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六百八十六章 社会地位的变化

    虽说汉儒还保持着先秦那种礼、乐、射、御、书、数的君子六艺,恪守着仁、智、义、礼、信的君子五德,不像是后世儒家那么疯狂的追求封建礼教,但是在某些方面也是非常之古板。

    当然这种古板并不算讨厌,陈曦相对来说也是能接受,可以理解。

    这也是为什么陈曦对于大多数真正意义上的大儒还是相当尊重的原因,这群人在有真才实学的同时,心术上也很正直,好吧,多数都是古板正直,恪守原则那种。

    然而怎么说呢,正直古板,恪守原则的正面人物,跟你怼上,才是让你崩溃的事情,因为对方这么干的原因还真不是为了自己,实打实就是为了道义。

    面对这种人陈曦总不能拿出下三滥的手法将之对方弄翻,这种事情陈曦的性格确实做不出来,最后扛着扛着,拖了很久,才算是双方妥协了,当然并非是这群人给陈曦妥协了,而是因为社会大环境。

    汉唐之前女子的管束其实并不算严,改嫁什么的都不说了,只要明确一点基本就可以确定女子的地位,继承权在这个时代,嫡女是有的,当然条件是不外嫁。

    至于第二条可以证明的则是封侯,汉代女性是可以封侯的,虽说难度极其高,但正史记载,汉代前后有四个女子封侯,这个皇亲以及重臣之女的封君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就是带食邑的侯爵。

    所以对于这个时代的儒家来说,其实是可以接受女官的,同样这也是王异努力奋进的原因,说实话,陈曦见得这么多女性,就王异是真正冲着封侯去的,其他的女子,多是为了证明自己。

    至于另一个则是女先生的存在,古代先生,也就是老师,社会地位非常高,天地君亲师基本上一直没有变化。

    女子继承权,女侯爵,女官,女先生,分别代表着宗法地位,权势,以及社会地位,虽说获得的难度非常高,但是这条路在这个时代压根就没被封死,只要你真的有才华,其实面对的压力和男性没什么区别,基本上是一视同仁。

    这也是为什么姬湘当年挑事,砸了七个名儒的场子,最后拜谒了郑玄,王烈,司马徽之后还能搞个山头开宗立派。

    这个时代还真心是你能你上的节奏,姬湘证明了自己,所以搞个山头开始讲学,没人会敌视,等到姬湘的学院被没收之后,蔡琰接管了直接开,依旧没人管,还是这么个原因。

    能力到了,只要不出格,不过分挑事,没人管,而且大多数家族也希望出个靠谱的女先生帮忙管束一下自家女孩,人分男女,道分阴阳,蔡琰只收女学生的话,各大家族还巴不得如此。

    可以说,这个时代的社会大环境对于女子在法理和道义上还算不错,但是唯有一条绝对通不过,那就是——女兵,你丫就是女性战地医护兵都不行,这是一开始绝大多数男性的底线。

    大老爷们还没死完呢,要你们上战场,两千万男儿颜面何在。

    这话其实不是儒生说的,是一开始当兵的嘀咕的。

    这一方面,其实陈曦也是理解的,他也是这么个心理。

    可这么一来就导致了另一个问题,医务兵其实是非常重要,大幅度降低死亡率啊,战场直接被砍死的不多,但是伤兵发炎然后死掉的才是大头,而发炎这个问题,到二十世纪依旧存在。

    毛手毛脚的那些前代男性医务兵,都不说拿着武器上战场砍人,被别人反杀的问题了,这群人貌似需要培育好久才能明白干净,卫生,消毒,以及包扎的意义。

    真要说的话,其实发展了这么多年下来,是个上层都知道战地急救医生的重要性,毕竟秦汉都是古典军国主义国家。

    而所谓的古典军国主义,就是靠拳头和武力吃饭的,虽说汉朝不至于夸张到秦朝那种闻战而喜的程度,但是汉朝尚武之风可是实打实的,还不至于有人在军国大事上轻慢。

    然而男性医务兵,怎么说呢,都不提那蹩脚的技术了,还总是莫名其妙上战场砍人,然后还要被人救。

    最后这群人大多数当然都被废弃掉了,而女急救兵就不存在作死的问题了,实际上也就存在一个礼教和颜面的问题,最后礼教和面子在面对军国大事的时候被迫退让了,但是有一条底线被保留了,那就是女急救兵必须要有稳定的大后方才能派遣。

