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一十五章 南北合并

    北方的军团规模有这么大?这些士卒都是真正的精锐,两个地方各自驻扎五个军团,也就是说五万最精锐的士卒已经出去了。

    五万真正的精锐出去了,贵霜北部那片生态环境糟糕到让人崩溃的地方怎么拱卫?

    要知道那片地方虽说因为天然的地形原因,导致生态环境极其糟糕,但就跟中原的凉州,并州,幽州一样,那片地方才是贵霜真正的兵源产出地。

    中原要是没有了幽州,并州,凉州这三个州,虽说人口,财富下降得不多,但是整体战斗力怕是能下降一半。

    冷兵器时代最好的兵源,永远不会在那种纸醉金迷的繁华之所,只会在那种恶劣到不用命去拼,就没有活路的地方。

    而贵霜北部的那片地方就是那样,其生存环境之恶劣,比起汉室凉州还要夸张!

    作为一个有远见的皇帝,很清楚,这种地方不能丢,哪怕这地方基本没什么产出,但是手握恒河平原,印度河平原的贵霜,在乎产出?

    婆罗门那么胡搞,北方的粮食都没断过,现在韦苏提婆一世接手,直接准备给北部贵族拨曾经双倍的物资。

    贵霜精华区的三分之一产出给了北方贵族,呵呵,婆罗门说的话你都敢信,婆罗门要真每年实打实给了三分之一,北方贵族也不会每年又蹦又跳,甚至动手打南方婆罗门。

    这么说吧,贵霜所占据的恒河和印度河流域,仅算粮食产出,一年的产出,供应中原所有人都有富裕,这地方是世界上最肥沃的平原!

    北方贵族恶心南方也是因此,要在曲女城和摩陀罗驻扎也是为了拱卫属于自己的粮食。

    韦苏提婆一世相信北方贵族除了明面上的兵力,肯定还有一些其他的隐藏实力,比方说一两支具装骑兵啊,十几支五百人队的王族禁卫骑,三十支三百来人的链甲弯刀手啊。

    这些基本都是历代贵霜皇帝默认的,从属于王族,作为皇帝虽说想要知道也简单,但是一般都会睁只眼闭只眼,像荀祈的五百人具装铁骑就属于王族禁卫的一支。

    这些士卒都属于轮换的,除了统领是作为王族各宗宗主的护卫,剩下的护卫,大概每三个月就需要换一拨人,不同于普通那种保护纨绔子弟遛狗斗鸡的护卫,这群人的定位就是拱卫贵霜王室,是真正从沙场下来老兵,这也算是贵霜比起汉室和罗马优渥的一点。

    这也是巴里坤放心交付给荀祈的原因,这些人不是私兵,是精锐老兵,只是在休息期轮换过来保护王族重要成员的,是身份象征。

    这一部分兵力大约有个不到三万人,其中真正精锐的有个两万人,但这些人是不能动的,整编的那支具装铁骑,是拱卫一整个王族的,十几支五百人的王族禁卫骑,是用来拱卫十几个重要宗室的。

    剩下的则是拱卫其他宗室的,整体编制就是这样。

    除了这些以外,韦苏提婆一世可以保证,北方贵族绝对不会再有其他的超过明面上展现出来,且不为他所知道的力量。

    不为皇帝所知的武装力量,在境内存在的意义是什么,造反吗?

    除了王室可以在这一方面有所僭越,其他任何人,敢在这一方面有所窥伺,那么就算是宠臣,也会被拿下。

    因而韦苏提婆一世很清楚,这要是拉了五万人过来,北方就没有多少骨干精锐了,王族的那些兵力基本上是不能乱动的。

    “哼,只要粮食放开,那么我们北方的兵力至少还能翻三倍!而且各个能打。”伽却里闷哼了一声,想起北方那坑死人不要命的环境,不由得心下感叹,可算是熬出头了。

    “我要的是精锐!”韦苏提婆一世一拳砸在王座的手柄上警告道,这两处也是他扎到南部精华区的两根钉子,保证婆罗门绝对不可能再有力量进行反攻。

    “五万双天赋,我们给这俩城驻扎五万双天赋!”伽却里也是一愣,随后果决的说道,先占了这俩城再说,占了这俩城,他们的粮道就不成问题了,南方想要掐断,他们也能抢到足够的粮食。

