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零四章 没有问题,创造问题

    “米兰达和纳雷什……”杜尔迦的面上出现了明显的失落,普通的内气离体折损,贵霜是能承受的起的,但是这种能统兵作战的内气离体,每一个的折损,都是实质性的损耗着贵霜的整体实力,更何况这都是杜尔迦的战友。

    “杜尔迦,我们怎么办?”维卡斯几乎和帕萨一样直接追问道。

    “慌什么。”杜尔迦神色逐渐的恢复了过来,“把地图拿来。”

    很快一个船员就将地图给杜尔迦带了过来,而作为参谋的塞格迪也跟了过来,杜尔迦伸手打开地图,看着地图上的布置,将手很自然的落到了三摩呾吒城上,之后又收了回来,落到了华氏城,随后很自然的看着下一个补给点。

    “汉军要是攻打这里的话……”杜尔迦眯着眼睛指着华氏城,又算了算距离,双眼骤然变冷了一节,赶不上了。

    塞格迪则皱了皱眉头,略一思忖之后,直接下定了决心。

    “华氏城?”维卡斯看着杜尔迦地图上指着的位置面色难看,隔了一会儿双眼阴沉的看着杜尔迦,“我们现在来不及撤回去,我的粮食不够,而现在的补给点……”

    “好了,没问题了,对方肯定要攻打这里,帕萨你直接回白沙瓦,记得在婆罗痆斯那里通知守将,不论如何都要守住婆罗痆斯。”杜尔迦神色凝重的说道,“将我们这边的情况告知后方。”

    “那我们这些人怎么办?”维卡斯闻言一愣,杜尔迦这是直接宣布认输的意思。

    “先去羯罗那苏伐刺那城进行补给,之后走百乘撤回去,对方在辅兵足够的情况,我们打不过的。”杜尔迦神色阴沉,但是却不乏冷静的说道,“固守,先止损,再想其他办法。”

    “利达斯那个怎么办?”帕萨黑着脸询问道。

    “通告国内叛国,让其他人小心别被他骗城就是了。”事已至此,杜尔迦根本不在乎利达斯,反倒还能将这件事扣到利达斯叛国一事的头上,勉强算是躲过一劫。

    可能也是看到帕萨面上的犹豫之色,杜尔迦再次叮嘱道,“事已至此,哪怕对方曾经和我们是战友,叛国了就是叛国了,人各有志,对方能狠下心对你下手,已经说明了心态。”

    “这个我倒是知道。”帕萨叹了口气说道,“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或是其中有什么隐秘之类的东西。”

    “肯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但是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先将利达斯反叛的消息传递出去,避免对方诈城,其他的可以之后再行查证。”杜尔迦平淡地说道,他的脑子很清楚,知道孰轻孰重。

    “那我现在就先去通知各地加强防守,往后方传递消息。”帕萨点了点头说道,“你这边也小心一些。”

    “帕萨,稍等一下。”塞格迪突然叫住准备飞走的帕萨说道。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情吗?”帕萨不解的询问道。

    “嗯,先去瞻波,之后通知沿途能补给粮食的城池,将粮食烧掉。”塞格迪小声的说道,帕萨一惊。

    “这样做会被上面斥责……”帕萨小声的说道,而塞格迪拽着帕萨到一旁小声的解释了一遍,帕萨默默地点头,然后朝着西方飞去。

    “一路小心。”杜尔迦也没问塞格迪到底和帕萨说了什么,只是做出平淡的神色摆了摆手。

    等帕萨离开后不久,维卡斯也尽快飞往自己之前驻扎的地方,毕竟他那边现在是损失惨重,没有人看着的话,搞不好,会全成溃兵。

    等两人离开之后,杜尔迦一改之前镇定之色,面色扭曲,双手握拳,班纳杰和米兰达与他都是好友,而且也都曾在拉胡尔麾下一统晋升,结果现在,他们战死了。

    “汉军!”杜尔迦咬牙切齿的说道,但是很快就平静了下来,眼中出现了一抹明显的冷厉之色,也知道现在哪怕是抽调精锐士卒,集中粮草也不可能先汉军一步赶回华氏城,杜尔迦直接加速前往羯罗那苏伐刺那城。

    利达斯这边从出营之后就一路狂奔,怀揣着对于伽蓝神的信仰高速行军,也亏利达斯本人就是一个狂信徒,麾下的士卒在利达斯接管之后,也都因为主帅的信仰逐渐变成了伽蓝神的信徒。

