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一十六章 可悲,可叹

    这种体系有两种开启的方式,一种是依托信仰,将自己认知的神以自己的力量展现出来,也就是神在我心,我心即是神。

    这种出来的强者算是非常靠谱的那种,比之中原那批丝毫不差,而且其引导出来的心象加持,也属于真正等同于军团天赋的那种。

    拂沃德便是这种,战争天平的胜利加持堪称恐怖,虽说有负面的一点,但总体的加持只要稳住,依靠着这种堪称恐怖的加持,骆驼骑甚至能在沙漠上和西凉铁骑打的有来有回。

    当然这个体系是北方贵族兼容了琐罗亚斯德教的信仰同化,安息心灵映照,汉室唯心唯一,爱琴海的诸法一致,匈奴的唯强是举等等。

    好吧,匈奴那个最后硬拐到汉室唯心唯一上面的,没办法,匈奴的体系本身就是选择最强的体系进行合并,汉室击溃了匈奴,最后匈奴整个体系都改修了汉室的唯心唯一。

    结果没有汉室那个本事,最后毫无意外的翻船了,死的特别惨。

    贵霜北部贵族也是能,吸收了那么多的东西,最后居然还真造出来一个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的体系,而且更让北方贵族得意的是,他们这个体系并不弱,在一众体系之中都能算作是佼佼者。

    甚至第二种开启方式,自证的心象可以称之为恐怖,不同于第一种要参考信仰,第二种的原理基本上站在汉室的唯心唯一,或者说是我思故我在,这个开启的方式不依托任何的神佛,就是自己。

    将自己的愿望,将自己所需要的力量由自己当前所具有的力量硬生生创造出来,如果从现实的理论角度来讲,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完成的,然而这个世界有一种力量叫做唯心。

    绝对化的意志,强行扭曲自己的力量,从此岸不经过任何的方式直接抵达彼岸,这就是唯心。

    这种方式引导出来的心象也被称之为真实的心象,能这么过来的,不管是在意志上,还是在精神上,都不会被人动摇,他们自身的心象发挥出来的加持,堪称爆炸。

    不过这体系从建立起来开始算起,用后一种方式完成心象映照的只有俩人,然而还有一个被拉胡尔弄死了。

    唯心又如何,对于拉胡尔来说,力量就是力量,管你是怎么来的,唯心的也罢,唯物的也罢,只要他还是力量本身,那么就存在被更强大的力量弄死的可能,唯心又如何,不还是能弄死吗?

    毕竟就算是唯心也受限于人类自身认知的极限,也同样受限于人类精神意志承受的上限,靠着唯心,这种上限能真正的发挥出来,而且显得极其可怕,但这并不代表没有办法打破。

    可就算是能打破,你也不得不承认这种力量确实是最顶级的一撮,贵霜北部的军事贵族,就靠着这种力量一点点的击败了南方。

    哪怕是南方有着数倍于己方的基础,还掐着北方粮草辎重的情况下,也不能改变北方有征伐南方的力量。

    因而韦苏提婆一世说是要让北方贵族给南方刹帝利尝试开启心象,北方这群人第一时间生出的就是反对。

    倒是南方的刹帝利瞬间明白了韦苏提婆一世的想法,毕竟今天经历了一波婆罗门凋零神佛,南部刹帝利都知道自己等人真实的情况。

    所说仅次于婆罗门的高种姓,掌握着人间的权力,可是婆罗门的神佛凋零一出,只要没有办法制约婆罗门,那么他们自以为高贵的身份,也改变不了是婆罗门的狗这一事实。

    最多是这个狗,婆罗门需要看护着点。

    可也只是需要看护着点,他们成就刹帝利所依凭的根基在面对婆罗门的时候根本就是虚的,只要婆罗门认真起来,他们刹帝利阶层近乎是瞬间就会崩塌。

    一直身为人上人,一直和婆罗门打对台戏的刹帝利,突然发现他们不过是婆罗门养的狗,而且婆罗门只要愿意,随时都能将他们全部废掉,这种耻辱,让南方刹帝利虽说赢得了战争,却没有丝毫的兴奋。

    只要有一个婆罗门存在,他们刹帝利所保有的一切都是虚的,而杀光一切刹帝利,别说韦苏提婆一世压根不能做到,就算是能做到,韦苏提婆一世为什么要做。

    投靠向韦苏提婆一世的婆罗门掌握着刹帝利的一切,那么不也是韦苏提婆一世掌握了一切吗?到时候韦苏提婆一世说什么,刹帝利都不得不听,既然这样,为什么要杀光?

