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九十五章 遇到同行了

    孙观怒吼着当先追上了撤退的贵霜辅兵,不过这个时候恒河上的贵霜战船已经开始靠岸让溃兵登船准备撤退了。

    作为主力的两万多正卒已经用各种方式先行登上了战船,混乱的辅兵这个时候还有大半不能登上战船,不过说起来,接近二十万的贵霜辅兵,现在就剩下三四万了。

    面对张任的时候折损的不多,但也有近万之数,面对关羽的时候可谓是损失惨重,四万人叛变就不说了,当场战死了近万,后面被堵住的三万多辅兵更是死的死,降得降。

    等遇到孙观的时候原本的二十万大军已经不足十万,后面关羽追袭而来,没分流出去的万余士卒当场投降,再算上孙观率领的盾卫斩杀的士卒,二十万大军也就剩下不足八万。

    再算算路上溃逃的士卒,能跟着凯拉什等人撤退到恒河的也就剩下五六万了,这么一来登船撤退反倒变得非常简单了。

    毕竟印度自古以来的装运方式就逆天足够让人瞎眼,而四五十艘战船装五六万溃军在汉室看来属于非常困难的事情,在贵霜这边反倒是简单的难以置信。

    因而等孙观追过来的时候,岸边就剩下三四万的辅兵,而且看那堪称诡异的装运速度,孙观估计对方用不了多久就能将三四万辅兵也都装走,只是那种装运的过程,对于孙观来说简直就是精神污染。

    基本感觉就是还能这么装,居然还能装,这到底是怎么装!

    不过这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孙观带兵冲过来的时候,刹帝利武士军团剩下的四千出头的士卒已经列阵等待着孙观的到来。

    “哈哈哈,没想到,临走,临走,还能摸到这么大一条鱼。”孙观大笑道,他原本的目标就是萨卡拉极其麾下的刹帝利武士,没想到最后居然是这群人断后。

    “汉将,刹帝利武士军团军团长,萨卡拉,正式询问您的名字!”萨卡拉余光看了一下身后撤退的士卒,然后像是放下了一切,郑重的对着孙观招呼道。

    “本大爷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汉关内侯,孙观!”孙观拍着自己的盾牌看着对面的萨卡拉说道。

    萨卡拉点头,然后双眼恢复到漠然的状态,身后的士卒皆是进入有史以来最为专注的时候,面前的对手是他们所遇到过的最强的敌人,纪灵,张任的本部和这个军团比起来还存在着相当的差距。

    “汉帝国万胜!”孙观用短戟拍了拍自己的大盾之后,突然怒吼道,然后所有的盾卫皆是高吼,并且提起大盾护住周身要害,朝着对面的刹帝利武士军团冲了过去。

    这一刻在一众刹帝利武士军团士卒的眼里,盾卫的动作硬生生被慢放了二分之一,甚至在他们集中注意力之下,这种慢放的程度还在继续减缓,同样他们的动作也变慢了很多,不过很明显相对于汉军来说他们的动作快的不是一星半点。

    萨卡拉闪开汉军短戟的横扫,扭身将刀刃朝着盾卫的脖颈刺去,然而不等萨卡拉抬手,正面应对萨卡拉的盾卫百夫已经提前抬起了大盾进行格挡。

    在这次大幅慢放之下,萨卡拉终于确定,对面这群士卒和他麾下的刹帝利武士军团一样具备预读未来的能力。

    当即萨卡拉胸口一闷,怪不得,一直以来能解决任何对手的预读攻击面对这群重步兵没有半点效果,感情对方也具备这种能力,相互读未来的情况下,不就等于拼素质吗

    结果他们的素质居然还落了下风,唯一的希望就是和当年一样再次挣脱时感,在时感扭曲为二分之一的情况下,速度不再是正常的百分之五十五,只要再高一些,他们就能强很多。

    “嘭!”沉闷的响声,盾卫的大盾成功的格挡住了萨卡拉的攻击,反手就向对方砍去,而刹帝利武士军团的预读能力,也让他们在具有足够闪避空间的情况下,轻易的闪开了盾卫的攻击,并且进行了反击。

    然而千锤百炼,历经惨战而未死的盾卫,凭着直觉就能够闪避和格挡,而过于高超的战场直觉,以及近乎条件反射的应对,导致这群人看起来就和刹帝利武士军团具备同样的素质。

    孙观也是面色难看,一成速度的差距,配合上预读,在汉军这边的感觉就像是对方也是身经百战一样。

    随着贵霜这边溃兵不断的登船,刹帝利武士军团越发的能放开手脚,虽说因为盾卫已经逆天了的防御力,刹帝利武士军团拿盾卫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可盾卫这边拿放开手脚的刹帝利武士也没太好办法。

