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三十一章 计划调整

    偷袭之后再偷袭会非常糟心,毕竟遭遇了第一次夜袭之后,成功将对手打退,并且生出对方不回来再来心态的军团,面对二次夜袭,基本上就是全军覆没的套路。

    因而徐庶这边惊醒过来之后,第一时间便开始了小心的布置。

    “我听传令兵说是情况不算太好。”徐庶眼见于禁回来,带人过来迎接,眼见于禁面色,叹了口气询问了一句。

    “不是一般的不妙,是非常不妙。”于禁风风火火的迈着大步,将头盔卸下来,朗笑着说道,虽说话是如此,但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徐庶硬是没从于禁面上看到丝毫的担心之色。

    “是吗,非常不妙?”徐庶大致瞟了一眼盾卫,以及于禁麾下的士卒,基本没有什么伤亡。

    也就是说,这一战损失不可能太大,而盾卫的反应又不是说笑的,徐庶不由的有些头疼,这样说来的话,帕陀甲士团毫无疑问是个强军。

    “走了,进营帐说。”于禁自然的岔开话题,也知道在士卒面前说这些话有点伤军心,哪怕军团方面并没有什么损失,并且成功打退了来袭的敌人,但在这个时代,没有完成战略,没有斩获就是失败。

    和后世那种只要守住了自己的地皮就算是胜利的情况完全不同,这个时代必须要有足够的斩获才符合汉军一直以来的形象,秦汉三国时代,不要说是军中将士,就算是儒生也大多具有开拓进取的精神。

    更何况在大军面前,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需要冷静应对,保证军心和镇定,是一个主帅不可或缺的素质。

    “加强巡逻和侦查,防止贵霜再次进行偷袭,派遣三十人一队的斥候,在婆罗痆斯城外围游曳,应该不会来袭击了,以防万一而已。”徐庶闻言点了点头,随口朝身边的士卒交待道,然后跟着一群将校进入了营帐之中。

    于禁大马金刀的直接坐到主位,营帐之内的灯火全部点亮,照的所有的人都通透。

    “贵霜这边来袭击的也就是帕陀甲士团,情况到底如何,看你们的情况应该是斩获不多,对方非常难对付?”等到所有人入座之后,徐庶当即开口询问道。

    “不是难对付,是非常难对付,帕陀甲士团就算是比盾卫差一些,也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同级别兵种,其本身也属于顶级精锐那个级别。”于禁左手伸出指节比划了一下,看着那么点距离,徐庶也头疼。

    不由得扭头看了一眼孙观,眼见孙观没有否认,徐庶瞬间感到了沉重的压力压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这是陈忠所说的很强那个程度,能和盾卫正面放对,就算是放在中原也是顶级军团了吧。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数量庞大,素质极高,这也就是我们现在要应对的状况。”于禁见此并没有停止继续开口说道。

    “我觉得我们有麻烦了。”徐庶苦笑着说道,但是看了看帐内的情况还是没有将话说出来,毕竟陈家,荀家,司马家在贵霜这件事就算是汉室这边知道的人也不多,能不说还是不说的好。

    毕竟间谍这种事情本身就很危险,能少点人知道也能安全一些,哪怕是有荀攸用精神天赋掩盖掉了整个战略,让人会自然的忽视掉这种可能,但荀攸的精神天赋也是第一次覆盖这种概念性的玩意儿。

    十成的无视效果,到底能发挥出来几成也没有人知道,不过肯定有效果这第一点是没问题的,所以能小心点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一直都很麻烦,习惯就好了。”于禁倒是看的很开,他本身就属于那种很镇定的将校,虽说从见到帕陀甲士团之后,就知道这一战在朝着麻烦的方向进行,但是于禁却也没有任何的慌乱。

    “盾卫这边没有办法压制吗?”徐庶闻言看向孙观,再一次回归主体,陈家送来的情报,回头再和于禁详细解释,不过想想的话,于禁现在已经也已经想起来,陈家情报上怎么说的了。

