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一十四章 丰厚的赏赐

    若非如此,这一战就算是杀掉了大量的婆罗门,也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反倒还会引起贵霜的动乱,毕竟现在不是当初贵霜开国那个时候,光脚不怕穿鞋的,死再多都无所谓,现在必须悠着点了。

    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坛坛罐罐,现在坛坛罐罐多了,打碎的多了,贵霜这边也心疼的可以,所以历朝历代除了开国的时候敢于大肆革新以外,其他的时代变法,革新都有点血祭的意思在里面。

    因为越往后国家内部利益越纷杂,而过于纷杂的利益,会导致变革的时候阻大幅增加,而且得罪的人也会直线上升,再加上开国日久,国民已经有了国家的认知,到时候下手,不管动那一块其实都是在有点伤国家利益的意思。

    除非像陈曦这种尽可能不动国内的利益,将整个国家往另一条路上引,否则,变法者,基本没有什么活路。

    这也是贵霜为什么不乏明君,但是一直没人站出来解决婆罗门的问题,唯有逼急了的韦苏提婆一世下狠手,一刀下去,拼着自家损伤也要切掉腐肉,不想却是一朝功成。

    说实话,顺利到这种程度韦苏提婆一世也是吃了一惊,莫名的生出了一种天命加身的感觉。

    “呼!”韦苏提婆一世一身是血的走上了皇位,说实话,他很早就想这么干一次了,不过这次总算是如愿以偿了,而且这一刻他终于可以宣称自己超越了先祖阎高珍。

    不说其他的,单单就一点,韦苏提婆一世成功了收回了南方婆罗门手上的权势,阎高珍并没有做到,他当年也选择了妥协,虽说避免了贵霜陷入南部这个泥潭之中,但也留下了重达的隐患。

    韦苏提婆一世随意的坐在王座上,看着下首的刹帝利和北方贵族,除了少数几个识时务的婆罗门,其他让人厌恶的家伙终于消失了,不枉他从觉悟以来做了数年的准备。

    “好了,我觉得梵天大神说的很对,婆罗门是神权的解释者,那就去解释神权,人间的事情就不要插手,这样你好我好,大家都好。”韦苏提婆一世笑着说道,下面的人也都面带笑容。

    说实话大月氏王族大多数人对于韦苏提婆一世并不是很满意,不过那是以前,今天这出大戏上演之后,所有王族,包括荀祈都对于韦苏提婆一世有所改观,这是一个非常强势的皇帝,而且很有执行力。

    暴君不暴君不是问题,对于皇帝要求私德没什么意义,韦苏提婆一世有执行力,有远见,而且敢能人之不能,这就非常厉害了。

    “接下来就由婆罗门之中那些良善之辈发布告示,通告南方什么样的婆罗门才是真正的婆罗门,赫利拉赫,布拉赫你们两个带兵去清理那些手伸的太长了的婆罗门。”韦苏提婆一世冷笑着说道。

    “是,陛下!”赫利拉赫和布拉赫两人皆是迈步向前说道。

    说实话,韦苏提婆一世现在越看赫利拉赫越顺眼,若非对方性灵之辉让梵天降世,今天怕是要翻船的节奏。

    婆罗门对于神权的解释能力,让婆罗门可以轻易的凋零掉贵霜南部观想的神佛,而神佛凋零了,靠着观想从神佛那里获得力量也自然就会被凋零掉。

    毕竟神佛观想体系的核心是从神佛那里获得力量,而真正自己修炼的力量并不多,这也是婆罗门体系完全不担心下面人翻身,还明知道这玩意儿是基于佛教体系的东西,还敢拿来用的重要原因。

    因为这东西是最好管制低于婆罗门种姓其他人最好的手法,如果说之前的种姓划分更多是靠愚民和宗教愚弄的方式来管制,那么加了这个之后,婆罗门也就有了武力管制的能力了。

    不过这种事情,用韦苏提婆一世的话来说就是,其心可诛。

    好在有赫利拉赫翻盘的性灵之辉,否则婆罗门直接凋零掉对于韦苏提婆一世最忠心的那一批刹帝利,然后其他刹帝利怕是要当场反了,那么一来,就算是有北方帮忙,这一战也难胜利。

