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四十一章 最终底线

    “走吧,我们先回南方,这里还是别呆了,至于手甲的问题,拿到一个,到时候自然有人能仿制出来。”班纳姆随意的说道,他已经明白接下来这里将要发生什么了。

    另一边竺赫来已经收到了班纳姆护卫送来的消息,第一反应是班纳姆在开玩笑,第二反应则是婆罗门这边该不会用假消息来糊弄他们,弄得他们灰头土脸,看笑话吧。

    不过随后竺赫来便将这些想法统统压了下去,直接询问道,“班纳姆有没有说是怎么回事,或者有没有解释是怎么发现的汉军。”

    护卫闻言一愣,“那位尊者只是告知我让我将消息通知于您。”

    “他怎么得出的结论。”竺赫来眯着眼睛说道。

    护卫详细的描述了一遍班纳姆和地方官员的对话之后,竺赫来的面色直接变得铁青,无误,确实是汉军!

    这群汉军到底是怎么过来了,飞过来的可就算是飞也不可能这么快,五天前他们还在婆罗痆斯周围进行装神弄鬼。

    竺赫来那一瞬间生出了大量的疑问,原本神之试练宣告之后,张任那边造神的举动已经不是那么有效了,信徒虽说在见到伽蓝神之后依旧跪地膜拜,但是已经不同于之前直接开门投降。

    毕竟神之试练已经说清楚了,这是伽蓝神对于印度即将诞生的史诗英雄的考验,遵循神话的轨迹,作为凡人当然要帮助史诗英雄完成这次由伽蓝神拉开的试练啊。

    自然后面的城池虽说在面对伽蓝神的时候依旧崇拜不已,但却是以试练神的角度去看待伽蓝神,不再是单一以看待神的角度去看待问题,以至于随后竺赫来收到的情报已经算是稳住了汉军造神的问题。

    然而还没等竺赫来安稳几天,班纳姆这边就给送上了这么大一个乐子,汉军的刀锋直接顶到了贵霜的心脏上。

    哪怕竺赫来有自信,白沙瓦绝对不会被对方拿下,但是被对手打到国都,贵霜帝国的脸怕是要被对方打肿的节奏了!

    “你先去规建,通知白沙瓦各部封锁城门,一旦有外敌进入视野,直接关闭城门,城中积蓄的云气先行开启,切莫让汉军冲杀进来。”竺赫来黑着脸说道,“我去找陛下。”

    说完,竺赫来根本不管现在的时间,披上外袍直接朝着白沙瓦中央的宫殿冲去,汉军要来了!

    “陛下,书记官竺赫来求见。”韦苏提婆一世正在打算吃饭的时候,近侍小心的跑过来对着韦苏提婆一世禀告道。

    韦苏提婆一世双眼锐利的扫过近侍,对方不由得战战兢兢,隔了一会儿韦苏提婆一世将飞饼放下之后,冷冷的开口说道,“让他进来,这个时间点,竺赫来也不知礼数了吗”

    曾经韦苏提婆一世还没有膨胀的时候,竺赫来来找韦苏提婆一世都是直接杀进来,不过自从韦苏提婆一世清扫了白沙瓦的婆罗门之后,韦苏提婆一世的威势一日重过一日,性格也变得有些难以琢磨。

    “书记官,陛下让您进去。”近侍快步走出来对着竺赫来施礼道,然后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小声的将之前韦苏提婆一世说的话告知给竺赫来,提点对方进去小心一些。

    “多谢了。”竺赫来眼中出现了一抹阴霾,这是又膨胀了不过面上还是艰难的浮现了一抹笑容,随后大跨步的迈步进入。

    实际上竺赫来早在之前一个月就发现了韦苏提婆一世在收拾了婆罗门之后的变化,毕竟他和韦苏提婆一世其实非常熟络。

    如果说以前有婆罗门扯后腿的时候,韦苏提婆一世心中怎么想就不说了,但是单就表现出来的性格,毫无疑问是知人善任,心胸开拓,能忍人之所不能忍。

    可是自从击败了婆罗门之后,竺赫来就发现,韦苏提婆一世的性格以一次开始了膨胀,就如几年前那次一样。

    当然说是变化也不对,应该说本性开始暴露出来了,以前为了大业会努力的压制自己的内心的本性,现在没有了内患,或者说是内患虽说依旧存在,但是却没有办法继续让韦苏提婆一世感受到压抑了,所以压制的本性就表露了出来。

