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零八章 我竟无言以对

    毕竟陈家的幺蛾子,经历了那么多次,在三国年间这群还没有断代的世家看来,都有些习以为常了,毕竟这个时代还不是后世那个被钉死了文化,截断了传承的后世。

    这个时代百家的后裔虽说没落了,但是要说完蛋还有距离,由贵族转变过来的世家依旧传承着当初的一切,相互的制约之下,并没有谁能出格,他们依旧有着相当的进取心,最多是走向了腐朽。

    可那完整的传承,足够让他们遇事不惊,足够让他们看清历史的脉络,然后顺势而为,而陈家出的这种奇葩种,历史上这些依旧尚存的家族,已经鉴证了很多次。

    面对司马穰苴,面对孙武,面对田齐,面对王莽,他们都明白那种无力,老陈家支脉炸了的时候,至少在爆炸的那个时代,基本是无敌的,当然也不是完全挡不住,但是要集合天下之力一起去收拾。

    因而认清了这个事实之后,诸多世家面对陈曦其实完全不觉得是被打脸,反倒是看到陈曦后就自然而然的生出一种历史再现的感觉。

    不就是老陈家的支脉又掀翻了桌子,连老陈家自己都被扣了一脸,这不就是历史再现的明证吗?

    一回生,二回熟,这都经历了四次了,还有什么好羞耻的。

    就跟将校不会觉得追不上孙武和司马穰苴是耻辱一样,老陈家祖坟冒青烟,又出了奇葩种,又什么打脸的,陈曦现在的内政水平折换一下,放武将里面,不也就是当年横绝一世的孙武和司马穰苴吗?遇到这种被打脸了有什么耻辱?

    陈曦表示自己在了解了豪门世家为什么没有半点被打脸后的羞耻感感觉,还极其配合之后,愣是生出了无言以对之感,真的,陈曦仔细思考内中逻辑之后,深切的觉得这群家伙说的非常有道理。

    正常将校,哪个会因为不如孙武,不如司马穰苴,就觉得羞于见人,要是这种心态,怕是中原没人能当兵,能出任将校了。

    代入双方相同的身份之后,陈曦直接没有话说了,怪不得这群混蛋完全不觉得尴尬,原来是这么想的。

    然后回过来,陈曦就找刘备,让刘备大力培养徐庶,提拔徐庶。

    我陈曦是被你们这群家伙的神逻辑怼的无言以对了,而且连我都觉得你们说的太有道理了,都没办法反驳你们这群家伙了,那我找个人来挂你们有眼无珠,徐庶,该你了,上!

    毕竟陈曦再强,哪怕是强到无敌,也不可能让这群人感到羞耻了,陈家支脉的前辈大佬太多,其他世家都习惯了,呵呵,羞耻,有什么羞耻的,不就是老陈家祖坟冒青烟,又能胙之土而命之氏了吗?

    吃惊吗?一点都不吃惊,有能耐你陈家主脉跳一个啊,据我等观察了一千年的情况来看,你们老陈家主脉没出一个横绝一世的人物。

    陈纪对此表示不发表任何的看法,陈曦在了解了这一事实之后仔细翻阅了一下,发觉陈家嫡脉倒不是没出能人,只能说,陈家支脉胙土命氏的那群人实在是太强了,强到差不多等于那个时代的标杆。

    就算弱点,也绝对属于那种搞一个足够让历史铭记的大新闻。

    好吧,都是这个级别,以至于显得陈家主脉很低调,实际上陈家主脉已经很努力的去表现了,哪怕是去掉那群特别能作的支脉怪胎,陈家也能坐稳豪门的位置,只是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老陈家的档次很高,但是老陈家支脉的档次属于上天那个程度,以至于遮掩了嫡脉的光辉。

    同样这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怪胎见多了,各大世家其实也都有了抗性,以至于陈曦跳的欢实,蹦达出来嘲讽什么的,各大世家直接没当回事,就算是唾面自干都可以做到,毕竟当年孙武没起来的时候,不也有嘲讽孙武的吗?

