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一十二章 远望后世

    “刚刚如果下手攻击的话,应该有很大可能一战而下吧,为什么要撤退。”徐庶不解的看着郭嘉说道,他之前看的很清楚,贵霜营地里面最难对付的,也就是那二十余万列阵的长矛兵,基本都跪了。

    剩下的士卒在发觉对面是伽蓝神之后,除了刹帝利武士军团像是触底反弹一样的行为,其他军团的士气基本上都算是崩溃了。

    “不,如果刚刚攻击的话,对方会触底反弹。”郭嘉摇了摇头说道,“关将军不适合这个时候出手,说起来,最后对着关将军挥剑的那支军团就是刹帝利武士军团吧。”

    “是的。”孙观开口说道,“领头的叫做萨卡拉,之前我觉得对方很傻,这次倒是非常厉害。”

    “对方是崇信宗教的信徒,但是对方却对信仰的神明出手了。”郭嘉平静的说道,“果然想要投机取巧,就要准备好被人反制啊。”

    “你是说,贵霜这边其实不乏那种意志坚决之人,我们的做法有可能还是帮了他们一把”徐庶皱了皱眉头询问道。

    “就是这个意思,而且一早就有所估计。”郭嘉叹了口气说道,“这个国家崇信这个教派,但不代表这个国家没有聪明人,他们只是生活在这个环境之下,被当前这种环境所影响,但他们不蠢。”

    “我们撕碎了一直蒙蔽他们的盖子,其中绝大多数庸碌之人会因此而崩溃,但剩下的,真正聪慧之辈,只是受制于社会大环境而被蒙蔽认知的聪慧之人,基本相当于困龙升天。”郭嘉眼中带着寒意说道,“我之前就知道迟早会发生这种事情,但没想到这么快。”

    “来不及了,就算有人能脱离这层桎梏,得以困龙升天,但这个国家最多的并不是他们,而是那庸碌的大众,最庞大的那些愚昧之辈才是这个国家主体,他们不反抗,就意味着我们已经赢了。”徐庶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

    在上层还不具备毁灭整个主体能力之前,任何一个国家的主体都是最为庞大的中下层人民,高高在上的权贵靠着各种制定出来维护自身利益的规则约束着中下层的人民,制造着一个个看不见的天花板。

    可这些天花板终归都不是真实存在的,当下层百姓因为同样一个原因爆发的时候,任何的规则都失去了意义,规则约束着一切,保证着社会的运转,当规则失效的时候,那么第一个停摆的就是社会制度。

    也许庸碌腐朽的权贵会认为自己是社会的主体,但诸如徐庶,郭嘉这种心如明镜,社会的主体只能是庞大的底层百姓,扼制权贵手上越来越庞大的财富,对于整个国家都有着积极的意义。

    “是啊,底层的百姓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体,现在和我们对着干的都是这个国家的精粹,真是可悲,愚民之策,啧啧啧,最后连自己也愚弄了。”郭嘉不知道是基于什么样的心理,将这样的话也说了出来。

    “走吧,去华氏城,贵霜这边如果没有其他的牌面,已经不可能翻盘了,我们直接往西攻打就是了。”郭嘉收敛了一下心中的感慨,神色恢复正常之后对着关羽招呼道。

    “哼!”随后郭嘉不知道想起来什么,冷笑着一声,“神佛,愚民之策,元直,给你一个任务。”

    “什么任务。”徐庶不解的询问道。

    “将我们在贵霜这一路所见到的一切,全部记述下来,尽可能的将所有的细节都描述上,我看我这边确实需要给那些千年世家喂上一口毒药了。”郭嘉冷笑着说道。

    十二元老,除了陈曦,家族基本上都属于后起之辈,所以当初那群豪门想搞什么,这些家伙也都不知道,不过曲奇的曲家是天苍氏的后裔,虽说落寞了,但是各家还是承认身份的,所以当初中原豪门会议的内容还是曲奇告诉的这些人。

