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二十四章 强袭

    等安排完巡逻和暗哨之后,于禁突然发现徐庶流露出明显的纠结之色,还以为是发现了什么破绽之类的东西,于是随口询问道,“元直,你这是怎么了,是发现了什么不对了吗”

    “我傻了,今天是十三啊,而且我已经上手清除了附近的雨云,今夜绝对是月明星稀。”徐庶叹了口气说道,“这种情况下,晚上的视野也会有个几十步,只要是正常人就不可能选择这个时间点来夜袭,这种情况下,双方能看清,还夜袭什么。”

    “……”于禁闻言不自觉的点了点头,确实,晚上能看清的话,夜袭也就没有了突然性,纯粹就是强袭了,这么一来,意义何在。

    好吧,还是有点意义的,晚上绝大多数人总是要休息,出其不意的话,打个措手不及什么的还是有可能的。

    “不过现在已经安排好了,那就别作朝令夕改这种事情,下发下去,更谨慎一些也好。”徐庶叹了口气说道。

    早知道今天是十三,徐庶绝对用那种最为合理的营地防守的布置,让更多的人进行休息,以保证第二天作战时的体力,毕竟在遇敌之后,新驻扎的营地都会加强防守,以防对方偷袭。

    在这样的条件下再次加强防守,那么也就意味着今夜大多数人都不可能好好休息了,毕竟原来行军就消耗了一部分的体力,晚上再睡不好,明天肯定要影响战斗力。

    “算了,今夜你休息吧,我再带一批人在二道门带人巡营。”于禁想了想自己之前的安排,确定外围的盾卫和前营的青州兵都休息不好了,果断决定在二道门再布置一层巡逻的。

    这样的话,基本就能保证中营和后营可以好好的休息,等到明天就靠这两个营地去试探婆罗痆斯城的城防。

    徐庶闻言点了点头,他已经明白了于禁的意思了,既然都到这个程度了,那么还不如直接再加点人,当对方会来袭营算了。

    “原本我意思是我不休息。”徐庶摇了摇头没在说啥,前营而二道门都做好夜战的准备了,那他蹲的中营也就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还有一场恶战,攻城战啊,中原也不多啊。

    在汉室这边调度布置营防的时候,尼兰詹静静的站在婆罗痆斯城的城墙上,像是石雕一样一动不动,直到月亮出来,照射到他的身上。

    汉军一定会发现,尼兰詹可以保证,今夜月明的程度超过了尼兰詹的估计,不过没有什么,他本身就不擅长偷袭,强袭试探对手的实力才是他最正确的选择,而且他的本部有这样的实力支撑强袭。

    “绝对不会失败。”尼兰詹冷漠的站直身躯,举手抬足之间,铠甲发出金铁的碰撞之声,时间差不多了。

    这种大战的氛围,就连尼兰詹自己都已经好久都没有体验过了,三年间他以及他麾下的士卒都没有进行任何高强度的战斗,更多是强化训练,补足当年的根基。

    这些士卒大多已经三十岁出头,皆是跟随了尼兰詹有十年左右的老卒,身经百战对于他们而言并不算是夸张。

    而相比于身经百战更夸张的是,他们现在的身体素质比起当年二十多岁棒小伙的时候更为健壮,当年的他们空有着觉悟,没有足以匹配的意志,但现在他们已经补足了自身的短板。

    “都已经来齐了吗”尼兰詹将一长一短两支佩剑插入腰间的剑鞘,从城墙上走下来的时候,帕陀甲士已经列阵完毕,等待命令。

    银灰色的月光下,尼兰詹能看清大多数人的面容,没有任何的紧张,有的只是那坚毅的眼神。

    明明已经接近三年时间没有在战场上进行过高强度的厮杀,但所有的士卒在这一刻却像是洗尽铅华,没有了当年那种猖狂之色,留下的只有那铁铸一般坚毅,笔直的站在原地,没有丝毫的声息。

