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四十四章 凶残

    这一刻迪帕克和奥斯文的内心就像是过山车一样,过了一个大回环,从最高点直冲谷底而去。

    实际上在地平线上看到汉军,感受到汉军遥遥传递过来的气势的时候,这两位宿将一眼就看出来,汉军挺强的,但这种强,并非是迪帕克和奥斯文一直以来幻想的那种,强的没天理的那种类型。

    相反,就迪帕克的感觉而言,汉军这种强度,大约只相当于西域那些比较靠谱的“大国”的禁卫军水平。

    这三万人如果放在乌孙,车师那种“大国”,作为禁卫军的话,迪帕克和奥斯文都觉得毫无问题,甚至是犹有过之。

    可要是放在他们这些没机会见过汉室,但是先辈从小到大一直以来不断传承脑补的汉军队列之中的话,不够,远远不够,完全没有世世代代传说中的那种不可力敌,如同天威一般凛然不可侵犯之感。

    甚至比起他们身后的士卒都还有些不如,哪怕迪帕克和奥斯文都认为是汉军是因为自负并没有全力全开,但主将的天赋到底什么程度的加强,他们也是心里有数的。

    毕竟他们两人麾下的士卒也并没有完全加持自己的心象加持,这种情况很不应该,很不对,汉军不应该如此。

    对于传统的由大月氏族裔转化过来的正统贵霜北部贵族来说,汉军很弱,比汉军很强,强到超越他们的想象,还难以让他们接受。

    因为汉军很弱的话,他们努力了百年,到底是为什么了?

    因为长达九十年的磨砺,因为不断的奋进,一直以来作为最终敌人看待的汉军,突然弱小到他们现在这个程度就能应对的水平?

    那么他们这边准备的猛将强军,准备的心象解放,准备的超凡解除,准备的特殊兵种,祖辈为之努力,燃尽到在死前依旧记得交付后代继续奋进,不要停步的到底意义是什么?

    不就是为了有一天正式的站在汉帝国面前,告诉对方,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吗(??????)??

    是我们太强了吗?迪帕克扪心自问,不过随后就否定了这个事实,他们在北方算上不最强的那一撮,虽说也很强,但和那种最终极的强还有着非常大的区别。

    毕竟是一个国家为了另一个国家准备了几十年的礼物,怎么可能是他们两个人就能完整展现出来的。

    那么是汉军衰弱了吗?汉军已经衰弱到连曾经都不如的程度了吗?甚至连我们这种程度都不如了吗?在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奥斯文和迪帕克这两个北方正统贵族都不自觉的生出一种发自内心的失落。

    他们确实渴望胜利,但绵长到甚至已经深入到大月氏那残缺不全的文化之中的认知,让他们对于汉军强大有着自我的看法。

    这使得他们在发觉汉军弱小到甚至不如自己的时候,生出的是一种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悲愤。

    然而尚且未等两人将这种思维表现出来,对面那名红脸大胡子抬起的长柄大刀,散发出来的威严让他们所有的感想都为之消除,因为风变了,狂猛的气势如同洪峰一样,轻易的覆没了一切。

    与此同时,原本已经璀璨的阳光,也像是骤然昏暗了下去,这等如同大自然暴露出自身畏惧一般的举动,让奥斯文和迪帕克感受到了发自内心的震撼,多么的强大。

    而后在对面那个红脸大胡子如同看死物的神情之下,对方无有起伏的进行了宣告,那并不洪亮的声音之中,带着一种近乎无可抗拒的威严,明明是骄阳在上,却让二人感受到了中亚的凛冽的寒风。

    然而这种近乎生死之间大恐怖的感觉,不仅没有让奥斯文和迪帕克进入恐惧,或者震慑状态,反倒让这两个家伙兴奋了起来。

    对,就应该是,本就该是如此,汉帝国,对,这才是汉帝国,只有这样的强悍,才配被我们追寻了上百年,来战吧,汉帝国!