    现在的韦苏提婆一世外显出来的性格就有些刚愎自用,外加有些性格多变,大概也是不想让人琢磨出来自己内心在想什么,帝王心术这种东西,只要有了机会,大多数皇帝就会自然往这以方向发展。

    至尊至贵什么的,除了普通人被洗脑,很多时候皇帝自身也会有这么一个感觉,毕竟将万众生死操控于手,皇帝不把自己和万众当作同样的生命体,也并非是什么不可理喻的事情。

    不过竺赫来现在是深刻的觉得,韦苏提婆一世在压倒婆罗门之后就进入了这么一个中毒状态。

    “竺赫来,这个时候来找朕,所谓何事。”韦苏提婆一世伸手指了指一旁的座位示意竺赫来坐下说,顺带还让近侍给端了一份和他这边一模一样的饭菜。

    虽说因为解决了贵霜的内患婆罗门的问题,基本可以保证在他这一朝婆罗门不会再像之前一样肆无忌惮,以至于韦苏提婆一世有些膨胀,但是面对竺赫来这个作为帮他击败婆罗门的第一大功臣,韦苏提婆一世倒也没有丝毫的薄待。

    更何况就算是现在本性有些暴露了,变得刚愎自用了,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也依旧持续的产生效果。

    “陛下,汉军来了。”竺赫来面无表情的卷着印度飞饼,一边卷饼,一边埋头低声说道。

    韦苏提婆一世闻言心中一个咯噔,还以为下面人欺上瞒下被竺赫来发现了,赶紧来告知自己,当即神色阴沉的看着竺赫来询问道,“竺赫来,汉军现在到哪里了,如实告诉我。”

    “大部汉军现在还在婆罗痆斯城,有一部汉军现在距离我们不过一两日的路程。”竺赫来没看韦苏提婆一世的面色,但是他已经估计到韦苏提婆一世会有多么的愤怒。

    “怎么回事!”韦苏提婆一世黑着脸询问道,一时间宫中的气氛压抑的就像是山雨欲来一般,除了这两人,在场所有的近侍都感觉到了那君王一怒,伏尸百万的沉重压力。

    “还没有查出来,但九成的可能是走了喜马拉雅山脉南侧的古道,然后出了山区,从那边直插过来。”竺赫来带着唏嘘无奈说道。

    虽说一开始竺赫来也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不过毕竟他也是个智者,从家里走过来的这点距离,已经让他推测出来了真相。

    “混账,出了山区之后不是还有数座城池吗他们都瞎吗还是说他们直接被歼灭是猪吗”韦苏提婆一世愤怒的说道。

    虽说韦苏提婆一世愤怒到爆炸,但是却完全没有怀疑竺赫来判断的意思,这家伙最近本性有些暴露,但他和竺赫来毕竟配合了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竺赫来那所料必中的谋划。

    “陛下,这里是贵霜腹地,没人会认为是敌军的,这还是照例知会的时候,郡城官吏发现了不太对的地方,告诉了班纳姆,然后班纳姆转述给我的。”竺赫来无可奈何的说道。

    “……”韦苏提婆一世闻言一怔,双眼半眯,杀意凛然。

    “陛下,当务之急不是找那些当地官员的问题,此事可以押后处理,当前最重要的在于应对汉军。”竺赫来很自然的岔开话题,其实在他看来当地官员并没做错,能例行知会已经不错了,谁让汉军这么出其不意,战争最怕的就是你预料不到。

    韦苏提婆一世闻言晃了晃头表示理解,他也知道现在不是收拾这些人的时候,而且仔细想想,竺赫来说的没错,那群人都做自己的事情,并没有什么错漏。

    “我们这边能调兵从喜马拉雅山脉杀过去,给我抄了汉军的后路吗我记得塞琉古一世当年走这里直接攻打了华氏城。”反应过来这个时候不是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时候,韦苏提婆一世神色森然的开口说道,而且超乎预料的想到了反向破解。

