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三十二章 看不懂

    汉军迁营的举动让婆罗痆斯城这边出现了些许的慌乱,不过很快就被尼兰詹稳住了。

    “将军,汉军突然将营地迁移到我们婆罗痆斯城七八里的地方到底是想干什么?”帕陀甲士团的千夫长看着远处如同小点一样,但明显实在迁徙营地的汉军说道。

    “不知道,不过对方将营地迁过来,对于我们也有好处。”尼兰詹平心静气的说道,然后可能也是不想多说这一方面,很自然的岔开话题询问道,“昨夜受创的那些士卒如何了。”

    “伤口的形状比较见鬼,我们靠着烙铁的方式止住了血,勉强保住了性命,但是短时间之内怕是不可能恢复了。”千夫长也是头疼不已的说道,汉军的棱锥刺剑扎的位置都比较要命,不少都是当场死亡,剩下的都因为伤口的问题不太好止血。

    最后还是一个老医生提议,将铁烧红,直接用烫伤的方式封住伤口,虽说还是免不了死了两名,但是其他的士卒靠着惊人的意志和素质,算是躲过这一劫,然后这群人就学会了新的一招。

    “你带人去再去维稳一下,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想喝的。”尼兰詹闻言点了点头,伸手将巡视过来的千夫长打发走。

    “父亲,汉军将营地迁移过来,其实对我们挺好的,我们站在城墙上就能看到他们的营地的布置,这样我们要下手的话,也更容易下手,您何须这样担心。”尼兰詹的长子不解的看着在千夫长离开之后,神色猛然间变得忧郁起来的父亲。

    “军务期间叫我将军!”尼兰詹头也没回的说道,“汉军何等的强悍,那种智与力的结合,就连我也感觉到惊惧,你觉得他们会轻易给我们暴露自己的破绽,做这种蠢事吗?”

    姆昆达闻言,怔一会儿之后,点了点头,作为北方贵族之中拿得出手的年轻一辈,他身受北方贵族对于汉室那种既敬又畏的心态的影响,他们甚至和汉室上层一样,承认着汉帝国的强大。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汉室不可能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他们不可能会大大咧咧的将自己弱点暴露在我们的面前。”尼兰詹右手按在城墙上,面上说不出来的感慨,“汉室很强,更重要的是汉室有很多的人既勇敢无畏,又聪慧多智,他们高傲,但他们不会犯低级错误。”

    姆昆达闻言点了点头,他也如此认为,实际上贵霜北部贵族之中的精英大多数都是这么认知汉室的。

    实际上这种认知如果让汉室知道,汉室恐怕会倍感尴尬,虽说他们也觉得自己很拽,非常拽,但还真没有认为自己不会犯低级错误,实际上是个人都会有失误的。

    “在战场上看不明白对方的布置,就说明我们已经进入了危险之中,尤其对手还是汉室这种强军。”尼兰詹叹了口气说道,“加强巡逻把,姆昆达,你去将普拉桑那几个家伙找来,我需要和他们好好谈谈,贵霜南部除了那几个军团,其他的都是垃圾。”

    “是,将军!”姆昆达当即回禀道,然后带人离开。

    “汉军啊,为什么那么强大?”尼兰詹远望着还在布置营地的汉军自语道,昨夜一战,不仅仅是汉军吃惊,婆罗尼斯城这边更吃惊。

    尼兰詹离开之后没多久,于禁又带了一群人过来进行实地考察,不过不同于昨天,这次虽说离得更近了,但是贵霜这边却只是隐隐的戒备着汉军这群来观察的人,并没有派人袭击。

    于禁带着一群人在距离婆罗痆斯城一里左右的地方进行观察,最后选择了一个可以用来掩护地道的位置之后停了下来。

    “这地方能不能打地道。”于禁指着脚下这片地方的地皮说道,经历这么多,于禁现在对于掘地也有了些许的经验,不过看看婆罗尼斯城这种地方的情况,于禁估摸着搞不好挖几下就有水涌出。

    恒河沿岸啊,就跟汉室的长江中下游一样,尤其是这里还是热带地区,雨水丰富,估摸着地下水也不会太少。

    “不行,这地下面有水。”懂堪舆的几个相士望了望都摇了摇头,懂风水的则是开始凭经验判断底下水网,他们估摸着也不能挖,底下水网有点复杂,反倒是曾经干盗墓贼的那些人依旧在左右观望。