    毕竟南方本身就非常忌惮北方,如果北方往这边大肆调兵的话,南方肯定会有所动作,甚至之前韦苏提婆一世调兵的时候都没有直接说清,更多是调动了一些步兵过来。

    哪怕是加上之前游曳在白沙瓦附近的北方精锐,实际上韦苏提婆一世能动用的兵力也不多并不多,能赢除了赫利拉赫的性灵之辉,更多的是打了婆罗门一个出其不意。

    既然是出其不意,那么兵力自然不会很多,若是那个时候被婆罗门将刹帝利拉走,恐怕这一战胜负就两说了,自然赫利拉赫的表现得以进入了韦苏提婆一世的双眼。

    至于竺赫来则是长舒了一口气,赫利拉赫是他准备一手闲棋,当时形势危急,被婆罗门凋零了三个内气离体,动摇了一个半神的根基。

    还好赫利拉赫紧急开了性灵之辉将四人的保住,并且借性灵之辉降世的梵天,将这些神明一一复活,并且刷高了上限,否则的话,这一战翻船的可能性比打赢的可能性还要大。

    当时眼见赫利拉赫救场成功,韦苏提婆一世问其有什么需求的时候,赫利拉赫自言希望释放布拉赫等人,韦苏提婆一世想也没想就答应了,甚至心情大好之下当场就启用了被释放出来的布拉赫。

    当然接下来布拉赫的表现也不赖,毕竟是有军团天赋的内气离体武将,韦苏提婆随后大致问了一下竺赫来情况之后,就将这群人全部释放了,看这些人的能力,战败什么的,更多是他们这边情报的问题吧,很明显这些人都不弱,只能说作为对手的汉军很强。

    “拉胡尔,去南方抽调各地精锐组建新军,给你十二万的名额,但是一年,一年后我要见到一支能拿得出手的精锐。”韦苏提婆一世平静的说道,扭头看向站在那几名婆罗门前面的拉胡尔说道。

    既然赢了,那么所有的功臣他都不会忘,而拉胡尔作为这一次袭击的核心成员,韦苏提婆一世直接给了拉胡尔足够的好处,更何况拉胡尔的选择已经注定了拉胡尔是一个孤臣。

    一个有能力,而且背叛了自己阶级,还符合皇帝需求的孤臣,韦苏提婆一世当然愿意重用,因而开口就给了拉胡尔最想要的赏赐。

    “是,陛下!”拉胡尔振奋的说道,作为一个名将,一个真正的名将,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提十万雄兵,而且每一个士卒都是精锐,南方那些垃圾他已经受够了,现在终于能自己选拔,训练一支精锐了。

    至于说孤臣这个,拉胡尔在之前已经做出了选择,反正婆罗门已经将他恶心透了,甚至连婆罗门内部的某些机密事件都对他进行封锁,既然如此,已经决定要反了,那么就别手下留情了。

    因而拉胡尔亲自下手诛杀了那群他看的不爽的家伙,既算是给韦苏提婆一世背锅,也是表示自己的忠心,什么阶级,什么婆罗门的出身,拉胡尔只希望能让自己在战场释放一切!

    连子嗣都没有的他,根本在乎任何的东西,他只想贯彻自己的意志,只想在战场上奋力厮杀,只想让自己的热血在战场上燃尽,曾经的战争根本没有让他感受到自己的极限,他想要厮杀,想要战争!

    【我是为了战争而生的!】拉胡尔坐回位置的时候,双眼燃烧的炽热甚至让所有人看到的人感觉到畏惧。

    【任何单一兵种所追究的完美,不过是镜中之花,那怕是三天赋也不可能是完美,人力有时穷,人类靠着团结得以成为万灵之首,那么士卒,或者说是精锐应该追求的是单一属性的极限,而后由我来将他们组成一体,孔雀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尝试,接下来,我所想要的……】拉胡尔祈求了十余年的东西,现在终于落到了手上。

    “伽却里,你们不是一直很想要南方的驻扎地吗?”韦苏提婆一世安抚了拉胡尔之后,看向自家的兄弟说道。

    “陛下!”伽却里兴奋至极的看着韦苏提婆一世说道,贵霜北部很强,但为什么贵霜北部还和南部僵持,说白了不就是南部老卡着他们的钱粮辎重吗?没后勤就算能赢一时,也迟早会翻船的。

    “王族游骑兵,巴克特里亚禁卫步兵,突击弯刀兵,塞王斗士,甲士团,都出一个军团,分别驻扎在曲女城和摩陀罗。”韦苏提婆一世平静地说道,北部贵霜就差欢呼雀跃了,几十年了,终于达成了这个目标,南方的刹帝利则都不自觉的看向了站在领头的拉胡尔。

    “是,陛下!我们这边出十个军团,两个城每个驻扎五个!”伽却里兴奋的说道,甚至在数量上打马虎眼。

    “也行,但是你们有那么多军团?”韦苏提婆一世一挑眉询问道,是个军团可是五万人,可不信对方听不懂自己的意思。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