    这一次伽蓝神降世之后,这些人基本都成为了狂信徒,也正因此这些士卒在伽蓝神下令之后,尽皆表现出来可怕的意志力和执行力,从早上一路强行军到晚上。

    说实话,若非这附近确实没有敌人,强行一天,就地安营休息,连巡逻的人员都没有,要是被人夜袭,平均水平和利达斯麾下这群士卒一样的士卒,有个五分之一,怕是都能将这群人全歼。

    倒不是说利达斯不懂兵法,也不知道该如何行军布阵,恰恰相反的是,利达斯的水平基本和凯拉什是一个级别,不管是实力,还是作战放在中原都能排得上。

    可惜的是,利达斯为了伽蓝神燃尽了一切,伽蓝神说是要快,那么这家伙就会不惜一切的加速,根本不顾及这种行军方式会带来多大的危险,虽说依旧有着曾经的经验和常识,但已经没有了人类的敬畏。

    准确的说,利达斯将自己一切的敬畏都献给了伽蓝神,正因为这种行为,他原本还保有的各种素质,已然全部丢下,完成神谕最重要,那些东西并非是不懂,而是没有完成神谕重要。

    不过这个时候也不需要这些,萨卡拉等人麾下的士卒基本都已经成为了惊弓之鸟,就算是看到了利达斯的强行军,也不敢去袭击。

    正因为这样,利达斯虽说没有释放斥候,也没有保留体力,但却也没有人敢来袭击他,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利达斯这边因为神谕,无视行军规则一路狂飙,关羽这边则是稳扎稳打,带着巨量的辎重,一边勘探,一边进行行军,大概六天之后,关羽麾下的斥候,就和杜尔迦麾下的斥候进行了接触。

    “啧啧啧,瞻波的粮草已经被烧了啊。”郭嘉叹了口气说道。

    “你之前还说别让利达斯给烧了,看来结果上基本没有什么变化。”徐庶侧头瞟了一眼郭嘉说道。

    “这是不可避免的,对方那边也有一些有脑子的人物。”郭嘉神色淡然的说道,“至少得到了这么一个消息,不过这些都是小道,对方肯定不知道我到底想要做什么。”

    徐庶一挑眉,看了看那庞大的辎重队,是啊,术玩的再好,破不了道,都是扯淡而已。

    与此同时杜尔迦麾下的辅兵已经出现了一些躁动,在之前一段时间,数量庞大的伽蓝神狂信徒被关羽解放了之后,遵循神谕西进传播伽蓝神神名的狂信徒,有不少跑得快的,已经被杜尔迦这边当作自家溃卒给收拢起来了。

    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正常不过,至于说信仰问题,说实话,杜尔迦这个时候还真没太留意这个,毕竟整个贵霜南部,古印度地区,都是婆罗门教的信徒,信仰梵天。

    不过婆罗门教的神佛是一个体系,除了信仰大头目梵天,每个人也都会信仰一下从神,因而抓回来的溃卒在营地传播伽蓝神信仰这件事根本没有人在乎,伽蓝神也是神啊,有人信很正常。

    因而很多伽蓝神狂信徒便在杜尔迦的营地里面努力的传播伽蓝神的威名,不过由于没有关羽这个参照,效果不算太好。

    当然也不能说没有人愿意信,只能说比例低,倒是那些以观想伽蓝神提高实力的信徒在和这些狂信徒接触之后很快就合流了,正因为观想的是伽蓝神,所以他们比其他人更确定这些信徒的话。

    用差不多点的说法就是,普通的婆罗门教信徒听到已经成为关羽狂信徒的伽蓝神降世说法,多数都是将信将疑,那些容易轻信别人的信徒会在对方不厌其烦的讲述下,逐渐的相信。

    可换成原本是伽蓝神信徒的人听到这群狂信徒的话,内在的联系性就会让他们天然的认同这种话,而靠着这种联系他们很轻易的合流了,然后也就自发的努力传播伽蓝神的信仰。

    杜尔迦的麾下还算可以,因为他们之中大多数人没有见过关羽,而溃逃回来的那些人,基本都看到过关羽,毕竟高头大马的关羽,穿的又特别显眼,所有人都有看到。

    如果说在之前他们还怀疑对方是在说鬼话,那么到现在,这种流言不断的进入他们的脑海,比对一下当初关羽行进在战场上的冷傲之色,那种神威如嶽的沉重,让他们骤然惊醒,对方是伽蓝神啊!

