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三十章 传播

    “这玩意儿开个刃,需要一天时间吧。”孙观也是深知兵戈武器之辈,自然观察了两下,就知道这玩意到底有多难开刃在,这东西的形状太过纠结,两个棱之间有一个夹角,不太好下手。

    “嗯,自己动手需要大半天才行,我觉得直接发给士卒,然后给个磨刀石,自己打磨就是了。”韩倪翻了翻白眼,“没办法,这个东西制作成这样,就注定了没打算给三棱开刃,人力成本太高。”

    “也是,回头将枪头拔下来,然后一人发一块磨刀石自己打磨,自己的安全自己解决,很有道理。”孙观也觉得韩倪说的很有道理,“这样下次见到帕陀甲士团就没问题了。”

    “将你们说的记下来,下次我报上去,回头后勤自然就会解决,就你们事多。”于禁心下抑郁,说话的时候也有些不爽。

    “……”孙观闻言不由得沉默,隔了好一会儿开口说道,“哈,还是有些不太习惯这种事情,哪怕明明已经过了很多年,我的思维还有些停留在当年在泰山当山贼的时候。”

    “我也是,总觉得社会变化的好大。”一直没开口的赵恒也突然开口说道,“我当黄巾的时候完全是因为活不下去,看看现在的生活,想想以前有时候实在是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活不下去。”

    “是啊,现在什么都不缺,那个时候为什么连树皮都吃不到呢”韩倪也带着些许的失落的说道,随后咧嘴一笑,“算了算了,别扯这些伤心事了,都过去了,现在比以前好太多了。”

    “先回去吧,这次试探了一波也好,我们还有一次机会,要是没有这一波试探,恐怕到时候直接面对上帕陀甲士,我们的计划恐怕真要出问题了。”于禁这个时候已经收拾好了心态。

    毕竟这个时候发现了帕陀甲士团的厉害,可要远好过等于禁将萨卡拉和杜尔迦那群人引来之后,再发现帕陀甲士的厉害。

    至少这个时候发现帕陀甲士不好对付,还有足够的时间变更自身的计划,而到那个时候再发现,说不定只能等死了。

    好吧,也不至于那么夸张,毕竟盾卫的战斗力也不是吃素的,凭借自身超乎想象的素质硬挡住帕陀甲士,于禁下狠手击溃杜尔迦和萨卡拉的刹帝利武士军团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只是到时候的伤亡,恐怕所有人都免不了心痛,甚至可能连到时候配合关羽进行战斗的能力都不再具备,致使整个计划崩盘。

    “嗯,先回营,一直以来的胜利让我们有些大意了,贵霜毕竟也不是一个水货,还有孔雀军团,刹帝利武士军团那种强悍军团,只能说他们两极分化太严重而已。”孙观闻言也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于禁这边列阵回营的时候,尼兰詹则是在月光之下,看着帕陀甲士团的千夫长,抢来回来的汉军用的棱锥剑,大多数挨了这玩意儿一击的伤兵,除非是运气好,中的位置是胳膊腿,现在基本都没救了。

    盾卫的作战方式本身就依靠着强悍的防御力无视对方的攻击,将注意力集中在攻击上,然后靠着自身的技巧和经验,达成一击必杀的效果,帕陀甲士这边也比较接近这种手段,结果被坑死了好几十人。

    “噗哧!”尼兰詹手臂发力,持着棱锥剑一个直刺,直接将臂盾捅穿,面色不由得有些凝重,作为一个将帅,虽说没见过这种武器,但是作为历经战场的宿将,他很清楚这玩意的效果。

    “哪怕是开刃难度极高,这东西也属于凶器那个级别。”尼兰詹将棱锥剑从臂盾上拔出来,然后看着棱锥剑那尖锐的锋头,“三个棱要开刃的话难度很大,汉军这边也没有开刃,不过仅仅是用来刺也属于非常危险的兵器了。”

    “我们这边的伤亡并不严重,但是这东西造成了其中一半的阵亡数量。”千夫长看着棱锥刺剑说道,“按说,正常的单手武器不应该能打穿我们的防御,但这东西单手发力却是能刺穿,对于普通士卒来说很有难度,但是我们这个级别基本都能做到。”

    “大概是汉军这些年来新开发出来的武器,汉室确实不愧是汉室,这东西材料比我们的臂盾好不了太多,但发力刺穿臂盾却能做到,确实是非常优秀的新武器了。”尼兰詹点了点头说道,“回婆罗痆斯,我让吠舍们想想办法,制造一批这东西。”

