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九十六章 郭嘉的忌惮

    孙观冷笑着将小腿浸在恒河水中,他和对面的距离现在就剩下四十多步,而且身后的士卒也都已经填装好了连弩的弩矢。

    虽说孙观也知道对方只能靠这点手段恶心汉军,用以提振士气,就算放着不管,用不了一会儿,对方也会转身离开。

    可萨卡拉实在是太过张狂,孙观给连弩填装弩矢的时间,几乎就是最后通牒,这东西毕竟装卸复杂,就算是靖灵卫老兵多有接触,重装弩矢也花费了十几息的时间。

    原本孙观以为自己当着萨卡拉的面大大咧咧的装填弩矢,按照对方之前的表现,应该是骂几句之后,就知机识变的赶紧跑路,到时候孙观回骂几句无胆匪类,然后就当自己没办法水上行走,目送对方离开就是,毕竟孙观也知道自己在开阔环境下拿对方也没有什么办法。

    结果弩箭都填装好了,对方居然还在跳,期间虽有整肃士卒,但心态方面也明显有那么些不太对了。

    既然如此,原本打算就此告一段落,隐藏自身能力,等着下次趁其不备,给个致命一击的孙观,准备现在就给对方来个狠得。

    因而没启用第二天赋,在水里面走了几步,明显的狼狈了很多,不过双方的距离已经剩下四十步了。

    眼见对面的萨卡拉指着他们在笑,孙观冷漠的看着对面,做出一副挣扎着要下水,但是被甲胄拖累的憋屈之色,麾下的士卒则是像看死人一样看着对面,大爷也会水的,但是大爷就是不说。

    等死吧你们,上战场还敢这么大意,能活到那么有经验,也是运气好,不过这次,我倒要看看你们的运气能不能好到躲过死劫。

    扑腾了几下,孙观做出一副宿将被气死,但是还要强行冷静的神色准备调头,而萨卡拉则是笑着侧头过去给副将招呼。

    那一瞬间,孙观猛地上跃,完整的第二天赋稳固彻底绽放,立在水面上的第一时间,直接朝着前方冲去。

    接近五千的盾卫怒吼着冲上了恒河,原本和对面的距离就不过四十步,盾卫还突然暴起,一个呼吸冲了好几步,这一刻刹帝利武士军团的士卒就跟前一刻盾卫的士卒一样是目瞪口呆。

    完全没想到对方居然也能做到,然而这么一点反应直接让双方距离缩短到三十步,当场盾卫之中拿连弩的五百人就对着对面抬手爆射,这个距离,就算是刹帝利武士军团有时感混淆,有神足通,都没什么用,当场就被干翻了一群人。

    连目瞪口呆的萨卡拉都挨了两发弩箭,之后当场嘶吼着撤退。

    “跑啊,你们跑啊!”提着大盾在距离刹帝利武士军团身后不太远的盾卫靠着狂暴怒吼道,而且一边怒吼,一边掏出自家的刀片手戟朝着背后面对自己的刹帝利武士军团丢去。

    虽说因为刹帝利武士军团的装备,这种武器除非丢到对方的脖颈,否则很难要命,但就跟之前对方恶心汉军一样,盾卫也在恶心对方,餐具今天不要了,就算丢出去收不回来,这波也要恶心你。

    话说回来盾卫其实追不上有神足通的刹帝利武士军团,但是这并不代表,一波坑死了对面好几百刹帝利武士军团的盾卫士卒能让这群人跑的利索,就算是追不上,也可劲的朝着对方追去。

    这时的盾卫就像是要将之前隔河的辱骂全部还给刹帝利武士军团一样,丢完这些不能穿甲杀人的餐具之后,盾卫基本就只能靠吼了。

    不过刹帝利武士军团这个时候已经彻底没战心了,之前那一波弩箭将正面那群倒霉蛋全干掉了,要不是弩箭这玩意儿是直线,刹帝利武士军团死的只会更多,挨了这一波之后,就连萨卡拉都没有叫阵的心气了。

    这妥妥是他们刹帝利武士军团有的能力,对面全部都有,而对面的装甲他们刹帝利武士军团真没有!