    这种思维的转变,从坚定的否认,到半信半疑,到最后基本信以为真,而随后伽蓝神准备清洗人间罪孽的这种说法也开始广为流传。

    “汉军主力,朝着这边来袭了?”杜尔迦面上看不出喜怒的,拿着叶子书平淡的说道。

    “是的,将军。”传令兵小心的说道。

    “命人通知各部将校,前来议事。”杜尔迦神色平淡的说道。

    随着杜尔迦一声令下,羯罗那苏伐刺那城外的营地快速的运转了起来,很快各部将校尽皆来齐,而所有到来的将校,在看到其他人的时候,面上都出现了些许的猜测之色。

    “汉军来了。”杜尔迦冷漠的说道。

    “看来和塞格迪估计的一样,对方是来耀武扬威来了,顺带给我们做出一个西进的姿态。”萨卡拉看了一眼杜尔迦下手那个中年男子,真要说的话,这个人算是他们的军师,不过南部贵霜这边并没有这样一个职位,所以对方和他们一样也是将校。

    “不是姿态,不管我们如何动作,他们都必然会进行西进,汉军出兵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我们不知道,但是汉军不调头的情况下,只能选择西进。”塞格迪默默地摇了摇头说道。

    “是吗?只要我们不将他们击败,他们都会西进是吗?”萨卡拉一挑眉看着塞格迪说道。

    “就如同我们轻易打入了汉室,会调头回去吗?”塞格迪平淡地说道,“不需要为他们眼前想要干的事情产生迷惑,只需要盯着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就够了,所有的计略都只是为了完成最终目标。”

    “那你说他们的最终目标是什么?”凯拉什不爽的看着塞格迪说道,他总觉得,和这货呆在一起,自己就是一个蠢货,这种感觉让他和对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产生烦躁。

    “阶段性目标是华氏城,我估计对方所能把握的极限是这个位置,再往过的话,更多是抱着占便宜的想法。”塞格迪指着远比汉室那边精确的地图说道。

    “问题是过了婆罗痆斯这个地方,我们这些人都要完蛋。”凯拉什黑着脸说道。

    “不可能过的,婆罗痆斯驻扎了四个万人的正规军团,其中还有一个说是隶属于婆罗门,但是大家都知道是属于北方帕陀甲士团。”塞格迪摇了摇头说道,“汉军主力不动,所能选择的便只有利达斯诈城,华氏城没办法,我们措手不及,但是婆罗痆斯那里,不可能的。”

    因为南方是钱袋子,虽说每年北方都能靠武力将钱粮要到手,但是婆罗门这边总是在偷奸耍滑,不想给,于是北方在当年最强的时候就给南方钉了一个军团。

    当然当年北方其实想将这个军团钉在曲女城或者摩陀罗城这两个其中的一个,但是当年被打的够呛,认怂了的婆罗门在这一方面却是非常的硬气,表示你要敢钉在这俩地方,咱们就就继续打。

    当年北方军事贵族还是很强的,草原没丢的时候,各种骑兵都有,根本不怕婆罗门硬气,当年这群人是真征服者,强行打进来的,婆罗门要硬刚,他们根本不在乎。

    最后还是被皇帝给劝服了,这颗钉子给钉到了婆罗痆斯城,也就是南部繁华区东部边缘位置了,到后面北方军事贵族的实力开始被南部婆罗门侵蚀,这个军团的名字也改成了婆罗门这边的帕陀甲士团。

    北方贵族虽说文化上有欠缺,导致一直被婆罗门侵蚀,但要说的话,也一直没放弃,说实话,到现在还没放弃的北方军事贵族,基本上都属于硬骨头,在历史上都是一群宁可造反,搞分裂,也绝对不和婆罗门合流去当刹帝利的硬骨头。

    领头的诸如拂沃德,扎萨利,伽却里,巴拉克什么的,都属于死硬分子,因而这一代已经有了反心,甚至前些年都开始搞事实性分裂的一群人,给婆罗痆斯城塞了一个整编的精锐军团。

    这群人说的过分一些,就准备拿这么一个精锐军团就背刺婆罗门,以至于婆罗门发现这一代帕陀甲士团换防之后,全是能打的精锐,赶紧给这边塞了三个正卒军团。

    不过话说回来,就萨卡拉这个南部顶级军团军团长的看法,省省吧,那三个正卒军团加起来不够这一代的帕陀甲士团打的,估摸着自己这个军团上,带着那三个正卒军团才能拉住对方。

    萨卡拉首先点头,“塞格迪说的没错,汉军主力在这里,那么也就是利达斯前去诈城,不说我们已经通知了,就算是没通知,以北方那群人的心态,也肯定晾着利达斯。”

    萨卡拉还有一句话没说,利达斯就算是进了婆罗痆斯,也没用啊,利达斯的军团根本打不过帕陀甲士团,那是一个整编的刀盾兵军团,所谓帕陀,在这边的意思就是只露出手的全身甲!

