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三十八章 复制曾经的一切

    这地方算是走喜马拉雅山脉南侧,前往白沙瓦的时候最后一个屏障,不过贵霜在这个屏障上没有驻扎任何一个军团作为防护。

    “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一个废弃的军营啊。”郭嘉路过险要的时候,看到那由石头垒砌的营墙,看了看地势,不由得叹了口气,“贵霜确实有能人,在这里驻扎五千精卒,就算是我军怕也得拼死才能过去,这里地势险要,唯有此处便于通过。”

    关羽同样看着那由山石构造而成的废弃营墙,也是感慨不已。

    这种山岭险隘,就如川蜀葭萌关一样,属于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有五千精卒在此,也确如郭嘉所说,就算是汉军实力强横,能杀穿过去,恐怕报信之人,也让后方做好了准备。

    “只是不知道是谁当年提议在这里驻扎,此人眼光极其长远。”郭嘉带着些许的喘息开口说道。

    实际上当年塞琉古一世从白沙瓦走喜马拉雅山脉南侧攻打华氏城给后来者提了一个醒,数十年前,贵霜迁移到白沙瓦的时候,当时北方贵族之中便有人建议封锁这里,避免有人走古道袭击都城。

    不过这种居安思危的认知并没有维持多久,就因为高原驻守的艰难程度被迫撤离,加之当时贵霜帝国已经够强了,已经有了帝国御敌于国门之外的认识,根本不担心有人能打到本土,跟何况是国都。

    自然在上报给当时的皇帝之后,驻守在这里的军团便被撤离了,否则,依旧如数十年前一样的话,汉军不管是走曾经的喜马拉雅山脉南侧古道,还是走南侧高原都免不了被提前发觉。

    “主上,翻过这里,就出了山区,往西就是一片平原,以您的行军速度大约只需要四五天就能抵达。”向导无比崇敬的看着关羽说道,作为伽蓝神的信徒,在看到关羽的时候,他就彻底拜服在了关羽的脚下,愿意为之奉献一切。

    “就剩四五天的脚程了。”关羽侧头对又一次进入蔫了吧唧状态的郭嘉说道。

    “出了山区,就伪装我们是贵霜精锐,这里应该是贵霜最核心的地方,只要我们不故意暴露,看到我们的普通人,都会以为我们是贵霜的精锐。”郭嘉缓缓地坐直身躯说道,“不会有人阻挡我们的。”

    “……”关羽看着郭嘉,隔了好一会儿点了点头,他原本还以为郭嘉会让他加急行军,然后出其不意的攻击白沙瓦。

    “贵霜和汉室一样,已经强大了很多年,一个在境内调动的大型军团,而且是那种一看就知道是精锐的军团,没有人会怀疑是入侵者,只要我们不特意暴露自己的身份。”郭嘉摇了摇头说道,他虽说对于贵霜了解的不深,但人心都是有共通之处的。

    “那么我们不减速,也不躲避,直插白沙瓦而去。”关羽听了郭嘉的解释,也理解了对方的认知,不由得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能骗多久,这种方式利用的是百姓对于大军的敬畏,以及帝国自身的傲慢,但贵霜也不是傻子。”郭嘉默默地点头说道,“不过能拖一时是一时,对方发现的越晚越好,出了山区,直插白沙瓦,胆子放大,就当是在本土。”

    郭嘉掏出酒囊,大口大口的给自己灌了两口酒,本身这种时候是不能喝酒的,只是之前郭嘉一副蔫了吧唧的情况,关羽看着有些担心,于是允了郭嘉,不过喝点酒之后,郭嘉确实不那么蔫了。

    “到时候直接下手,不要想别的事情,直插白沙瓦而去。”郭嘉深吸一口气,再次无比镇静的说道。

    贵霜国都就在眼前,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打了再说,就算打不下,一个帝国的国都被攻击,也足够引起极大的震荡,这是郭嘉接下来一切谋算的先决条件!

    至于说那个路遇的老头所谓的,韦苏提婆一世死犟,头铁,就算是国都被打了,也绝对不会调兵回来什么的,郭嘉只想说一句,你考虑的仅仅是韦苏提婆一世的性格。

    然而现实遭遇这一幕的时候,仅仅是韦苏提婆一世的性格已经阻止不了某些必然的未来,影响这个国家走向的不仅仅是皇帝的性格,还有很大一部分的政治大环境。

    韦苏提婆一世不调兵,头铁,死犟要和关羽死磕,那么那些将帅还真就当没发生那些白沙瓦之中的大臣还真能不发求援信

    可能吗怎么可能!

