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九十一章 崩塌的开端

    不少根本没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贵霜辅兵,在这种狂乱的反攻之中莫名的转入到了三摩呾吒城的狂信徒队伍之中。

    毕竟他们本身就是乱兵,只是跟着人潮在杀敌,而三摩呾吒城的人潮更为恐怖,更为强悍,更值得追随。

    强大的人潮,才是他们的人潮,他们如此认为,大多数人干什么,他们也就干什么,这就是贵霜行之有效的战术。

    一时间和关羽接触的贵霜士卒,在感受到那煌煌神威之后,不少都直接调头为关羽而战,他们是神的子民,为神而战理所应当。

    更有甚者在远远看到行进在乱军之中如同巡视自身领土的关羽,直接跪下,膝行调头,然后起身诛杀身边前一刻还是自己人的罪孽。

    远远观之,感其神威,乃伽蓝神降世,人何以与神为敌,当为神前驱,诛杀世间罪孽。

    策马而过的关羽,带着那在汉军之中都让人敬畏的气势,让不少在之前见到伽蓝神刀断云气的士卒,直接倒向了伽蓝神的怀抱,作为信徒,对神刀枪相向,他们做不到。

    流言,气势,乱军,混搅在一起,贵霜大军的形势急转直下,不少已经被宗教洗脑的刹帝利当场变节,他们认定关羽就是伽蓝神,东印度观想伽蓝神的最强者,利达斯身后的虚影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位策马行走于乱军之中的豪杰,就是伽蓝神。

    更何况,这神威,这气势,非凡人所能驾驭,没错了,是神,是伽蓝神。

    “杀!”只要是当场倒戈的贵霜辅兵,在调头之后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攻伐身边的友军,神在看着他们,神需要清扫人间的罪孽,他们是神的子民,他们需要为神完成伟业。

    关羽麾下的本阵甚至没有发挥出来自身的实力,贵霜那浩大的军势就已经混乱了,策马率兵在乱军之中的关羽,不少的敌对士卒正面对上的第一时间便是直接跪下,然后调头为关羽清扫罪孽。

    哪怕是心有犹疑的士卒,也不敢对关羽出手,只敢对身旁的其他士卒出手,因为心生的犹疑已经让他们不敢去赌,为了凡间的刀兵,而却触怒尊贵的神佛。

    也许有清醒的刹帝利,敢于对关羽出手,但是且不言关羽自身的实力,单就说现在的情况,刹帝利更多是驱赶着仆从去战斗,不至于玩命到将自己陷入其中。

    然而,那些低种姓在面对神威如嶽的关羽的时候,绝大多数根本不敢出手,作为已经基本成型的刹帝利体系,低种姓都不敢,也不能对高种姓出手,又如何敢对于疑似神明的敌人出手。

    加之不断的有人倒向关羽麾下,贵霜乱军之中敢于阻挡关羽的士卒都越发的少见,趋利避害,以及从众心理,在这一刻表现得淋漓尽致,哪怕有心想要阻止关羽的士卒,也被其他士卒拦住,神的事情,我们不要插手,做好自己就好了。

    没有敌人,没有什么敌对者,乱军之中骑着卷毛赤兔的关羽就像是在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般,不断的有人确定了关羽的身份,伽蓝神关羽,没错,就是如此,就是伽蓝神关羽。

    并非是像吕布那样被认为是大自在天的人间体,而是实打实的神降世于人间,是正体的伽蓝神,而其神名便是关羽。

    原本只是一众贵霜底层观想的看不清道不明的伽蓝护法,在看到关羽的那一刻,不少的士卒就确定了,这就是伽蓝神。

    那一刻就像是贵霜真正的顶级强者,拨开观想迷雾,打破虚空而见神一般,伽蓝神并不再是如隔迷雾般的飘渺,而是拨云见月之后得以见到真容。

    对,在某些观想过伽蓝神的底层牲口看到关羽的第一时间,就自然的对上了记忆中模糊的伽蓝神形象,神而明之,瞬间便掌握了这种奥妙,这便是神,毫无疑问,这位策马而过的美髯公就是伽蓝神。

    作为婆罗门体系之中的护法神,普遍都曾观想过,虽说最后选择的人并不算太多,但凡是观想过伽蓝神的士卒,在看到关羽的时候,自然的会回想到伽蓝神。

    不过不同的是,有的人在瞬间给伽蓝神对上的关羽的气势和容貌,两者相合,原本一直未看清的伽蓝神,猛然对上了自身的认知,这种豁然开朗,虚空见神的感觉,让这些人瞬间认同了关羽的身份。

    伽蓝神,护法神之一,神名——关羽!

