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三十二章 奇人异士

    “我们今天在这里休整一天,再前进两座城池,裹挟了信徒,就回撤吧,我们这边吸引的注意力应该已经非常多了,再前进可能真就要遇鬼了。”张任坐在主位上略有疲累的叹了口气说道。

    “我这边也是这个意思,本身我们就是一路偏军,主要是为了吸引贵霜主力的注意力,但是再继续下去,恐怕真就要危险了,而且越往西走,贵霜越显得繁华,这边已经完全不逊色曾经的中原了。”纪灵闻言毫不犹豫的赞同道。

    婆罗痆斯城以西属于贵霜真正的繁华区,恒河和印度河分别护佑这这片土地,属于非常肥沃的地方,除了隔个几十年来一次自然性的天灾级别的大旱灾以外,其他时候都是一年三熟。

    实际上这块地方也才是真正属于贵霜的地盘,虽说婆罗门在这块地方扎根扎的很深,但和婆罗痆斯城以东那些地方完全不同的一点就在于,这在里婆罗门虽说像中原往后的乡绅一样掌握着土地,但还不至于像东边那样夸张到肆无忌惮的地方。

    再加上这边的气候确实非常适合耕作,所以这边的百姓生活的并不算困难,毕竟贵霜帝国体系还没有彻底崩塌,婆罗门虽说死死把控着这片地方,但这里也不是没有能和对方对抗的力量。

    当年北方贵族最早征服的就是这样,但就跟草原游牧征服农耕文明一样,征服者很容易被同化,当年北方贵族在这片地方安插的人手,很多已经因为南方的形势转变成了刹帝利。

    诸如赫利拉赫这种粟特史官的后裔,到现在虽说还记得自己的身份,但实际上讲他们已经被同化的七七八八了,甚至懒赫利拉赫自己都不没有否认自己的刹帝利身份。

    这也是十多年前那场内战的起因,北方贵族终归还是吃了没有文化的亏,就连现在的韦苏提婆一世得以一时得胜,但是只要无法铲除婆罗门,他的后代也会将他现在好不容易获得一切再次返还给对方。

    “很明显之前我们在婆罗痆斯以东占领的城池,并不为贵霜看重,将军,这边如果以后迁人的话,可不可以让我的族人迁过来。”孟获毕竟是南蛮人之中少有有脑子之辈。

    “这有什么不可以,种田总比打猎靠谱,而且这边土地又多又好,你也是屡历功勋,让你族人先迁过来也没什么。”张任无所谓的说道,这地方的水土确实非常肥美,种田真的是随便种种就可以了。

    “那可就多谢将军了。”孟获笑着举杯对张任说道,有张任这个保证,回头这一战结束他就讲族人迁到这边,中南半岛那地方虽说也不错,但那地方需要开荒,这边的土地都已经开垦过来了,更省事。

    “不知道关将军那边如何了。”王累略有不安的询问道,郭嘉的计划过于危险了,他们这边虽说已经干的非常好了,但王累总是担心,贵霜这边并没有按照郭嘉的计划在发展。

    “应该还好吧,有郭军师跟着不会太差。”张任笑着说道,虽说他也不知道真实的情况如何,但是他们这边顺利的情况,让他很自然的想到关羽那边同样顺利的形势。

    “但愿如此。”王累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如此祝福道。

    “我们这边已经搞的这么大的动静了,对方肯定注意不到偏远地区,直扑这里而来才是最正常的情况。”吕凯带着些许的敬服说道,他确实非常佩服郭嘉,对方不过略一思索,就妙计连出。

    “我们这边也准备一下,应对对方的反扑。”黄权放下盛满果汁的酒杯说道,“派遣更多人去传递神谕,按照郭军师的估计,婆罗门现在恐怕已经承受不住压力,同意了贵霜高层的要求。”

    “神之试练啊。”张任略有佩服的说道,这个计划是贵霜之中的哪个人提出来的张任不知道,但是这一个计划确实很大程度的解决了南部信徒的信仰问题,将汉室和贵霜的战争,压制在宗教体系之内。

    “对方要是打赢了,形势会直接逆转的,就跟我们造神一样,对方会出一个史诗英雄,而且是一个击败了神明的史诗英雄,到时候不管是心气,还是意志都会有很大的升华。”王累虚敲着指节说道。

    不得不说竺赫来哪怕是仓促之下想到的三个计划,其实每一个都是相当不错的,第三个计划虽说有着缺陷,但起后续的计划却补全了自身的缺陷,如果能完成他们宣称的试练,那么贵霜就会拥有一个不是神明,但胜似神明的英雄。

