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三十七章 近在眼前

    “在收到你的计略的时候,婆罗门就已经通知了各地,我估摸着也就是一个月的时间能谈妥,因而你说不说,大概在今明两天他们就会宣告神之试练。”班基姆带着些许的叹息说道。

    “你还是和曾经一样智慧。”竺赫来看着对方说道。

    “你们先回去吧,将最后的答案告诉其他人,就说,如当初所预料的一般。”班基姆看了一下随行的其他四人,心知他们有不解,有愤怒,有不满,但这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

    等其他四人走后,班基姆露出明显的疲累看着竺赫来说道,“你现在叫竺赫来了啊。”

    “是啊,我从婆罗门体系跳出来了,在那个体系之内永远改良不了婆罗门体系的,我甚至想过摧毁这个体系,然后重新塑造。”竺赫来带着一种缅怀的口吻说道,“来帮我如何,婆罗门体系的聪明人大都避世去了,就剩下我们这些庸碌之辈。”

    “然而你还是选择了改良,而不是暴力。”班基姆叹了口气说道。

    “不,是陛下的选择。”竺赫来面无表情的说道。

    “有意思吗我不信你不知道他会选择哪个,第一种做法,婆罗门调头投降汉室,第二种做法,婆罗门肯定扯后腿,唯有第三种,我们就算不满,也会接受,我们是净裔,败了就要承认。”班基姆看着竺赫来平静无比的说道,“还要进行我们的志向吗”

    “婆罗门啊,当然!”竺赫来先是带着一种怅然的口气,然而在班基姆平静如水的眼光下,骤然斩钉截铁的说道。

    班基姆嘴角浮现了一抹笑意,对于竺赫来的回答感觉到发自内心的高兴,以他们的智慧,当年也可以选择避世不出,但是最后他们却留了下来,在人世浮沉,这么多年下来,他们依旧没变。

    “为了婆罗门!”“为了贵霜!”两人同时伸出手,然后无比郑重的开口说道,随后两人都沉默无言,他们依然拥有着曾经改变婆罗门阶层的意志,但是他们的最终目标却已经发生了改变。

    “果然,我们已经走上了不同的道路。”班基姆带着叹息说道,“不过我们至少在初期的目标上没有任何的差别,先将汉军逼出去再说其他的事情吧,就我们了解的情报看来,汉军非常强。”

    “你们的探子难道还没有给蛊惑成伽蓝神的信徒毕竟对方肯定是一个真货。”竺赫来尽可能平淡的询问道。

    缓缓地收回自己的手,竺赫来带着怅然看着班基姆,他很清楚,他们已经不可能再回不到当年高吼改变婆罗门的时候了,而且他也不想在自己曾经的朋友面前伪装,进而只能努力的收敛着自身的情绪。

    “确实是一个真神,这一点没有问题,因而在我看来,这也是整肃婆罗门的机会,婆罗门之中有很多人已经陷入了迷障之中,到时候让他们见一见来自汉室的真神,被凡人击败的场面也好。”班基姆平静的说道,神之试练这个说法瞒得了其他人,瞒不了婆罗门自己。

    婆罗门能分辨真神,也知道这个说法的由来,自然被宗教已经快洗脑的那部分婆罗门发自内心的相信着伽蓝神,然而伽蓝神肯定会被击败,哪怕是不能击败,也不可能一直赢下去。

    诸如竺赫来这个级别的智者都明白汉室弄出来的那个伽蓝神,是婆罗门体系之中观念上的真神,而不是那种真正意义上的真神。

    既然不是后者,而是前者,那么也就意味着不可能永远获得胜利。

    已经这个世间压根就没有一直赢下去的凡人,而聪明人都知道汉军的伽蓝神是一个凡人顶着的真神。

    既然如此,贵霜的智者基本都已经看清了未来,也知道了那必然的结果,毕竟胜败乃兵家常事,非是真正意义上的真神,那么他们这些人所等待的未来迟早就会降临。

    只需要一场失败就够了。

    仅仅一场失败就足够动摇那些知道事实的婆罗门成员对于自身体系的信仰了,这样一来,班基姆一直奢求的改良婆罗门的机会就来了,对于竺赫来来说,贵霜真正意义上的统一也就到来了。