    帕陀甲士团是北方精锐之一,五大主战精锐之一,好吧,仅仅这一条就足够让徐庶头大了,能和盾卫打的有来有回的帕陀甲士团,居然才是五大之一,这简直就是要命的套路。

    孙观到没有注意到徐庶是在故意岔开话题,闻言自然的开口解释道,“也不能说是完全没有办法压制,我军对帕陀甲士团在防御上有压制,但是我军本身配备的武器很难伤害到对方。”

    “对方也上不到你们是吧,甚至对方对于其他兵种也具备碾压资格?”徐庶苦恼的说道,防御类型的兵种就这一点非常纠结,你只要打不穿对方的防御,对方有的是办法将你弄死。

    李傕的铁骑本部,华雄的神铁骑算是中原这边少数防御力极高,而且拥有攻击方面极大加强的兵种。

    这也是这军团一直能立于所有的军团顶峰的重要原因,本身已经近乎违规的防御力,配合必要的时候足够爆表的杀伤力,不需要维持太久,就足够将一个军团打爆。

    因为自身的防御力强到可以无视对手攻击的时候,自身的杀伤力只要还在水平线上,经验技巧不错,很容易就能打出来致命效果。

    最明显的就是李傕等人打不死禁卫那次,其实不死禁卫那个级别的防御力配合上其本身天赋,哪怕是在重步兵之中都属于特别强的那个序列,理论上来讲其实并不逊色西凉铁骑的防御。

    然而最后被李傕三个家伙硬生生打爆了,实际上那一战就算是没有马超到来,不死禁卫也跑不了。

    开了唯心防御,拥有极限程度,也就是理论上基本在认知范围的攻击可以强行抵挡的铁骑,实际上可以依靠战马加强攻击捅死对手。

    骑兵的价值可不简简单单是机动力的加强,只要是合格的骑兵先天性就比步兵攻击力强,骑兵毕竟还有一个人借马力的因素在里面。

    哪怕是没有任何的天赋原因,骑兵借用马力产生的伤害,也高过几乎同级别的所有的步兵。

    所以一般来讲,走防御路线是一个很好的路线,生存力强,对于攻击不达标的军团,一般都会具有碾压性的优势。

    但这么一来就会出现另一个弊端,那就是纯粹的防御军团会有一个攻击上的短板,也就是破坏力上的极限,尤其是对于步兵而言。

    盾卫哪怕是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攻击上,靠着经验和技巧,在面对比盾卫防御低一些的兵种的时候,其实也不占据优势。

    用游戏的说法就是盾卫的攻击十点,防御二十点,只要对方的防御高过十五点的时候,盾卫的攻击基本就没有什么效果了,虽说一般来讲也没有什么军团的防御能有这么高,然而这次见到了。

    “那拖住对方呢?”徐庶隔了一会儿询问道。

    “比他们拖住我们更容易,我的装甲比他们更厚,他们的重型弯刀攻击对于我们的效果并不明显,硬扛就可以挡住了。”孙观拍着胸脯保证道,盾卫的防御力放在那里,咬住对手,死缠烂打并不困难。

    “两倍于你们的帕陀甲士,你们能拉住不?”徐庶弯着指节带着思虑的神色说道,他的计划需要修正了。

    “能,虽说有难度,但是问题不大,他们不具备打穿我们防御的能力,更何况,我们这边已经有办法破除对方的防御了。”孙观非常自信的保证道,盾卫的防御永远不需要担心。

    “那就行,于将军,继续执行计划,只是到时候将营地迁移到婆罗痆斯城能看到的位置,让他们了解到我们的情况和布置。”徐庶抬头看向于禁,带着某种阴恻恻的笑容说道。

    “能看到我们营地的情况,这就有些危险了。”于禁到时能理解徐庶的意思,虽说从未来的角度想不错,但是从战术上想的话,这就有些丧心病狂了,危险性属于非常高的那种情况了。