    说实话,以前萨卡拉一直认为帕陀甲士团是史上防御力最强的军团,不过自从和盾卫交手之后,萨卡拉现在只能感叹当年的自己是坐井观天,毫无疑问,单比防御的盾卫比帕陀甲士团强的太多。

    再想想盾卫居然还能在水面上跑,还能预判,萨卡拉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付了,如果说以前萨卡拉还有点应对盾卫的自信,等到盾卫奔上恒河将他麾下的士卒打死一堆的那一刻,他最后一点自信也被打灭了,盾卫这个军团,就他的交手而言,没有短板。

    “唔,这倒也是。”杜尔迦点了点头,贵霜南北对立的情况很严重,利达斯这种进兵,只要拿不出合理的调文,北方有机会卡的话,绝对不介意卡上几个月。

    “将军怕是担心汉军随后直接奔往那边是吧,毕竟他们现在走的话,我们未必能追上。”塞格迪平淡地说道,就像是看懂了人心一样。

    “确实如此。”杜尔迦点了点头,婆罗痆斯城虽说驻兵不少,但是相比于汉军的规模,就弱了很多,哪怕是拒城而守,也会有很大的危险,一旦被打下来,他们这边就被动了。

    “如果,按照对方的步伐,我们能得到什么?”塞格迪叹了口气说道,“止损是吗?”

    “这倒是的。”杜尔迦开口回答道,而后自然的思考起塞格迪的话,眉头不由得皱成一团。

    “任何时候都不要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对方想虚晃一枪,然后兵逼华氏城,甚至更进一步往西前行,那么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对方做不成,华氏城已经成定局,对方的目标肯定是有多少便宜占多少便宜,那么反过来想的话,我们要如何才能让对方占不了便宜?”塞格迪眯着眼睛说道,郭嘉的计策是知道了也让人不敢赌。

    “对方想要逼我们回婆罗痆斯城,在那里驻防……”杜尔迦缓缓地说道,“而我们必须回去的原因也很简单,赌不起,而赌不起的原因是对方会直接奔袭前往那边,一旦我们不能先一步到达,婆罗痆斯城被打下,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不够填……”

    杜尔迦缓缓地诉说着,双眼越来越亮,之后抬头看向塞格迪,“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直接在这里做过一场?这样就又回到原点了,我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士气和实力了,如果有足够的实力,对方也不敢来这么做,而没有实力,拉不住对方的。”

    “你觉得汉军的粮食能吃多久?”塞格迪并没有直接回答,反倒换了一个话题询问道。

    “他们自身怕是带了一两个月的粮食,而三摩呾吒城的储备,足够他们吃到下一茬粮食种出来,再加上瞻波城的粮食,他们的粮食没有一点问题。”杜尔迦等人不解的看着塞格迪说道。

    “错了,他们只有三摩呾吒城有粮食,在帕萨过来通知我们情况的时候,我便命他通知瞻波城的人将粮仓里面的粮食烧掉了,利达斯可以靠着就地征粮获得他麾下的粮食,但是汉军的规模,不可能获得的。”塞格迪冷笑着说道。

    “那其他城池……”杜尔迦等人闻言一愣,随后面上一沉。

    “包括华氏城在内,我都通知了,凡是挡不住汉军,而且有大量粮食的城池我都通知了,现在华氏城以东,除了我们现在驻扎的羯罗那苏伐刺那城,以及属于汉军的三摩呾吒城,其他城都没办法补给了。”塞格迪带着一种特有的棺材脸说道。

    “所以汉军只有一次出兵的机会,三摩呾吒城的粮食虽说多,但是要转运到婆罗痆斯城进行作战的话,汉军也只有一次机会。”塞格迪冷冷地说道,“汉军整体没有问题,那么我们就制造问题!”

    杜尔迦等人听闻这句话,如遭雷击,皆是一脸敬服的看着塞格迪,这些人都不是蠢货,习惯了贵霜南部的情况,让他们都忘了粮草问题,但这并不代表粮草不重要,相反,粮草非常重要。

    烧了所有的粮草,汉军没有办法补给,只能从后方运粮的话,以三摩呾吒城的情况也撑不了多久,这么一来,在后勤压力不轻的情况下要攻打婆罗痆斯城,这压力可就不是说着玩的了。

    塞格迪所言的汉军只有一次机会,也不是说笑的,打了一次之后,退回去三摩呾吒还行,否则还在华氏城附近作战,三摩呾吒城的粮食支撑不到下一次收割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