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二十章 人心

    韦苏提婆一世最后怀揣的是什么样的想法,荀祈确实不知道,但是荀祈知道这一天贵霜朝堂上发生的所有的事情。

    虽说荀祈没有机会上朝,因为之前清扫白沙瓦婆罗门的时候,荀祈这些年轻一代的贵霜王族都被禁足了。

    当然,并非是发现了什么,只是为了保护王族下一代而已,因为在没有动手之前,韦苏提婆一世也不能保证婆罗门手上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底牌,所以统统禁足算是一种非常正确的选择。

    只是禁足归禁足,其他方面并没有封禁,荀祈,司马彰,两人近乎是前后脚就收到了差不多精确度的消息。

    陈忠的话,则就在场上,毕竟这一战是北方翻盘之战,而作为北方大势力之一,陈忠咸鱼反身成功,虽说在朝堂上装死装的很到位,但是陈忠从开头听到了结尾。

    虽说三方情报的来源都不同,但在确定了形势之后,三方都不约而同的让人给郭嘉那边送了一份加急密报。

    三方密送的方式也不太相同,荀祈是直接以自家王族的名义往东边送了一份银砖作为赏赐,至于上面的花纹,自从陈曦暗码传递的方式流出来之后,各家的暗码彻底变成了天书。

    基本上都是那种没有对照码根本没有办法翻译的东西,不过荀祈用的是通用码,银砖上的云纹什么的,感谢中国文化的内在联系性,易作为百家之源,只要确定这个是暗码,很快就能破解。

    最大的问题在于,除了极少数几个人,其他人都没有办法确定这些是暗码,不过郭嘉知道三家在这边,想来已经有了接收准备。

    司马彰则直接让人去传教,反正佛教不怕死的不少,给侵略者传教,扩大他们的教统什么的多的很。

    陈忠这次算是咸鱼反身了,他作为北方大势力琐罗亚斯德教派的大主教,本次亲自下台参与了对婆罗门战争,并且顺着大势获得了胜利,再加上他一直以来不多言,维稳改良的表现,让他成功在朝堂上有了那么一席之地。

    虽说全程没说话,但这并不能改变陈忠知道了他想要知道的一切,因而三方的情报就属陈忠的最详细。

    自从利达斯拿下华氏城,往西一路攻略,成功拿下了婆罗痆斯城以东所有的城池之后,最后不出意外的被挡在了婆罗痆斯城下面。

    且说当时利达斯当在婆罗痆斯城展现出来的伽蓝神的荣光,确实让整个婆罗痆斯城出现了极大的动荡,也确实出现了贵霜信徒喜迎伽蓝神到来这种喜闻乐见的事情。

    问题是这种事情并没有任何的意义,简单来讲差不多就是,面子到位了,但是实力没到位。

    毕竟伽蓝神降世最核心的就在于让教徒倒向汉室,然而婆罗痆斯城的问题就在于利达斯没撑到教徒喜迎王师的那一刻。

    帕陀甲士团那恐怖的战斗力,别说没人能在帕陀甲士团眼皮底下给利达斯开城门,就算是开了城门,也改变不了利达斯的本部精锐完全打不过帕陀甲士团的这一事实。

    “呸,真是垃圾,南方这群垃圾,除了拉胡尔那几个家伙,其他都是些装神弄鬼的家伙,还伽蓝神给于我力量,捅不死你了。”帕陀甲士团的军团长尼兰詹冷笑着看着已经崩溃逃跑的利达斯本部。

    利达斯并不弱,相反在南方婆罗门体系之中都能当得起强,麾下的士卒也都是婆罗门的正卒,装备也不算错,再加上也确实有为了伽蓝神奉献一切的决心。

    可惜不管什么决心,面对这种宛如鸿沟一般的差距,说再多也改变不了一个被干翻在地的事实。

    “去,叫那群家伙开城门,一群见了神就跪的家伙,废物!”尼兰詹吐了一口唾沫说道,至于说追击什么的,他倒并不想去做,且不说危险性什么的,他的职责就是拱卫婆罗痆斯。

    城头上的刹帝利看着下面叫门的帕陀甲士也有些不知所措,之前利达斯展现出来的神威可完全做不了假,结果被尼兰詹轻易的打翻在地,让这群人有些不知所措。

    “我们现在怎么办?”四个刹帝利军团长中的一个看着他们领头的那位内气离体说道。

    “……”身为婆罗门安排在这里,名义上领头的统帅,普拉桑这个时候也有些不知所措。

    其实不仅仅是这些军团长不知所措,之前给伽蓝神跪了的所有人,不管是士卒,还是婆罗痆斯城的百姓都处于不知所措的状态,之前不是神威浩荡吗?怎么突然就被尼兰詹给砍翻在地了。

    这一事实让所有信徒都感受到了发自内心的崩溃,他们完全不能理解这倒是什么情况,相比于经常在婆罗痆斯城欺男霸女的帕陀甲士团士卒,以及经常策马在城中占便宜的尼兰詹,之前那表现出浩荡神威的虚影妥妥的是伽蓝神啊!

