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九十九章 反制

    不管是华夏往后腐儒当道,文臣结党的时候,为了打压武勋,避免武将分润自身的权力,完成圣天子垂拱而天下治的笑话,不惜出卖国家利益,将可以打赢的战争往失败了送,甚至亲手将国家的栋梁一根根砍掉,然后在朝堂粉饰太平就是了。

    亦或者是婆罗门体系往后接近两千年的被征服史,其中出力的其实都是他们内部的人。

    对于他们来说,投了就投了吧,反正倒霉的又不是我们,换个主子,我们的东西还是我们的,该吃吃,该喝喝,以后还是大爷。

    这样的心态,这样的思维,裹上一张可以用来遮掩利欲熏心四个字的名为儒学名教的遮羞布,万事就这么过去了。

    这也是为什么陈曦在泰山时代就谋划着重开百家,截断儒家,让大儒重注六经的原因,儒家不可靠,或者说是任何单一学说都不可靠。

    揽百家入怀,则其适者为主,诸子为辅,以其思想为基础,待时而动,金科玉律什么的,根本不敢信,甚至过分一些,陈曦连自己的执政方式都不太能信得过。

    哪怕是有超越先贤那种高瞻远瞩,目越千年的能力,陈曦在处理那种真正会影响到后世的事情上,也会慎之又慎,正因为这种谨慎,这种保守,陈曦在大多数施政的时候都会显得偏向软弱。

    毕竟就算是先贤,能做到目近千年,可历史滚滚向前,千年之后,还有千年,不想要死水,不想要要留下隐患,不想要单一学说最后形成党同伐异,形成那种没有国家利益的团体,那么百家诸子就必须要延续下去,学派和党派之间的良性竞争足够解决很多的问题。

    虽说到现在儒家距离崩坏还有相当的距离,但是哪怕是为了以后谋算,陈曦也必须早早的掐灭这存在些许可能的苗头,等根子坏了的时候,再怎么长,也不会是一根好苗了。

    而儒家到后面的问题就是根子坏了,从宋儒之后,长出来的基本都是党同伐异的苗子了。

    说实话,如果可以的话,陈曦甚至希望,政治和学术分立,儒家弟子就去搞自己的儒术,就去修身养性,问题这是不可能的事件,华夏自古以来的情况就注定了,政治和学派压根分不开。

    哪怕是到后世,政治和学术也不是孤立的,最多是其中某些学科和政治脱离了,可想要完全分开,陈曦也觉得不现实。

    不过也亏这个时代处于秦汉的末期,各种礼教还没兴起,儒家也没彻底坏掉,百家还没凉透,各种异端学说也没有完蛋,因言获罪也没有兴起,议政和参政也还是两码事,武勋和文臣也没有彻底对立,这个时代要将政治和学派之间的联系减弱还是可以的。

    毕竟这个时代,还有一个横绝一世的陈曦活着,往后还有一个千古智慧化身的诸葛亮,想要党同伐异还需要过这两关,慢慢来还是可以将之削弱下去的。

    只是这些玩意儿的内在联系,陈曦懂得同时也赶到尴尬,他想要文武分治,但是文武分治的结果必然是文武对立。

    而一旦文武对立也就意味着未来必然会发生党同伐异,总之万事不是那么容易,陈曦想干的很多,但是想要不留隐患,毫无可能。

    至于说如某些皇帝那样,一代人将百代伟业建立,陈曦已经不敢想了,懂得越多,认识的越多,站的越高,也越明白,自己一举一动到底意味着什么,以至于原本很多认为是错了的事情,陈曦也不得不承认在特殊的时期,当时的那种决议确实有着其内在的原因。

    不过这些事情都可以往后拖,现在陈曦要做的事情和郭嘉即将让婆罗门面对的事情,有着相当的近似之处。

    那就是国家利益的问题,陈纪当初对陈曦说的话,陈曦依旧记得,“我们这些人能站在其他人之上,岂能看不出这里面的好处,也都知道国家强了,我们才会更强,但是要用我们的性命铺就国家变强的道路,可以,但不能让我们流血也流泪。”

    虽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这话很有道理,但是现实点讲,君子也是要花钱的,利与义相结合才是最好的情况。

