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八十七章 进入状态

    大军所需后勤辎重的运转难度,很大程度的遏制了兵力的规模,一般来讲能进行超远距离外战的军团,其军团主力就越趋于精锐,究其原因实际上就是一个钱。

    包括陈曦在内,其实也受制于钱这个问题,换成其他时代,要是起十万大军兵出川蜀,进攻印度,那基本上就相当于倾全国之兵了。

    当然像唐朝那种已经到后世伊朗地区开片,进行统治,国内形势依旧大好的朝代,说实话,真的是不讲理的富裕了,按照陈曦的现在的发展速度要达到那种程度也需要五到十年的时间。

    所谓的封建王朝的最巅峰,那真心不是说笑的话,开元长达二十九年,说个实话玄宗那个时候死掉的话,搞不好能评个千古一帝。

    “大致情况就是如此,虽说是军师的推断,但是猜测什么的,想想军师的情况,怎么说呢,你也明白。”于禁给了孙观一个“你懂得”的表情,作为和他近乎是前后脚的老人,于禁相信孙观能理解。

    孙观闻言先是一愣,随后默默地点头,“军师又说了什么邪性的话了,唉,好的不准,坏的准,压力有点大了。”

    “就是这个意思。”于禁将长枪插在地上,打了一个响指说道,不过回神之后笑骂道,“仲台你这话说的就有些过分了,军师可不是好的不准,坏的准,只能说是好事我们喜庆过后就忘了。”

    “行行行,你说得对,回头我就告诉军师,乌鸦嘴是谁传出去的。”孙观翻了翻白眼说道,和于禁搭档次数也不少了,岂能不知道,于禁这个浓眉大眼其实是一个闷骚八卦男。

    “你这家伙。”于禁嘴角抽搐了两下,还真没好意思再说什么。

    “算了,我带盾卫先上,也算是看看情况,给你打个头阵,抢个功勋什么的,文则你率领大军休整之后再上。”孙观嘴上这么说,但想想郭嘉乌鸦嘴的名号,也不由得慎重了起来。

    虽说这话还是于禁传出去的,但作为一直待在后方和于禁厮混的老人岂能不知道这绰号非常有道理。

    “也行,你的士卒毕竟不是普通士卒,也能支撑住这种强行军。”于禁闻言略一思考点了点头赞同道。

    于禁和关羽关系也是不错,心知当前情况复杂,又有郭嘉的乌鸦嘴,也怕关羽那边出个三长两短什么的,跨出国门作战,首战就未能尽功,那可真就有些动摇士气了。

    “连岳,整兵,准备强行军。”孙观和于禁商议之后,直接下令自己的副官整兵,一群泡着炒面粉来回运动溜的盾卫老兵听到各自队率的号令,以正常士卒难以想象的速度,快速的整肃了起来。

    目送孙观带着盾卫离开,于禁看了看自己麾下还算严整的正卒,差距打的有些超乎想象啊,靖灵卫出来的那群盾卫,打完吃饭也是一群一群站着溜,恢复体力的同时,也保持着基础的戒备,而随着孙观一声令下,很快就整肃完毕,结阵离开。

    回头再看看自己麾下的士卒,除了战斗经验和个体素质的差距,在纪律性方面居然也有差距。

    于禁表示还真就见鬼了,这群老兵早些年不也是从自己这边出去的吗经验和素质这些方面的差距,于禁可以理解,但是纪律性怎么还会有变化

    讲道理,相比于曾经,于禁当前练兵的手段更为靠谱好吧,而作为一个不是以勇力为核心,而是将纪律和组织协调能力作为军团核心的统帅,怎么会出现当前的士卒在纪律性上会不如曾经

    于禁半眯着眼睛从盾卫的背影上收回眼神。

    说来也不怪于禁升起好奇心,要知道刘备麾下的士卒基本上都是于禁这边训练,然后调拨到其他人那边去,于禁算是总后勤的一部分,这算是刘备对于于禁能力的认可,也是对其忠心的认同。

    于禁自身练兵的水平也是在这一过程之中日渐拔高,按说确实不可能出现以前的士卒在纪律性上超越当前率领的士卒。

    战斗经验和战斗意志,以及士气素质这些属于没有办法的事情,百战老兵全面超过普通老兵很正常。

    可纪律性房买呢超过的话,那就只能说明一个情况,即这些合格的老兵被转回来作为靖灵卫之后,还由其他人训练过,问题在于后方军营基本都是于禁在管,还真不知道有不归自己管的。