    当然郭嘉现在并不知道这些,如果知道了也没有办法,毕竟一生不败一场的名将就那么多,不过话说回来,一生不败一场的神将被婆罗门这边道一句真神也没有什么承受不起。

    班纳姆和竺赫来只是聊了几句,便分开了,毕竟双方现在已经不再是志同道合的战友了,只是在先期有着高度重合的利益而已。

    虽说以利益相结合的同盟也是非常稳定的同盟,可要是和志同道合,还有相同利益的团体比起来,前者真的就是垃圾了。

    “可惜了。”竺赫来叹了口气说道,他相信对方明白自己为什么直接说出了事实,婆罗门啊,虽说他依旧记得改良那个体系,但婆罗门已经不再是他心中最重要,最珍贵的体系了。

    班纳姆离开的时候同样带着感慨,竺赫来的回答,让他明白了什么叫做时间会改变一切,只是这个结果,虽说让他失落,但是竺赫来至少还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改良着婆罗门。

    只能说不及当年那种,为了婆罗门这个体系愿意牺牲掉自己,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将之继续延续下去。

    竺赫来解决了这边的问题之后便去给韦苏提婆一世汇报。

    “最后是拉胡尔”韦苏提婆一世望着窗外,眼光无限的延展。

    “嗯,这是最妥善的选择,对于我们,对于婆罗门都是如此,而且拉胡尔选择的是战场,而非婆罗门,至少拉胡尔赢了的话,对于这一代来说将不会再担心分裂的问题。”竺赫来感受着韦苏提婆一世身上隐隐传来的压力,平静的说道。

    “那就这样吧,将消息传递给拉胡尔,让他做好准备。”韦苏提婆一世停顿了一会儿开口说道,随后看着竺赫来询问道,“竺赫来,班纳姆能争取吗”

    “大概不行,至少现在不行。”竺赫来摇了摇头说道。

    “你去处理你的事情吧。”韦苏提婆一世闻言点了点头,不再多说,竺赫来出身婆罗门这一点,韦苏提婆一世很早就知道了,只是对方尚且能放下婆罗门的出身,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为自己效力,韦苏提婆一世又如何会自断臂膀,将之公开。

    郭嘉喘息着整个人瘫倒在了的卢马那洁白的鬃毛里面,喜马拉雅山脉的南侧虽说不算是太难走,但也不是说过就能过去的,至少郭嘉这个级别够呛。

    哪怕是有的卢平稳移动,浮空飘荡,最后那一段翻越接近五千米的屏障,也让一路根本没有动,只是坐在的卢上的郭嘉,基本动弹不能,只能卧倒呼吸保证自己还活着。

    “奉孝,你你没事吧!”关羽眼见郭嘉倒在的卢那纯白色的马鬃毛里面,直接一动不动,手脚像是失去了力量一样自然下垂,平淡无起伏的语气之中少有的浮现了关心。

    “还没死透,尽可能快点下去就好了。”郭嘉头都没抬,焉了吧唧的说道,“这是一种高原症状,子川和华医师那边都有相关的内容,我对此也有估计,按说士卒素质够好就问题,而我看起来是不太行。”

    关羽看了一眼身后勉励攀爬,在山脉上形成蛇形队伍的汉军士卒,又看了看熟悉地形的向导,心下也是感慨万千,一直以来惫懒的郭嘉,居然在这一次明显的流露出慎重之色。

    “继续行军,穿过这里,我们就到平原了。”关羽并不是太大的声音传递了很远,所有的士卒都是尽力振作,而关羽则也是努力展开自己的军团天赋,给所有的士卒进行加持,保持行军的速度。

    说来也亏关羽麾下的士卒素质本身就恐怖,哪怕是常规的本部精锐加上自身的专属天赋,素质也相当于普通的双天赋精锐。

    否则就会出现李傕等人迎接刘曹孙三部汉军刚刚抵达帕米尔高原时的那种情况,高原那种地方,上不去就是上不去,没有器材的情况下,到了那个程度,迈步向上都会眼冒金星,甚至直接晕倒。

    说来这也是郭嘉没有带其他兵种的重要原因,这种程度的高原,大多数的士卒上来也是废,别说是战斗力,恐怕是抬抬腿都有难度,甚至再高点,站在那里可能都会有生命危险。

    不过也正因此郭嘉才选择了这条路,前半截的道路因为是趁乱,所有人都关注婆罗痆斯城,再有张任和纪灵等人的掩护下,肯定没人关注关羽这三万人去了哪里。

    后半截,当年塞琉古一世走的是喜马拉雅山脉的南侧延边地区,并非是高原山地,而郭嘉为了避免发现,到后半段直接上了高原山脉,这里基本不可能有驻兵,过了这里,下去就是平原,然后距离贵霜国都白沙瓦就不过三五日的日程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