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三十九章 我所精通的是略啊!

    在大战略完成之后,郭嘉所提的所有的计划,都属于能达成最好,不成也不吃亏的那种,属于得陇望蜀的那种思维模式。

    只要完成现在最容易的任务,也就是固守住婆罗痆斯城以东,那么汉军就会有一个完整的,可开垦数百万亩良田的大型产粮地。

    和婆罗门那群渣渣不同,汉室是真正能将婆罗痆斯以东开拓成足以供养整个中原人口的良田,这种事情意味着什么,那还用说!

    哪怕是短时间不能往那里迁移足够多的普通百姓,但有着如此规模的良田,汉室就可以往这里固守二三十万大军,靠着已经被宗教洗脑臣服在伽蓝神脚下的贵霜平民的辛勤耕作,将之彻底掌控。

    之后不管是逐步移民,还是迁徙世家来此,只要有序推进即可,对于华夏人民来说,有块土地压压惊那绝对属于再好不过的情况。

    从古至今,千年未变,甚至到二十一世纪,只要开放土地私有化,过不了两年,怕是又要恢复到贫者无立锥之地的情况了。

    中原人,一贯都是,俺寻思着,最近心情不好,怕是缺块地吧,等有了地之后,就成了俺寻思着这块地是不是该种点什么

    可以说只要郭嘉现在将贵霜的精力牵扯住,让对方无有精力去收复婆罗痆斯以东,回头步步为营,胜利对于汉室来说基本就是时间了!

    打海战,汉军现在的情况确实打不过贵霜,中南半岛那坑爹的海岸线,以及漫长的补给线,确实能让贵霜靠着便利的海运,以及超水准的海上运转水平,将汉室南下对贵霜战争逼得停止下来。

    毕竟解决不了补给线和海岸线的问题,汉军固守不住占领地,这种战争对于汉室来说,就属于能获得胜利,但是获得不了利益的战争。

    没有利益支持的战争是很难维持下去的,一旦汉军持续在这边打不开局势,那么恐怕就只能选择先和罗马解决安息,然后尝试走兴都库什山脉的开伯尔山口,从北方下手了。

    不过北方那个糟糕的地形,所有人都知道,贵霜堵了那里的话,就算是汉军怕也难以施展,好在走北方终归是陆战,不存在被对方截断粮草的问题,而只要是陆战,汉室底气十足。

    现在的情况在于,郭嘉其实已经完成了战略,婆罗痆斯的位置已经深入到了南亚次大陆的中部,恒河中游。

    能打到这个位置,汉军不管是就地种田,还是巩固防线都不存在被贵霜海军绕后掐断补给的问题,也即是说汉室已经拿下了一块能守住,并且能提供大量粮食的地方。

    真要说的话,郭嘉的战略,或者说是李优的战略,在郭嘉装神弄鬼打到婆罗痆斯城的时候就已经取得了胜利。

    后面的部分,更多是郭嘉将贵霜的车架往崩盘的方向拖拽。

    不管郭嘉在顺利拿下华氏城的时候是不是晕晕乎乎的,也不管关羽是不是到现在其实还没有反应过来。

    李优当时提议趁贵霜不备,实力不济的情况下,紧急出兵,趁乱拿下小半个,乃至半个恒河,将战争从无可避免的海战,变成汉室最精通的陆军攻防战,这一计划,其实已经完成了。

    虽说就贵霜的表现而言,并不算弱,只能说郭嘉之前一波操作确实达到了贵霜的死穴,哪怕竺赫来的计划如同移穴换位一般扭转了劣势,也改变不了,郭嘉已经拿到了通完胜利的门票。

    占据了婆罗痆斯城以东广袤的平原的汉室,其实已经逆转了战略,只是明白这一点的郭嘉,到现在为止没有告诉任何人!

    婆罗痆斯城的失利,已经让郭嘉留心到北方贵族那远超南部正常水准的战斗力,更重要的是这个级数的军团在陈忠的秘报之中表示有五到六万。

    郭嘉很清楚,这个规模,以关羽现在率领的本部根本不可能打赢,虽说防守的话,依托华氏城问题不大,但在这个时间点郭嘉只要敢收缩,对方肯定大跨步向前,这是帝国行事的本能。

    以郭嘉对于贵霜人口规模的了解,对方到时候以五六万超精锐,率领十万正卒,驱使几十万辅兵,开全面战争,关羽大部驻守在华氏城到时候不用担心陷落的问题,但其他地方呢

    这就跟当年蒙古那套一样,打的下,守不住,最大的版图连一个月都维持不住,贵霜开全面战争,团团围住华氏城,其他人全线反扑,贵霜只需要一个多月就能收复一整个婆罗痆斯以东。