    于禁心下思虑,随后喝令士卒,起身缓慢休整,大战之后直接坐下,身体感受到的疲累可比站着重的太多,接下来可还要去救人。

    实际上于禁也是想差了,这群士卒纪律性变得这么强,完全是一个简单的意外,转回来当靖灵卫,巡逻的时候需要竖看一条线,没别的要求,就要军容整肃,要的就是面子。

    这种命令对于正常士卒来说其实挺有难度的,但是这群人是百战老兵,别的都达标,就这条要求卡着,都不需要别人盯着,没过多久自己修正修正就达到了标准。

    基础素质在那里摆着,练这种东西,突击一下就能解决,后面这么来回走了几年,新转入靖灵卫的老兵,本着前辈们都是这么干的,也就都跟着这么溜,现在出来了,早就成本能了。

    纪律性什么的,军容和军魂级别的素质往那里一摆,妥妥就有了。

    在孙观率领盾卫强行军北上的时候,武安国的伏兵成功也截杀了贵霜追袭张任的大军。

    其实就恒河平原那情况,说是伏击,其实跟硬干差不多。

    武安国率领的那群甲士只是蹲在灌木丛之中,要说贵霜没发现其实是不可能的,问题在于贵霜整体的军势,与其说是刹帝利武士军团为锋头带动整体向前冲锋,还不如说是被超巨量杂兵推着往前走。

    在这种情况下,对于统帅大军的萨卡拉来说,停下来反倒更容易出事一些,倒不如趁着贵霜大军越冲气势越盛,直接莽过去。

    因而萨卡拉虽说发现了汉军在灌木丛之中蹲伏的伏兵,但是心下一横,只是通知一下主力,辅兵什么的,指挥不到位,停不下来,既然如此,还不如趁着现在一路追袭,气势攀升上来直接开打。

    更何况以萨卡拉的经验看来,汉军既然现在还想伏击他们,那么也就足以说明汉军还是对于此战抱有胜利的想法。

    既然这样,在这种已经无可避免的情况下,让汉军下手打了外围的杂兵,引诱张任回来,拼着损失惨重,将这群汉军消灭于此,也不是不能接受。

    毕竟相较于之前班纳杰统帅的时候,贵霜辅兵绝大多数处于打酱油的状态不同,现在的贵霜辅兵才真正发挥出来了自身的加之,靠着一路的追袭,将气势拔升上来的同时,更是如同泄闸的洪水,凶猛的冲垮前方的一切。

    可以说现在的贵霜辅兵,才是婆罗门真正意义上的人海战术,如果一开始这群人就有这个气势,别说张任,就算是韩信也只能选择且战且退,将对方的攻势暂缓下来,才能处理。

    这种如同浪潮一般的攻势,如果挡不住,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会被碾碎,因为没有人知道,你会遭遇到多少的对手。

    正因为明白这一点,萨卡拉才会越追越有自信,那群盲从的贵霜辅兵,已经真正进入无脑莽的状态,其迸发出来的实力,只要对手不具备挡住这道洪流的能力,那么被碾碎几乎是理所当然。

    张任的一万多精锐能挡住吗当然是挡不住的,若非双方脚力相差无几,萨卡拉这边不好追上张任,早就将汉军击溃了。

    就跟当年老毛子的被称为欧洲压路机的情况一样,不启动起来,能收拾的人不少,欧陆强国谁都敢撩拨两下,但是当启动起来之后,管你什么欧陆强国,都会被碾压。

    贵霜这边已经进入状态的贵霜辅兵也是如此。

    只是萨卡拉心中如同明镜一般,虽说大军气势已经攀升了上来,战斗力也已经有了保证,但他率领的军团追不上汉军,而停下来的话,以贵霜辅兵的素质,在停的过程之中就会成为乱军。

    萨卡拉不敢去赌,他停下来之后,张任会不会调头过来和他拼命。

    至于唯一的方案,也就是由他亲自率领刹帝利武士军团脱离主力去纠缠住汉军,不这么干的话,现在只能耗着。

    说实话,萨卡拉以前还真没见过这么尴尬的情况,打能打过,但是追不上,停下来,又怕对方回马枪,窝火!

    更糟心的是唯一可能有效的方案,会导致萨卡拉以及其率领的刹帝利武士军团和现在气势大盛的贵霜本阵脱节。

    更无奈的一点在于,就算萨卡拉率军敢拔升速度前去纠缠汉军,他也没有把握能拦住,如果是以前他还敢保证刹帝利武士军团不逊色任何对手,现在嘛,只能现实点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