    如果是其他国家的武器,在一开始给贵霜造成相当的杀伤力,贵霜可能还需要将对方收拾了之后再行换装,换成汉室,贵霜的态度就成了,呦呵,这东西不错,不过瞬间我也要来一份。

    反正汉室的东西有效就用呗,那国家拽的不行不行的,用他们的武器对付他们什么的不也是一个很有趣的事情吗

    总之贵霜这边从来不排斥汉室那边优秀的东西,基本上但凡是发现了,自己这边没有就赶紧补充,自己这边有,但是用的少,那就赶紧变更,贵霜虽说不想承认,但对于汉室的定位还是那个强无敌的老大,虽说贵霜自己也想当老大。

    “不过我估计我们就是拿了这东西对于对方也没有太大的杀伤力。”千夫长虽说对于尼兰詹这么快接受建议非常高兴,但想想盾卫就不由得生出头皮发麻的无奈感。

    “先制作一部分,这东西看起来不太好制作,先给所有的将校打造一部分。”尼兰詹并没有太过在意这一点,好东西,用不用得上,先造出来,说不定有能用上的时候呢。

    “对方的防御力比我们还夸张,您应该知道,板甲这种东西,有可能厚上一毫,就可能彻底打不穿了,而少了那一毫,就能钉穿了。”千夫长眼见尼兰詹神色不变,叹了口气实话实说。

    “对方的板甲和大盾确实厚实的超乎了想象。”尼兰詹想了想自己下手斩杀盾卫时的难度,面色变得沉重了很多。

    “虽说很难以置信,但是按照我们的判断,恐怕我们自己的防御力极限水平也才能勉强算是和他们处于一线,而我们如果全力防御的,我们的进攻能力就会大幅度下跌,这样就更没有办法打破对方的防御了。”千夫长也是颇为无奈的说道。

    “好了,我大致知道了情况,先撤回婆罗痆斯,回去我们再进行深入研究,不过今夜这一战我们至少摸到了一部分汉军的底子,这对我们是一个好消息,至少对方拿我们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接下来只要固守待援即可。”尼兰詹闻言岔开了话题,没有在这一方面多说。

    盾卫到底是什么级别的防御,尼兰詹自己也有些许的感觉,但是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就尼兰詹的感觉,盾卫的防御,就算是帕陀甲士团要下手,恐怕也只能从甲胄薄弱的地方,否则的话,所谓的重型弯刀,根本就是说笑。

    尼兰詹率领几乎没有多少损失的帕陀甲士团回来的时候,婆罗痆斯城的守将皆是一喜,对方回了就意味着这一战能继续下来,而能完整的回来,则意味着汉军并不强大。

    也许汉军在他们这些南方将帅率领的正卒眼中很强大,但是从帕陀甲士团出来了又回来了来看的话,至少帕陀甲士团具备对抗汉军的实力,这样的话,婆罗痆斯城这边面对汉军时已经略有些低迷的士气,骤然回升了一节。

    这也是尼兰詹在汉军到来第一天就冒险出击强袭的原因,他不是为了帕陀甲士团证明什么的,他只是为了稳住婆罗痆斯城的士气,保证婆罗痆斯的军心。

    只要这两条不出问题,有婆罗痆斯城这座坚城在,四个刹帝利率领的麾下正卒只要听他指挥,守住这地方并不算困难,毕竟这里经过历代北方将校的经营,就算不是铁桶一般,也绝非说拿下就拿下的。

    尼兰詹自身并不担心汉军在他手下能强行攻城成功,哪怕现在见识了盾卫,尼兰詹这一点自信也没有任何的更改,说实话,这家伙只担心一点,那就是婆罗痆斯城的刹帝利叛变。

    毕竟利达斯接引伽蓝神的时候,婆罗痆斯城的变化可是让他记忆深刻,虽说靠着他的手段压了下去,但是南部贵霜这边的体系就是这么一回事,压得了一时,压不了一世。

    一旦战争中四个统率正卒的刹帝利有一个叛变,打开城门接引汉军进来,那么尼兰詹就算是有通天手段也没救了,尤其是这次见识到了汉军的手段之后,尼兰詹非常清楚,如果盾卫进城,他绝对没有办法将之打出去。

    另一边于禁也撤回了营地,而徐庶这边则已经清醒过来,带着亲卫在进行布防,夜袭最怕的是什么,袭击了你一次之后,你以为这就完事了,之后就可以休息了的时候,再次下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