    当然陈曦也默认这一底线,毕竟女性确实不适合战场,战争是成年男子的事情,哪怕是急救医生,要往随军,也得等打下稳定大后方再说,对于这一方面,不管是将帅,还是士卒其实都是表示理解。

    所以于禁这边其实也没有多少合格的急救兵,如果是以前于禁其实不会在乎,而在明白其实能救活,但是因为自身水平的问题而导致伤兵死亡,其实于禁也有些难受。

    都不说人性的问题的,单就每活一个,后面就会多一个精卒,这对于战争可是有着实际意义的。

    之后于禁留下两千人拱卫郭嘉,派人救治战场伤兵,自己则率领前军,一边追杀,一边调整队伍,追袭了大约十里,将自身队伍收拢的差不多之后,便停止了追袭。

    “收兵,就地整肃,医务兵尽快救治伤兵,伤势过重的移交后方辎重队,进行救治,其他人服食炒面粉,恢复体力,紧急休整一个时辰之后,北上进攻贵霜主力,斥候探查四十里,有情况,及时汇报。”于禁在大致整肃了士卒之后,第一时间下令道。

    “文则,要不我带盾卫追上去,将之彻底追溃,这平原不存在被伏击的可能,盾卫本身也无视地形,只需一支兵马就能大获全胜。”孙观驻兵之后,亲自过来和于禁商谈。

    这一波盾卫毕竟是靖灵卫转职过来的,素质非常强悍,强行军一波,追袭的话,其实问题不大,主要现在贵霜也差不多快成惊弓之鸟了,只要一直追击,用不了多久对方就会崩溃。

    “还是不要追击了,现在情况不太妙,我们当前所应对的贵霜军团并非是贵霜主力,关将军那边怕是还有二十万的贵霜大军,就算是放开了杀,一时半会儿也难有成效。”于禁神色凝重的说道。

    “关将军那边”孙观吸了一口冷气,虽说盾卫用着很好,但是盾卫再厉害也就五千人马,毕竟这军团算是测试兵种。

    没看到这次盾卫所使用的武器还存在不适合的问题,虽说靠着完全违规的装甲厚度,可以硬抗各种攻击,但要说面对二十万大军,累死也杀不完啊。

    成天说兵贵精不贵多的那些家伙,有几个算几个,哪个不是在面对对方人多的时候,靠着这句话来提振士气。

    当年秦赵大战,赵国要是真有四百万雄兵,而不是四十万,死得肯定是秦国了。

    巨鹿之战,章邯要是三百万刑徒,淹都淹死项羽了。

    说兵贵精不贵多的多,除了提振士气的宿将,剩下的怕也就是一群没见过十倍,百倍敌人是什么感觉的人云亦云的萌新了,换成沙场宿将,如果可以的话,谁希望打那种以少对多的战争。

    可以承认精锐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代替数量,但是说个实话,如果有的选择的话,只要是名将都会选择数量,因为精兵可以练,熬过一开始,迟早就会有,但是一开始就那点兵,死着死着就没了。

    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的碳基生命,在没出现本质性差距之前,单个精锐的素质又真能抵得过十倍的杂兵战场上击败十倍的敌军,所依靠的不外乎是战心,军心以及士气。

    古往今来,以少胜多的将帅,有几个是在战斗之前就抱有绝对的信心,多少都是人前保持冷静,提振士气,人后愁白头发去想办法。

    说实话,如非必要,以少打多的战争,没人喜欢去打的,一旦兵力差距达到以倍计算的时候,对于弱势一方的危险会急速的增加。

    关羽军团的后备兵力在补充了张任和纪灵的兵马之后,关羽本部就剩下三万人,三人合在一起兵力也不过五万。

    以五万精锐面对二十万大军,孙观真心是不看好,虽说这一波算是轻易战胜了贵霜,但是孙观可不信对方主力会全都是杂兵。

    要是有一两支顶级精锐,配上三四万精卒,带上十五万辅兵,关羽被锤翻,孙观都认为有可能,一军骁勇奋死战,三军奋起誓追随,万军呼啸策马过,所谓的军心,战心就有了。

    这也是最正统的精锐带正卒,正卒带辅兵的作战方式,即发挥了精锐的战斗力,也保证了兵力雄厚的正统优势,可谓是一举两得,算是最为王道的作战方式。

    当然,汉军这边很难享受到这种作战方式,准确的说,大多数对外作战,路途遥远,后勤繁重的战争,进攻方都很难用这种作战方式进行作战。

    APPapp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