    基于此来思考的话,要维护国家利益,让所有人知道国家利益的重要性,其实最简单的一点就是让所有人都明白国家存在对于自身的意义,最好让国家利益和所有人的利益相结合。

    这样的话,维护国家利益直接等于维护自身利益,而出卖国家利益直接等于损害自身利益的同时,还损害着其他人的利益,那样就算不需要任何人监管,卖国的人都会少之又少。

    当一个国民不知道自身国家意义的时候,甚至觉得国家完蛋了自己获利更多的时候,卖国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丝毫的压力,甚至后者更可能是随时等待着卖国。

    这些问题便是陈曦统一之后,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

    不过当前情况还好,汉室四百年,已经将汉这个字直接刻在华夏的骨髓之中,保家卫国这个思想已经深入人心,接下来只需要将之深化下去,基本就能杜绝国家利益受到损害这一问题了。

    话说回来,这个时代真正存在完整爱国教育的恐怕也就是汉室和罗马了,贵霜和安息在这一方面都有欠缺。

    不过这样倒也给了郭嘉可趁之机,至少让婆罗门可以无压力的卖国,用以保证自身的利益。

    “那奉孝你觉得接下来,我们该如何执行。”关羽摸着自己的大胡子,仿若已经看到了胜利一般。

    “很简单,将营中狂信徒,解散一半,让他们去传播伽蓝神的威严,实际上真要说的话,我们并不需要这样规模的辅兵,更何况,这些辅兵的质量差的有些远。”郭嘉平静的说道,“解散他们之后,由他们去宣传,我们派人强行军去攻打华氏城。”

    “华氏城?”关羽想了想地图的位置,这是曾经摩揭陀王国的都城,哪怕是到现在也属于贵霜在印度这边最核心的一个枢纽,准确的说,如果三摩呾吒地区算是泛统治区,华氏城就属于真正的统治区。

    虽说距离白沙瓦的非常远,就跟蓟城距离长安非常远一样,但你不论如何都否认不了蓟城是幽州重镇。

    华氏城也是这么一个情况,虽说对于贵霜腹地的城池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这个城池的位置,以及分管的地区,注定了这座城池的重要性,而且战局了华氏城之后,扼守东西,驻守的话,也更容易一些。

    “之前不是还说,不准备攻城掠地吗?”关羽少有的浮现了一抹笑容,看得出来心情很好。

    “不一样,华氏城反手下,我为何不顺手拿下。”郭嘉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看今天这个形势,我其实对于杜尔迦已经有了些许的欣赏,若非婆罗门体系问题,这一战我们输定了。”

    “就算是二十余万大军兵合一处,以我们的实力,就算是出了意外,以贵霜整体辅兵的平均水平而言,我军最少也是惨胜的结局。”关羽给了关平一个眼神,关平瞬间领悟,代替关羽询问道。

    “谁说是二十余万啊。”郭嘉冷笑着说道,“你把那个数字乘个二看能不能压住再说吧。”

    瞬间在场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随后以结果反推过程,一众将帅尽皆面色苍白,这要不是关羽造神成功,他们这群人这次绝对讨不了好,贵霜下得本钱太足了,真的是直接往死了压。

    “从这一方面讲,杜尔迦这个人确实不错。”关羽神色冷淡地说道,但是眼中却表现出来了真实的情绪。

    “全力以赴应对敌人,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都是不错的方案,不过我们破了第一局,那么也就意味着,我们能逆推掉整个计划。”郭嘉摇了摇折扇,发现越扇越热,直接合了折扇,砸在手上。

    “跳出圈子去攻打华氏城?或者直接说,杜尔迦怕是抱着毕其功于一役的想法,华氏城现在直接是空虚的?”徐庶猜测的口吻,愣是说了笃定的语气,而郭嘉闻言笑着点了点头。

    “是派遣利达斯前去是吗?”王累皱了皱眉头询问道。

    “他是最适合传递伽蓝神荣光之辈,而且他拿下华氏城之后,可以一路西进,奔袭其他城池,跳出杜尔迦这个圈子之后,利达斯各方面近乎完美无缺。”郭嘉点了点头说道。

    不过郭嘉并没有将话说满,如果他估计的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关羽应该能借用利达斯完成人前显圣,虽说这种降临实力会很弱,但是有利达斯这个强悍的狂信徒,认同的人会大幅度的增多。

    “杜尔迦下一批的人怎么办?”于禁皱着眉说道,“就算我们能打过,可以你之前的判断,对方如此谨慎,恐怕我们要赢也不是那么容易吧,粮食对他们可不是问题,贵霜这地方一年三熟。”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