    后面陈曦搞的越来越大,也就有资格接触这些东西了,陈家全面给陈曦开放了资料,然后陈曦就有幸知道,这群家族到底想要搞什么。

    建立一个世家共治的国家,用品级奠定世家的位置,让所有的世家共同出力,延续这个属于他们所有人的国家。

    当然这个仅仅是一个提议,毕竟桓灵两次党锢,让世家吃了闷亏,知道国家想要收拾他们,但是碍于实力不够,做不到而已。

    陈曦到后面倒是拿到了完整的资料,不过这玩意儿只是一个提议,当然陈曦估摸着这个提议就是九品中正制度的原型。

    至于到时候为什么是陈群来提,大概是各大豪门的妥协,毕竟第二次党锢之祸,只要不是严重作死,跑到陈寔那里,就算是结束,各家都欠了人情,卖个面子也不是不可能。

    后面这个提议被陈曦翻出来还问过陈纪那群老头,结果那群老头很淡定的表示这不就是一个以防万一的招数吗

    毕竟大丈夫在世,难免妻不贤,子不孝,为了子孙考虑,搞个这玩意,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不是挺不错的套路吗

    陈曦表示他只要活着,你们这群家伙一个都别想这么干。

    结果陈纪差点将自己正喝的茶喷出来,乐不可支,“你活着,我们有希望走分封路线,在这种情况下选择这么干,这得多傻!”

    回头陈曦将这东西拿给了李优,贾诩一群人看了一遍,除了李优阴笑了两下,没说什么,其他人都各做各的。

    然而现在回过头来,郭嘉回想起来上面的内容,不由眼中冰寒,在来到这边之前,他从来没想过有一个国家的阶级能固化成这样,当时被他当作笑话看的九品中正制度,现在也有了参考模板。

    郭嘉双眼冰冷的想到,

    郭嘉算是比较倾向于传统的愚民之策,虽说不是那种彻底的,但是为了便于管理啊,避免百姓苟且啊,保持民风淳朴啊,郭嘉还是比较倾向于将民智约束在一定范围内。

    然而看了贵霜这个狗样,郭嘉果断跳反,民智不开,万一后世子孙也这么玩,他非得气的掀翻棺材板,相比于现在所见的情况,开启民智造成的那点问题,日益狡诈,民心逐利什么的,至少还是人啊!

    看看贵霜现在的情况,郭嘉已经完全没办法将之定位为人!

    郭嘉思考这些的时候,贵霜这边已经彻底炸营了,不少的辅兵现在已经开始冲击营防,想要追随伽蓝神而去。

    杜尔迦这时也知道不能耽搁,直接下令让正卒阻击所有冲击营防的辅兵,一旦事有不谐,直接击杀。

    不过现在糟糕的一点在于,部分的正卒也同样动摇了,伽蓝神关羽这一点,已经开始侵染这些将帅的正卒了。

    “杜尔迦,写信吧。”塞格迪目光散乱,仿若已经失去了聚焦的功能,面色苍白,时不时的出现了些许的扭曲。

    “写什么”在塞格迪一侧的杜尔迦面色难看的询问道。

    “伽蓝神关羽降世。”塞格迪的声音之中对着心力憔悴的崩溃。

    “啪!”萨卡拉冲过来一巴掌将塞格迪抽的倒飞了出去,“给陛下发求援信,让北方大军南下,贵霜到生死存亡的时候了!”

    “萨卡拉!”塞格迪差地被萨卡拉一巴掌抽晕,艰难的爬起来,半张侧脸已经浮肿,愤怒的看着萨卡拉,“我不信你不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什么。”

    “我知道,我知道我们面对的是伽蓝神关羽,但那又如何!”萨卡拉的话掷地有声,“难道我们就这么投降,他不过是一个邪神!”

    “邪神”塞格迪仰天大笑,笑到甚至抽搐的地步,最后眼泪都流了下来,“我能判断真伪,我也希望是邪神,可他是真的,他是真的你懂吗”

    “就算是真的,死了也就是邪神!”萨卡拉这个时候已经完全不遮掩自己的杀意了,神又如何,跪伏了这么多年,但是在他之前狂怒之下挥刀的时候却是畅快的无比,果然自己应该如同狮虎一般高傲的活着,他们是天生的战士,是战士!

    “杀不了的,你的全力一击,祂只是随手就能击破。”塞格迪带着绝望看着萨卡拉说道。

    “那又如何”萨卡拉冷笑着说道,“神,就应该呆在高天,接受我们的供奉,既然降世了,那就由我们来送他们归天,我们南方绝大多数的人都做不到,那么北方,我们还有北方!”

    “萨卡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塞格迪很聪明,他在看到伽蓝神,确定伽蓝神真实无虚的时候,什么都懂了,没有什么杀手锏比这个更奏效,神是摧毁他们的无上利器。

    塞格迪泪流满面,在场的其他人可能都不懂,只有他懂了,这一战再怎么打,也只有一个结局了,南方已经输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