    而另一部分人,则在看到关羽的时候虽说也同样回想到了伽蓝神,但并没有直接产生关羽就是伽蓝神的感觉。

    这很正常,每个人的认知都有所不同,但是在看到关羽的瞬间,潜意识就自然的回想伽蓝神,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贵霜这边已然中毒太深,没有办法回头了。

    实际上这便是贵霜观想体系最大的弊端之一,关羽在利达斯这个狂热的信徒的认知下,已经不知不觉间夺走了伽蓝神这个神位。

    毕竟从一开始关羽就已经有了数万人狂信徒的加持,以至于伽蓝神的一切在这些人的眼里都是属于关羽的,并非是认为关羽是伽蓝神,而是认为伽蓝神是关羽。

    这种认知致使伽蓝神的观想发生了变化,毕竟伽蓝神本身是不存在的,实际上大多数的神明和神话传说都会因为征服,外加本土化,融合等等情况出现自然的演化。

    伽蓝神的情况也是如此,关羽直接宣贯了伽蓝神是自己,而且因为当时的神迹,也让大量的人认同这一事实,伽蓝神这个虚幻的观想神自然朝着关羽的方向偏转。

    甚至再继续下去,等到在利达斯之后再有一人观想关羽这尊伽蓝神成就内气离体,那么整个贵霜神佛观想体系之中伽蓝神的神位都会被变更成为关羽。

    现在仅仅是因为利达斯的狂热,以及关羽宣贯了神名,靠着神破界的伟力,以及观想神的不稳定性,外加大量狂信徒的信仰,导致了伽蓝神的自然演化。

    如果观想过伽蓝神的人没有看到关羽倒还罢了,而看到了关羽,就会自然的进行对比,而伽蓝神是模糊的,关羽是实际存在的,模糊化的处理,让不少人直接因为这种偏移,以及当前大环境下的狂热信徒,将伽蓝神比对到了关羽身上。

    一旦潜意识认同这种对比,在感受到关羽气势的时候,就会自然的因为神佛观想体系内在的关联性,认识到关羽宣贯的内容——伽蓝神名曰关羽,然后因为婆罗门多年的管教,当场弃暗投明,为神而战。

    随着战场上人知道伽蓝神的贵霜人越来越多,兵力上还有些劣势的关羽军团,也像是滚雪球一样壮大了起来,哪怕贵霜潜意识里面认同关羽是伽蓝神的人并没有多过整体的三分之一。

    可问题是这种大战场,三分之一的人当场倒戈,顺手背刺一下,为神而战,贵霜要是还能继续坚持下去才见鬼了。

    关羽在三摩呾吒城那里本身就征召了一批狂信徒,虽说花费了一些时间,导致略微来晚了一点,但总体的兵力比起贵霜,也从张任当时面对贵霜主力的十倍以上差距,降低到接近两倍的程度。

    更何况随着关羽神名的传唱,不少信以为真的信徒,在确定了关羽的身份之后,当场对自己曾经的战友进行了正义的背刺。

    “为什么。”将后背交给了战友的贵霜士卒,看着从背后捅穿的刀刃,愤怒而又不解的回头看向无比熟悉的友军。

    “你刀刃指向神,乃是罪孽!”从自己无比熟悉的战友口中传出来的并不是悔恨,而是一种理所当然的冷漠。

    随着关羽的神威传播的更远,甚至不需要汉军正卒出手,就有不少贵霜辅兵正义的背刺了挡在自己身前的罪孽,然后调头为神前驱。

    甚至很多唯唯诺诺,连抬头仰望刹帝利都不敢的首陀罗,在看到伽蓝神的那一刻,内心骤然膨胀了起来。

    这一刻,在得见神之真容的低种姓眼中,那些率领着他们的刹帝利,不再是他们侍奉的对象,不再是他们誓死护卫的对象,他们是罪孽,是敢于对神挥刀相向的罪孽。

    “你居然敢……”率领着自己麾下护卫随着大军冲锋的刹帝利,猛然一顿,枪头已经从后心将他扎了一个透心凉,刹帝利冷漠之中带着愤怒的双眼看向自己的仆奴。

    操着长枪的首陀罗面色狰狞的和刹帝利对视,他这一生之中,这一刻可谓是最为勇猛的时候,他和刹帝利对视,他伤到了刹帝利,但是他没有畏惧,因为他看到了神。

    身边其他的仆奴,这个时候皆是惊慌失措,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首陀罗弑杀刹帝利这种事情,他们已经混乱了。

    在他们的脑子中,首陀罗不可能杀刹帝利,甚至不能和对方对视,触碰到对方的身体也会被处置,至于伤到刹帝利,这种事情绝无可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