    到时候什么战略,什么计划,全都是笑话,南下西进路线再一次变成了说笑,而且不同之前贵霜大意,这一次再想要打进去,可就要冒着后勤线和海岸线的双层压力了。

    因而这才有了郭嘉后面这个计划,以于禁和张任等人为饵料,引诱贵霜精锐南下,而关羽率领本部精锐偷家。

    这种计划算是一种强行调动敌方的战术,理论上国都被攻击,对方南下的精骑会迅速北上救援王城,到时候只要郭嘉算好时间,以逸待劳,就算不能能将之重创,也能重挫对方士气,将对方注意力拉住。

    同样没有了援军的婆罗痆斯,郭嘉相信徐庶和于禁绝对能拿下,到时候婆罗痆斯陷落,贵霜精锐被自己以逸待劳重挫,贵霜国都也因为之前的攻击动荡,国内还有真神分裂份子,八方勤王投机份子。

    郭嘉就不信这么一套下去,哪怕其中有一大半的计划都处于半失利状态,但只要有一个计划成功,不,甚至全部都失败,只要不是那种完全不奏效,贵霜这边就不大可能还有余力攻击婆罗痆斯以东。

    至于说全部不奏效,郭嘉表示自己就不信这个邪,计划统统失败他都信,但要说挨了这么多招,还能保持清醒应对,那绝对是在说笑,有这能耐,就不应该是见招拆招,而应该是一部精锐直插华氏城!

    这样一击就足够将郭嘉所有的谋划破坏掉,然而郭嘉走了喜马拉雅山南侧,这里没有遇到,那么要破郭嘉谋算,直插华氏城,就只能走婆罗痆斯,而这种方式,不是等着郭嘉攻打白沙瓦,逼对方回防吗

    可以说郭嘉这一刻使用的策略其实就是正史诸葛亮的对魏国策略,主动出击,把握主动权,让对方将精力别放在夺回婆罗痆斯以东上,而是放在自家精华区上,以攻代守。

    因为贵霜一旦不管不顾,派大军直接扑过去,现在根本无力驻守华氏城以东大片沃土的郭嘉,瞬间就会失去他们奇迹一般夺下的小半个恒河,并且所有的谋划都会成为镜中之花,连汉军也会成为无根之木,只不过就算是如此大的压力,郭嘉依旧保持着淡然自若的心性。

    同理当前由于禁,张任,纪灵,利达斯做出的全面攻击的态势,也仅仅是为了吸引贵霜的注意力,让他们无法跳出大局,最好将他们搅成一锅粥,无力收复婆罗痆斯以东的广阔沃土。

    所有的算计,所有的谋略,所有无解的谋划,甚至各种乱七八糟任意施为的策略,都是为了争取时间巩固住当前攻占的恒河下游。

    只要将对方的双眼吸引在他们自己身上,那么现在所有的谋划全部被破解,郭嘉都不会在意。

    毕竟郭嘉已经握有了通往最终胜利的门票。

    我郭嘉,最擅长的不是术,是谋国之略,术上赢了我,很开心是吧,然而被术蒙蔽了双眼的你们,又怎知我真正的谋划。

    郭嘉默默的整理自己的谋划,他很清楚,以现在贵霜的形势,他砸上去的多种谋算真正能出现效果的不多,但足够了,不管是制造混乱,还是争取时间都足够了。

    回头等他们从混乱之中解放的时候,汉军的大军恐怕已经在婆罗痆斯城以东种田完毕,可以随便打了。

    在出山区的前一天晚上,关羽命令所有的士卒好好休息,保持体力,虽说有郭嘉的保证,关羽也知道出了山区之后,短时间问题不大,但如果可以,还是不要被发现的好。

    率兵出山区的时候,关羽已经将汉室的旗号换的七七八八,变得和贵霜这边没有什么区别,至于说人种的差距,大月氏其实是也是从东亚怪物房跑出来的,虽说双方确实是有那么点差距,但差距并不大。

    尤其是这种军容整肃,煞气凛然的情况,在途径好几座城池外围的时候,虽说被对方发现,但就像郭嘉预计的一样,根本没人管。

    帝国的自信,让他们很自然的认为,这些出现在距离国都不远的大军,都是属于他们贵霜自己的。

    当然这里面也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在于,贵霜现在确实有调兵的通知,因而这么一支突然出现的精锐军团,其实是能解释的通的,不过这属于脑补类型的自我解释。

    可惜这种事情在距离贵霜国都还有两日行军路程的时候,发生了变化,就如郭嘉之前所说的,帝国很自信,但帝国不是智障!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