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零五章 猜不出来

    “那我们现在只要驻守在这里,其实对方也不能移动?”杜尔迦追问道,“对方的粮草辎重其实存在着问题?”

    “这一方面那就未必了,只能看对方的决心是否足够,如果决心够的话,对方虚晃一枪,直接带粮食走恒河,恐怕我们真就只能跟过去了,当然要是对方是这么一个行为,我们就必须要思考一下对方的心态了。”塞格迪点了点头否定道。

    “同样,对方要是发现我们死赖着不走,他们也心生犹豫,这一战就好对付了。”塞格迪神色漠然的说道,虽说对于一个以观众生相,领悟人心的智者来说,靠直觉不是什么好习惯,但是塞格迪敏锐的直觉告诉他,汉军十有八九鸟都不鸟他们,直接带粮食走人。

    说实话,塞格迪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汉军压根不管他这边烧没烧粮食,也不管他们这群人在这边的任何应对,直接带上三摩呾吒城的粮食,带上所有的主力奔往华氏城,就给三摩呾吒城丢个饵料引诱他们攻击,那样的话,塞格迪真的需要好好冷静一下了。

    因为汉军如果是这么一个行为,那这一战就难打了。

    所有的战术都代表着策划者的思维,要是出现塞格迪所估计的情况,那么一方面说明汉军战术的策划人,思维可谓是天马行空,不可琢磨,另一方面也说明,汉军非常自信,自信到根本没拿贵霜当对手。

    如果是其他国家不拿贵霜当对手,塞格迪还能说一句,对方不知死活,换成这个锤了贵霜一次又一次的汉帝国,塞格迪实在无法相信对方这仅仅是因为自负就会如此。

    既然推论出来不是自负,那么以现在局势,以及汉室一直以来的表现,只能说明,对方已经握住了胜利的契机。

    且不说胜利的契机到底有多少效果,但能被汉室看重,至少也有几分把握,而且也值得去赌,然而以塞格迪现在仔细的查证,并没有找到任何的致命要害。

    若以汉军不惜往华氏城陷入十万精卒的情况看来,那么对方现在绝对掌握了可以奠定胜局的手段,糟糕的是塞格迪现在完全没有任何的头绪,而按照经验来说,这不可能,

    能对于一个帝国造成致命级别的打击手段,理论上来讲不可能在双方交战的一开始就出现,基本都到了战争的中后期才会暴露出来。

    然而看现在汉室的反应,怕是已经握住了杀手锏,至于说这些都是装出来的,作为战略欺骗什么的,说实话,塞格迪是希望如此的。

    然而还有回转余地的情况下,将国运堵在对方的愚蠢上,这不是智者该做的事情,更何况一旦默认为对方只是愚蠢,将之赌在对方并没有握有这种手段上,结果对方最后丢出来了,那真就万死难辞其咎。

    因而现在看着只是冷漠的塞格迪,其实压力非常大。

    不过不管压力多大,塞格迪依旧保持着应付面前这群人的能力,至少除了杜尔迦有些许的察觉,其他人根本没有丝毫的怀疑。

    “这又如何?对方就算那么做了,大不了我们也带上羯罗那苏伐刺那城所有的粮草跟上去就是了。”杜尔迦扫了一眼塞格迪平静的说道,“到时候至少我们还可以撤到华氏城以西的其他城池,汉军可就未必能回来了。”

    “话是这么说,但对方如果能借此守住华氏城,等到源源不断的汉军到来,我们就很难打回去了。”塞格迪叹了口气说道。

    【不不不,换个角度来思考,对方如果一定要走,那么最后很肯定是占据了华氏城,那么华氏城有什么?固守的资本,可固守能带来什么?】塞格迪感觉自己脑壳疼,但又不能停止思考。

    【不,不能这样想,我一定疏露了什么,在那里固守,可以吸引到更多的兵力,可以靠坚城坚持更多的时间,别的没有了,那么这两样的交叉点是什么,杀手锏需要时间,又需要我们这边的疏忽?】塞格迪面上依旧平静,但是脑子已经快燃烧了起来。

    “……”杜尔迦闻言也是沉默,虽说塞格迪的所作所为解决了很多的问题,但是汉军依旧存在占了华氏城直接不走的问题。

    杜尔迦的沉默,心思不在这里的塞格迪并没有发现,他感觉自己已经抓到了一些东西,但是他现在完全想不到,什么样的杀手锏需要时间,还需要他们对内疏忽。

    【调兵之后,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华氏城,对内管束肯定会放松,也就是说问题肯定在这里,但到底是什么样的问题能值得汉军这么干,这必然是杀手锏,但完全对不上。】塞格迪脑壳真的开始阵痛了。

