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二十六章 镇定的军团

    毕竟盾卫的铠甲也是实打实的板甲,不是说笑的玩意儿,配合上盾卫那已经适应了自重,相对于重步兵而言出乎预料般灵活的动作,帕陀甲士虽说够强,但想要重创盾卫也是近乎发梦。

    “冲击!”伴随着孙观的命令,盾卫的侧边开始延伸,连岳指挥的锋线因为兵力的转移略微就显得有些薄弱,眼见对方怒吼着要逆势反冲锋,连岳当即冰冷的下令锋线的士卒缩身进行冲击。

    这种举盾冲锋的行为因为当时面对刹帝利武士军团,很容易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所以一开始在试探的时候盾卫并没有使用,而现在经过再三确定之后,帕陀甲士团不具备刹帝利武士军团那种灵巧,连岳在发觉对方逆势反冲锋之后当即准备要给对方来一个狠的。

    要知道盾卫最强的攻击,可从来不是他们单手使用的短枪,短戟等等,而是他们自身无视那超过四百斤的可怕重量,进行的冲锋,这种规格足够正常的士卒直接撞死。

    “叮!”原本应该是沉闷的响声,在盾卫的大盾狠狠的撞在了帕陀甲士团手臂上捆绑的四十厘米左右的小圆盾上的时候,居然发出来的是仿若两个钢珠碰撞时的脆响。

    更令人不解的是,原本足够将人撞飞的攻击居然被帕陀甲士轻易的挡住,最多是帕陀甲士团不自觉的倒退了数步。

    然而双方的脚下在这一击之下皆是震飞了的近乎同等规模的大片尘土已经说明了事实如何。

    连岳当即张口无颜,而帕陀甲士团的士卒则是面色凝重的看着盾卫,半边身子发木,同样盾卫也没好过,刚刚那一击他们清楚的感受到了对方的冲击力。

    尼兰詹面色凝重的看着这一幕。

    帕陀甲士团的刚性传导天赋,除了可以将一半的冲击传导给对方,另外也可以剩下的冲击导入大地,进行卸力。

    至于缺点的话则在于,既不像刚性反弹那样,让对方打出来多大的力量给我反弹回去多大的力量。

    也不如正常版本的卸力天赋那样,有精锐天赋保护,以对自身几乎没有任何伤害的方式直接将力量传入大地。

    这玩意的力量是通过自身的,当然这种也可以用自身的经验和技巧卸掉大部分,实际上盾卫的稳固天赋也属于这种类型。

    这两种天赋都具备没有精锐天赋保护的卸力效果,不过由于靖灵卫版本的盾卫够精锐,帕陀甲士团本身的经验也够多,本身招架的时候就会自然卸力,基本不会出现这种被震得发麻这种情况。

    不过这次,双方算是吃了一个闷亏,都没彻底卸开,当然相对而言盾卫能好点,毕竟自适应天赋最喜欢吃这种既不会让自己受创过重,还会让自身出现成长的伤害。

    说实话,这一波碰撞,正面直接退开了六七步,双方盯着对面都有些犹豫,很明显,这下所有人都缓过来了,貌似拿对方没什么办法。

    不过随后双方就再一次厮杀了起来,哪怕是不能解决对手,反正自身安全也没有太大问题,既然将军不发话,继续打!

    孙观眼见再次搅合到一起的两大防御兵种,心知拿对方没有太好的办法,于是果断调整布置,让侧翼的盾卫再次开始延伸,强大的防护能力,让他们不需要太在意安全问题,反包围将贵霜这支精锐拉住,等于禁本部过来,一起解决。

