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四十六章 疯狗打法

    另一侧奥斯文率领的贵霜重步兵则比这边的形势好了很多,汉军这边不怎么流行重步兵,虽说防御能力靠着甲胄都不差,但和那种真正的防御兵种比起来汉军这边大多数的兵种的防御都要差一些。

    不过重步兵一直以来的实际定位其实就是生存力,在生存力有保证的情况下,才进行杀伤,因而真要说强度的话,重步兵更多是偏向于防御对手,拖住对手,然后靠着自身的生存力,耗死对手。

    当然也不是没有那种非常优秀的攻击能力很强的重步兵,比方说罗马的十三蔷薇啊,不过这种都属于比较另类的重步兵,一般来讲,正常的重步兵都是以防御力和生存力为核心构建自身的战斗方式。

    贵霜这边的重步兵也都是如此,不过相比于另一侧的真精锐兵种,突击弯刀手,奥斯文率领的重步兵其实并非是真正的双天赋,不过由于本身甲胄靠谱,又有防御强化天赋,单比皮厚的程度,挡住那些杀伤力不够的双天赋还是可以的。

    更何况还有奥斯文加持的天赋,整体情况反倒比另一侧更好。

    说来也是悲剧,王平到现在也没点出来军团天赋,虽说靠着神乡强化,达到了内气离体,但是却没有铸造出自己的军团天赋。

    其麾下率领的精卒要说实力的话确实很强,又有关羽军团天赋的加持,外显出来也确实是双天赋的超精锐兵种。

    可从一开始交手就有些被动,原本想要的全面压过对方也变得非常困难,奥斯文的心象靠着大日的光辉消除了内心的负面情绪,本身就让士卒得到了意志上的强化,后面更是以心象推动潜力,单就展现出来的素质稳稳的压过了王平。

    若非关羽当初胡搞的时候,用自己的军团天赋吞掉了麾下本部士卒的精锐天赋,让这群人因为过强的素质在扒掉天赋之后,像是长韭菜一样又长出来一茬新的天赋,也就是锋锐天赋,恐怕现在王平这边就不是僵持,而是狼狈了。

    靠着这么一个对于自身杀伤力有相当补正的天赋效果,王平这边的士卒勉强能用武器砍杀对方的重步兵。

    说来也是吃了经验的亏,王平这边在指挥上占据了一定的优势,靠着调度在发现形势不利的时候分割了对面的重步兵战线,

    然而还不等王平调动兵马将之吞下去,奥斯文就已经盯上了王平,毕竟都是从东亚怪物房杀出来的,战场套路差别并不大,先杀指挥官和勇将,这是一直以来的经验。

    因而王平这边刚暴露出来,对面直接杀过来了一个内气离体的猛将,直插王平而去,结果没两下王平就被对方牵制住了。

    更糟糕的是王平高估了自己的战斗水平,被对方死死地牵制住,甚至很快就反压了自己,很难再如之前那般凭着直觉和经验去指挥,压制对方军团的发挥。

    “叮!”然而就在王平烦闷的时候旁边一杆长枪递了过来,帮王平挡住了对方的攻击,“子均,去指挥大军,他交给我。”

    关羽麾下什么人都有,但是能指挥大军的也就那几位,关平在左,王平在右,廖化谨慎持重,拱卫后军避免让人抄了要害。

    因而右翼这边眼见自己的指挥被人拖住,司马俱直接抄起自己的武器从一旁杀了过来帮王平挡住对方,毕竟关羽麾下的内气离体也不少,兑子也不怕,再说打架这种事情,司马俱有经验。

    更何况相比于只能指挥一千多人的自己作为锋头来拖住对方,放手由能指挥一整个军团的王平来进行指挥,更能发挥大军的战斗力。

    “谢了,你小心一些。”王平果断撤回去,然后一边重新掌握军团进行指挥,一边后撤感谢道,他打架的水平还算可以,但架不住对方更强,交给司马俱这种专业人士更合适,

    毕竟不管是关羽,还是郭嘉对于王平的定位都是军团指挥,对于绝大多数黄巾出身的将校的定位都是带人狂冲猛干,别看司马俱也已经是内气离体,但他的指挥水平几乎没有任何的变化。

    眼见王平后撤,贵霜的猛将伸手就要阻拦,司马俱先一步持枪将之截住,狞笑着看着对方,“看不起我是吧!”

