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九十七章 以正神名

    “接下来怎么办?”关羽闻言点了点头,再一次恢复了正常那种冷漠无言的神色,随后扭头看向郭嘉询问道。

    “都到了这种程度了,乐子都这么大了,我们都打起旗号了,当然要以正神名了。”郭嘉带着冷漠的笑容说道。

    “以正神名?”关羽不解的看了看郭嘉。

    “嗯,拨乱反正,以正神名。”郭嘉半眯着眼睛,让人看不出眉宇之间的杀意,但是以关羽多年来对于郭嘉的了解,他倒是能看到郭嘉眉宇间引而不发的肃杀。

    “计将安出?”关羽一挑眉说道。

    “唔,见到现在这个情况,我已经有了一些猜测,只是还需要确定……完善了解一二。”郭嘉略有思虑的说道,他需要再确定一下贵霜的情况,虽说之前就有估计,但是现在的情况还是需要调整一二。

    “时间呢?”关羽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郭嘉的能力不用多言,非常值得信任,虽说放荡不羁,但是一直以来未辜负过关羽的信任。

    “很快,云长你先去处理营地诸事,等到你将完营地诸事处理完毕,我想我这边也就差不多出来一个能看得下去的结果了。”郭嘉笑了笑说道,关羽闻言则是神色冷淡的点头离开。

    处理完营地诸事需要多长时间,那基本上真就是看个人的情况,如果真要建立那种可以用来固守的营地,并且将之作为前线主营,那就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

    可现在只是建造一个简易的营防,作为前进营地,在这里休整一夜,俘虏的问题和伤兵的问题以今天的情况而言,并不是那么严重。

    那么这也就意味着差不多到晚上议事的时候,郭嘉基本上就能拿出来一个合乎当前形势的计划。

    之后的时间,关羽整肃营中士卒进行营地建设,于禁安排营地巡逻诸事,孙观带领盾卫分管粮草,埋锅做饭,命人准备晚上的飨食,其他人则开始救治伤兵,埋葬双方阵亡的士卒,泼洒生石灰,避免湿热的环境下,在大战之后形成疫病。

    “元直,你那边的情况如何?”郭嘉拽着儒衫,袒胸露乳,做出一副放荡不羁的神色说道,印度这边的气候对于郭嘉来说还是有些过于湿热了,郭嘉实在是有些不怎么习惯。

    如果没有经历过鲁肃牌空调,郭嘉就算是娇贵也不至于这么夸张,不过自从习惯了鲁肃牌空调之后,再恢复到正常的夏日就有些受不了,更何况这边的雨季出了太阳之后实在是过于湿热。

    “奉孝,我觉得你还是收敛点,你这样怕是会被人打。”徐庶看着袒胸露乳的郭嘉叹了口气说道,而郭嘉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折扇摇的欢快,靠着些许的熏风,带来少许的凉意。

    眼见郭嘉没有反应,依旧是我行我素,徐庶也就懒得多说,转而言及正题,“黄治中,王从事等人也都带人查证过了,婆罗门这边的情况确实如你估计的那般。”

    “这样啊……”郭嘉带着对于婆罗门体系的厌弃之色,但是眼中却划过了一抹精光。

    “嗯,婆罗门的上下尊卑非常严密,以梵天大神为核心将体系串联起来,其体系虽说存在非常多的神明,但真正处于最高位置的便是梵天。”徐庶点了点头说道。

    “梵天大神,梵天……哦,我想起来一句话。”郭嘉念叨了几句梵天之后,突然笑着看向徐庶说道。

    “什么话。”徐庶一挑眉,不解的询问道,郭嘉的跳跃性思维让他都有些跟不上了。

    “梵天已死,黄天当立,咳咳咳,伽蓝当立。”郭嘉大笑道,徐庶闻言一愣,随后缓缓地点头,他已经明白了郭嘉的意思,郭嘉这家伙将贵霜人的棋也替他们下了。

    “走吧,这局棋我们不可能输了,就算是输了战术,我们也赢了我们想要的东西。”郭嘉眉飞色舞,带着强大的自信说道。

    徐庶看着郭嘉随意甩着袖子的动作,心下感慨,郭嘉此人虽说是浪荡不羁,但是才思确实超乎想象,这家伙就没想过杀敌斩敌,而是真正的在争土,在争夺属于婆罗门体系的贵霜之民!