    打不中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用大盾直接撞倒是一个好办法,但是刹帝利武士军团预读盾卫动作的能力,让这种直接撞击的方式反倒成为了最有希望击杀盾卫的时机。

    当然用大盾撞的话,只要命中,对方基本死定,可要是没撞到,身体下压,露出的后颈,在侧身而过的时候,很容易被这群因为时感混淆而灵敏的让人抓狂的刹帝利武士军团抓住。

    以至于打到后面双方都有些投鼠忌器,虽说没死多少人,但不管是孙观还是萨卡拉都下达了自身安全为重,杀敌第二的命令。

    萨卡拉是因为死不起,而孙观,更多是觉得不划算,这种像是猴子一样的兵种,最应该等后面的弓箭手上来,一次性给一堵墙,将之射死,而且有盾卫在,死死咬住这群猴子,连盾卫一起覆盖就行了,反正盾卫没事,对面肯定死光。

    “撤!”萨卡拉远远的看到汉军奔袭过来的弓箭手,就知道打的是什么注意,看了看还有一两千没上船的辅兵,果断撤退,他们刹帝利武士军团可不是来给这点辅兵赔命的。

    “想走”孙观狞笑着率领盾卫朝着萨卡拉追去,都在自己眼皮底下了还想跑,你莫不是没睡醒,就算大家速度有那么点差距,难不成你登船不花时间那么点时间足够弄死你。

    然而萨卡拉率领的刹帝利武士军团并没有往岸边的战船那里跑,相反战船这个时候已经开始离岸了,毕竟贵霜也不傻,汉军这边肯定有办法收拾战船,还是离远点比较好。

    孙观看到萨卡拉往没船的恒河那里跑,不由得一愣,随后结合自己的率领的盾卫有些懵,可能换成其他人的话,会觉得这军团八成要泅水,但是孙观的第一反应就是,对面的不会也能上水吧。

    随着萨卡拉的第一步迈出,稳稳地踏在水上,然后剩下的接近四千的刹帝利武士都哐哐哐的跑到恒河上,孙观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两下,这次还真是邪门了,第一战就遇到了这种情况。

    孙观身后的盾卫士卒也是目瞪口呆,说实话,他们之前觉得自家这能在水上行进的天赋不说独一无二,至少也应该难得一见,结果刚出山就遇到了同样的家伙。

    孙观这个时候就有些尴尬了,追吧,没啥意义,大家都能在水上跑,对方还比自己跑得快,不追吧,憋屈。

    不过孙观相对来说属于那种冷静型的将校,看着停在水上回望自己的刹帝利武士军团,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追击,没啥意义了,追上去也不可能解决战斗,刹帝利武士军团不和他们硬碰硬的话,非常难缠。

    “汉将,现在可知为何是我等断后”萨卡拉在大约五十步以外对着站在岸上的孙观招呼道,这个距离,足够保证他们面对箭雨都能轻易闪避了。

    不过可能也是这次输的太惨,已经成功撤走的萨卡拉,停下来,站在水面上想要放话恶心两下汉军,提振一下士气。

    “明白了,明白了。”孙观摆了摆手,就像是用打发垃圾一样的口吻说道,要不是没对方快,孙观现在就敢追上去砍死这群家伙。

    “这一次,是你们赢了,不过我们绝对不会认输,很快我们就会回来的,到时候等死吧!”萨卡拉突然面色阴沉的说道。

    “等死”已经调头不想空耗体力,准备抓点俘虏,凑凑人数,攒点功勋的孙观转头看向萨卡拉,“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没人能收拾你”

    萨卡拉并不多话,只是冷笑着看着孙观,他就是在挑衅。

    “上弦。”孙观当着萨卡拉的面让麾下士卒给连弩上弦,而萨卡拉面带嘲讽之色,心下却默默地强化着神足通和时感,这两项天赋相配合,足够让岸边常规的箭雨攻击全部成为笑话。

    孙观当着凯拉什的面,让人给五百连弩装好弩矢,然后带着士卒一个劲的靠近恒河,甚至脚都踩到恒河淤泥之中,而萨卡拉则是一脸嘲讽的看着这一幕,等着看汉军的笑话。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