    为什么就这么容易被击败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有些不知所措,而就在这个时候,城中避世不出的修行派婆罗门缓缓开口,给这件事定义了,“这并非是伽蓝神,只是有人假借伽蓝神的威严,愚弄尔等,各司其职。”

    有了婆罗门一锤定音的宣告之后,婆罗痆斯城也就从混乱快速恢复了正常的情况,而一直犹豫着是否开门放帕陀甲士团进入几个军团长也赶紧打开城门放对方入城。

    “这一天还是来了啊。”早已经避世修行的苍老婆罗门叹了口气,然后看向自己面前依旧年轻的目犍连,“宿命通是不是很有意思。”

    “是啊,很有意思,可惜会了之后,只会让人后悔。”目犍连笑着说道,“汉军来了,婆罗门的时代结束了啊。”

    “那些蠢货,不修心,反倒沉迷于人间的权势,这样的结果,也是正常。”老人沧桑的面颊上看不出来丝毫的喜怒。

    “您倒是看得开。”目犍连看着老人叹了口气说道,“婆罗门到底是什么?”

    “对于那些人来说是权势,是身份,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是什么都不重要。”老头平淡地说道,“他们的死活与我何干,不要打扰我参悟这个世界的真谛。”

    “那汉室呢?”目犍连再问道。

    “有什么区别,他们统治他们的,我们参悟我们的,我们不在乎谁掌管着大地,谁把持着人间的权力,我们只是在参悟着人间的真谛而已。”老头神色淡然的说道,他虽说也是婆罗门,但婆罗门也分修行和追求人间权势两大类,而他就是避世修行之辈。

    “可惜我做不到啊,我的双眼看到了未来比现在更好,比你们婆罗门更好,所以我认同了汉室,但我又出生于这个国家,我的道德不允许我做这种事情。”目犍连叹了口气说道。

    “曾经在我掌握了宿命通的时候,我奇怪于我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选择,而现在我懂了。”目犍连带着怅然开口道,“果然,我应该将我的身躯交给大自在,这样也算是两全了。”

    “已经想好了吗?”老头说不出是感慨,还是嘲讽的神色。

    “在等待时机。”目犍连摇了摇头说道,随后站起身了,准备离开,可迈了两步便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侧首笑看对方,“长者不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吗?”

    “梵天已死,伽蓝当立?”老头感叹的说道,“汉室真的很大胆,如果梵天大神并非是真实不虚的存在,恐怕他们这么干真的会得偿所愿,只是他们想的有些简单了。”

    “你清楚的和我清楚的并不一样,接续往下看吧,竺赫来,塞西赛利安真的很厉害,可惜他们老了,拉胡尔也很厉害,可惜拉胡尔一直缺少时间,陛下若是早五年成事,可惜……”目犍连感叹完便消失在了老头的面前。

    看着目犍连消失的地方,婆罗门的老者淡漠的说道,“这又与我何干,既然做出了选择,就要有承担后果的胆量。”

    华氏城,这边郭嘉和关羽率领大军抵达后不久就收到了利达斯战败的消息,郭嘉不由得叹了口气,自嘲自己已经占了大便宜,还有些人心不足蛇吞象的意思在里面。

    “哼,居然在兵力占据优势的情况下被对方轻易击败,甚至连利达斯本人都受伤了!”关羽看着密报面色阴沉的说道,汉军从武帝之后对外作战还真没出现过几次这种丢人的情况。

    “正常,利达斯本部算不得精锐,本身就是让他去诈城,结果婆罗痆斯防备的谨慎,利达斯的做法并没有错,只可惜这个城池居然有北方的精锐。”郭嘉略有头疼的说道。

    之前郭嘉虽说有估计到会遭遇到贵霜北部的精锐,但确实没有想过会这么早,而现在过早接触到贵霜北部的精锐,也就导致诈城计划完全没有办法实施,往后怕是免不了攻城。

    “北方精锐?”关羽对于这个也不太熟悉,而郭嘉随后详细解释了一番之后,关羽算是明白了是什么情况。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