    晚上飨食之后,郭嘉来到主帐的时候,各部将帅已经全数来齐。

    今天虽说经历了一场惨战,但是和战果相比,其实损失非常之小,斩敌近四万,俘虏七万有余,而自身的折损甚至不到五分之一。

    当然这里面没有计算贵霜这边倒向汉室的信徒的损失,准确的说贵霜狂信徒的损失根本没有人统计,单不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问题,光是贵霜狂信徒的表现,就很难让人将之作为一个正常人看待。

    “诸将已经来齐。”关羽对着郭嘉点了点头说道,示意他有什么要说的直接说就是了。

    “是这样的,本来经过这一战,我们已经占据了优势,按照原本的做法应该以三摩呾吒城为核心巩固我部的优势地位,稳扎稳打,蚕食贵霜南部,但是结合我现在了解到的情况,我认为我们这边不应该用这种计划,应该更进一步。”郭嘉嘴角上滑,眼中带着冷漠说道。

    张任,纪灵等人闻言不由得坐直身体,洗耳恭听,黄权,王累等人也同样神色郑重。

    “选择稳扎稳打,以我们现在的优势可以轻易的巩固住这块地方,并且以我们的能力可以轻易地获得功勋,换成我提议的新的作战计划,我并不能保证我们在战术方面的胜利,但是我能保证,脚下的地方再也不为贵霜所有。”郭嘉指了指脚下的土地说道。

    “奉孝,大可直言。”关羽平静的说道,胜败为的是什么,关羽还是明白了,能彻底拿下脚下的土地,那么胜败并不重要。

    “我只是将丑话说在前头,败不败还是两说。”郭嘉摇了摇头说道,“只是这样做的话,诸位需要做好战败的准备,因为极有可能面对对方抵死的反扑。”

    “国战不做好面对对方决死反扑的准备,那还来干什么?”于禁一副大义凛然的神色,话说这家伙的浓眉大眼,一直很有迷惑性。

    “我们举旗吧,竖起伽蓝神的大旗,将这些杂兵消息传播到整个贵霜治下。”郭嘉轻笑着说道,“这可真的是大好时机。”

    “举旗?”张任等人不解的看着郭嘉,感觉和之前造神的做法没有什么区别,而且看起来还是和之前的计策一样让人一头雾水。

    不过看在之前造神计划那近乎超乎想象的威力上,张任和纪灵等人还是愿意给郭嘉这尊大神予以信任的,虽说对方的计划总是看着不靠谱,但从结果而言,对方确实无愧于天下间最顶级的谋臣。

    “不不不,完全不一样。”郭嘉仿若看清了张任和纪灵的迷惑,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之前的造神其实只是补充我们战斗力,减少对敌时难度的一个辅助计划,而这次举旗的计划可就不同了,我打算将宝压在这上面,豪赌一把。”

    “其实以我们的兵力想要鲸吞贵霜,说句靠谱的话,不过是人心不足蛇吞象而已。”郭嘉抱臂冷笑着说道,“贵霜虽说有很多问题,但是之前的交手,诸位也都应该明白。”

    关羽,于禁等人闻言点了点头,贵霜确实有很多的问题,但是贵霜浮肿的身躯下也并非完全是水货,骨骼,肌肉可都是真正具有的。

    “所以我们如果从术的方面来应对对方,那么配合着在座诸位的头脑武力,胜多败少并不是问题,但这条路越往后会越难走,因为两个帝国的战争,可谓是旷日持久,而且和匈奴的人口稀少不同,贵霜的底子,诸位也都看到了。”郭嘉冷笑着说道。

    关羽,于禁,张任等人闻言皆是点了点头,汉匈之战真要说彻底结束,那也是以百年结算的。

    虽说漠北决战基本上意味着匈奴出现了战略意义上的失败,但直到宣帝援乌孙也才真正结束了完整匈奴的时代,而这个时间从武帝反击算起,超过了六十年。

    虽说比武力的话,匈奴要是在这个时代,可能比贵霜还凶残,但是比潜力,以及国力的话,贵霜远远超过匈奴。

    大国之间的胜败,不是一两场战争所能决定的,基本上都是一点点的胜利,不断地积累优势才能走向最终的胜利,关羽虽说高傲,但也明白这一道理的。

    自然其他人也都知道,以贵霜这样雄厚的底蕴,如果和汉室打成了持久战,那很有可能在战争之中,逐渐消除掉自身国家的弊病,如同铸铁千锤百炼,最后成就一柄神剑,这种事情谁也不敢保证。

    “可以说纯粹靠武力这条路就算能走通,对于我们来说也属于伤筋动骨的事情,秦赵长平之战奠定了秦国吞并山东六国的基础,但那一战秦国也是去了半条性命,这种事情,哼哼……”郭嘉虽说没有细说,但其意不言而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