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二十七章 应对

    虽说那种程度的夜袭训练也就是应付一下没冲进营地砍杀的敌军,保证自身不会因为袭营而出现大规模的混乱,但有盾卫在外围,而且孙观直接保证了,就算是重骑兵冲营,也能争取到最后的时间。

    如果是其他兵种的主将这么保证,这些精卒可能当作笑话看待,然后当初训练时是怎么教授的,他们就会怎么应对。

    不过自从见了盾卫那层与其说是板甲,还不说是装甲层级别的防护之后,睡在盾卫防护内层的士卒皆是毫无压力的睡死过去。

    盾卫要是披甲枕戈盖盾牌而眠,还能被对方在极短的时间打穿。

    那么多余的话都不用说了,他们这些人睡死不睡死压根不会有啥影响的,除非多长几条腿,否则也就是横竖都是死的节奏。

    假使以盾卫的素质要是都争取不到足够让他们列阵的时间,那么他们列阵怕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了。

    简单讲,就盾卫那素质和防护,还有准备的情况下,都那样,他们还是赶紧撤退的好,再要么直接躺地上装死也行。

    正因为这种认知,在尼兰詹怒吼着帅军冲锋惊醒前营士卒之后,所有惊醒过来的士卒都像是训练时那样施施然的进行武装,完全没有慌乱,顺带还会记得踢两脚那群还在赖床的战友。

    这并非是因为训练了无数遍而获得的本能性的镇定,而完全是对于盾卫实力的信任。

    大多数营帐中的什长惊醒过来之后,比训练的时候还淡定。

    “不要慌,不要慌,不要落下任何东西,列阵,先排好,敌军进不来的,孙将军他们肯定能挡住,先列阵,列阵后再出营帐,放心,对方肯定进不来。”某什长不慌不乱的安排道,比训练的时候还稳。

    毕竟好歹训练的时候还有个时间要求,这次可就不追求这些了,只追求镇静和战斗力。

    任何灾难**件发生的时候,混乱造成的麻烦可能比灾难自身的麻烦都要大,只要足够的镇定,很多问题都会有解决的方案。

    因而等于禁率领本阵突击到前营的时候,汉军前营的精卒已经在各级将校的率领下拿着武器列阵朝着外围的士卒冲了过去。

    这是盾卫这边靠着更为强大的防御,以及超乎想象的战斗经验,已经成功摸索出来了应对帕陀甲士的方式。

    “噗哧!”像是水袋放水的声音,互相撞在一起的盾卫和帕陀甲士面对面站在一起,两人的动作一如曾经那般,然而帕陀甲士却已经失去了生命,少数装备了一尺长三棱锥刺剑的盾卫冷漠的在双方撞击的瞬间,用刺剑从帕陀甲士腹胸穿透了对方的心脏。

    和大多数汉军当前常用的武器不同,这玩意只能刺不能切割,当然相对而来,这东西的穿刺能力算是当前所有武器之中最强的,盾卫以前都是将这玩意当作投矛,飞镖之类的玩意儿用。

    然而这次面对帕陀甲士团,常规的攻击基本无效,有几十个有这东西的盾卫,在短矛被打飞之后顺手抄起这玩意。

    在对方冲过来的时候,抓住手柄的位置,习惯性的就是一下直刺,短兵器的轻松发力,以及三棱锥尖锐而又稳固的穿刺点,让盾卫不算太困难的就穿透了帕陀甲士团的板甲,愣神的同时盾卫瞬间就明白这玩意能扎穿板甲。

    作为什么武器都用过,就算没用过,拿到手使用两下,也能靠经验摸索出来的的盾卫,瞬间就发觉了这玩意的正确使用方式。

    虽说不能用于切割,也不好用作格挡,但只要这玩意能在近战捅穿对方的板甲,那就够了,至于说不够光明正大,这是战争,死的人没资格评论对手够不够光明正大。

    在发现了这东西的效果之后,那几十个抄着三棱锥刺剑的盾卫暗搓搓的开始下黑手,基本上能保证在格挡住对方的同时,趁着对方大意补上一剑将对方直接捅穿,这种一招绝杀的手段,盾卫可是练过的。

    “所有人小心。”帕陀甲士团的士卒又不傻,之前双方基本没见几个战死的,大多数都是伤而不死,偶尔死一两个帕陀甲士还能说是战友大意了,结果就这么两下他们的战友倒下了三四十,眼睛不瞎的他们岂能不知道,对方已经有了新的手段。