    考验也罢,测评也罢,你说的一切我们都可以接受,但唯有你们打倒我们才可以为所欲为,让我们亲自来感受一下,祖辈在死前也不忘告知我等的汉帝国的威严与霸道。

    来,战吧,我等从出生,从认知这个世界开始,就由我们的先祖告知了汉帝国的强大,告知了我等一直延续下去的使命,而今日终于可以得见,汉帝国,让我们看看你们到底有多强。

    那号称从神话之中走出来,力压八方,自证无敌的伟力。

    不知道为什么,在汉军的气势如同洪峰一样以无可抵挡的气势倾泻下来之后,原本还有些焦躁,有些压抑的正统大月氏后裔,都骤然进入了正常难以进入的冷静状态。

    他们的内心无比的躁动,热血从心脏喷涌而出,但是他们的意识却进入了最深处的平静,那种越躁动,越冷静的诡异状态,让他们对于当前的一切把握的更为清晰。

    相反诸如摩这些,虽说隶属于贵霜北部,但并非是真正大月氏后裔的将校,却明显的出现了惊容,关羽以及其麾下正卒的气势实在是太过恐怖了,没有杂兵,皆是双天赋超精锐。

    “放箭。”近乎不需要任何人的指挥,在双方跨过了那个距离之后,所有的弓箭手都自然的拉开了弓弦。

    没有军团攻击,双方都知道对于这等规格的军团来说,军团攻击基本没有什么用处,达不到震慑效果的军团攻击,只是空耗云气而已。

    加之双方都很清楚各自的目的,这一场就是纯粹的暴力之战,不需要任何的筹算,有什么就爆发什么就是了。

    箭雨飞蝗一般密密麻麻的砸了过来,关平拱卫的左翼最前方的三百人皆是双手握住那柄,剑柄有一尺多长,剑刃非常短的古怪长剑,然后怒吼着将之转化成了门板巨剑。

    “去死吧!”关平单手抄起那柄一丈长的门板阔剑怒吼着朝着前方砸去,狂猛的气势就像是要将对方轰杀成渣。

    这种武器在手根本不需要看对手,除非有盾卫那种防御能力,这等武器基本上命中就是一击致命,毕竟云气实体武器,加了关羽的神意志,攻击方面和普通钢剑基本没有什么区别。

    不过防御方面,由于是云气实体化的,除非是用关羽神意志加强,否则和盾卫比起来差距还是有些过大。

    那骤然爆发延伸出来的门板大剑,在扫飞了飞蝗一般的箭雨之后,直接朝着前方斩了过去,在贵霜前军普通的长枪手尚未刺过来之前,汉军这边的大剑已经砸了过去。

    一时间和关平正面应对的士卒近乎是人马俱裂,而见此一幕,侧翼以关平为核心统帅的精锐士卒也皆是怒吼着持刀前冲,填补破绽。

    不过这种恐怖的景象却并没有阻挡住贵霜士卒的冲锋,在关平的刀山结束的瞬间,加持了迪帕克心象的突击弯刀兵就像是灵活的猴子一样,以完全超乎汉军预料的速度从缝隙之间穿透了过来。

    汉军这边填补破绽的士卒,甚至尚且没有来得及冲过去,就看到对面的左手持短剑,右手抄弯刀的贵霜步兵已经先一步顺着破绽冲到了汉军手持门板剑的壮汉的身边,手上轮舞的弯刀更是快的出现了残影,直接朝着那些手持大剑的士卒斩去。

    那种带着残影的高速斩击,让关平麾下这些老兵瞬间就明白,这种攻击的强度到底有多高,当即顺手扯动大剑,直接用剑脊格挡。

    只听一声尖锐的切割声,急速弯刀甚至没入了关平亲卫手持的门板剑之中,双方都愣了一瞬间,然后近乎同时发力。

    突击弯刀兵在发现攻击并未奏效的瞬间,便用弯刀再次借力,以一种明显非正常的运动方式,倒退到了一旁,而后在脚尖落地的瞬间,以更快的速度点地,朝着手持门板剑的汉军士卒的身侧移动了过去。

    关平的老兵虽说在动作灵活上远远不及对方,但是靠着经验和大剑宽厚的防御面成功拦截在了对方左手短剑之前,然后一身闷响,对方一剑直刺,靠着猛然爆发的超高速,直接连门板剑带甲胄一起扎穿。

    受限于对方短剑的长度,硬挨这一击的关平亲卫并没有被干掉,然而其他人并没有这样的好运了,不说别饿汉军士卒根本没有料到,对方那柄薄刃短剑一击直刺直接能将他们的云气大剑扎穿。

    “所有人小心,对方疑似具备有无起步冲锋,以及爆发性加速,灵活度和速度都超越正常水平,移动方式处于非正常状态。”汉军之中的老兵在挨过这一击后,第一时间朝着其他人通告道。

    “弯刀急速斩击可以撕碎对方的甲胄,左手短剑可以钉穿对方所有的防御,对方具备锋锐类型的天赋,具备压制精锐天赋的天赋,具备自我强化类型天赋,疑似具备超速反应或预判。”同样突击弯刀兵砍了一波之后,也汇报了一堆汉军的疑似天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