    “水网很复杂,这个方向,一千四百步的地方会有一个水脉交汇处,估计对方在那个位置会有一个水井。”看风水的几个人讨论了一下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么确定?”于禁不解的看着那几个穿着儒袍的中年人说道。

    “这地方最近虽说多雨,但是温度很高,旁边有大河,虽说我家是看风水,但是我家也研究气候,地理,外加也搞一些神神鬼鬼的东西,记录一些见闻和怪谈,这地方要么不旱,要么直接玩完。”应斌撇了撇嘴说道。

    “你家?”于禁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东西。

    “将军你听错了。”应斌直接装死,拆开话题,“一般来讲上天肯定会给个活路,哪怕是旱死的地方,只要还能生存肯定有活路,这个距离过去一千四百步的位置肯定会有一口井,而且那口井会深一些,但是不管旱涝都会有水。”

    “……”于禁无语,这是个好消息,地道出口可以保证安全了,问题在于怎么挖地道。

    “你们呢?”于禁侧头看了看那群盗墓贼,这群人才是专业挖地道的,风水和堪舆的还是在寻找矿脉,发觉矿场的时候比较好用,挖地道什么的就很一般了,盗墓贼在这方面则属于水平非常高的那种。

    “能挖,但是会有渗水的问题,除非彻底封土,扩大地道,解决渗水问题,否则地道就算是地道挖出来也不会长久。”搞盗墓的一个老头和身边的一群人合计了一下之后开口说道。

    “能挖就行了,不需要太久,只要我们用的时候不渗水就可以了。”于禁闻言点了点头说道,能挖地道就好,挖不了那就少种手了。

    “我们这边有皇陵防渗水的一种手段,可以边挖便防渗水,如果将军要求不高的话,我们打一个不太宽的地道,问题不大,可要是大量人员通过,我们速度就需要下降很多。”既然是非永久性的通道,盗墓贼的那个领头也就接过了这个任务。

    也不知道陈曦是怎么想的,反正每次出征,只要是大军团,总是给后勤辎重那里塞一百多比较诡异的人才,比方说这些人。

    “你们挖过皇陵?”于禁一挑眉,看不出喜怒,但是一群盗墓贼瞬间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

    “我们这些人怎么可能敢在皇陵上动土,以前实在没有办法,搞点小墓,混混日子,岂敢动皇陵。”为首的老头吓得瑟瑟发抖,但是话说的倒是非常流畅,很明显也是见过大场面的。

    “那你们怎么知道皇陵防渗水是怎么回事?”于禁面色没有丝毫起伏的看着那群人,就像是看死人。

    “这是陈侯让当年修过皇陵还没有死的那些工匠公开出来的手段,我们这些人都会调配青膏泥。”佝偻的老头赶紧回答道,他们这些人都很清楚,自己这些人要是被人搞死了,绝对没有人站出来说理。

    别说在这个事死如事生的时代,就是放在后世,发现了盗墓贼也会往死了收拾,所以这些人现在能活着已经算是陈曦法外开恩了,自然这些人一个二个都非常谨慎,免得出事。

    不过陈曦也不算虐待这些人,毕竟真正的盗墓贼都是穷人,不是穷的没有办法了,谁会去搞这种被人知道了会捅脊梁骨,还有害子孙后代的活计,寻龙点穴听着很厉害,其实上真正上台面的,有几个自己会去搞这些,这职业算是这个时代真正下三滥的职业之一。

    因而这群人现在虽说主要还是挖地道,其实干的还是挺安稳的,至少这是一个真正的活计,而且不伤天害理,能管口饭吃,让他们别死了,这些人其实真的感恩戴德。

    好吧,主要是其中穷凶极恶的那群人已经死掉了,剩下的都是没坏到根子里面的家伙。

    到现在这群人的职责就是挖地道,给每个城市下面铺设地道。

    北方那边还好说,挖井都需要技术才能挖出水,再加上盗墓的基本都会点风水相地,虽说不至于像靠着这个吃饭的某些家族那么强,但是他们基本也会避开水脉,因而北方挖地道还算可以。

    问题其实出在南方,南方你随便挖一挖就会挖出来水,可能一开始没水,但是接下来过个几天,渗着渗着就会有水,渗水这个实在是没办法,渗着渗着就有可能会塌方,塌方了,之前挖的那些就没救了。

    一旦有水,管道也就会出问题,陈曦底下管道本身就有各自的要求,自然渗水问题必须给解决,否则南方挖地道就跟做梦一样。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