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一十九章 心态和感官

    第一条方案从战略上讲,毫无疑问是最优秀的方案,而且贵霜也确实具备完成这一战略的资本。

    同样这一招也确实是剪除国内隐患的上上选,可以彻底解决贵霜当前存在的问题,而且之后不管是一波团灭,还是围点打援,从战略上贵霜都占据了主动。

    只是韦苏提婆一世毕竟不同于一年前需要忍辱负重的时候了,现在的他已经将贵霜这个国家大半的权力收拢在了手中,已经达到了鼎盛状态,而竺赫来的计谋不亚于先让汉军抽韦苏提婆一世几个巴掌。

    这种事情,别的不说,单就从国家层面的感官上就过不去,要知道贵霜这个国家从潜力上可谓是四大帝国最强的一个,但是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就是死来死去。

    可实际上怎么说呢,大月氏从东胡的时代就开始苟,苟死了东胡,苟死了匈奴,甚至在正史上都苟死了安息和汉室,在生命力上完全不是玩笑的,配合上那惊人的潜力,权势归一的韦苏提婆一世已经有了逆转国家形象的想法。

    就像这个时代四方的大国,就算是在辐射范围之外的罗马提起汉室都是丝绸与黄金,繁荣而又强大的帝国,最多比我们罗马弱上那么一丢丢,看到没有这就是定位。

    同样罗马,就算是在其辐射范围之外的大汉朝看来,也是强大文明而又张扬的强悍帝国,不过比我们大汉朝会弱上那么一点点,同样这也是罗马在其他国家的感官定位。

    当然最清楚的是安息和贵霜,安息对于罗马的定位就是,该死的又来抢我们的钱粮,这个混蛋敌国,对于汉室的定位则是,有钱又靠谱的友邦,可惜就是有点远。

    贵霜的话,汉室差不多就成了,曾经的老大哥,罗马就属于天高皇帝远,惹不起也不想惹,安息的话就成了尽量不要惹。

    至于其他诸国眼中的贵霜,汉室的话差不多就是,某藩国,听说是帝国,抽了一巴掌,感觉没什么变化,居然敢咆哮汉室朝堂,蛮子本性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上不了台面的家伙。

    安息感觉之中的贵霜大概就是某蹲在南亚的地主老财,有钱有粮,可惜屏障太厚,否则肯定要去抢一把。

    罗马的感官,听说有那么一个国家,对于汉室的了解不错,哈哈哈,不过我自己打几下了解的都比你们多,再说结盟的话,就双方距离而言,我要能和你结盟了,还不如和汉室结盟吧。

    就是这么一个情况,这就是所有大国眼中的贵霜,一个明明很强,但是所有人都觉得属于垫底的角色,而韦苏提婆一世在收拢了整个国家的权力之后,当即就决定要扭转在其他国家眼中的感官。

    我大贵霜,横跨南北,有恒河流域之繁茂,可用之兵超越百万,钱粮物资无所不缺,我们一直缺少一场正名之战,汉室,没错,就是现在打过来的汉室,干翻他们,让你们知道我的实力!

    我贵霜可不是好欺负的啊。

    所以韦苏提婆一世果断选择了第三条,第一条什么的,赢了有什么,是个人就能赢,靠着那种手段获胜,其他人看你贵霜不还是那种瘪三的眼神吗?

    “陛下,观想伽蓝神的并不多,但是在我们没有启用赫利拉赫宣贯之前,恐怕整个婆罗痆斯以东,靠着对方那真实无虚的伽蓝神姿态已经拉起来不下四五十万的杂兵。”竺赫来平淡的将第三条面对的情况给韦苏提婆一世挑明。

    “这四五十万的杂兵,是宣告以前就加入的信徒,因而就算是我们宣告了试练的这一事实,他们也不可能调头了,后面伽蓝神的心态会自然加入,还有一些投机取巧之辈,零零碎碎也会有几十万,最后累计起来怕是有百万。”竺赫来的话语没有任何的起伏,但是所有人听到那庞大的兵力都感觉心中发颤。。

    “贵霜南部难道还凑不起来同样数量的兵力?”韦苏提婆一世淡然的说道,以他的阅历岂能不知道,汉室伽蓝神拉起来的那百万杂兵基本都是老老少少什么都有,战斗力渣的连辅兵都不如。

    “是可以,只是这种宣告不管胜败,最后损失都是我们贵霜一个国家在承担,杀的再多,其实损害都是我们国家本身的潜力。”竺赫来叹了口气说道,这是他最糟心的一点。

    郭嘉的计谋就这一点最糟心,你不管怎么破解,只要认定伽蓝神是关羽,那怎么打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汉室完全没出一点力气,敌我战死的都是贵霜的潜力。