    实际上郭嘉如果知道塞格迪仅凭着自己集中所有物资辎重,调动主力前往华氏城这么一个表现猜出来这么多东西,怕是也会感慨不已,这种水准,哪怕是在中原也是最上等的那一批了。

    可惜“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塞格迪其实靠着这些推断已经摸到脉络,甚至摸到了主体,但是他认识不到,作为一个婆罗门体系的成员,不能跳出这个体系,那么他永远也不会认识到。

    亦或者塞格迪就算是认识到了,潜意识也会很自觉的否定掉这个想法,因为太过于大逆不道,就像是良善之辈不亲眼见一见,永远想不到人心到底有多险恶。

    眼见杜尔迦和塞格迪都陷入了无言的沉默,萨卡拉果断接过了话题,“我再次重申一下,当前我们这边的兵种没有任何一个能打过对方那个拿着大盾,身披重甲的军团,可以这么说,对方只要进入华氏城,我们非得损耗数倍才能攻下。”

    “这一点我也认同,纳雷什就是被这群重装军团的士卒给击杀的,他们的作战能力非常强,而且本身的甲胄,提供了堪称可怕的防御。”维卡斯闻言也开口赞同道。

    “放心,华氏城那边我们是没办法了,但是在这边的话,对方那个重甲步卒不成问题,战象军团就在这边。”杜尔迦摆了摆手说道,“甲胄再厚,也就是一脚的事情,踢飞,或者踩死问题都不大,就算对方有千斤之力,孔雀用龙枪也是一枪的事情。”

    “……”萨卡拉一脸骂人的话,硬是没说出来,确实,对于孔雀军团来说,人类的力量根本就是在说笑,尤其是孔雀将战象的力量化为己用之后,盾卫的大盾就算能挡住,也会被打飞。

    “是孔雀原有的那些战象?”凯拉什询问道,按说那群战象和驭手不是应该送回去了吗?拉胡尔说是要征召当年的老兵进行重练。

    “不是,是新补充的,不过没有无畏天赋,嗯,小心一些问题不大,重甲防御已经足够应对大多数的情况了。”杜尔迦摇了摇头说道,“到时候对方那个甲士军团杀过来,就由战象解决。”

    “没那么容易的,不过算了吧,我们先试一下看能不能将对方拉住几天。”塞格迪叹了口气说道,“能拖住对方的话,我们也就能看看汉军到底是……”后面的话塞格迪说的近乎像是嘟囔一样。

    “塞格迪,你难道觉得如果我们在这里拖住对方的话,靠着婆罗痆斯加急过去的援军还能将华氏城夺回来?”杜尔迦一挑眉,带着些许嘲讽的语气说道。

    说起来也是杜尔迦作死,他抽调青壮的时候,将华氏城附近的几个城池的青壮也抽调走了。

    结果现在要支援的话,只能从婆罗痆斯城那里支援了,而婆罗痆斯那边未必会支援,哪怕是帕萨过去交涉,对方也未必愿意支援。

    众人皆是无语,塞格迪可能也是感觉到杜尔迦的烦躁,带着劝慰的口吻说道,“如果能将汉军钉在这里,那么华氏城就算是被利达斯占了,也很快会被打下来,毕竟北方可以漠视华氏城的陷落,可我们这边绝对做不到。”

    所有人闻言都自觉的点了点头,塞格迪说的很对,北方贵族可以扯皮,但稍远一些城池肯定也会派人,虽说婆罗门并没有多少精锐士卒,但要打下华氏城不难,毕竟华氏城里面多的是婆罗门的信徒。

    可以说,一句赎清罪孽,足够让华氏城里面的低种姓疯狂的冲击华氏城城门,然后迎王师进城。

    “这样的话,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拖住对方了。”杜尔迦指节虚敲道,“该怎么办呢?”

    塞格迪则是若有所思,说起来,他的注意力在之前就没有集中在这里,而是在思考汉军到底想要做什么,按道理来说,汉军其实不需要亲自过来一趟的,直接前往华氏城,就足够逼得他们离开这里了。

    毕竟区区一个利达斯本部,和所有的汉室正卒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前者不存在能打下婆罗痆斯城,攻入贵霜精华区的可能,可要是加上后者,那么他们在这里的这些人真就不敢赌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