    身穿土黄色甲胄的贵霜猛将看着面前的司马俱,心知无法绕过,当即怒吼一声朝着司马俱冲了过去。

    “去死吧!”司马俱面色狰狞的进入了狂乱状态,招招抢攻。

    “死,死死,死死死!”司马俱整个人就像是疯了一样朝着对面发动了攻击,丝毫不在乎体力,长枪或是砸,或是刺,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完整的招式,但过于疯狂的战斗方式,就像是***一样直接将比自己更强的对手压制住。

    多年戮战不死的本能告诉司马俱,战场上单挑最好的选择就是玩命,你只要明确的展现出来,我司马俱今个就是死在这里,也要将你带上,那么对方很容易就会陷入不想和疯狗战斗的缩手缩脚状态。

    当然如果对方实在是太强,那么就算是玩命也没有什么意义,比方说关羽,司马俱这种疯狗打法虽说很能震慑住对方,但是面对关羽也就是一刀。

    普通的狗不愿意惹疯狗,甚至雄狮也不愿意惹疯狗,但这并不代表雄狮认真起来,疯狗能扛住一巴掌。

    不过很明显对面这位贵霜猛将并非是什么雄狮,虽说也挺强的,甚至之前在王平跑路去指挥的时候,还想将王平一起拦住,来个一打二什么的,然而刚分心关注王平那边,司马俱就直接玩命了。

    什么格挡,什么招架,谢谢,我们黄巾不流行这套,来吧,来战啊,看谁死的快啊,司马俱咆哮,长枪轮舞,招招致命,至于对方对于自己的攻击根本看也不看,你以为我是在说笑,我就是在拼命!

    双方那浑厚的云气,早已将两人的内气全面压制,所能比拼的也就剩下身体素质,综合实力上司马俱逊色对方一筹,但是架不住司马俱的疯狗模式让对方心惊胆颤。

    毕竟一个正常人遇到一个疯子,哪怕是非常有胆量,也不会愿意和疯子动手,毕竟你打赢了疯子完全没有什么意义,疯子咬你一口,你恐怕都觉得会不值得。

    而现在贵霜这边前来阻击王平的猛将便是陷入了这样的窘境,对方是不是玩命他还是能分清楚的,很明显司马俱就是在玩命,对方就跟个疯狗一样,要跟他拼个死活。

    “滚!”实在无法接受这种疯子一样的战斗模式,眼见司马俱的攻击停顿了一瞬,对方当即怒吼着爆发出所有的力量,趁着这次的破绽打一个防守反击,准备将对面这个疯子逼退。

    没有人愿意和疯狗战斗,打赢了没有任何的好处,打输了被狗咬一口更是麻烦,因而被恶心到的贵霜将帅,趁此就想退回去。

    然而一枪刺出,却看到了司马俱眼中的狡黠之色,当即大惊,就想要回枪格挡,然而这时发力已经有些来不及收回。

    司马俱狞笑的一转自己的长枪,你以为我是力竭了,开玩笑的,本大爷能连发十九下军团攻击,你累了,我都不会累,顺带你以为我用的是长枪,本大爷用的可是链枪,俺们黄巾都是奇门兵器,除了条哥当年有杆枪。

    随着司马俱将对方蓄势一击引诱出来,原本的疯狗之色彻底消退,面上显得无比的昂扬,疯狗?怎么可能,我可是黄巾渠帅啊,我可是有脑子的,百战余生不是形容词,而是事实。

    伴随着机关转动的声音,司马俱手上的长枪,骤然弹射了出去,然后猛地伸长了好多,而对方则靠着直觉在千钧一发之下,闪避过了颅脑的要害,但是枪头飞出去的瞬间依旧在那名将校的面颊上带出了一条血痕。

    那一刻,司马俱清楚的看到了对方额头渗出的冷汗,嘴角不由的上划,已经从对方耳边飞过的枪头也随着司马俱将链枪一扯,如同鞭子一样朝着对面腹胸抽了过去,这才是他真正的杀手锏。

    原本普通人抡鞭子,靠着线速度的不同,都可以让鞭子末端将空气抽出响声,而司马俱这一击直接甩在了对方的腹胸之间,狂猛的力量,像是用大棍抽在对方的身上,直接将对方从战马上打飞了下去。

    “去死吧!”在对方飞出去的瞬间,司马俱轮舞的链枪再次朝着对方扎去,趁你病,要你命,就是如此。

    然而明明被司马俱链枪扫中腹胸,都吐血倒飞出去,受伤不轻的对方,却奇迹般的一个就地驴打滚,靠着完全不要颜面的动作躲过了司马俱的致命一击,然后在身边亲卫的拱卫下,快速的后撤。

    “全军出击!”一击没干掉对方的司马俱心中一闷,不过多年的战场经验,让他靠着直觉直接拉出了一个锋头,趁乱对着对面贵霜的侧翼重步兵锋线来了一个反冲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