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一十章 再无挽回余地

    霸道不,这叫爸爸对你的爱,你妻儿可能不是你妻儿,但是你爸爸永远是你爸爸。

    郭嘉的话掷地有声,汉室一直都是这么一个情况,塞格迪气急之下骂出来的霸道,不过是汉室的常规操。

    自武帝登顶之后,汉室的对外政策就是这么狠,班超当于阗众大臣面杀于阗国师,于阗国王为什么连话都不敢说。

    不就是因为汉室在对外政策方面不需要那些弯弯绕绕,错就是错,计谋一拳锤死你,在你坟头分析你为什么这么干,多省事的,盖棺定论,好不好,肯定好啊,当事人都没办法反驳。

    焉耆王不听班超指挥,班超直接将焉耆王和忠诚于对方的大臣在焉耆国给宰了,然后班超找了一个自己看的顺眼的大臣立为焉耆王。

    这种在后世史册都需要遮遮掩掩,考虑皇帝看法的事情,汉史直接光明正大的记载了,还表示干的漂亮,该说汉书不亏是班家写的,写自家人搞啥事的时候根本毫不留情。

    不过从这上面也能看出来汉室到底有多霸道,不就是干掉了你们的国师吗,谁让你们国师诽谤我们汉室,死了,活该,班超干的漂亮。

    不就是干掉了你们家国王,外加几十个大臣吗好吧,这件事是我们做得不对,有些急躁了,不过你看我们不是给你们赔了一个新国王,还给你们重组了朝政吗

    不知道这种回答方式,有没有人想要将汉室掐死,然而那个时候汉室就那么拽,行事就是那么的肆无忌惮,你要么听话,那么我打到你听话,就这么简单。

    霸道不不不,这不是霸道,所谓的霸道不过是,你就算是乖,也要从你这里碾过去。

    我们是帝道,我要碾你,那么你就不得不被碾,你真以为所谓极天罔地,俱是汉家臣妾是在说笑,没开玩笑的,说的就是你,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懂不懂,今天到你不得不死了!

    在这种社会背景下出来的郭嘉,会在乎塞格迪那句嘲讽

    你要是听话,汉室有口肉,少不了你一碗汤,当年月氏为什么能混起来,就是因为听话,汉室将丝绸之路的份子分给了月氏,而现在你既然不听话了,那么也就别多话,有多少能耐拿出来,汉室接了!

    你们这些当年上表称臣的藩属,我汉室给你们提供了庇护,让你们得以安生成长,现在想反,可以,打倒我们,我们阻止不了你们的反心,但是我们让你们通往死亡和绝望!

    毁灭不了你们的反心,那么就毁灭你们本人,西羌之乱怎么解决的,杀,杀到整个凉州草都是红色的,自然就没有人会反了。

    郭嘉冷漠的眼神之中,丝毫不遮掩其中萦纡的杀意,对于外邦,尤其是曾经是属于汉室藩属,但是之后又反叛,甚至不服教化,对抗王师的邦国,郭嘉没有丝毫的怜悯。

    既然你做了这个选择,那么就做好承受后果的准备。

    “没有转圜的余地”塞格迪的汉语出乎预料的标准。

    “你们既然选择了武力,那就做好准备,四百年大汉朝,只有匈奴不知死活,现在加了一个你们。”郭嘉冷笑着说道。

    “……”塞格迪看着郭嘉的神色,他已经清楚郭嘉说的没有半点掺假,那种理所应当的口吻,真实的展现出了汉帝国的气度,如果是普通小国,现在怕是已经跪地求饶了,可惜他们是贵霜,横跨南亚,手握恒河平原的贵霜帝国!