    “玩阴谋总是让人容易破解,而且一旦破解对于我们自身还有损害,还不如直接实打实的摆开牌面,逼着婆罗痆斯这边按照我们的套路下棋。”徐庶冷笑着说道,既然盾卫能挡住,那么就逼着对方下台。

    “这样对方对于我们营地的布置一览无余,到时候要是突然下手的话,比这次的情况还容易很多。”韩倪不太满意的看着徐庶说道。

    “看清楚了,但是他们敢下来攻击吗?”徐庶反问道。

    “怎么不敢!”韩倪平淡的看了一眼年轻的徐庶,“这次他们都不知道我们的情况都敢下来,那么等能看清楚我们的布置,有了更大把握之后,又怎么不敢下来。”

    说实话,韩倪不太满意徐庶,刘备麾下文官团是出了名的年轻,但里面所有人都属于奠定了自身功绩的顶级智者,诸如郭嘉这种不着调的文臣,依靠着以前的战绩,可以让所有的士卒在任何情况下保持着信任,这一点非常关键。

    徐庶很强,但是徐庶的强悍是在于战场上对战,至于谋略算计这些,其实于禁麾下的士卒是不太有自信的。

    “这一次是我们没做好准备,对于帕陀甲士团的定位有些疏露,但换成下一次呢?他们只要出城,我们在城外下手,总比过我们在这里攻城容易吧。”徐庶并没有因为韩倪的话而受到刺激,依旧淡定。

    “但我们的局势一旦不稳,对方若能看到我们的营地,必然给我们致命一击。”能混到副将的基本都有些大局观,因而赵恒一眼就看到了这个计划中的致命缺憾。

    “那我们就让对方看到我们的局势不稳,让他们出城来给我们致命一击,只要这并非是真正的疏露就可以了。”徐庶依旧平淡,“帕陀甲士团在内,我们在外,攻城这种手段,很难有效,只能选择双管齐下才有可能完成目标。”

    于禁瞟了一眼还想张口的韩倪和赵恒,制止了两人的发言,他已经明白了徐庶到底要干什么,他在谋算即将到来的萨卡拉和杜尔迦两人,他在谋算人心,相比于情报,徐庶这次直接逼着尼兰詹下台。

    虽说于禁相信,萨卡拉和杜尔迦肯定有办法将密信送入婆罗痆斯城,并且成功约定时间,夹击汉军,但换成徐庶现在的意思,那就直接是将营地扎在婆罗痆斯城的正前方,扎在对方能看到的位置。

    这样的话密信就可以不要了,一旦汉军营地受到攻击,对面就能清楚的看到,到时候汉军后军崩溃,尼兰詹就必须出来,因为不出来前后夹击汉军的话,一方面是延误战机,一方面则是兔死狐悲。

    婆罗痆斯城这边毕竟还有刹帝利的正卒军团,哪怕是尼兰詹看出来了些许的问题,他也得硬着头皮去救,否则必然会是将帅离心。

    眼睁睁的看着我军占据优势的军团,因为己方主将的不作为,被对手覆灭,生出的可就不是简简单单的心寒了,还会有对于军心的动摇和对于主将的愤恨,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

    更何况,双方内部本身就有矛盾,哪怕尼兰詹依靠着现在这些手段将婆罗痆斯稳住了,也不代表,这些裂痕啊,这些矛盾啊,就消失了,到时候尼兰詹不管看不看得出来,都必须下手了。

    相比于第一次计划之中,击溃汉军后军,引诱尼兰詹下来,这一次逼着对方不得不下来更为慎重一些。

    “那就这样吧,明天我们先不攻城,后面的人将大营迁到婆罗痆斯城的前方,我带人再进行一次湿地勘探。”于禁点了点头说道,徐庶这次的计划比之前的计划缜密了很多,可执行性上浮了很多。

    虽说也有不低的危险性,但是于禁想了想形势还是做出了选择。

    次日一早,于禁组织了人手开始迁营,然后在迁营一事的掩饰下,带领了一批懂风水,堪舆和盗墓的家伙观察婆罗尼斯城的布置。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