    帕陀甲士团的百夫怒吼着指挥的时候,抄着刺剑的盾卫已经朝着他冲了过去,右手紧握刺剑,后脚发力,全身的力量重量直接压在刺剑之上,朝着对方捅去。

    “叮!”一声脆响,帕陀甲士的百夫靠着本能性的经验用臂盾架住了朝着他穿刺过来的乌芒,然而全身发力,甚至连重量都压在这一击之上的盾卫,根本没有停手,直接一剑捅穿了帕陀甲士的臂盾。

    不得不说,陈曦这一批次的装备质量都属于非常优秀的那种,而且盾卫确实精锐,刺击是那种完全垂直于盾面的那种,根本没有任何的浪费,靠着更胜一筹的质量,直接穿透了对方的臂盾,然后余势不竭的朝着对方的腹胸捅去。

    然而对方也无愧于精锐之名,当即胳膊发力,将盾卫直刺过来的一击带偏,然后快速的后退,而盾卫手上的棱锥刺剑则像是没有任何的阻碍一般轻易的从对方的臂盾上拔了下来。

    这一幕看的所有的帕陀甲士心中一凛,在以为对方拿自己没有办法的时候,对方拿出直接能击杀自身的武器,对于帕陀甲士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不过还好,汉军这玩意儿也不多。

    “所有人小心持锥形短剑的汉军士卒!”逃过一劫的帕陀甲士百夫当即下令,并且将这一消息朝着尼兰詹的方位传递了过去。

    然而尼兰詹这个时候根本没有心思关注这些消息,相比于三棱锥刺剑所能带来的几十上百的伤亡,尼兰詹现在看到的东西更让他震撼,这些东西所代表的一切,他太清楚不过了。

    “……”月光之下,尼兰詹的面色有些发寒,他宁可相信汉军前营的士卒压根没睡觉就等着袭击,也不愿意相信,这些士卒是被他的夜袭惊醒之后,才进行的出战。

    因为前者最多说是汉军有一个出色的谋臣,而后者那就不是谋臣的问题了,纯粹是汉军平均基础能力的问题了,而相比于个人的超标准能力,当然是集体性的超越让人感觉到头皮发麻了。

    尼兰詹无比想要欺骗自己,但作为一名历经百战而不死的宿将,他能清楚的看出来后面那些汉军是被他的夜袭惊醒过来的。

    然而让其惊恐的是这些人在这一刻没有丝毫的慌乱,镇定的结阵之后才朝着帕陀甲士团的方向发动了攻击。

    贵霜这边有多少军团有这个素质北方倒还好说,有那么一些,那南方呢,除了那少数几个军团以外,有几个军团,在被夜袭之后,还能不慌不乱的结阵,镇定的应对袭击

    “汉军,有点恐怖啊!”尼兰詹突然阴沉的说道,如果说盾卫给他的是力量上的震撼,那么汉军营地里面的普通士卒给他的则是纪律性和组织力上的震撼,细节之中看成败,汉军的素质过于可怕了。

    “做好撤退的准备,这一战就这样吧。”尼兰詹看到汉军前营已经抄起长矛列阵的长矛手和大量的弓箭手,第一时间下令道,虽说对方未必能打穿自身的防御,但是尼兰詹也不想再纠缠下去了。

    伴随着尼兰詹一声令下,帕陀甲士团明显的进入了收缩状态,不再向之前的那种强力的和盾卫进行碰撞,而盾卫在发觉了这一变化之后,很自然的进入了战略攻势,准备将帕陀甲士团拉住。

    战场上,阻止对方完成想要完成的事情,永远是最合适的计划。

    至于说所谓的三棱锥刺剑,这种东西只要小心一些,闪避开就可以,毕竟这种非常单一的直刺性攻击模式,对于这些老兵来说还是很好应对的,当然最重要的问题在于盾卫装备的数量实在是太少了。

    不成建制的玩意儿,注定了没有办法将对方逼得不得不硬扛,这种刺剑的形状注定了没有办法劈砍,只能直刺,没有足够的数量支持,这玩意儿的危险性也就是那样。

    “上破甲箭!”于禁这个时候已经收到了前面盾卫传递过来的消息当即命令前营的弓箭手上破甲箭。

    虽说盾卫已经告知于禁对方那堪称诡异的防御力,在这个距离以普通弓箭手加破甲箭恐怕也是伤而未死,不过能伤到就可以了。

    汉军现在也有资格打这种富裕战争了,不行就革新装备,革新武器,能用这些解决的事情,坚决不要用人命去解决。

    “将军,左侧和右侧的千夫长紧急通知,说是汉军从两翼与中军的结合部调动了大量兵马,准备包抄我们的后路,正面的汉军也已经进行压制性攻击,对于我军造成一定损失。”传令兵紧急过来通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