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二十四章 诱饵

    “对了,还要注意另外一点,杜尔迦这个人不简单。”徐庶带着思虑的神色说道,“谨慎的人如果选择危险的计策,很有可能造成出其不意的效果,而杜尔迦是一个谨慎的将校。”

    “你的意思是,他们不按照我们的规划走百乘那边,而是和我们同向过来,甚至是沿着我们的后路?”于禁一挑眉询问道。

    “嗯,就是这个意思,我估摸着杜尔迦麾下的大部走百乘,而萨卡拉那群人可能组织他们那三十万大军之中最精锐的部分前来婆罗痆斯城,毕竟相比于北方援军,他们这边的速度更快一些。”徐庶带着估测的口吻开口说道。

    “我这边会增加外围斥候的数量,萨卡拉和杜尔迦那群人啊,不过这么说的话,他们也有可能是我们破局的关键,毕竟攻城实在是过于困难了。”于禁略一思忖之后,不仅不觉得会有麻烦,反倒认为这是一件好事,相比于攻城,还是引导对方从城中出来比较好。

    “不,还是不要那么做了。”虽说是徐庶提起的这件事,但是于禁开口的后方加强斥候巡视却让徐庶给否定了,“让人用秘术来侦查吧,做出我们没有留心到身后会有贵霜大军到来的这一可能。”

    “唔,可以,那就布置上足够规模的巡营和斥候,不多不少,但也并非完全空虚,只是最正常的规模。”于禁听闻徐庶的话,嘴角裂开了一抹阴笑,然后和徐庶的眼神对上,双方都多了一抹了悟之色。

    不管是太多了,还是太少了,都容易杜尔迦这种谨慎的角色发现问题,既然这样,不多不少,就用最正常的巡逻规模,反正他们现在还有一种尚未暴露的特殊侦查方式。

    “后营外松内紧,对方取三十万大军之中最精锐的部分,那么过来的一两万人必然是最强的那一撮,我们既然打着引诱婆罗痆斯守将出来的想法,那么这边就需要足够的实力用来应对。”徐庶面带阴笑的说道,“只有当着婆罗痆斯城守军的面,才能重创他们的士气。”

    虽说杜尔迦和萨卡拉很强,但是于禁现在保有的兵力对于对方具备绝对的优势,所以徐庶的想法就不那么保守了,从想起那个可能之后就抱着在婆罗痆斯城下面给对面演上一场。

    不管是做出被萨卡拉偷袭,大军即将崩溃,引婆罗痆斯城的士卒出城夹击,然后暴起将之反杀;还是婆罗痆斯城的守军无动于衷,汉军当着对面的面将萨卡拉等人剿灭都是不错的主意。

    只是相对来说,前者直接奠定胜利,后者的话,最多是动摇婆罗痆斯城士卒的军心,更容易拿下罢了。

    “放心,我将我的本部放在后军进行殿后,这样的话,他们一旦从那里袭击,要面对的第一个对手就是我的本部。”于禁带着和徐庶同样的神色开口说道。

    与此同时,双方对视一眼,看到了对方面上的神色,皆是有些心心相惜的感觉,都觉得对方这么一个看起来,浓眉大眼,正直有责任心的家伙,居然是个阴人。

    “不不不,仅仅是将军的本部不够,萨卡拉的本部具备和盾卫一个层级的战斗力,而杜尔迦汇集起来的精锐也绝对不会太弱,毕竟三十万大军之中,挑选出每个将帅最核心的麾下,开启他的神佛加持之后,也是一个麻烦。”徐庶再一次否决了于禁的提议。

    于禁的本部在徐庶看来有些偏弱了,不像是关羽本部那种只要玩命什么都能往死了打的强悍本部。

    仔细想想的话,时间不过才过了几年,这个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简单也同时是最明确的一点就是,士卒的素质在不断的攀升,以至于单个军团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曾经。

    想当年袁刘之战的时候,刘备这边挡住几乎没有军魂之力的先登其实只用了数百炼气成罡领头的大军,哪怕那数百炼气成罡都是黄巾时代的高手,可真要说的话,对比先登确实不应该具有对抗的实力。