    “那走了五万双天赋,北方葱岭的汉室怎么办?”韦苏提婆一世仿若一无所觉的询问道。

    “这边交给我们就可以了。”扎萨利上前说道。

    “佛沃德的本部吗?”韦苏提婆一世看了看扎萨利询问道。

    “是的陛下,我们在之前和汉室的西凉铁骑再次交手,对方应该是军魂级别的顶级精锐,不过在沙漠里面我们占优。”扎萨利拍着胸脯保证道,其实也不能说是占优,只能说掰平了劣势,实际上面对三天赋的西凉铁骑,骆驼骑这边也还是没什么办法。

    “汉军如果出十万左右大军走葱岭,你们可能挡住?”韦苏提婆一世反问道。

    “这样的话,只能扼守隘口进行防守了。”扎萨利也算是经验丰富,在这一方面也没有乱说,贵霜北部,除了山地沙漠就是戈壁,防守隘口的话,难度并不大。

    “不够,这样的军势还不够。”韦苏提婆一世冷漠的说道,“我给你们放开粮草,但是这个规模要给我加大一倍!”

    韦苏提婆一世说的这些没有一个是杂兵,他的要求直接是精锐翻倍,也就是南北方精锐加起来达到接近,甚至达到二十万的地步。

    “……”伽却里闻言一脸不知所措,倒不是他们北方不喜欢扩大自身的兵力,只是这种话不能回答啊。

    作为军事贵族当然希望自己的兵越多越好,自己的兵势越强越好,但是韦苏提婆一世上来就来一个翻倍,问题是真正从属于北方贵族的精锐军团也就六万出头啊,翻倍就要有十二三万,听着很容易,但有些事情不是说翻倍就翻倍的。

    如果是那种大包大揽,抱着敷衍态度的大臣,估计就应下了,问题伽却里是王室,还是那种有能力的王室,脑子没进水的情况下,没必要给自己挖坑啊,这事不能接,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陛下,这没战争,我们也没办法啊,我们能保持这样规模的精锐,还是因为打南方婆罗门,以及和安息交手,没有战争,这个规模上不去的,练兵虽说能练出来,北方沙漠戈壁的士卒,素质很好,但是只有见血,厮杀,才能成为强兵!”伽却里直言不讳的说道。

    “那就去打,去打安息战争,不行去打汉室,将本国的潜力都给我转换成实力,汉家没有公主,那就打到他们生一个公主出来!”韦苏提婆一世身子后倾,靠住靠背冷傲的说道。

    “可这也需要时间的。”伽却里纠结的说道,“而且走北方攻打葱岭我们也曾想过,但实在是过于困难了,罗马那边的军团开山之法在我们这边基本没有什么实用价值。”

    和扎格罗斯山脉不同,贵霜北部的山是一片一片的,过了山就是沙漠戈壁,真要从这里出手攻打汉室,或者说是汉室从这里攻打贵霜都是让人崩溃的难度,光是一个粮草的消耗,都足够让人心疼到爆炸。

    在伽却里看来,就算是粮食多也不是这么干的,完全没必要啊。

    “你想南下。”韦苏提婆一世单手撑住,带着一种已经看透了北方这群家伙的眼神询问道。

    “以前是为了恶心那些人,现在的话,陛下如果不准许的话,我们会一直在呆在曲女城和摩陀罗这两个地方。”伽却里扯了扯嘴说道,已经得到了他们想要的,那么没必要再撩拨其他人的神经了。

    “调十个军团,清点北方正卒的数量,进行武装,准备进行战争,刹帝利这边也都准备一下,将属于婆罗门的军团接受整肃,汉室既然想战,那就和他们战过一场,扎萨利,通知佛沃德,扼守沙漠各个绿洲,隘口,防备汉军从葱岭南下。”韦苏提婆一世平淡的下令道。

    “是,陛下!”一种刹帝利,北方数个军团长,皆是上前回禀道。

    “接下来我不希望听到,我们在南方开战,然后有人告诉我,汉军从葱岭南下,穿过了沙漠戈壁,崇山峻岭。”韦苏提婆一世看着下面所有的人,带着那种不可置疑的威严说道。

    “是!”原本还抱着侥幸心理的扎萨利听闻此言当即回禀道,并且表示一定会将消息通知给拂沃德,让他做好防守的准备。

    “伽却里,让你们的人指导南方内气离体,开放你们的体系,神佛观想体系自带的加持偏弱,而且弊端明显,士卒协调也存在问题,开放你们的心象试练,将他们的心象引导出来。”韦苏提婆一世看向伽却里直接命令道。

    “啊?”伽却里一愣,贵霜这边最混乱的就是体系,光能作为主体的体系就有两个,一个是南方观想体系,一个是北方心象体系。

    后者有很多中办法开启,诸如拂沃德的战争天平便是心象体系的一种体现,是非常强横的一个体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