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二十五章 装甲与装甲

    在这样的情况下,盾卫与其说是在睡觉,不如说是在打盹。

    自然尼兰詹一声怒吼之下,外围的盾卫直接起身,然后一脸仙气外加起床气的抓起大盾,抄起自己一旁准备的餐具,黑着脸走了出去。

    不让我睡好觉,那我就让你这辈子都不用醒来,长眠于此!

    尼兰詹的帕陀甲士比较接近于重步兵,速度相对偏慢,汉军这边巡逻的士卒本身就有所准备,而尼兰詹一声怒吼,让这些士卒当即转头朝着声音传递过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并且条件反射的抓起了弓箭,搭弓射箭朝着声音传递过来的方向做好射杀的准备。

    等到帕陀甲士团怒吼着冲锋过来的时候,那些巡逻的士卒在看到那乌压压的一片,一边警示,一边很自然的后退掏出弓箭朝着对方对方射去,他们人物并非是阻击对手拖延时间,这些自有盾卫处理。

    与此同时帕陀甲士团的士卒在起身的瞬间,也有不少拉开了弓箭,迈着稳固的步伐,下脚快步疾走,但是上半身却保持稳定。

    硬顶着汉军巡营先一步招呼过来的稀疏箭雨,帕陀甲士团冷漠的张弓搭箭,直接朝着汉军箭矢射杀过来的方向,反向射杀了过去。

    那种几乎不需要指挥,所有拉弓的士卒就自发的展现出来应有的组织性,让已经扛着大盾走出营帐的盾卫皆是面带慎重之色。

    这群人貌似具有着可以比拟他们的素质,天赋还是自身基础能力的展现,除非是太过诡异的那种,靖灵卫出身的盾卫自有评判的标准。

    然而不等从外围营帐出来的盾卫排布好阵型,帕陀甲士团的弓箭手已经抄起破甲箭朝着盾卫的位置覆盖性的射杀了过去。

    面对帕陀甲士团飙射而出的箭雨,一脸仙气的盾卫很自然的举盾缩身硬顶,而且一边硬顶,一边自然的结阵构成完整的防线,就像是简单的打伞挡雨一样,硬是没有一个士卒被帕陀甲士团的试探拿下。

    “好强的防御力,好高的素质。”尼兰詹半眯着眼睛看着将一支支箭矢弹开,屈身防御结束的第一时间就整齐的列成阵型前进的盾卫,面色略有凝重。

    哪怕是早有准备,在遭遇夜袭的时候,能像是演练了数百遍一样沉稳的对敌也超乎了尼兰詹的想象,貌似就算是帕陀甲士团的士卒,也不具备这种程度的经验和素质吧。

    这个念头在尼兰詹的脑子里面打了一个转,就被丢了出来,这不仅仅是帕陀甲士团的问题了,而是正常军团绝对不可能具有这种素质,毕竟只要是人类,就不应该在面对危险的时候这般冷静。

    尼兰詹双眼略有阴沉的看了一眼盾卫,他麾下士卒的素质绝对是最顶级的程度,但距离他现在所看到的汉军展现出来的素质都有着巨大的差距。

    实际上尼兰詹猜的没错,如果是正常兵种确实没可能达到这种堪称诡异的冷静,因为这是人类的本能,除非是军魂那种已经超越了本能,超越了死亡的兵种。

    盾卫能做到,除了其本身当过一段时间的军魂士卒以外,还有一部分依赖于身上的装甲,对已经不是板甲了,就是装甲,这超厚的装甲给了他们无与伦比的自信,自信到他们根本不会对于防御方面有任何的怀疑,十石强弓都能防御,怕什么!

    对不起,你的攻击无法打穿我的防御,这种心态的加持下,当然冷静了,单枪匹马遇到混混当然会怕,但是身穿高达,那怕什么!

    毕竟是偷袭,双方的距离本身已经很近了,一波箭雨之后,尼兰詹的帕陀甲士团最近的那部分,距离汉军已经不足十步了,清冷的月光之下,双方都能看清对方的容貌。

    因而尼兰詹虽说心下略有惊叹,但也放开手脚准备全力一战。

    “投矛!”说是尼兰詹下令指挥,实际上在箭雨停止的瞬间,已经接近到汉军十步乃至三十步的帕陀甲士团已经掏出了自己的短矛,怒吼着对着正面的汉军丢了过去。

    这个距离,以帕陀甲士团的素质,足够将对方连人带盾牌一起丢穿,然而现实给了帕陀甲士团重重一巴掌。

    “叮!”笔直射杀过去的投矛,大多数都和之前的弓箭一样,在撞上盾卫那光滑盾面的时候,发出了一声脆响,然后短矛就像是跳弹一样直接被弹飞,这一幕让不少的帕陀甲士都愣了一瞬。