    换到北疆之战的时候,数百炼气成罡面对整编的军魂军团,哪怕是有大量的精锐辅助,外加关羽这等顶级的猛将率领,也已经难以有决定性的作用。

    说来也是在那个前后,整个世界的炼气成罡的数量开始大幅增多,天地精气的恢复速度也大幅增快,要知道在那之前,汉室炼气成罡的数量还当了一段时间的世界第一。

    不过后面就被贵霜以堪称诡异的增幅快速的超越,说来也正是因为这种堪称诡异的增幅速度,才让刹帝利这边避过了婆罗门的观察,收拢了超大规模的炼气成罡。

    当然到了现在数百的炼气成罡在整编军魂军团面前基本上已经不具备阻挡的效果了,这个世界的平均水平在不断的增高,世界在恢复曾经的本质,被时代制约的那些军魂军团,三天赋开始疯狂的拉高。

    尤其是军魂军团,随着时代的制约开始解除,他们的基础素质不断的加强,至少到现在基本已经不大可能再出现历史上那一幕幕三天赋强杀军魂军团的情况了。

    毕竟时代的制约解除,对于三天赋来说最多是增幅上限增高了,而对于军魂军团来说,直接是可承受的系数不断的增加,军魂军团投入军魂,转化实力的比率也出现了极大的增幅。

    曾经袁刘之战的时候一分军魂能转化一分实力的话,北疆之战差不多就能多转化百分之五十,而现在差不多已经是成倍的转化比率。

    这种日增一丝,夜长一毫的变化,几乎很难为人察觉到,但经历过这个时代的人回望的话,就会清楚这种天翻地覆的变化。

    徐庶不自觉的对比关羽和于禁的本部,不由得想起了曾经军团的强度,不由得思维停滞了一下。

    “我的本部最合适,因为会被打崩。”于禁嘴角上划带着些许的笑容说道,“除了我的军团,没有任何一个打胜仗的军团能完整展现出军团作战崩溃时的情形,自然也就不存在对方会怀疑这是埋伏。”

    徐庶闻言默默地点头,他已经明白于禁想要做什么,毕其功于一役,很明显,看了婆罗痆斯城之后,别说是于禁了,就连徐庶都不想下手,这座城真心属于那种不是你想拿下就能拿下的。

    优秀的城防加上那一支明显是超精锐的帕陀甲士,在汉室出现的时候对方还能保持正常的心态积极防御,于禁瞬间就知道,这一战非常难打了,这城是一个硬骨头,很难打。

    徐庶虚敲着指节,他在思考,于禁的计划很大程度的利用自身最大的优势,并且确实具备着执行性,但同样这个计划有着非常大的危险性,一旦形势不妙,他们极有可能损兵折将。

    于禁的本部溃败是假溃败,但属于那种没有人能分辨出来的假溃败,作为诱饵的话,有常规密度的巡营和斥候的情况下,被贵霜强袭了后营击溃了后军的于禁本部,那么所有人都不会怀疑这是饵料。

    接下来以杜尔迦和萨卡拉的决断,必然会趁乱强行突破汉军本阵,在这样的情况下,有极大可能引发婆罗痆斯城的尼兰詹亲自下手和杜尔迦等人前后夹击汉军。

    于禁的意思很明显,相比于攻城,将尼兰詹引出来在城外一战反倒更为靠谱,至少相比于这种一看就知道不好拿下的攻城战,设计将对方引出来,在城外大战一场,胜率更高一些。

    “有些危险了,一旦后军崩溃,引发大乱,哪怕是有将军的军团天赋,可面对前后夹击,就算是我们也不敢保证大军不乱。”徐庶并没有直接拒绝,反倒是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很是郑重的说道,“更何况杜尔迦和萨卡拉也不是易于之辈,万一假败变真败。”

    于禁闻言双手交叉,隔了一会说道,“这座城不好打,我们的时间又有些紧张,后面这个虽说危险,但相比于攻城,胜率更高。”

    徐庶没有开口,他清楚于禁说的没错,婆罗痆斯城的城防注定了不可能是短时间就能攻打下来的,而要是没有时间限制他倒是可以慢慢来,但是现在的问题就在于时间限制。

    “后营由我来布置。”隔了一会儿徐庶下定决心说道,虽说这个计策很有些冒险的意思,前后夹击的情况下,如果尼兰詹玩命,对方的兵力还可能比己方多,但不可否认,这个计策比攻城的成功率更高。

    “也好,那从今天开始,我们后营就一直保持外松内紧的状态,至于后营的营防布置就交给你了。”于禁眼见徐庶理解,心下也安稳了很多,毕竟这个计划着实有些危险,于禁也有赌的成分在里面。

    两人确定了之后的规划之后,开始安排晚上的巡逻和暗哨,虽说并不能确定对手会不会来夜袭,但是很明显于禁和徐庶都是按照,对方来不来,我们也当对方会来作为安排。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