    怀揣着这种憋屈,萨卡拉奋力的朝着缓速行进的战船跑去,至于孙观这个时候则是气势汹汹的追着对面,全然一副,今天搞死这群智障的气势。

    以至于关羽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大群的盾卫追着刹帝利武士军团在恒河上面跑,然后距离越拉越远。

    可惜好景不长,盾卫这边还没将刹帝利武士军团之中那些个跑得慢的伤兵统统追上砍死,那些在恒河上缓速行进的战船就发现了萨卡拉的窘迫程度,赶紧命令投石机投火油,命令箭雨压制盾卫。

    最后算是被对面战船上那些投火油的投石车给强行逼退了,不过倒也没有什么损伤,就算是直接被燃烧的火油命中了,解除二天赋沉水,然后再开启浮上来就好了,至于箭雨压制,那也就是笑笑。

    “萨卡拉,这次饶你狗命,下一次剁了你们这群货色,真以为大爷收拾不了你们!”等到被对方面战船丢了火油,盾面上再挨了两箭之后,孙观也不追了,站在水面上,隔着火场嘲讽道。

    这一刻萨卡拉的面色极其的难看,盾卫冲上恒河趁他不备,干掉了几百刹帝利武士军团的士卒确实是超乎了他的预计。

    就跟盾卫能在水面上跑是让无数人震惊的事情一样,刹帝利武士军团的能力在贵霜这边也属于是独一无二的那种,结果这波独一无二的两个家伙来了一个对对碰。

    “居然还有这种弓箭手。”孙观看了看自己盾面上插的两根箭矢,不由自主的黑着脸望着已经开始加速的贵霜战船,随后暗骂了两句,十石强弓真心是没办法了,就算是盾卫的大盾,只要不是加钢层的位置,百步之内就有穿透的可能。

    当然就算是加钢层,十步左右,十石强弓用破甲箭也是能钉穿的,不过这种钉穿,基本不存在伤害了。

    “回头都给我想想,怎么让这群人的弓箭射这里,别射这一圈。”孙观没好气地说道,“只要不是全钢的,遇到那种弓箭手,我们就有可能倒霉,赶紧想办法。”

    十石强弓的威力差不多相当于一箭过去,碗口大个窟窿,基本上命中了上半身,人就完蛋了,所以孙观也挺怂这个的。

    “……”一群人面面相觑,这能有什么办法,十石强弓这种谁挨上谁倒霉,一直以来不就是这样吗

    “上岸,上岸。”孙观见这群人都是理所应当的表情,也就摆了摆手,再看看关羽已经来了,对方的战船也已经撤退,孙观也就不再多言,这种事情,能解决最好,不能解决,就只能按照以前老样子了。

    等到回头关羽这边打扫完战场,于禁才带着大军赶了过来,郭嘉了解完情况之后,虽说对于自己的计策也有估计,但是如此直接有效,也让郭嘉不由得升起了研究宗教的想法。

    “奉孝,此战顺利的简直超乎想象。”关羽在见到郭嘉的时候,都明显的出现了异色。

    “虽说我对此有所估计,但是宗教效果强到这种程度,确实有些超出我的估计了。”郭嘉狐疑之中带着忧色说道,越发明白李优当时为什么要弄死姬湘和陈曦一定要保姬湘了。

    以郭嘉翻阅姬湘编撰的典籍来看,基本可以确定,姬湘肯定比贵霜这群搞宗教的人对于宗教理解的更为深刻。

    可这样的一个在姬湘眼中漏洞百出,随便都能抽掉根基的玩意儿,都能将贵霜百姓玩成这样。

    换成姬湘本人,或者姬湘的弟子,要是动乱起来,到底会有多大的麻烦,李优当场起杀心绝对不算有错,甚至就连郭嘉现在看着营中顶礼膜拜的信徒,也不由的暗起杀心,姬湘实在是太危险了。

    不过随后郭嘉就打消了这种想法,不说姬湘和鲁肃也算是琴瑟相合,单就说这一学说的诡秘之处,也由不得郭嘉多加小心。

    多一个自己人掌握这种东西,总好过别人家掌握了这种隐秘。

    郭嘉放荡不羁的神色之上少有的出现了一抹慎重之色,不愧是被陈曦称之为再往后千年都被足以列入禁忌的学说,着实恐怖的让人头皮发麻。

    “非常有效,三摩呾吒城当时几乎所有的人都当场投降,一个堪比内气离体极致的武将,直接拜倒在我的脚下,称我为神,而且忠心到让我发寒。”关羽带着些许的忧虑说道,利达斯的行为举止,就连关羽都觉得心下发寒。

    说起来,正常关羽说话,非常简单,结果这次也确实是被镇住了。

    “是吗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吗”郭嘉低头思虑,心下对于宗教已经有了忌惮,“外面这群贵霜杂兵,也都是信徒了”

    “是的,不敢说每个人,但是其中绝大多数人都属于可以为了伽蓝神战死的信徒。”关羽神色冷漠的说道。

    “十万朝上的青壮啊,算上我们自己,也当得起兵多将广了。”郭嘉笑了笑说道,“这样我们也就没有了兵力上的短板。”

    APPapp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