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零六章 开发使用

    塞格迪有点神游物外的状态,对于他来说拉住一个没有下定决心,没有握住杀手锏的汉军问题不大。

    可要是换成一个已经将粮食辎重准备好,下定决心要去华氏城,甚至是婆罗痆斯城的汉室,塞格迪也没办法,准确的说,在那种情况下,主动权就没在他们手上。

    汉军要走,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拦,既没有足够的实力,又没有掌握主动权,对方决心还很坚定,那么别扯淡了,拦不了的。

    因而从一开始塞格迪所思考的就不是长时间拖住汉室,他一直以来所思考的都是为什么,或者说是什么!

    不过从汉军一定要往他们这边来一趟,塞格迪估摸着他们这边一定有汉室需要的,或者是绕不过的东西。

    事物或者计划,其存在本质上就对应着其意义,而汉室在必定要占据华氏城的情况下,还要绕道往这里来一趟,那么这里也自然就有着不得不来的意义。

    至于说顺手击败他们,说实话,塞格迪还真没这么想过,之前的战争,就这些人回来的描述,除了天命张任那一战属于完全不可预料,不可力敌的对手,其他失败都是有内在原因在里面。

    【等对方到来,对方来了,我肯定能看出来一些东西。】塞格迪平复下自己内心的躁动,将注意力再次集中。

    另一边关羽带着郭嘉等人一路行军前往杜尔迦等人现在驻扎的羯罗那苏伐刺那城,说起来,这地方确实有些绕道,但是郭嘉强烈要求过来,再加上一开始计划的时候郭嘉就敲定这里一定要来,所以关羽虽说有那么些不太理解,还是率兵过来了。

    “奉孝,现在也差不多到了,该说原因了吧。”关羽勒马,看着一旁骑在的卢上蔫了吧唧,像是没睡醒的郭嘉说道。

    说来也就的卢马傻白甜,敢跟关羽的卷毛赤兔走在一条水平线。

    其他战马都会自觉靠后一些,卷毛赤兔眼见有战马敢和它争头领的位置,眼睛已经飚了很多次杀气,然而的卢马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总是一副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卷毛赤兔。

    到后面好几次卷毛赤兔都想要咬的卢马了,然而反应迟钝的的卢马完全无视了卷毛的攻击,而关羽在发现自家愚蠢的坐骑居然想咬郭嘉的坐骑,每次在卷毛动口的时候,都拽回来。

    到现在卷毛赤兔的脖子都有些歪,完全不能理解自家老大为什么不允许自己咬旁边这个白毛带泪痣的智障,要知道以前哪匹战马敢在自己身边,上去一个眼神,对方就灰溜溜的退下去了。

    这波对方居然不吃自己的眼神,还回瞪自己,你以为你是夜照玉狮子啊,你以为你是里飞沙啊,看我咬死你。

    对于这些内气离体的战马来说,头领的位置还是很重要的,一般不会跟其他战马分享的,里飞沙啊,夜照玉狮子啊,赤兔啊,乘黄啊,爪黄飞电啊这些都是撕咬过的。

    加之这些战马在野马的时候都是王,简单来说都有那种气势,的卢是流浪的马,没当过王,没有那种气势,不过卷毛的气势对于它来说也基本是扯淡,威吓什么的也没用。

    性情温和的的卢一般都是郭嘉怎么操控,它怎么走,郭嘉没反应,它就站在那里不懂,性情极其温和,顺带的卢是真觉得跟着郭嘉不错,至少吃的比野草好多了,而且不用到处找,因而最近胖了一拳。

    “到了吗?”郭嘉闻言猛地一震,然后双眼从迷糊恢复到清亮,左右看了看,结果发现还在路上,果断倒到了的卢的马鬃毛之中,用一种焉了吧唧的语气说道,“最近舟车劳顿,我快不行了。”

    “难道还有什么隐秘,不能说不成?”关羽看了一眼将脑袋埋在马鬃毛之中的郭嘉,也没在意对方的失礼。

    “有什么隐秘的,奉孝只是不放心,想要亲眼验证,他担心三摩呾吒城那次是一场意外。”徐庶策马过来开口说道。

    “是啊,是这么个想法,毕竟是谋国之策,小心无大错。”郭嘉用一种倦倦的口吻说道。

    “原来如此。”关羽摸着胡须说道,不过面上看似稳重,但是郭嘉和徐庶的回答也让关羽有点担心了。

    两人不说的话,关羽倒也没什么担心,但是两人一说,关羽也就自然的想起来了,相比于三摩呾吒城全城投降的情况,后面对战萨卡拉的时候可就不是那么顺利了,有大半士卒都不是直接投降。