    “陛下,这个计策我已经思虑过了,可以是可以,但这不是当前应该做的事情。”竺赫来颇为无奈的说道,这个计策不错,但是现在腾不出来手啊,现在要先解决掉杀过来的汉军。

    韦苏提婆一世只要感受到压力,专注起来,毫无疑问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皇帝,执行力配合上进取心,又能听进去竺赫来的谋划,道一句明君并不算问题。

    虽说这家伙严重偏听偏信,这点确实不是明君该做的事情,按说兼听则明,才是为上者应有的素质。

    不过这也要看什么情况,刘备对陈曦就是偏听偏信,当初搞商业改革,十二元老一大半明确反对,剩下的几个也是隐性站场,然而刘备果断听陈曦的。

    还有孙策对于周瑜,大多数情况都是,张昭,张纮,朱治,韩当你们说的很对,很有道理,不过我觉得还是按照公瑾的计划干吧,我先跑了,公瑾你想干啥,干啥吧!

    偏听偏信怎么了,只要听信的对象够厉害,很多时候比信一群人,然后让自己选择答案还靠谱,更重要的是还不会有什么扯皮的情况。

    袁绍拽吧,非常拽,但是正史官渡的时候袁绍为什么翻船,说白了不就是因为袁绍手下的那群人说的都很有道理,用他们谁的计划都能打赢,所以我袁绍谁的都不能选……

    韦苏提婆一世这个人真要说并不算是非常优秀的皇帝,优秀的其实是竺赫来,但架不住这俩共患难过,而韦苏提婆一世虽说不算优秀,但韦苏提婆一世讲义气。

    其实对于皇帝来说,将义气并不是什么好事,最是无情帝王家,讲利益才是最正经的皇帝,这货算是个另类。

    然而一个讲义气的皇帝,遇到一个有能力的患难与共的智谋之士,这就有意思了,韦苏提婆一世虽说很作,而且浪起来也很膨胀,但有竺赫来拉着也确实没翻船。

    不过太浪了,对于竺赫来来说就有些接受不能,虽说自从他辅佐韦苏提婆一世上台以来,对方每次起飞,都会有一段时间浪的飞起,竺赫来已经有些习惯。

    可真要说的话,竺赫来其实不太喜欢膨胀的韦苏提婆一世,因为作死啊,而且智商也会出现明显的下降。

    “那就只能御敌与国都之外了。”韦苏提婆一世想了想说道,竺赫来不由得以手扶额,没错了自家皇帝又进入作死阶段了,而且智商还真如自己预料的一样再次出现了不可挽回的下降。

    “陛下,我觉得我们当做不知道这件事,秘密传递情报,通知各部将校带兵勤王,做出白沙瓦空……”竺赫来虽说心知计划八成完蛋,但还是努力建议道。

    “不行,白沙瓦乃是我贵霜国都,自定都以来,从未被敌国攻打过,绝对不能这么干!”韦苏提婆一世直接打断了竺赫来的计划,战争发生在白沙瓦,还是被打的一方,他的脸还要不。

    “陛下……”竺赫来勉励请求,然而话还没说完,就再次被韦苏提婆一世打断,很明显完全不能通过,“竺赫来,你好歹考虑一下这个国家的颜面,还有我的颜面!”

    竺赫来无言以对,“好吧,听您的,但我先说一点,哪怕是我们现在派兵去攻打对方,其实也是吃力不讨好,而且战场必然在国都附近,对于各地将校来说没什么区别。”

    “……”韦苏提婆一世沉默了一会儿,“朕不会允许战争发生在贵霜国都,如果有那一天,朕将高坐于王座之上,作为这个国家最后的防线,除非朕战死,无有其他可能”

    “真心没必要的,汉室也被匈奴打到过国都,到现在汉室依旧是汉室。”竺赫来颇为无奈的看着面色沉静如水的韦苏提婆一世,他很清楚,对方在这方面并没有说笑。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