    孙观还就不信了对面这个重步兵军团还能和他们一样,是靠装备支撑起来的防御。

    到时候于禁冲进去解散了对方的云气,不说没有了精锐天赋加持,只要他们的精锐天赋,因为云气削弱出现问题,他们要还是有这个防御力都是见鬼了。

    “将军,对方防御力过强,我们很难击杀对方,而且对方的素质和战斗经验都不逊色我等。”千夫长在发觉汉军变阵,准备以弱势兵力反包围他们的时候,第一时间通知尼兰詹。

    “我都看到了。”尼兰詹又不瞎,也知道千夫长通知他是什么意思,不就是看这战这么打下去,意义不大,已经试探了汉军,不胜不败对于士气也有相当的拔升,不行就这么退回去算了。

    “延伸阵型,再拖一会儿,看汉军的样子,应该是早有布置,我们现在之了解到他们只有这么一个军团,看看还有没有这种硬骨头。”尼兰詹神色淡漠,但是心下也已经有了思虑。

    帕陀甲士团的战力尼兰詹可以保证已经属于这个国家最顶级的一撮,结果上来就被汉军挡住了。

    更糟糕的是他们居然拿对方没有任何的办法,相比于帕陀甲士那经过意志强化和精锐天赋双层强化后的防御,对方那纯粹的装甲防御力,根本属于无解水平。

    尼兰詹心下努力的安慰着自己。

    虽说是这么安慰着,但是尼兰詹心里清楚得很,对方的攻击能力同样强的可以。

    只是帕陀甲士的开双层加持之后防御力也不差,放个正常军团在这里,完全打不穿对方防御的情况下,汉军现在具备的攻击能力,足够将对方碾成渣滓,这军团不好惹啊。

    尼兰詹远望了一眼,下定决心,毕竟就这么打了两下就走,得到的情报实在是有些少。

    于禁属于那种一不做二不休的类型,准确的说,大多数的将校都有这种通用素质。

    当时和徐庶说好之后,将徐庶打发回去睡觉,于禁这边就组织了五千人蹲守在二道门,和盾卫那种还需要睡觉完全不同,于禁这边直接没睡觉,直接当对方今夜必然来袭营。

    二道门距离辕门的距离本身就很远,又有大量的帐篷遮挡,于禁组织的五千人全三三五五的列队活动,避免有人陷入沉睡,或者蹲在一个地方,蹲到手脚发麻什么的。

    也亏印度这边哪怕是雨季,晚上也是一点都不冷,一众于禁本部皆是三三五五的扯淡,当然讨论的时候免不了提起贵霜。

    言语间多有不爽,毕竟晚上不能睡觉,呆外面等对方袭击什么的,很容易让人升起怒火,尤其是等到现在还没来袭击,所有人都有些窝火,本身就行军了一天了,今晚居然还被贵霜那群混蛋整的不能休息。

    当然这种窝火并不是针对于禁产生的,要说的话于禁还是相当受到麾下士卒爱戴的,毕竟他并不是那种暴虐的大将。

    虽说于禁大多数时候在人前看起来刚毅冷漠,但是跟随的久了,麾下的士卒都知道于禁是一个很靠谱的主将,所以现在的愤怒统统都是针对对面贵霜的。

    “怎么还不来。”于禁也有些着急,既然已经干了这种带了一批人熬夜的行为,那么最好的情况就是对方来夜袭,这样既展现出来了他的料事如神,又能从贵霜头上打捞一笔,打压打压对方的士气。

    然而已经等到月上中天,于禁硬是没有等到贵霜的夜袭,虽说过了这个点贵霜还是有夜袭的可能,甚至最佳的夜袭时间其实是黎明前最黑暗的那段时间,但是那种夜袭的危险性非常大。