    为了刹帝利?笑话,韦苏提婆一世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收回权力,刹帝利的权力也是他的权力,这不是更好。

    因而刹帝利从了解了这些之后,就一言不发的等待处置,在这个体系下,原来他们也是狗,而且就算是推翻了婆罗门,这一点也不会有任何的变化,他们现在依旧是狗,最多是换了一个主子。

    既然是狗,那么就别奢望其他了,既然掀开了这个绝望的盖子,那么他们也就再也回不去当年和婆罗门争锋时的气势了,可悲,何等的可悲,没有婆罗门凋零神佛的事实,他们还能无知无畏的和婆罗门斗争,而现在知道了一切,他们已经完了。

    这也是为什么南方刹帝利在韦苏提婆一世给北方许诺驻扎曲女城和摩陀罗的时候一言不发。

    哪怕他们也是胜利者,也是追随韦苏提婆一世的南方权贵,也有着分蛋糕的资格,但是面对现在这种情况,自己的蛋糕就算是被韦苏提婆一世拿去分给别人的时候,他们也只能沉默以对。

    因为当婆罗门撕开他们一直掩盖的东西之后,刹帝利这个阶层就已经失去了一切。

    神佛凋零一出,刹帝利本质上已经如同南部低种姓一样,属于可以随便由掌握着神权的那些人处置的蝼蚁了,他们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对方只需要一句话,就足够剥夺了他们的一切。

    那些曾经倒向南方,成为刹帝利的北方贵族现在恨不得返回去捅死那些做出这样选择的前辈。

    他们整个阶层已经完了,别说动他们的蛋糕,就算是韦苏提婆一世食言而肥,不将曾经许诺的一切给他们,他们也只能笑着表示,多谢陛下赏赐,可悲,可叹。

    这也是为什么韦苏提婆一世给北方进驻曲女城和摩佗罗城权利的时候,那么顺口,甚至连询问南方刹帝利的意思都没有。

    因为在婆罗门开口凋零了属于刹帝利观想的神灵的时候,刹帝利就已经彻底输了,而后当赫利拉赫用梵天降世将刹帝利的观想神复活的时候,刹帝利就没有任何的选择了。

    从那个时候起,不管是婆罗门胜利,还是韦苏提婆一世胜利,其实与刹帝利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对于刹帝利来说,胜败不过是换个主子,他们低头继续当狗而已。

    同样在婆罗门掀开这个盖子,证明了整个体系只有他们是人,其他阶层不过是狗之后,刹帝利对于婆罗门的愤怒已经达到了顶点。

    然而这种愤怒在他们依托于梵天降世砍翻了那些婆罗门之后就消散了,实际上这次朝会,刹帝利更多是冷眼旁观其他人分蛋糕,等待陛下仁慈给点残羹剩饭什么的。

    他们已经没希望了,谁掌握了凋零神权的能力,他们就是谁的狗,这就是现实,这就是摆在刹帝利面前无法否认的事实。

    然而这一切却在韦苏提婆一世的一句话之下被彻底引爆。

    貌似他们这些已经已经再无希望的狗,还有咸鱼翻身的可能,北方贵族的心象试练,引出心象之后,不管是神居心中,还是我思故我在,都代表着婆罗门不可能再剥夺他们的力量。

    这代表着一条生路,因而在韦苏提婆一世开口的瞬间,所有反应过来的刹帝利,原本昏暗绝望的双眸猛地闪耀起来了名为希望的光泽,一时间所有的刹帝利都看向了坐在最上面的韦苏提婆一世。

    “伽却里。”韦苏提婆一世并没有多话,只是看着下首的伽却里,冷漠的双眸之中,透露出来的威严让自己的族弟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王的威严,韦苏提婆一世意图很明确,他已经找到了最正确的道路。

    “陛下,北方的心象体系并不是那么容易掌握……”巴拉克上前一步解释道,然而话还没说话,便被韦苏提婆一世的眼神压制。

    后倾着上半身,半靠在王座上的韦苏提婆一世淡漠的看着巴拉克,没有多余话,但仅仅是那隐怒的双眸就让掌握着精锐禁卫步兵军团,纵横沙场的巴拉克无法将话说下去。

    “我不知道你们需要什么理由,但这是我的命令!”韦苏提婆一世的话音如同凛冬的寒风,让之前已经欢呼雀跃的北方军事贵族瞬间冷静了下来。

    毫无疑问,他们已经明白了,之前韦苏提婆一世为什么直接给了北方军事贵族曲女城和摩陀罗城两个南方重郡,这是利益交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