    这种人对于军心有着极大的加持,而且不同于神明那种高高在上,有这样的将帅统帅大军,麾下士卒必然会全力以赴。

    更重要的是再往深里想,这样一个真正挑战了神明,获得了胜利的史诗英雄,都拜倒在了韦苏提婆一世所代表的皇权之下,为皇权所驱使,那么别的不说,贵霜在韦苏提婆一世这一朝毫无疑问会被真正铸成铁板一块,就算是婆罗门也必须低头遵从。

    这也是郭嘉会赞叹竺赫来的计策的原因,对方虽说用的谋略,但是却阴谋阳谋随手拈来,而且非常巧妙的将之并入在军事实力上面,这种水平,郭嘉虽说不想承认,但谋略上对方可能更胜一筹。

    不过谋略胜一筹,并不代表对方就能稳压自己一头,郭嘉的谋略针对的很少会是术这个层面,他一贯针对的是人心。

    竺赫来的计略明明晃晃,颇有一种大势滔滔的意思,但郭嘉却隐约间看到留一些别的东西,而这就是郭嘉的争胜的关键。

    在张任停步休整的时候,关羽这边也已经快要靠近恒河上游了。

    关羽这一路的情况,虽说并非像郭嘉所估计的那么顺利,但也没出什么大问题,虽说在路上郭嘉偶然遇到了一个石刻,观察了很久,没认出来上面写的是什么,但看石刻上的痕迹,估摸着应该有个几百年,郭嘉不由得感叹连连。

    回头遇到了土人之中的智慧者,才知道郭嘉走的这条路大约在五百年前也有人走过,同样也是率领着大军过去的,只不过五百年前那次走这条路反向攻打华氏城的人失败了。

    “哈哈,老丈何必如此恐吓,既然愿意说这些事情,为什么不说全,我看老丈知道的东西不少啊。”郭嘉笑眯眯的看着那个土人,对方展现出来的阅历,可不是普通土人应该具有的。

    “不过是一个已经舍弃了人间,遁世的婆罗门老头而已。”被郭嘉抓住的老头,并没有任何的慌张,带着一种缅怀开口说道。

    关羽半眯着眼睛看着对面那个老头,对方并非是那种仙人,但是却有一种近似的气息,“破界级强者吗”

    “破界级,中原那边的称呼吗”老头并没有震惊,反倒平静自若的看着关羽,在关羽面前掩藏自身的实力,就算是最顶级的强者都做不到,更何况他也不是最顶级的那一撮。

    “我很奇怪,居然感觉不到你身上的恶意,作为这个国家最顶层的强者,见到我们不是应该下杀手吗”郭嘉一脸诡异的看着完全没有恐惧之色的婆罗门强者询问道。

    “为什么要下杀手”老头笑问道。

    “我们应该是你们的敌人。”郭嘉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指了指自己,然后将手指调转指向对面,说实话,郭嘉发觉这老头不对,也有些惊惧,但是面上无有丝毫的惊惧之色。

    “那只是你以为而已,其实对于我们来说,你们占据了这里,可能让这里的人活的更好。”老头淡然的说道,“这片地方一直被人征服,反复不断地被征服,你们从东而来,应该有着非常清楚的感觉。”

    “这里的人,已经不像是人了。”郭嘉面上收敛了笑容,用一种肃杀的语气开口说道。

    “是啊,不是人了,虽说还是人的样子,但内里已经不为人型了。”老头甚至都没有否决这一点,点了点头,然后轻易的将被郭嘉抓住的手腕,从郭嘉的手中轻易的脱出,而郭嘉也没有再继续尝试。

    “你的实力不错,为什么不出手试试。”关羽突然开口说道。

    郭嘉不由得一愣,然后看向面前的老丈,能让关羽说不错,这老头怕是能威胁到关羽了,虽说都是破界级,但关羽绝对是破界级的佼佼者,甚至就连郭嘉都不清楚,关羽到底有多强。

    “你一刀下去,砍中了,我就死了。”老者摇了摇头,“何必难为我这么一个老头子,我只是来见见你们,因为天命在变化,我也需要见一见连天命都掰弯的汉帝国。”

    “我不信命,我们汉室也不信这东西。”郭嘉一挑眉说道。

    “那是因为你们能对抗天命,所以天命对于你们来说无所谓。”老者带着感慨说道,“对于东西两边的你们,天命,神祇只要你们愿意,就能随便更正,所以你们并不信。”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