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四十章 发觉

    外兵进入帝国腹地,而且是直插国都而去,离得远了的时候倒还罢了,近了,自然会有人询问,而现在郭嘉就遇到了前来询问的官吏。

    “有贵霜官员前来知会啊。”郭嘉带着一种唏嘘的口吻说道,很明显这种例行知会的行为让郭嘉深刻的感受到了制度的力量。

    很明显贵霜确实已经脱离了大月氏这个胡人的背景了,他们确实和汉室一样建立起来了相当完善的制度,封建社会,帝制最看的是君主素质,而国家的延续性则是看制度的完善程度。

    很明显贵霜这种例行知会的形势,已经接近汉室那边有大军过自家郡城外围时,郡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先行封锁城门,做好戒备,再派人进行责问,确定敌我关系。

    “是直接拿下,还是”关羽的双眼如同刀光一样让人刺痛。

    “我去看看,和对方交流一二,看看能不能推诿过去。”郭嘉摇了摇头说道,直接下手暴露的可能性太大,虽说这个距离也已经够近了,但郭嘉现在开启的就是得陇望蜀模式,能占点是点。

    关羽闻言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然后郭嘉就过去和对方闲扯了一下,虽说很多地方都有故意诱导和虚晃的意思,不过靠着超人的智慧,成功将对方晃悠了过去。

    对方的官员在离开的时候,虽说面露疑惑之色,但是以郭嘉的判断,对方虽说有所疑惑,但汉军并没有暴露,恐怕是某些官员自身也没有留意到的细节,引起的潜意识的微妙感觉。

    不过这种事情,郭嘉将对方送走之后就没在乎了,又不是贾文和,只要略有点微妙之感,开启精神天赋就能从蛛丝马迹之中将之强行分辨出来,之后顺藤摸瓜基本就能确定到底是怎么回事。

    正常人在观察的时候产生的那么点微妙之感,只要关注事项不继续出现在面前,用不了多久就会自然磨灭。

    “参军,就此别过,明日一早,我城城主将会给您押送一旬的粮草和肉干,到时还请接收。”带着十余个护卫的贵霜官吏,对着郭嘉施礼之后,便上马离开。

    “云长,休整一夜。”郭嘉将对方糊弄走之后,放心的对关羽交代道,这件事解决了。

    “这样就没问题了”关羽斜视了一眼郭嘉询问道。

    “怎么可能没问题,其实问题大了,后面的地方我们不可能骗过去了,只能直冲了,不过这波我们算是糊弄过去了,今夜无事,好好休整一夜,后面就没这种好时机了。”郭嘉阴恻恻的笑道。

    “我去安排。”关羽调头离开,留下郭嘉一个人神情凝重的南望离开的贵霜官员,三万人,一旬的粮草和肉干,对方根本没有任何的思考,直接交付,要知道这个人可不是城主,而关羽这群人也没有在这里补给的调令文书啊!

    郭嘉摇了摇头转身回营。

    然而让郭嘉糟心的是,次日一早埋锅造饭,吃完饭之后,郭嘉并没有等到前来交付粮草的贵霜官员。

    虽说那些东西对于粮草齐全的郭嘉来说根本不重要,但那些粮草意味着对方并没有发觉他们是汉军,而现在没有来啊。

    “看起来被发现了。”郭嘉叹了口气说道,“按说不应该啊,对方的一举一动我都有盯着,难道是伪装,不应该啊。”

    话虽如此,但是在郭嘉确定汉军已经被贵霜发觉的这一事实的时候,却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可惜之色,毕竟能奔袭到这里才被发觉,郭嘉觉得自己已经能说是侥天之幸了。

    计划是想的很好,执行的也不错,但是怎么说呢,贵霜帝国虽说进入了倒霉期,但这不是还没死吗对方又不是猪,迟早都会发现,到现在这个距离发现,已经远高过郭嘉的最低预期了。

    “被发现了吗”关羽扫了一眼郭嘉说道,“是什么地方暴露了吗”昨天晚上不是还说的好好的,不会被发现吗,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至少按照我的估计不应该如此,我可是仔细的盯着那个官员的。”郭嘉双手一摊,面做无可奈何之色,“不过已经到了这种地方了,投机取巧也没什么意思了,打明旗号,直接下手吧,就算白沙瓦反应过来,调兵阻击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做到的了。”