    “可以问一个私人的问题吗”塞格迪可能也是觉得剑拔弩张的气氛不太好,于是换了一个话题。

    “可以。”郭嘉看了一眼塞格迪,对方在观察,他也在观察。

    “贵霜求亲的诚意可足”塞格迪平静的开口说道。

    “不是足不足,是没有公主,也没有郡主,我们不想糊弄你们,给你们塞一个宫女,结果被你们的使节,直接在朝堂上威胁了汉室,说起来,你们是第二个!”郭嘉非常平静的给塞格迪解释道。

    贵霜是第二个,那第一个是谁也就不用说了,匈奴当年就是这么拽,等匈奴倒下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在汉室朝堂直接威胁这个古老而又庞大的帝国。

    这是一个忌讳,在一个帝国的朝堂上,用兵锋来威胁这个帝国,其实从那一刻开始,汉室就已经做好了和贵霜宣战的准备。

    只是当时汉家三分,长公主新立,不想闹到太大,下令叱责,要求贵霜给于解释,结果双方直接兵戎相见了,说实话,现在双方就差一个互递宣战国书,然后就进入匈奴-汉室不死不休状态。

    说起来,从匈奴之后,汉室还没对任何一个国家正式宣战过,基本上都是地方冲突级别,虽说有些时候地方冲突的规模大了些。

    听完郭嘉的叙述,塞格迪陷入了无言的沉默,郭嘉没有撒谎,这是让塞格迪最为沉默的一点。

    “可惜了,到了这一步,我们不可能收手了,而你们汉室拿出那样的本钱,也不会是来此空耗。”塞格迪略有些苦涩的说道,不过很快他就调整好了心态。

    “如果现在贵霜低头还来得及。”郭嘉平静的说道。

    “然而我看到了你真实的想法。”塞格迪直接戳穿了郭嘉的心思,“在我面前说出谎言没有意义。”

    “呵,这倒有些意思。”郭嘉眯着眼睛,并没有被拆穿心思的恼羞成怒,反倒神色上变得更为温和。

    “你们既然来这里,不是为了作战,那么也就是说我们这边有什么你们必须要验证的东西,现在可曾验证到了。”塞格迪的神色彻底恢复了常有的淡然之色。

    “嗯,还没有。”郭嘉这是已经彻底进入了状态,将对方看作和自己同一个级别的对手。

    “那我等你验证,看来我估计的不错,你们汉室确实提前握住了这一战的胜负手,这让我有些好奇。”塞格迪就像是一个和郭嘉真正交心的知己一样,直接询问郭嘉的底牌。

    “呵,你很快就能看到,你会看到真实的。”郭嘉带着些许温和之色说道,“到时候瞪大眼睛,不要错过。”

    “我会等着你的验证。”塞格迪面色平静的说道,完全不像是在面对汉室的杀手锏,而像是在应对普通的招式一样。

    塞格迪面色不变,心念流转。

    郭嘉面色不变,心下冷笑。

    “确认真假的能力”郭嘉笑眯眯的说道。

    “既然已经知道,为何要问。”塞格迪不为所动,而郭嘉则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他们这个级别,见面了,聊两句,如果愿意暴露某些东西,进行尝试的,很多玩意儿都隐藏不了。

    “等着瞧吧,很快,我就会给你展现出来,当着你的面,至于到时候你会做什么随你,不怕告诉你,来不及了。”郭嘉笑嘻嘻的说道。

    “看来还有希望,你只是来验证的。”塞格迪做出一抹了然的神色给郭嘉施加压力,但是郭嘉就像是没有感觉一般,只是笑了笑,“你猜吧,反正猜不到,等着看事实,到时候你会明白的。”

    “我等着。”塞格迪神色郑重的说道。

    塞格迪心下不由得有些惴惴不安。

    “等待汉室的处置吧。”郭嘉带着汉帝国特有的对外傲慢说道,作战,不不不,一日是你们爸爸,永远就是你们爸爸,这个事实不会因为你们的意志而有所转移。

    青少年叛逆期总觉得自己长大了,该当家作主了,这个时候该怎么办当然是吊起来打一顿,让他们明白谁才是一家之主,棍棒之下出孝子,汉家一直都是这么教育的。

    “贵霜帝国会结束你们的霸道。”塞格迪冷冷地说道,他已经感受到了压力,这种态度,这种完全不同的认知,已经实际的展现出来了双方高度的不同。

    “你很不错,不过可惜了。”郭嘉摇了摇头说道,然后对徐庶开口道,“我们走吧。”

    之后关羽便带着郭嘉和徐庶旁若无人一般的离开,而杜尔迦和萨卡拉则是看着三人的背影,硬是没有动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