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七百零二章 复杂的体制

    这个时代的印度并不能说是统一,就跟东印度公司之前的印度一样,处在一个泛统治状态,他们由一个完整的婆罗门教教义统领,但自身又分裂成很多国家。

    不过比之后大多数时间靠谱的一点在于,这个时期贵霜的实力,哪怕是南部这些泛统治区的小国统统加起来也打不过,所以勉强称之为统一状态并没有出错。

    说来倒不是贵霜不具备统一这些地方的能力,也不是那种贵霜占领了这边会因为没有产出而被拖死的问题。

    其实真要说的话,只能说是婆罗门在其中作怪,加之贵霜内部扯皮严重,之前的几代皇帝又没有魄力,半是妥协,半是在婆罗门粉饰太平下,将婆罗痆斯以东当作荒地,放任那些印度古国而已。

    当然这边基本相当于婆罗门的自留地,国家体系,以及税收管理什么的都是由婆罗门这边进行的,北方贵族虽说对此分外不爽,但也确实有些鞭长莫及,再加上贵霜精华区,三分之一的产出都由什么都不用管的他们直接拿走,总体而言还算和谐。

    话说回来这也是为什么北部贵霜穷山恶水,但是还能活的很好的原因,同样也是南北贵霜虽说摩擦很大,但大体还能维持的重要原因。

    连带着这也是为什么以花剌子模,外加呼罗珊地区为根基的北方贵族闹分裂之后,开始能怒锤安息贵族,后面被阿尔达希尔轻松平推,之后更是一路吊打了贵霜的重要原因。

    因为北部贵霜那地方基本上是沙漠戈壁以及山地,穷山恶水,还主要是高原,环境恶劣到和凉州有一拼,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贵霜也是这么一个情况。

    当然这种恶劣环境更容易诞生强兵,北贵霜没分裂之前,每年主要干的事情就是盯着南边精华区的产出,管他是什么粮食啊,布匹啊,铠甲武器啊,钱啊,肉干啊,什么都行,反正拿走三分之一就是。

    这些东西拿走之后,北贵霜的头头脑脑大家一分,然后给下边人一哗啦,今年就这么过去了,也不知道当年阎高珍是故意的还是怎么着,南部转运的直接是实物,钱款并不多。

    这就导致北方这群军事贵族想贪也没有办法贪,黄金宝石,钱财这些倒是能拿走,但是铠甲武器,布匹,粮食,除非是转卖,还真没啥意义,而粮食在贵霜从来不是问题。

    这么一来,贵霜北部的贵族,大多都是钱和珍宝上面一分,粮食不值钱发下去,布匹看情况发不发,铠甲武器和汉室一样没人敢动,也就发下去,但是发下去之后又心痛,贵霜北部的军事贵族就没事收拾自己麾下的士卒。

    加之北方这地方确实没办法,大多数地方连土都吃不上,而当兵的话别的不说饭是管够的,所以实际上贵霜北部成年男子基本上都是兵,这也是为什么南部和北部摩擦了那么多次,基本都打不过北部。

    实际上从拂沃德等人怒怼李傕的时候,打成那样,大军都基本没有溃逃的就足以说明,北方这些士卒的素质。

    历史上的贵霜并不是不能打,相反从安息东部三大贵族一开始面对花剌子模那群贵霜分裂分子的表现上,代表着安息三分之一实力的三大贵族被按着锤,就知道贵霜北方其实非常能打。

    而后面被阿尔达希尔吊起来,只能说这群人没钱了,没粮了,以前没分裂的时候,他们什么都不用干,除了将北方穷山恶水之中恶徒招出来训练成职业兵,剩下的时间就是在朝堂上骂婆罗门智障卖国贼,然后对方还需要拨贵霜南部精华区三分之一的产出给北方。

    虽说每年为了这笔产出,都要动手,少则死伤上百人,多则崩掉一两个军团,但每年北部都成功拿到了这笔东西,毕竟这是祖制,就算是贵霜皇帝也认同的一条祖制。

    正因为这些产出,贵霜北部才能不为后勤补给发愁,才能全民皆兵,才能年年怒锤贵霜南部,基本没有失手的时候。

    然而历史上短见的贵霜北部贵族先一步分裂了,然后怒锤安息,当时大有吞并安息的气势,结果后继无力。

    以前有南部钱袋子的时候,北方军事贵族根本不注意这些东西,粮食对于拥有恒河精华区和印度河精华区,这世界第一肥沃土地的贵霜来说是问题?完全不是。

    可惜,分裂之后,这些不是问题的问题再一次摆了上来,后来北方贵族虽说回头了,但是当时的韦苏提婆二世,名为波调的皇帝已经变心了,并不知道只有北方拿了南方的钱粮物资,他们贵霜才是一流帝国,结果迟了一下,被阿尔达希尔直接打死了。

    南北贵霜合一,哪怕有冲突,都是一流帝国,甚至只要南部将物资给了北方,让北方这个覆盖超过三百万平方公里的军营运转起来,贵霜都具备一流帝国的战斗力。

    因为贵霜北部的兵,比汉室的还明确,不需要耕种,那里也没什么能耕种的地方,只需要你上战场杀敌!