    国都被打了,这么大的事情,周遭所有有实力的地方将校,就算没有接收调令,也必然会选择勤王,不管是怀揣着什么样的想法,都会在第一时间选择勤王,这不会以韦苏提婆一世的个人意志转移。

    就算是韦苏提婆一世没有下令,大臣之中也会有人传信给自己相熟的外将引外兵入白沙瓦,董卓怎么回事,丁原怎么回事,政治这种东西,有一种模式叫做揣摩!

    更何况作为国都的白沙瓦遭受攻击,周遭的外兵就是有野心,要造反,这个时候也必须要来勤王,只有选择勤王才是政治,其他的都是等秋后算账,郭嘉就不信贵霜那些有心人全都是傻子。

    白沙瓦能打的下,打,打不下,也要打,要的反正是震慑和吸引力,这一件事对于郭嘉来讲,战略意义远远大过军事意义,自从知道了对面竺赫来的破局手法,郭嘉上来就是给你动摇国本。

    婆罗门的问题,能解决是吧,方式是神之试炼,甚至从这个答案能延伸出后面的“梵天已死,伽蓝当立”的解决办法,也就是你吼梵天已死,伽蓝当立,直接敲定梵天对伽蓝神试练,而试练的对手就是凡人,梵天剥夺了伽蓝神的力量,让凡人来“教授”伽蓝神!

    毕竟梵天的信徒远多过伽蓝神的信徒,而伽蓝神又不可能不败给贵霜精挑细选出来的凡人,只要失败,那么之前的宣告就成了事实,所谓的“梵天已死,伽蓝当立”就成了伽蓝神谋逆的宣言,而梵天宽大的给于了伽蓝神的处置,让凡人击败了伽蓝神。

    一旦出现了这种情况,汉室这边再继续拿伽蓝神的名义开战,那么搞不好伽蓝神的信徒直接调头继续信仰梵天去了,毕竟婆罗门体系之中的大多数人本身就信仰着梵天。

    这比伽蓝神尊梵天之名,开启神之试练,然后失败了还麻烦。

    前者失败了,依旧有大量的信徒相信着伽蓝神,毕竟只是一场胜利而已,神还是神;后者的话,伽蓝神的形象怕是要被翻转为挑衅梵天,结果被梵天大神贬斥下来,交由凡人击败,失败后还不知悔改,死缠烂打的笑料,所以郭嘉直接没进行二阶段的宣告。

    至于对此,郭嘉的感受,其实没啥太深的感受。

    大概也就是,嗯嗯,很不错,原来还可以这样,这次算我郭嘉倒霉,犹豫对于你们国家的情况不太熟悉,让你们逮住了机会,不过反正我没什么损失,最多蛋糕少吃点,我认了,大大方方。

    回头我就给你再开一波,婆罗门被造神,吸引大量信徒冲击贵霜什么的,被你们挡住了,不能动摇国本,那白沙瓦陷落呢

    汉室走向完蛋是怎么回事,郭嘉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先是黄巾之乱,虽说皇甫嵩大爷一波上天硬生生将对方打死,算是给汉室续命成功。

    问题是这件事属于事实上却是动摇了汉帝国的统治,之后十八路诸侯讨董,算是扯下来汉室的遮羞布,进入军阀乱战的阶段。

    郭嘉现在的做法完全就是再现这一幕,宗教反转坑贵霜一脸,成不成死得都是贵霜的教徒,反正郭嘉不心疼,看情报的话,貌似是被贵霜给破解了。

    不过这并不严重,郭嘉也不在乎,也没什么难堪的,又伤不到自己,这种顺手而为的策略,成不成都不重要,破解了就破解了,反正就是一个牵制手段,能成最好,不成,也能做到此消彼长。

    只是这件事给郭嘉提了一个醒,那就是他对于贵霜了解的并不到位,因而现在所使用的计策,有些用汉室的形势套贵霜的意思在里面。

    当然这种情况也属于没有办法的事情,就算是郭嘉也不可能瞬间捋顺一个帝国的形势,他这边也只能边打边摸索。

    造神这个被破解之后,郭嘉果断直插白沙瓦,一招不行,再出一招,我郭嘉就是要在你们贵霜复制当年汉室发生的那些事情。

    今个抄了你们白沙瓦,我就不信,你们凑不出来十几路勤王军,混合双打一波,我就不信你们贵霜不变成军阀混战。

    好吧,上面这个是最好的情况,国都被打,四方肯定会勤王,到时候要是能将白沙瓦打下,回头关羽和郭嘉跑路,韦苏提婆一世落到哪路勤王军手中都会是一场龙争虎斗。

    至于对方的死活,还是郭嘉那句老话,关我什么事,能拿下华氏城,固守住那里,已经意味着汉室拿下了恒河流域中游偏下大片肥沃土地,大战略都已经完成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