    竺赫来第二条的核心要点就是破解郭嘉这招让自己恶心到反胃的招数,第一条相当于吃了你的给我吐出来。

    第二条则是你想吃我不让你吃,当然第二条的问题也很明确,韦苏提婆一世说的很有道理,将一国国运肩负在一个武夫身上,这种事情不能接受,而竺赫来没有谏言也是因为第二条确实有些危险。

    虽说竺赫来就不信汉室那个伪装伽蓝神的将帅猛到能单挑三四个大自在天,目犍连这种级别的半神,但竺赫来担心的是万一失手了呢?好吧,竺赫来其实已经想好了,失手就扣婆罗门一脸,问题在于扣了婆罗门一脸也解决不了到时候南部低种姓大肆投靠汉室的问题。

    竺赫来的脑子可是很清楚的,现实点讲,婆罗门死完了,或者婆罗门全投靠了汉室,都没有低种姓集体叛国威胁大,前者的威胁性连后者的万分之一都不到。

    毕竟前者大不了刀剜腐肉,后者怕是要将贵霜这个帝国从帝国刮到王国才能解决问题。

    所以这一条没通过,竺赫来也没有说什么,虽说他一开始提议的时候就想好了说是伽蓝神单挑,然后埋伏三个半神级别高手,双方一交手,三个半神当场背刺,九成九对面完蛋。

    像摩啊,大自在啊,目犍连啊,都是很靠谱的半神强者,可惜大迦叶被大自在的本体砍死了,否则大迦叶双手一摊加个禁锢,竺赫来可以保证对方死定了。

    至于说不讲道义,你是神啊,你都宣贯了你是神,我凡人围攻你那不是理所应当的吗?更何况伽蓝神作为护法神,被几个凡人背刺死了,我说你假货,你还能揭棺而起说你是真的?

    能修炼到半神那个层次,都属于超脱了神佛观想的家伙,你以为他们会信你是神?

    不过想想这条搞砸后的结果,竺赫来觉得保守一些比较好,毕竟贵霜这边承认了大自在天的存在,默认了大迦叶的寂灭,其实也即意味着已经知道了汉室有吕布那种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强者。

    虽说竺赫来深觉这种强者最多有一个,但这要是有个万一的话,那翻船之后的情况就不敢想了。

    而第三条方案,说实话,这是竺赫来仓促之间想到的,毕竟凯拉什刚来说明了情况,竺赫来才知道这件事,而仓促之间能想到三条计谋,而且每一条都有执行性已经属于非常厉害的人物了。

    当然仓促的结果就意味着有缺陷,第一二条不用说,都废掉了郭嘉最核心的战术,也就是你的人统统都是我的人,而第三条只能说是在这一方面有所削弱,并没有彻底解决问题。

    这样也就意味着郭嘉的核心战术并没有任何的变化,恶心你的本质依旧是再恶心你,你打死的对手,都是你自己人,削弱的敌方,全是本国的国力。

    “……”韦苏提婆一世等人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内里还有这样一个情况,当即心下恶心。

    “第三条最多是限制这一方面,没办法解决。”竺赫来叹了口气说道,“而且第三条不能拖,一旦拖的时间太长,很有可能将我们自己陷进去,对方每多一个士卒,我们就削弱两分,毕竟就算是我们宣告了这是神之试练,也解决不了汉军局势顺利,南部东望王师!”

    韦苏提婆一世听闻这话捏着王座扶手的双手指节都有些青白,这句话确实刺到了韦苏提婆一世的要害,这种规格的战争,总是有我方送情报,箪食壶浆喜迎王师的话,这战就真难了。

    “如何解决。”韦苏提婆一世眯着眼睛看着竺赫来,他不信竺赫来说明了这么东西,而不会有解决方案。

    “兵贵神速,直接调动最精锐的一波北方精锐,用打帝国决战的方式来解决所有的问题。”竺赫来带着叹息说道。

    “我们只是进行了预演,到底能不能达到效果,我们这边也不能确定。”北方贵族闻言面色有些犹疑的看着竺赫来说道。

    “所以才要实战啊,要知道我之前第一条可是将战场选择在了靠近印度河上游的位置。”竺赫来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说道。

    “我想想……”韦苏提婆一世面色凝重的虚敲扶手,以帝国决战的心态来打这一战,也就意味着很多半成型的招数也需要启用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