    造神,是个好主意,但是作为谋国之策,确实要谨慎行事。

    “这边看看效果,确定不是意外就可以敲定了,虽说从很多角度确定了这一事实,但还是谨慎点好。”郭嘉腰部发力,猛地坐直说道。

    “那万一是意外呢?”关羽看到郭嘉舟车劳顿之后,疲倦的面色上依旧流露出智珠在握的淡定,不由得带着好奇询问道。

    “意外的话也要执行。”郭嘉摆了摆手说道,“就算是意外,能发生三摩呾吒城那种事情,已经足以说明,贵霜存在这种事情发生的根基,那么去做这件事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对于你来说这等轻易就能完成的事情,能削弱贵霜,那么哪怕是只是削弱百分之一你都会做。”徐庶侧头笑着说道,“你本身就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啊。”

    “帝国之战本身就是扩日持久,胜败也是一点点的积累,汉匈之战如此,现在也是如此,战争不用是不可能的,但用起来也必须要足够的谨慎,国虽大好战必亡,确有其道理。”郭嘉双眸平静地说道。

    “是啊,很多事情嘴皮子说是没用的,大鸿胪下面的典客最好过的时候是汉室对外战争的时候,其他时候更多是扯皮。”徐庶叹了口气说道,“国虽大好战必亡,但忘战必危啊。”

    这也就是汉王朝,有底气说对外战争的时候外交最好做,因为汉室的对外战争到最后都是汉室赢,所以在动手的时候外交当然好做了,实际上国家实力够强,外交都好做。

    “这等战争本身就是一点点的积攒着各自的优势,贵霜有这样的隐患,我们自然要利用一二。”郭嘉淡然的说道,“能作为决胜局的杀手锏最好,做不了,能提高胜率也可以作为闲棋布置上去。”

    关羽和徐庶都是了然的点了点头,“不过看你之前制定计划的时候,放荡不羁间带着些许自负,我还以为你将重宝压上去了。”

    “就是将重宝压了上去。”郭嘉眼神飘忽的说道,他能说他当时其实是在尝试引导精神天赋,结果说了那么多,最后没有发动。

    话说回来郭嘉的精神天赋在无法发动的时候,其实也是一种参考,不能用精神天赋引导的现实,只能说明未来的偏向性已经出现,简单来说,某一可能已经压过了一半的概率。

    这种可能如果为郭嘉掌握,那么基本上就是大势滔滔,很难有人能逆势将汉军掀翻在地,因而郭嘉才会冒着可能会暴露自身算计的行为来这边试探。

    毕竟如果这件事真的是大势不可违,接下来哪怕是被贵霜勘破了也改变不了结局,到时候只需要让对方感受到什么叫做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就可以了,手握大势,郭嘉不介意用煌煌之势力压贵霜。

    “算了,不提这件事了,回头你们也就知道了。”郭嘉带着些许忌讳叹了口气,然后生硬的岔开话题,“对了,忘了问一件事了,一直想问,但是一直疏忽,刚好现在有时间。”

    话说间,郭嘉直接转头看向徐庶,带着些许锐利上下打量。

    眼见郭嘉侧头盯着自己,不断的上下打量,哪怕徐庶底气十足,也有那么一点担心,至于关羽虽说对此还有些兴趣,但是郭嘉如此生硬的岔开话题,关羽也不想在上面继续纠葛,迟早就能知道。

    “怎么,奉孝有什么想要告诉我的吗?”徐庶被郭嘉探寻的眼神看到发毛之后,皱眉询问道。

    “我印象中元直的精神天赋是看破破绽是吧。”郭嘉侧头看向徐庶询问道。

    “是的,能看破军阵和展现的破绽,现在甚至能预读还没出现的破绽。”徐庶带着些许的自豪说道,自己的天赋在战场上,配合上一支优秀的军团,绝难有人能抵挡,哪怕是数倍对手也能轻易的粉碎对手的战线,让战争变得更为容易。

    “不能看到大局或者大势的破绽吗?”郭嘉仿佛是随口询问一般,徐庶不由得一愣,他真的没有往这一方面想过。

    “预读破绽这种能力其实本身就是对于形势的把握,那么在放大一些,将战场放到国家层面上,形势之中的破绽呢?”郭嘉带着叹息说道,“好好研究一下自己的精神天赋,别荒废了,子川给我说,你的资质比我们可能还好,以前我不信,后来信了,只是可惜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