睁开双眼,这一瞬间,摩只感觉苍天一白!

    下一刻摩身上的寒毛都为之倒竖了起来,作为一个破界级,在交手的第一刻未见人,但看苍天如同东方黎明般苍白,他就已经明白,对方不可力敌,这是连自己的双眼,自己的感知都能欺骗的强者!

    双方在战马交错的那一瞬间,关羽胯下的战马人立而起,双手握住青龙偃月刀的关羽怒吼着朝着身侧斩去,这一刻贵霜北部的精卒看到得不再是关羽身后的汉军,而是关羽身后那因为关羽精气神拔升到极致,自然而然显现在天地间形成的伟岸形象。

    这一刻,原本应该是奔腾呼啸的汉贵双方,在关羽手起刀落,高天自然展现出去精气神拔升到极致的关羽形象的时候,天地为之失色,万马齐喑不再是一句谎言。

    在关羽举刀的这一刻,天地失色,所有的光辉都像是集中在了关羽的那一刀之上,璀璨,伟岸的形象,配合着这样一刀落下,关羽的形象直接刻印在了所有对敌者的脑海之中。

    手起,刀落,那一瞬间像是时间被无限拉长,但又像是一幅画一样永恒的停留在了那一刻,所有人都看的清楚无比,而后时光才像是再一次动了起来。

    刀光一闪,关羽拨马回转,只留下摩和他的战马在原地,风沙过,血溅三尺,人马俱裂。

    “伽蓝……神……”摩在倒下的那一刻终于明白了竺赫来所言的对方必是真神是什么意思,这样的伟力,这样的悍勇,这样刀出无悔,天地失色,天地为之久低昂的招数,果然,败了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