    “将军,除了留守的三千余人,其他八千人尽皆到齐。”尼兰詹麾下的副将上前一步,清冷的面色之中带着些许的狂热说道。

    尼兰詹平静的扫过所有的士卒,尽可能的将每一个士卒记在自己的眼中,他很清楚,每一次战争都会有人回不来。

    这也是尼兰詹白天当众给所有士卒许诺的重要原因,仆从并不是羞辱,恰恰相反是赏赐。

    和奴不同,这个时候仆指的是侍奉,九卿之中有一个官位叫做太仆,这个时代不带奴的话,这个字更多显示是追随者,侍奉者的意思。

    尼兰詹给麾下士卒兑现的诺言差不多就是,你们死了,你们的子嗣后裔,我会当做追随我的人,侍奉我的人进行教育,培养。

    差不多点的意思类比的话,就应该是骑士和骑士侍从,后者虽说相当于勤务兵和随从的双重存在,但是骑士侍从是真正能从骑士那边学到东西的。

    在古典时代,仆奴在那种明确的阶级下,基本上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贵族,而骑士侍从,只要真正学会骑士交给他们的东西,他们就有可能或是继承骑士的位置,或是凭借自己的力量成为新的贵族。

    这才会有后面那句有我一口饭吃,尔等子嗣绝对不会少一口,而且以自己的领地为保证,歃血盟誓的情况下,说出这种话,基本上就不会悔改了。

    “我只说一句,此战必胜!”尼兰詹的目光终于从所有士卒的面上划过之后,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随后转身撤下披风对自己的长子下令道,“开城门。”

    伴随着一声嘎吱的响声,沉重东城门被人从内部打开,手持长短剑的尼兰詹当先迈步而出。

    随后所有的士卒快速而又整齐的穿过了城门,早已用密麻布包好的靴子,踏在地上声音轻了很多,虽说已经做好了强袭的准备,如果能成功摸过去尼兰詹也不会介意占个便宜。

    双方的距离并不是很近,而汉军虽说有巡夜,但夜间也不敢四散巡逻,这么一来也给了尼兰詹些许的机会。

    “将军,直接下手吧,不可能摸到再近了,汉军将营地周围数百步的灌木全部处理了,根本没有任何的阻拦,今夜月明星稀,我们再靠近一些就有可能被发觉。”一个千夫长小声的给尼兰詹解释道。

    “还有多少步”尼兰詹面色沉静的询问道。

    “两百步了。”千夫长目测了一下距离说道,汉军营地有点火盆,火把,所以这个距离贵霜能看到汉军营地里面不断往来的巡逻人员。

    “五十步,再前进五十步,如果被发现那就直接暴起冲锋,要是没发现那就等到一百五十步的时候直接冲锋。”尼兰詹很快就下定了决心,他已经明白汉军必然有所准备,这个距离冲过去所花费的时间需要几十秒,而在有防备的情况下,多几秒钟情况就可能不一样。

    “是。”千夫长闻言当即匍匐开始前进。

    尼兰詹相信汉军的暗哨之中绝对有那种眼力极佳之辈,再加上的他麾下的士卒皆是一身帕陀甲胄,银白色反光的那种,真要说的话略微有那么点显眼。

    哪怕出城的时候已经套上了宽大的黑色斗篷,但真要说的话,露出的那些部分还是有可能被发现的。

    汉军很强,尼兰詹的祖父参与过当初的战争,所以尼兰詹明白面对汉军,必须要拿出十成十的实力,并且要慎之又慎,任何的优势只要能利用上,那就不要错过。

    同样一旦局势不利,那就必须当机立断,同时不要因为局势有利,就忘了自身的目的是什么,面对汉军要有自信,同样也不要盲目自信。

    尼兰詹压下心中的躁动进入平常绝对难以进入了的冷静状态。

    五十步的距离,在尼兰詹的带领下花费了一刻钟,也许是运气,也许是其他原因,总之汉室这边安排的暗哨确实没有发现贵霜。

    这一刻所有的贵霜士卒皆是屏息凝神,这一刻他们的呼吸都变得缓慢了很多,高度集中的注意力让他们清楚的听到了自己以及战友的心跳声,所有人的表现都优异的让他们自己感到吃惊,没有任何失误。

    “做好准备,通知所有的士卒准备下手。”尼兰詹传音给几个千夫长,而千夫长则传给百夫长,一层层传递下去,所有的士卒都进入了临战状态。

    “冲!”一百五十步的距离已经足够,尼兰詹深吸一口气,直接暴起怒吼一声,当先朝着汉军的营地冲了过去,而后所有的士卒皆是高吼着发动了冲锋。

    这个距离已经够了,一百五十步不过十几秒,二十秒就能冲过去,而这点时间足够了……

    在尼兰詹怒吼而起的瞬间,汉军营地最外围的盾卫就直接睁眼站起身来,一身重甲,压上一个百斤大盾当被子,就算是盾卫也不可能睡的舒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