    “他们的大盾中心是加钢层,外围是厚木,中央防御极高!”几乎不需要尼兰詹的解释,作为身经百战的帕陀甲士已经对于汉军的防御有所猜测,虽说有点吃惊与汉军的防御,但是还不至于不知所措。

    “手戟!”在硬吃了贵霜一击投矛之后,盾卫的士卒包括孙观的面色都有些凝重,冲击力强的有些出乎他们的预料,这种最简单明了的玩意儿可以很大程度表明士卒的基础素质。

    一千多柄刀片在帕陀甲士团即将冲过来的时候丢了出去,以盾卫的可怕素质,甚至在出手的时候,将手戟丢出了箭矢的尖啸声。

    然而哪怕是在这等距离之下,帕陀甲士依旧靠着左臂的圆盾和右手的重型弯刀成功将绝大多数的盾卫丢出来的手戟或是挡住,或是弹开,除了极少数被波及命中,现场无一人倒下。

    至于高速手戟被光滑的圆盾盾面弹开之后形成的二次弹射伤害,对于帕陀甲士团而言硬扛就是了。

    “呲啦!”冲在最前方的帕陀甲士的千夫长这个时候已经和汉军列阵而行的盾卫遭遇在了一起,手上的重型弯刀带着弧形的辉光,直接切在盾卫的盾牌上,尖锐的刺鸣声,明亮的火花也溅射了一片。

    盾卫的士卒格挡住对方斩击的第一时间,手上的短柄手戟直接朝着对面斩去,身旁的战友,也同样掏出短枪朝着帕陀甲士团刺去。

    然而帕陀甲士团的千夫长根本看不也不看朝着自己刺来的短枪,手腕一抖,弯刀像是钩子一样朝着正面面对自己的盾卫脖颈钩去。

    “撕拉!”盾卫的短枪同样没有造成想要的伤害,千夫长身后涌来的帕陀甲士很自然的用自己的圆盾挡住了一瞬,然后用弯刀斜削,准备砍断盾卫的胳膊。

    盾卫的士卒则是冷漠的应对,身侧的战友交替掩护,他们并非是一个人在战斗,很多防御可以交由身侧的战友进行。

    盾卫那远超正常士卒的基础素质,配合上战阵,足够让他们一群人在作战的时候,展现的像是一个人的左右手一般,而比较糟糕的一点在于帕陀甲士团也有这个档次的配合能力。

    “嘭!”沉闷穿刺声,盾卫的短枪靠着数人的配合,成功避开了帕陀甲士的圆盾,捅在对方的腹部。

    然而单手发力的盾卫只是顶凹了帕陀甲士的甲胄,而对方则像是狼一样,在受伤的同时,狠辣的对着盾卫反手一击,重型弯刀凶狠的斩向愣神的盾卫。

    “呲啦~”金铁切割的声音,哪怕是愣了一瞬间,盾卫也只需要收手就轻而易举的用那近乎塔盾一样的大盾挡住了对方的攻击。

    这么一个攻防转换,双方的士卒都变得凝重了很多。

    “还真是超乎想象的强大防御。”尼兰詹舔了舔嘴角的血渍,汉军外围精卒的防御力远远超乎了尼兰詹的想象,原本以为他们帕陀甲士团已经是最顶级的防御兵种了,结果对面的盾卫比他们更胜一筹。

    当然帕陀甲士团靠着意志超越有着远比盾卫强悍的攻击能力,然而糟糕的一点在于,你就算是攻击能力再强三分,也不可能打穿盾卫的防御,同样盾卫现在拿帕陀甲士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毕竟盾卫这边并不存在攻击方面的加强天赋,以前都是靠着自身的素质,以及装备来保证自己拥有普通双天赋超精锐的攻击强度。

    然而帕陀甲士团也是除了双手以外全身着甲的重步兵,还具备和西凉铁骑同样的重型甲胄强化防御,经过这么一个防御天赋补正之后,帕陀甲士团的防御力已经足够称之为恐怖了。

    至少配合上他们原本具有的战斗技巧,以及战斗经验,只要闪避开盾卫攻击向要害的攻击,他们也是可以硬扛住盾卫的攻击的。

    毕竟使用单手武器的盾卫同样不具备对于帕陀甲士团士卒造成致命伤害的能力,只是这么一来双方的战斗就有些恶心的意思了。

    “组织阵型,反包围。”孙观这个时候也发现自己这边其实拿对方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对方同样属于皮糙肉厚的类型,至于说攻击强不强,这个到没有明显的感觉,反正肯定打不穿盾卫的盾面防御。

    不过甲胄对方倒是能击穿,只是击穿了铠甲,就算是以帕陀甲士的意志强化攻击,只要盾卫小心点,也不可能重伤到盾卫。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