    简单来说,那种最佳的夜袭时间太短,如果不能趁黎明最黑暗的时候打倒对方,天一亮就等麻烦降临吧,当然天亮了也打不过那真就没办法了。

    就像历史上官渡之战,驻守乌巢粮仓的淳于琼,虽说被曹操带人夜袭了,但是扛到了天明,还能列阵而战,但是接下来被曹操打爆了,这就很无奈,而且很不讲道理了。

    毕竟夜袭的兵力一般都不会过万,一般来讲拖到白天基本就意味着失败,而要是拖到白天被夜袭的一方还是打不过对方的话,夜袭的人一般也就不会选择夜袭了。

    有白天直接打赢的能力,还夜袭干什么,直接莽就是了,夜袭什么的丢人不丢人,莽死对面那群不就好了

    相比于阴谋诡计这种方式,拳头将对手打爆才是最震撼人心,才是最有力量感的展现。

    为什么巨鹿之战前的项羽和巨鹿之战后的项羽明明没有任何的区别,但是巨鹿之前是个将军就能对项羽指手画脚,巨鹿之战后,一众诸侯面见项羽的时候直接是膝行而进。

    说白了,就是拳头啊,就是血腥暴力啊,相比于阴谋诡计,拳拳到肉,打的对方血浆四溅的暴力才是更让人震撼的,要彰显武力,彰显强硬,用算计,用阴谋,只能让人输的不服气。

    哪怕你本身的力量确实强过对手,可只要是使用阴谋,获得了胜利,位置都会不稳,不服气的人就是被打服的情况多很多。

    有一句话叫做读书是让你心平气和的和智障说话,而健身是为了让智障心平气和的你说话。

    用国家来对比这句话其实没啥区别,武力作为一个国家的保障,对外战争的时候智力,战略非常重要,但武力的彰显才是真正的核心。

    智力可以让对方哑口无言,而武力可以盖棺定论,这就是现实。

    所以在有必要的情况下,尤其是对外战争,实力足够的情况,下三滥的手段没人玩,因为这种让对方输的不明不白的手段,只能被统治的地方吼出叛乱之音,然后等待时机将你推翻。

    帝国之战这种规格,所有的阴谋诡计都只是开胃菜,最后免不了还是用拳头解决问题。

    因而如果是开战的时候实力足够,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介意直接一拳将对手锤死,最好一拳将对方锤爆,而且是爆的捡都捡不起来的那种,所谓的以德服人本身就是如此嘛。

    毕竟德最开始本意就是阴阳五行的运转,其意也就是天理,道德经的道德其实用的就是这个意思,而以天理来解释以德服人,那就妥妥属于强权霸道的意思了。

    直接碾碎对手的实力,贵霜这边单对于禁而言是具有的,问题是婆罗痆斯绝对不会具有,如果有的话,现在就不会是于禁包围着婆罗痆斯,而是尼兰詹包围着于禁了。

    “将军!”于禁话刚说完,外面就传来了一声怒吼,原本昏昏欲睡,闲扯淡的于禁本部瞬间惊醒,然后就像是猎手等到了猎物一样当即按照计划,从二道门的两侧朝左右两翼跑去。

    “来了!”于禁也是一喜,做了这么多准备,等到了对面到来,简直时鸿运高照,“上,上上,赶紧,赵恒,倪韩,你俩带领左右两部按照计划从左右两翼与中营的结合部杀出去,包围住对方!”

    反正之前已经不打算休息了,于是于禁在组织好人手之后,就在二道门的位置完善计划,一群人为了不睡着,也就七嘴八舌的发动脑子帮于禁完善计划。

    “其他人随我冲过去!”于禁兴奋的说道,他已经看到了胜利的到来,前来夜袭的必然是尼兰詹,今天不管是活捉了对方,还是给对方来个盖棺定论,明天婆罗痆斯城都守不住。

    没了北方这支骨干精锐,就那几个刹帝利率领的北方正卒,别说本身已经人心浮动,哪怕就是不人心浮动,也挡不住于禁的强攻。

    当然就算是不能活捉,也不能盖棺定论,今晚拼命重创一波,后面的婆罗痆斯攻城战也能好打点。

    于禁怒吼着率领着前部冲了出来的时候,前营那些在盾卫内侧休息的士卒也都拿着武器,在各级将校率领下冲了出来,这些士卒都是于禁训练出来的精卒,也都经历过夜袭训练。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