    话说回来,贵霜的隐患也是这个,北部不事生产,什么都拿南部精华区的,还揍南方,搁谁也受不了。

    自然在这个情况下,要是有外人将婆罗痆斯以西那些属于婆罗门自留地的地方给打了,北方贵族搞不好还会关了门拍手叫好。

    可要是过了婆罗痆斯这条线,那整个贵霜都会出现动荡,甚至北方贵族直接开启无差别模式,因为这座城以西,所有的产出,有三分之一都是他们北方的,而这座城以东,和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更何况打到了那里,那么婆罗门就是上天了,也没有办法粉饰,到时候婆罗门说什么玩意儿都没用,北方贵族恐怕连阻拦的人一起打了,也要过来亲自阻挡。

    在这种情况下,死守羯罗那苏伐刺那不仅无功,还有过,杜尔迦及其麾下如果不想完蛋的话,那么拼命也要撤退回去,在婆罗痆斯之前驻守起来一条防线,因为那里如果陷落了,北方贵族真不怕对内大清洗,而郭嘉坚信,对方不会作死。

    当然,主要一点在于,作死没什么意义,这边作为泛统治区,和汉室北边草原一样,到处都没路,也到处都是路,在自身辎重足够的情况下,不存在被人断了后路这么一说。

    至于唯一存在的断粮问题,说实话,就贵霜这些城池仓储富裕的程度,按照郭嘉的估计,随便劫掠一座城池都能解决问题了。

    “这样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三摩呾吒城这边……”王累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像是没事人的陈炽。

    “放心吧,他撤走的时候来不及的。”郭嘉笑着说道,“否则,我也不会让公熙留在三摩呾吒这里,虽说双方直线距离不过三百里,但是他们在退走的时候没有时间,倒是留下小股兵力骚扰很有可能,毕竟这个距离,在没有骑兵的情况下,是纯属恶心人。”

    王累和黄权闻言,默默地点了点头,最后没有多说什么,确实,汉军虽说离开了,但是肯定留有眼线,如果杜尔迦留有的兵力太多,怕是只能被用来给汉军添战绩,自身的兵力也会缩减。

    留下的少则没有什么价值,最后的选择怕是只有随便弄点小股兵力,在三摩呾吒城地区进行破坏,恶心汉军这么一个选择了。

    “安心吧,其实这只是一种思维方式的问题,毕竟我们是诈城,肯定会有失手的时候,对方哪怕是绕行,比我们慢一些,也能绕到我们前面去,贵霜总不可能让我们一路诈城成功吧。”郭嘉翻了翻白眼说道,“这种事情要是发生了,只能说天命在汉室了。”

    徐庶等人闻言则是无语的侧头,确实,在这种情况下杜尔迦回撤是止损的上上选择,而不回撤,一旦汉军好运的攻入了贵霜精华区,那么杜尔迦除了叛国,难逃一死了。

    “那就这样吧,我现在通知利达斯。”关羽听完郭嘉的总结,也明白大局势基本已经注定,于是开口说道。

    “多么强大~”利达斯默默地停止了观想,关羽那伟岸的背影传递过来的力量感让他这个崇信者感受到了不可对抗的伟力,“伽蓝神啊,您的信徒,愿意为您献上一切。”

    “利达斯。”就在利达斯默诵伽蓝神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伽蓝神的传唤,利达斯当场五体投地,谦卑的施礼之后,恭敬的回禀道,“尊神,您卑微的信徒,随时在待命。”

    “给你一个任务。”关羽冷淡的声音传递到了利达斯的脑海之中,话说也亏利达斯那么大一个信号源,否则,关羽不出主帐还真没办法准确传音给利达斯。

    “谨遵神谕。”利达斯谦卑的回答道。

    “站起来。”关羽并不喜欢一个拥有着内气离体极致实力的高手,卑微到这种程度,因而并没有告知任务,反倒让利达斯站起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