    所以陈曦是没辙了,告诉刘备之后,刘备对这一方面也没辙,陈家的前辈已经足够让各大世家免疫这种嘲讽了,因而果断培养徐庶。

    毕竟陈家那黑材料太多,多到刘备看了看也觉得,陈曦大概也是妫姓陈氏例行抽疯,没什么好说的。

    可这换成徐庶那就不同了,看看你们啊,有眼无珠了吧,当年嘲笑玄德公只能捡个游侠,看看,看看,什么叫做识人之能。

    徐庶的到来,确实狠狠地打了那群人一巴掌,游侠咋了,游侠五年出精神天赋,服不服,什么叫天才,这就是了。

    刘备在徐庶的赏赐上也没有丝毫的吝啬,甚至不少人都能看出来徐庶的赏赐其实超过正常标准很多,刘备待徐庶颇厚。

    可就徐庶的表现而言,其实匹配不上这些看重的。

    荀谌的能力其实比徐庶强不少,但是荀谌什么待遇,徐庶什么待遇,一目了然。

    只是当年刘备过颍川只有徐庶提剑来投,定下数年之约,别说徐庶已经拥有了精神天赋,就算徐庶没有精神天赋,刘备也会养上。

    更何况徐庶是刘备的一根标杆,是识人之能的标杆,也是对待旧臣的标杆,徐庶享受的待遇在文臣之中,都快要和十二元老近似了,不过有精神天赋撑着,并不算太显眼,而且徐庶也确实是屡历功勋。

    因而赏赐虽说有些超出,可在其他人看来也最多是刘备对徐庶颇为看重,并说不上什么不公之类,毕竟徐庶也是一个有才干的青年。

    只是这在郭嘉看来,太过可惜了,徐庶还有提升的余地,是一辈子做个一流垫底,还是搏一搏登上绝顶?

    说起来这也是陈曦给郭嘉的交代,毕竟陈曦拿那群厚脸皮的世家没什么办法,要让对方抑郁一下,说起来只能靠徐庶了,所以陈曦也就交代郭嘉,尽量培养徐庶。

    说实话,这种事情郭嘉不太想做,毕竟徐庶和郭嘉性情并不是那么相近,又不像法正那么年轻,郭嘉指手划脚对于徐庶未必是件好事,很多事情只有你情我愿才行。

    加之郭嘉觉得徐庶有点老,已经定型了,没多少培养的价值,因而虽说应下了陈曦的交代,但也明确说了,到底是否要培养徐庶,要看他郭嘉的判断,对此陈曦也没什么好说的,示意郭嘉去考察就是。

    能成则成,不成拉到,恶心不了那群豪门世家的城墙拐角级别的厚脸皮,那就算他们好运,就这么揭过算了。

    之后郭嘉一直在默默观察,如果说以前只是公务上的交接,陈曦交代之后,郭嘉就在方方面面开始留心,最后发现,徐庶貌似是个怪胎,这货的天资有点恐怖。

    配合上他本身的精神天赋,郭嘉发现现在略微有点老的徐庶,其实还算是一个可塑之才,努力培养一下,说不定,还能搏一搏顶尖一流这个水平,后天的努力毕竟决定的只是下限,而天资决定了上限。

    在没触碰到上限之前,成长的速度虽说因为年龄的不同,会逐渐下降,但是徐庶那极高的上限,注定了没有屏障,一路畅通,只要逐渐将他的潜力挖掘出来就可以了。

    这是一个好活计,郭嘉决定接手,投入很少,产出很多,还能结个善缘,所以郭嘉决定点醒徐庶。

    军事上没什么好说的,战术层面就算是郭嘉亲临也不能稳赢徐庶,毕竟徐庶那简单易操作的精神天赋,对于破解对手有着极大的加持,军阵,防护在这种能力下,很容易找到破绽。

    郭嘉虽说自负,但也知道,自己就算是配合关羽,也不可能在调度的时候没有任何的破绽,所以正面作战上八成不是徐庶对手。

    因而郭嘉直接用更高的略的层面点醒徐庶,术的层面没办法了,徐庶迟早发展成,虽说我用不出来你现在用的招数,但是我绝对能破解你所使用的招数,这样在郭嘉看来已经足够了。

    战略这个层次,郭嘉一直很不错,而且郭嘉的战略一般都具有极高的执行性,从近期到长远有着相当的推进性。

    至于徐庶,在这一方面,毫无疑问差的很远,而要作为一个优秀的文臣,必须从国家层面去思考问题,而郭嘉现在要教授给徐庶的就是这种看问题的方式和角度。

    当然能学多少,就看个人本事了,郭嘉会认真教,这一点毫无疑问,而学会,乃至变成自己的,就看徐庶了。

    郭嘉和徐庶说的话,关羽也就听了两句就没放在心上了,和他无关,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徐庶很强,郭嘉非常强,对于关羽来说也就是这样了。

    至于其他的内容关羽并不关注,毕竟战略这个层面,对于关羽这种在战场厮杀,统帅将校建立功勋的上将来说,说重要的话非常重要,说不重要的话,其实也不重要。

    加之关羽的心力和头脑也不适合在这一方面深入发展,因而听了两句之后,就直接策马离开,而卷毛则回头给了的卢一个恶狠狠之中带着得意的眼神。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