    实际上郭嘉估计的并没错,前来知会汉军的那个贵霜官吏并没有发现问题,发现问题的是早上抵达这里的班纳姆,这完全就是一个意外,只能说贵霜命不该绝。

    “将消息送往白沙瓦,告知竺赫来,汉军来了。”班纳姆对着身边的内气离体开口说道。

    “什么”身侧的护卫大吃一惊,“什么时候,汉军在什么地方。”

    “昨天例行知会的那个官吏发现了一些不对,然后回来和我提了两句,当时我没太注意,但是现在看到城门卫,哼,我们国内可没有这种数万人统一着装的大型精锐军团。”班纳姆带着阴森的笑容说道。

    “我这就回白沙瓦。”护卫闻言头皮发麻,这可是贵霜腹地,在这种地方发现了汉军,贵霜这是成了一个筛子了

    护卫说完当即飞走,班纳姆则站在城门洞子面色阴沉,在这种距离白沙瓦不过一两天距离的地方,发现了汉军,这可真是一个大笑话。

    “班纳姆,你怎么能不经考证直接命令他去送信,这个情报不过是你听了呾叉始罗城的一个官吏的见闻推测出来的东西。”一个婆罗门的老者见此慌张的对班纳姆说道,你确定你这不是挑事

    “哦,是猜测啊,猜错了又能如何,不过是让韦苏提婆一世觉得我们玩了一些上不了台面的把戏,发泄自己的愤怒,愚弄他们而已,这对我们来说又算得了什么。”班纳姆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说道。

    “……”婆罗门老者闻言心中一梗,硬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愤怒吗,确实很应该愤怒,不过班纳姆说的很有道理,猜错了怎么了,猜错了,对方虚惊一场,他们婆罗门看场笑话而已,直说这件事就是因为不满,逗你们玩,你还能把我们咋

    我们婆罗门这次认栽,还不能让我们随便搞点事愚弄一下你们,让我们心中好受一点。

    再或者,你们就不能假装让我们愚弄一下,然后让我们开心一下,你们赢了,拿到了好处,我们婆罗门认赌服输,但既然需要我们,那就别想着独占一切的好处,你们拿了利益,让笑一笑不行吗

    “班纳姆,你确定那真的是汉军吗”眼见自己的同行被噎得哑口无言,另一个婆罗门长者当即岔开话题询问道。

    “九成以上是汉军,一方面我们贵霜这边不存在那种以万为单位,但是一看就是一个军团的配置,另一个我们甲胄没有这里。”班纳姆轻笑着指了指自己的手掌。

    有些事情说穿了之后,从结果往回推,所有人都能看明白,但是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一针见血的指出要害,这就非常厉害了。

    “汉军已经能铸造出保护手掌,手指,但却不影响手指灵活度的钢制手套了吗”懂得金属冶炼的一个年轻人吃惊的看向班纳姆。

    “毫无疑问,就是这样了。”班纳姆叹了口气说道,因为要改良婆罗门体系,所以班纳姆也学了很多在曾经看来没用的知识,而甲胄制造这些,班纳姆刚好有学习。

    冶炼钢材这个没什么好说的,贵霜就算比汉室十年前的水平低,也基本在一个水准,毕竟是从东亚怪物房杀出来的,再加上古印度这边本身就有相当完善的钢铁铸造技术。

    可以说当前贵霜的钢铁铸造和冶炼水平比汉室十年前的水平最多低一两个小阶段,算得上是当世非常厉害的水平了,然而就算是这个水平的贵霜,到现在也一直没有解决手部甲胄的问题。

    实际上真正不影响手部灵活度的手甲,基本上到十五世纪去了。

    贵霜在二世纪,也就是最土豪的时候有一种甲胄叫做罗哈帕陀,也就是帕陀甲士团穿的那种甲胄。

    这种甲胄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全身甲,除了手没有甲胄覆盖以外,全身覆盖的甲胄,实际上不是贵霜在乎那么点铁,而是贵霜没办法给手上装备甲胄后保证手的灵活性。

    所以贵霜到现在为止,最好的甲胄依旧没有解决手甲的问题,而汉室这边,已经有了两套方案,一种是盾卫用的那种钢丝制作的防刺手套,另一种则是真正的手甲。

    仅仅凭这一点,其实班纳姆就已经明白,路过这里的大军肯定不是贵霜的,如果是贵霜这边研究出来了手甲,那么帕陀甲士团,塞王斗士,禁卫军,这几个步兵近战精锐军团,肯定会列装。

    很不幸,并非如此,所以对方只能是汉军。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